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郭国汀律师专栏
·批驳李洪东之首恶律师说!
·历史岂容任意伪造!
·惊闻郑恩宠律师夫人蒋美丽被拘捕!
·郑恩宠案二审会维持原判,辩护律师难辞其咎。
·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
·答L君之三项基本原则
·郑恩宠案网友评论
·网友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评论
·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网友评论之二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
·吴国策律师:“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某律师的心里”系他人盗名发表的声明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律师
·网警\网友\特务与郑恩宠案
·郑恩宠律师的最后一篇代理词
·关于记者杨金志、陈斌严重侵犯郑恩宠律师名誉权的律师函
·郭国汀律师如果你还是个真正的男人的话,请你勇于承担败诉的责任。
·郑恩宠案上海当局特务什么下流无耻的手段皆用
·谋害郑恩宠的凶手是谁?
·郑恩宠案上海高院驳回上诉后网友们的评论
·请记住一位伟大的律师英雄——郑恩宠/郭国汀
***(四)香港联中公司与厦门国际贸易信托投资公司国际贸易争议再审案
·司法腐败的典型案例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反了你!竟敢不尊敬我大法官!
·就十五载官司致最高法院法官的公开函
·中国法官如何让吾尊敬/南郭
·最高法院的院长们为何威胁郭国汀律师?
***(五)涉外亿元合同诈骗案
·涉港“亿元”合同诈骗案之辩护词/郭国汀
·惊心动魄的辩护
·涉外亿元诈骗案致有关负责人的公开函
·致福建省委、省政府各位领导及福州市委、市府各位负责人的公开信
·关于本司与福州市粮油公司贸易纠纷案及因此而被无辜拘留、逮捕者至福州市、福建省、中国政府、公安、检察各部门负责人公开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市长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函
·关于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的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中央政法委书记紧急呼吁函
·福州市公安局插手涉港经济纠纷造成海内外不良影响事
·亿元合同诈骗案郭国汀律师与龚雄副市长会谈备忘录
***(59)(五)郭国汀律师名案劲辩
***(1)政治良心案
·力虹(张建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咄咄怪事
·郭国汀力虹被中共无罪重判的真实原因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简析严正学所谓颠覆国家政权案
·严正学所谓[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必须公开审判
·强烈谴责胡锦涛公然践踏法律任意拘禁人律师的恶劣行径
·东洲惨案发生的根源——呼吁由联合国组织调查团进行公正调查/郭国汀
·评吴爱中张惠刘兰(法轮功讲真相)案的两审判决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辩护词
·律师关于郑恩宠案的二审辩护词
·郑恩宠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申诉状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作家张林又被刑事拘留!
·声援支持杨天水和张林
·杨天水是令人敬佩的民主战士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六四与师涛
·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郭国汀编译[1]
   
   南郭点评: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和莫桑比克等非洲共产党政权由于其共产党员人数稀少,其中安哥拉0。5%;莫桑比克0。6%;埃塞俄比亚1%;加之共产党撑权时间不长,随即因1989年至1991年苏联和中东南欧共产党政权的跨台而全部跨台,因此,似乎这些非洲共产党造孽犯罪不是太严重,历史包袱相对较轻;尽管如此,在其短短的十余年专制独裁期间,他们仍然对其国家和人民犯下了相对严重的各种罪孽。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乃是:二十世纪世界各国唯有在共产党政权党国体制下,发生过大饥荒,而其他自由宪政民主国家及所谓威权专制国家在1900年至2000年期间从未有过任何一个有过饥荒。特别严重的饥荒发生在苏联、中国、朝鲜、柬普寨、阿富汉、及非洲三个共产党国家,这决非偶然现象而是共产党的公有制必然的恶果。其次,所有的共产党国家争夺政权全部是经过你死我活的血腥残暴恶斗,它们全部不懂或不愿遵循公平竞争的公平游戏规则的价值观,不遵守人类文明政治规则,而奉行匪徒强盗黑社会流氓的逻辑;第三,所有的共产党政权皆依赖秘警察无孔不入的严密监控,暗杀进行极权特务统治。第四,所有的共产党国家实质上皆非由于本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自然进化的产物,而是由外来因素强制介入引进的产物;第五,所有共产党政权皆杀人如麻毫无人性充满兽性,同时道德高调唱得最动听,国人皆口头说的与内心真实想的背道而驰,亦即几乎人人说假话,尔虞我诈,道德沦丧,不仁不义。结论乃是:共产党党国体制不可能进行实质性改良,因为它是一种反人性、反自然、反人类的极度虚伪,极端野蛮残暴的极权暴政,因而必须彻底抛弃终结之。

