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我对“性善论”与“性恶论”之争的“权威”解答]
郭知熠文集
·郭知熠颠覆历史:谁是汉朝之最大奸臣?
·关于批判鲁迅答顾晓军
·批判鲁迅其实与鲁迅无关
·论项羽之愚蠢
·我是如何解决关于爱情的千古难题的?
·闲话美国穷人们的“快乐”生活
·看《新三国》有感
·关于林彪争当国家主席答“天下事”
·关于爱情的第二大难题:是为爱情,还是为金钱?
·唐人柳宗元的《封建论》究竟错在哪里?
·我的命运观
·柳宗元的《封建论》必须从中学生的教材里滚出去
·为什么分封制明显地优于郡县制?
·我们怎样才能得到幸福?
·现在的中国人不幸福的根源在哪里?
·一个女大学生该不该做裸模?
·华师大教授为何不能盯着苏紫紫的下身?
·苏紫紫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史上最聪明的皇帝和他的愚蠢子孙
·赵本山其实是一个文化庸人
·我们离民主真的很近吗? - 驳杨恒均
·论历史研究应该以历史为本
·鲁迅的垮台与孔子的再崛起
·2011年年终的一点感想
·论刘邦的装神弄鬼骗金刚
·韩信和项羽,究竟谁有妇人之仁?
·西晋王朝早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西晋王朝之早夭是皇后贾南风所致吗?
·郭知熠对人类思想界的贡献究竟是什么?
·偶感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9)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0)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1)
·郭知熠式的幸福与他的哽咽泪水
·孤独的伟人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1)
·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和郭知熠相比,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伟大的孤独
·论活着就是幸福
·说说郭知熠与鲁迅: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2)
·论伟人不应该为生存而劳作
·在感恩节前与大女儿谈心
·因为有你
·遇见
·我有一壶酒
·再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我是如何证明“人是有灵魂的”?
·郭知熠究竟有多么伟大?
·数数郭知熠的爱情渗透理论所解释的爱情现象
·夜读
·关于我批判柳宗元《封建论》的一些趣事
·千年后
·杨绛之争: 中国人的荒唐逻辑
·记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
·论郭知熠对人类历史的伟大贡献
·论张志新和林昭是两个蠢材
·为什么说张志新和林昭有点傻?
·除了哲学,爱情理论以及历史, 郭知熠还有什么思想贡献
·嫖妓为什么对社会无害?
·很可惜,刘邦只需要加三个字,汉朝江山就会千秋万代
·如果毛岸英没有死在朝鲜,中国也不会像现在的朝鲜一样
·刘邦杀功臣究竟对不对?
·为什么人类“追求幸福”的提法是错误的?
·为什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比现代的中国人更加幸福?
·生活中的郭知熠与博客中的郭知熠
·郭知熠的哲学: 保存的痛苦与扩张的痛苦
·论郭知熠的人生目的与命中注定
·郭知熠的哲学:人生第一原理: 人生所有冲突都是目的论的冲突
·郭知熠的歪诗: 人生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生最大的痛苦
·痛苦与幸福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婚姻是为爱情,还是为了金钱?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通奸是否犯法
·郭知熠哲学的核心: “存在”
·郭知熠的哲学: 国家,法律以及道德的起源
·郭知熠的歪诗: 如何
·郭知熠的歪诗:秋天的狂妄思绪
·郭知熠的歪诗: 纵火者与启明星
·郭知熠的哲学: 人生是一场戴着枷锁的旅行,且行且珍惜
·郭知熠的歪诗: 假如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一)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你的王国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五)
·郭知熠的歪诗: 是谁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 (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郭知熠的歪诗: 心雨
·郭知熠的歪诗:愚蠢的人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三)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七)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四)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五)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对“性善论”与“性恶论”之争的“权威”解答

   
   
   
   
   作者:郭知熠

   
   
   中国历史上一直有关于“性善论”与“性恶论”的争论,关于这个争论恐怕还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看了孔庆钧先生的《“性善论”与“性恶论”之争该有个结果了》,郭知熠先生将运用他的人生哲学理论给出关于这个问题的“权威”解答。
   
   也许有人会对这里的“权威”打引号表示奇怪,我这里的意思仅仅表示这里的“权威”是郭知熠认为的权威,并不是所有人所认为的“权威”。因此,这个引号并没有自我讽刺的意思。
   
   在进入我的讨论之前,首先讨论一下孔文的观点。 孔文其实并没有对于这个争论给出任何答案。孔先生的着重点在于希望有中国自己的哲学来解答这个问题。“中国文化对外传播,必须有自己的哲学,有自己的理论支撑,说清楚为什么中国人认为人性善,以上是个人的一点理论层面上的思考,仅供参考。”其实,孔先生认为“性善论”是属于中国的,而“性恶论”是来自西方的,这是一个错误的结论。中国也有“性恶论”,以荀子为代表。不过,孔文认为我们应该发展自己的哲学来解决这个问题,是有其积极意义的。
   
