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我对“性善论”与“性恶论”之争的“权威”解答]
郭知熠文集
·论君权神授
·闲话毛泽东:论文化大革命之动机
·闲话毛泽东:再论文革之动机
·闲话毛泽东:《沁园春•雪》究竟出于谁手?
·闲话毛泽东:为毛主席要名
·闲话毛泽东:论红卫兵是毛泽东的特殊炮灰
·也谈杨振宁老夫少妻
·杨振宁有伤道德风化吗 - 与徐水良商榷
·杨翁之恋的目的论分析
·论时光
·论人生为己
·关于中国哲学发展的一点浅见
·【哲学】论人的五种存在形式
·人生之目的论
·存在目的论与基督徒信仰 -答友人
·论自杀
·论人的五种存在形式之关系
·人生目的之阶段论
·人生各阶段的主要目的和次要目的
·论金钱
·李敖印象
·闲话毛泽东:江青希望老毛早死吗?
·论生命和自杀
·对《论生命和自杀》评论的答复
·闲话毛泽东:彭德怀骂娘之我观
·生命和爱情的对话录
·闲话毛泽东:谈谈毛泽东说粗话
·论纯洁爱情之虚妄
·厚黑学批判
·卢梭的“模子”
·我的笔名的来历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关于《超级厚黑学》答读者
·从李敖的裸体照到汤加丽的写真集
·再论“用艺术之光环护身”和“用名声之光环护身”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对“性善论”与“性恶论”之争的“权威”解答

   
   
   
   
   作者:郭知熠

   
   
   中国历史上一直有关于“性善论”与“性恶论”的争论,关于这个争论恐怕还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看了孔庆钧先生的《“性善论”与“性恶论”之争该有个结果了》,郭知熠先生将运用他的人生哲学理论给出关于这个问题的“权威”解答。
   
   也许有人会对这里的“权威”打引号表示奇怪,我这里的意思仅仅表示这里的“权威”是郭知熠认为的权威,并不是所有人所认为的“权威”。因此,这个引号并没有自我讽刺的意思。
   
   在进入我的讨论之前,首先讨论一下孔文的观点。 孔文其实并没有对于这个争论给出任何答案。孔先生的着重点在于希望有中国自己的哲学来解答这个问题。“中国文化对外传播,必须有自己的哲学,有自己的理论支撑,说清楚为什么中国人认为人性善,以上是个人的一点理论层面上的思考,仅供参考。”其实,孔先生认为“性善论”是属于中国的,而“性恶论”是来自西方的,这是一个错误的结论。中国也有“性恶论”,以荀子为代表。不过,孔文认为我们应该发展自己的哲学来解决这个问题,是有其积极意义的。
   
   我们再来运用郭知熠的人生哲学来讨论这个问题。
   
   郭知熠的人生哲学强调“存在”。当一个人刚刚降生的时候,他是没有任何“存在”的。这句话可能难于理解, 我们暂且不管它。这种无“存在”一直延续到他有自我意识的时候。当他产生自我意识的时候,或者是二岁或者是三岁,他就同时拥有了二种“存在”。一种是他的“肉体存在”,一种是他的“心灵存在”。
   
   在这个时候,他是“性恶”的。因为在这个时候他是完全自私的。也就是说,他只关注自己的需要,他从来不关注,也不考虑别人的需要。郭知熠将这种情形下的自私称为“裸自私”。这个自私是赤裸裸的,你看不出任何的“掩饰”。中国人的“三字经”说, 人之初,性本善。其实,这是错误的。人之初,不是性本善,而是性本恶,因为这个“裸自私”。
   
   举一个例子,一个二三岁的孩子,如果他对于别的孩子的某种玩具感兴趣,他会毫不犹豫地去抢。因此,他是一个“抢劫犯”。如果他的肚子饿了,他不会顾及到其他人是否也饿了,他只会索求直到他不再有饿的感觉。他只考虑自己的需要,他完全不考虑别人的需要,这就是“裸自私”。
   
   这种“裸自私”也可能在成人那里找到。 这种人除了自己的需要,不考虑其他任何人的需要,包括他的亲人的需要。 但这种“裸自私”对于成年人毕竟是少见的。
   
   当一个人渐渐长大的时候,他可能会害怕惩罚,可能会想到让其他孩子高兴,或者是有了互助的精神, 或者是想得到大人的赞许,等等等等,他不再抢其他孩子的东西了。这里的原因可能很多,但他不再有“抢劫”的行为了,这就是恶的减少(这个问题要细讨论,就会有行为和动机的问题,我们不在这里纠缠了)。
   
   我曾经反复地思考过,“害怕惩罚”是不是可以算着恶的减少, 因为“害怕惩罚”似乎在本质上并没有从一个人的内心减少恶。一个孩子因为害怕大人的惩罚会终止他的某种行为,一个大人因为害怕社会的惩罚而终止他的某种行为,当他觉得他可能逃过这种惩罚的时候,他可能还是会有这种行为的。
   
   后来,我坚定地把它算着“恶的减少”, 因为心灵有所惧怕应该也是一种善。譬如许多人对于神的惧怕, 这就是一种善。
   
   一个人在其成长过程中,他可能会信奉某种形式的“宗教”。这里的“宗教”是一个比较广泛的概念,它可以是世界上已知的宗教,如基督教等等,也可能是未知的,还可能是个体自己想出来的等等。那么,在这个时候,这个人就有了“灵魂的存在”。一个无神论者可能永远没有“灵魂的存在”。忠于神的教导,害怕神的惩罚,这些都导致了“恶的减少”。
   
   同时,我们每个人在长大的时候,都会有自己的“群体存在”。“群体存在”这个概念请读者望文生义。但“群体存在”是一个极端相对的概念,它不仅表现在每个人的“群体存在”的内容可能完全不同,即使对于同一个人,他在不同时期的“群体存在”也可能完全不同。所以,对于个体,郭知熠常常说“当前的群体存在”。
   
   我们关心我们的亲人,关心他们的健康,关心他们的成长,关心他们的安危,这是我们的“家庭群体存在”。当我们有了“家庭群体存在”的时候,我们的“恶”相对于“裸自私”就有了减少。但仍然可能是“恶”的。中国的那些贪官们,为了他们的“家庭群体存在”,不顾国家利益,不顾社会公德,大肆地贪污腐化。 他们是有罪的,他们对社会是有罪的,但对于他们的家庭却也许是有功的。
   
   除了“家庭群体存在”之外,还有“朋友群体存在”,“单位群体存在”,“社区群体存在”以及“国家群体存在”,“人类群体存在”等等。我们就不在这里多加讨论了。
   
   郭知熠所定义的最后一种“存在”是所谓的“超存在”。这个“超存在”所包含的东西较多,我们不想在这里作太多的考察。譬如一个人的虚荣心,一个人的名声等等都属于“超存在”所讨论的范围。一个人为了他的“超存在”可能是恶的,也可能是善的。
   
   总之,郭知熠的人生哲学看来对于“性善论”与“性恶论”的争论给出了自己的解答。一个人在刚出生的时候,是无所谓性恶,也无所谓性善的。他在刚刚有了自我意识的时候,是性恶的。但随着他的慢慢成长,他的性恶会有所减少。但一个人性恶的多少是最终取决于个体的。这个影响个体性恶,或者性善的因素包括许许多多的方面,环境,教育等等等等。
   
   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有一句著名的口号:“存在先于本质”,但按照郭知熠先生在这里的讨论,这个结论是显然错误的。
   
   
   
   
   写于2010年02月28日
(2010/0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