   
   2010年2月14日
   
   一、安哥拉人民共和国(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安哥拉自15世纪直至1974年,一直是葡萄牙的殖民地。1974年葡萄牙左派新政府上台,主动宣布让安哥拉彻底独立。1975年1月15日,独立条约签署;1975年2月至6月,40万葡萄牙人撤离安哥拉。随后由三个组织即:安哥拉大众解放运动(MPLA);安哥拉民族解放阵线(FNLA)和安哥拉民族统一独立联盟(UNITA)成立联合政府。由于安哥拉大众解放运动撑控了该政府之情报部,司法部,财政部,因而实力最雄厚;随后这三个组织即在各自外国支持者干预下开始内斗不已。
   
   苏联大力支持安哥拉大众解放运动(简称“解放运动”MPLA)与南非支持的安哥拉民族统一独立联盟(简称“独立联盟”UNITA)(毛派组织,被称做“永远与魔鬼签约者”) 成立联合政府。葡萄牙军方左派,特别是有个“红色海军上将”Antonio Rosa Coutinho亦支持MPLA;1975年3月,古巴首批顾问和苏联顾问抵达安哥拉,随后古巴援助安哥拉共产党政权的五万多军人登陆安哥拉;卡斯特罗说:“今日非洲是帝国主义薄弱环节,在那儿最有希望无需经历其他地方经历的各阶段而直接从部落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697
   
   1975年月14日,联合政府因内部争权而破裂。1975年11月11日前后,解放运动与独立联盟分别宣布独立,苏联与古巴支持的解放运动占领沿海和石油,矿石,矿区;南非支持的独立联盟占领北部和中部地区;解放运动的领导人Agostin ho Neto原系清教牧师,自1950年始便是亲苏的葡萄牙共产党员,他的许多干部1960年曾在苏联学习受训,通晓马列主义理论,还受到苏联和古巴的军事训练。697
   
   1975年2月,在葡萄牙军协助下,解放运动Neto攻击东部叛乱集团。Nito Alves内务部长是Neto的政敌,有大量黑人支持者,用斯大林手段迫害毛派,1977年5月27日,由于相信得到了苏联古巴和葡萄牙的承诺,Nito Alves试图发动军事政变,以阻止业已开始的大清洗,后失败于外国支持不到位。Neto发表广播讲话声明,指控Nito Alves为种族主义,部落主义,地方主义者,阴谋政变派受到重创。中央委员会全部官职重新换人。首都的血腥斗争迫害波及漫延至各省。1977年8月6日一7日夜,204名政变者被杀,另据1991年该事变生还证人说当时至少数千人被杀。许多军人被Anibal Sapilinia清洗。699
   
   Nito Alves因其专栏文章和两个无线电广播节目而著名,他时常批评共产党政府,揭露人民生活惨状,他公开证明安哥拉严重缺粮,导致大饥荒。
   
   安可拉经济在1960年代开始繁荣,但1975年独立后即开始衰落。特权阶级一开始便已形成,尽管共产党政权控制全部媒体,政府却日益艰难否认经济衰退。主要是因为解放运动独占国家权力和难于吸引外资;导致黑市价格高出官价55倍。共产党政府将城市市场与地方生产切断,石油出口创汇全部被当权者滥用或贪污浪费,同时共产党政权多少抛弃了饱受战争创伤的农村,任其受命运摆布。官方在所有媒体上克意避开用“饥荒”一词,但1985年世界粮食组织便已发出饥荒警告。在苏联哥尔巴乔夫开始实行开放政策后,安哥拉共产党政府开始公开承认局势严俊;1987年初,联合国IOEF宣布安哥拉饥荒已饿死数十万人。699
   
   由于税收过度,缺乏基础设施投资,商业障碍等原因,使得城市市场消失,进一步使农村地区极度困难,尽管该政权获得美国里根政府的承认支持,但绝大多数观念源于毛派的独立联盟领导人时常渴望提起城乡之争,使得情形难有实质改观。
   