   我们再来运用郭知熠的人生哲学来讨论这个问题。
   
   郭知熠的人生哲学强调“存在”。当一个人刚刚降生的时候,他是没有任何“存在”的。这句话可能难于理解, 我们暂且不管它。这种无“存在”一直延续到他有自我意识的时候。当他产生自我意识的时候,或者是二岁或者是三岁,他就同时拥有了二种“存在”。一种是他的“肉体存在”,一种是他的“心灵存在”。
   
   在这个时候,他是“性恶”的。因为在这个时候他是完全自私的。也就是说,他只关注自己的需要,他从来不关注,也不考虑别人的需要。郭知熠将这种情形下的自私称为“裸自私”。这个自私是赤裸裸的,你看不出任何的“掩饰”。中国人的“三字经”说, 人之初,性本善。其实,这是错误的。人之初,不是性本善,而是性本恶,因为这个“裸自私”。
   
   举一个例子,一个二三岁的孩子,如果他对于别的孩子的某种玩具感兴趣,他会毫不犹豫地去抢。因此,他是一个“抢劫犯”。如果他的肚子饿了,他不会顾及到其他人是否也饿了,他只会索求直到他不再有饿的感觉。他只考虑自己的需要,他完全不考虑别人的需要,这就是“裸自私”。
   
   这种“裸自私”也可能在成人那里找到。 这种人除了自己的需要,不考虑其他任何人的需要,包括他的亲人的需要。 但这种“裸自私”对于成年人毕竟是少见的。
   
   当一个人渐渐长大的时候,他可能会害怕惩罚,可能会想到让其他孩子高兴,或者是有了互助的精神, 或者是想得到大人的赞许,等等等等,他不再抢其他孩子的东西了。这里的原因可能很多,但他不再有“抢劫”的行为了,这就是恶的减少(这个问题要细讨论,就会有行为和动机的问题,我们不在这里纠缠了)。
   
   我曾经反复地思考过,“害怕惩罚”是不是可以算着恶的减少, 因为“害怕惩罚”似乎在本质上并没有从一个人的内心减少恶。一个孩子因为害怕大人的惩罚会终止他的某种行为,一个大人因为害怕社会的惩罚而终止他的某种行为,当他觉得他可能逃过这种惩罚的时候,他可能还是会有这种行为的。
   
   后来,我坚定地把它算着“恶的减少”, 因为心灵有所惧怕应该也是一种善。譬如许多人对于神的惧怕, 这就是一种善。
   
   一个人在其成长过程中,他可能会信奉某种形式的“宗教”。这里的“宗教”是一个比较广泛的概念,它可以是世界上已知的宗教,如基督教等等,也可能是未知的,还可能是个体自己想出来的等等。那么,在这个时候,这个人就有了“灵魂的存在”。一个无神论者可能永远没有“灵魂的存在”。忠于神的教导,害怕神的惩罚,这些都导致了“恶的减少”。
   
   同时,我们每个人在长大的时候,都会有自己的“群体存在”。“群体存在”这个概念请读者望文生义。但“群体存在”是一个极端相对的概念,它不仅表现在每个人的“群体存在”的内容可能完全不同,即使对于同一个人,他在不同时期的“群体存在”也可能完全不同。所以,对于个体,郭知熠常常说“当前的群体存在”。
   
   我们关心我们的亲人,关心他们的健康,关心他们的成长,关心他们的安危,这是我们的“家庭群体存在”。当我们有了“家庭群体存在”的时候,我们的“恶”相对于“裸自私”就有了减少。但仍然可能是“恶”的。中国的那些贪官们,为了他们的“家庭群体存在”,不顾国家利益,不顾社会公德,大肆地贪污腐化。 他们是有罪的,他们对社会是有罪的,但对于他们的家庭却也许是有功的。
   
   除了“家庭群体存在”之外,还有“朋友群体存在”,“单位群体存在”,“社区群体存在”以及“国家群体存在”,“人类群体存在”等等。我们就不在这里多加讨论了。
   
   郭知熠所定义的最后一种“存在”是所谓的“超存在”。这个“超存在”所包含的东西较多,我们不想在这里作太多的考察。譬如一个人的虚荣心,一个人的名声等等都属于“超存在”所讨论的范围。一个人为了他的“超存在”可能是恶的,也可能是善的。
   
   总之,郭知熠的人生哲学看来对于“性善论”与“性恶论”的争论给出了自己的解答。一个人在刚出生的时候,是无所谓性恶,也无所谓性善的。他在刚刚有了自我意识的时候,是性恶的。但随着他的慢慢成长,他的性恶会有所减少。但一个人性恶的多少是最终取决于个体的。这个影响个体性恶,或者性善的因素包括许许多多的方面,环境,教育等等等等。
   
   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有一句著名的口号:“存在先于本质”,但按照郭知熠先生在这里的讨论,这个结论是显然错误的。
   
   
   
   
   写于2010年02月28日
(2010/0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