   1988年12月22日,在纽约签署和平协议后,南非与古巴撤军,直到此时解放运动才开始放弃马列主义转而采纳西方价值观,并进行了一系列政治经济改革,产生了预期的效果。1990年7月,解放运动的领导人接受了市场经济和政治多元化,1992年独立联盟在选举中大败。
   
   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1974年12月25日,葡萄牙军官建立多党民主制政府,决定将莫桑比克政权移交给1962年成立的莫桑比克民族解放阵线;Eduardo Chivambo Mondlane是一名人类学博士,取得中共与苏共的支持。Frelimo则赢得多数知识分子精英的支持。1974年底,马列主义开始占上风,莫桑比克自1968年已有中共式的解放区。共产党夺权后,主要由白人,黑白混血儿及印度籍人撑控新政权,主张实现马列主义党国体制;趁着解放的热情,连哄带骗所有的农民(占人口80%)放弃传统的家园,组建新村。人民开初对共产党政府的建议也赞成,创立集体农庄,合作式建筑社,国家依共产党网络等级制,形成了一个严密控制的自上而下的金字塔式的行政区域。
   
   1977年Frelimo公开宣称他们采纳布尔什维克主义,号召扩大集体化,加强与共产国际的联系;先后与苏联及东欧各国订立了各种协议,后者提供军火武器和军事援助。在与东欧诸国大签协议的同时,由Ian Smith领导的白人罗德西亚主义者们,支持在农村兴起反抗运动。因此官民双方争议不断,以致引发暴力争斗,双方在战斗中均很野蛮残暴,但官方体制性的残暴,更胜于反抗运动方。
   
   1975年初成立的国家安全部(SNASP)负责逮捕和监禁任何危害安全的人,其有权直接将任何人未经审判关入劳教营。1977年反抗运动第一次大规模攻击的目标即是位于Sacuze的劳教营。
   
   1979年2月28日共产党政权第2179号法令,恢复了葡萄牙殖民政府早在1867年便已废除的死刑。(703) Lazaro Joana Uri等弃议人士于1983年关押期间被当局秘密处决,直至终止共产党党国马列体制后才披露真相。
   
   1983年共产党当局关闭Maputo大学法学院。诗人Jorge Viegas因政治异议被关入精神病院迫害。作家协会与美国中央情报局,苏联克格勃及莫桑比克国家安全局(CIA,KGB,SNASP)保持秘密联系。1983年在业已造成巨大的灾难后,当局才停止农村集体化政策。
   
   依《人权观察》报导:1975年至1985年,由于缺粮食造成饿死人数超过官民双方因武装暴力冲突所致死亡人数。联合国粮农组织确认:超过60万人在该期间死于饥饿,与埃塞俄比亚饿死的人数不相伯仲。国际援助成为该国人口生存的主要帮助。1987年1月日美国驻蒙博托(Maputo)大使向美国国务院报告称:莫桑比克有350万人处于饥荒危殆之中。美国政府和一些国际机构立即作出反应,提供紧急粮食援助。尽管如此,该国大多数地区仍陷于可怕的饥荒,其范围与后果从未有过完全披露。仅Memsa地区,1989年春,人道组织报导有8000人死于饥荒。市场力量迅速在接受外援地区显示其效益。1991年欧盟报导称:25%的粮援按约定价出售;同时政府控制的75%粮援却通常被偷盗后在黑市上高价出售。
   
   在共产党党国体制下,莫桑比克人民的生活双重分裂:一是隐蔽真实的生活;二是虚伪公开的生活。亦即人民公开说的和内心想的不是一回事。这是所有生活在共产党党国体制下的人们的共同特征。
   
   
   
   
   
   
   
   [1] 本系列编译主要参考资料:(1)Stephane Courtois, Nicolas Werth, Jean Louis Panne, Andrzej Pacxkowski, karel Bartosek Jean Louis Margolin,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作者 Yves Santamaria《埃塞俄比亚、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作者是一位精通非洲的历史学者。(2)Richard Pipes, Communism A History, The modern Library, New York 2004; 作者是哈佛大学历史教授;(3) Leslie Holmes, Communism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作者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政治学教授;(4)Robert Harvey, A Short History of Communism, St.Martin`s Press New York, 2004.作者是英国下议院议员,专拦作家,〈经济学人〉杂志副主编。
   
   
   
   

此文于2010年02月2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