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郭国汀律师专栏
·清水君:我的最后陈述
·清水君狱中诗草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清水君─黄金秋自述
·狱中诗草-短诗赠郭兄雅正
·赠黑眼睛等诸友
·南郭/清水君自我辩护感人至深
·南郭/中国人决不能忘记清水君!
·南郭/清水君是当代中国英雄
·南郭/清水君在狱中受到中共监狱毫无人性的虐待!
***(二)郭国汀律师为法轮功抗辩
***(1)中共极权暴政的最新反人类罪: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专栏
·郭国汀 中共活摘器官是真的!
·中共为何纵容活体盗卖法轮功信徒的人体器官Why the CCP Harvests the Living Falun Gong
·BLOODY HARVEST Organ of Falun Gong
·活体盗人体器官关健证人调查纪录
·惊天罪孽 铁证如山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敲响了中共的丧钟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是真实的
·郭国汀:西方媒体报导苏家屯是个时间问题
·西方媒体首次报导苏家屯事件!
·中共活割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主调查人DADID Matas 获Tarnopolsky 2007年人权奖(英文)
***(2)郭国汀律师为法轮功强力抗辩
·Resolution for Falun Gong in Congress of USA
·法轮圣徒瞿延来为何令南郭敬重?答MICRONET有关瞿延来的质疑
·中共为何血腥镇压法轮功?
·诉江泽民案美国依据国际法的义务:是对公共安全的危胁还是种族灭绝?
·值得中国律师学习的起诉书: 诉江泽民\李岚清\罗干\刘京\王茂林损害赔偿两千万加元
·郭国汀论辩法轮功
·我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陈光辉监外执行、保外就医申请书
·为争取信仰自由权已绝食抗争七百八十天的瞿延来.
·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答三项基本原则
·中共必须立即停止镇压法轮功
·我为什么为法轮功辩护? 郭国汀
·我为法轮功抗辩的真实心声
·法轮功真相之我见
·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中共血腥残暴迫害法轮功的根源
·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国际法分析
·中共滥用教制度镇压法轮功的法理解析
·当代中国的盖世太宝[610办公室]研究(英文)
·有感于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教育
·中共当局必须立即无条件释放刘如平律师!郭国汀
·声援支持杨在新律师!
·郭国汀章天亮曾宁谈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中共专制暴政一直在杀人----悼念讲真相英雄陈光辉
·FALUN GONG PERSECUTION FACTS HEET
·RELIGIOUS FREEDOM AND FALUN GONG IN CHINA
·2
·Falun Gong Wins Motion in Historic Torture Lawsuit against Former Head of China
·为法轮功抗辩与自由中国论坛部份网民的论战
·Dr Wang Wenyi will be remembered by history as a great courage hero
·法轮功是比中共有过之无不及的一人专制吗?-答谭嗣同先生
·法轮功讲真相无罪
·郭国汀: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判刑是非法行为
·郭国汀介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曲折经历
·质疑张千帆教授对法轮功的评价 郭国汀
·宣誓证词Affidavit
·中共一贯谎言连篇是个地道的骗子党!
·中共下达密文奥运成迫害最大借口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从为法轮功辩护看中共践踏法律(图)
·郭国汀律师批评中共奧運前加劇迫害法輪功
·郭国汀律师呼吁台湾政府予吴亚林政治庇护
·郭国汀律师称中共持续非法迫害法轮功及其辩护律师
·答Gavin0919郭国汀是法轮功走狗之指控
***(3)郭国汀为法轮功辩护的专访
·专访郭国汀律师(上) :为法轮功辩护
·专访郭国汀律师(下) :回首不言悔
·RFA:郭国汀介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曲折经历
·自由亞洲電台专访郭國汀谈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
·希望之声郭国汀专访: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判刑是非法行为
***(三)郭国汀律师为郑恩宠抗辩
·我为郑恩宠律师抗辩的前前后后
·为郑恩宠案翟明磊等中国新闻记者六君子的声明
·敬请关注郑恩宠律师所谓"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一案
·历史将证明郑恩宠律师无罪/郭国汀
·郑恩宠案二审辩护词及网友评论/郭国汀
·关于会见在押的郑恩宠的第二次申请函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审判决书
·上海市高级法院郑恩宠案刑事裁定书
·郑恩宠冤案再审案至全国律协诸位会长之公开函/郭国汀
·中国最需要像郑恩宠这样的律师
·诽谤郑恩宠律师的中共党奴及特务名录
·再谈郑恩宠案 郭国汀倡律师网上辩护
·我为郑恩宠辩护的前前后后 郭国汀
·上海普通市民感受的郑恩宠大律师
·关于郑恩宠案我的声明
·我为郑恩宠律师辩护
·一切源于郑恩宠案,可敬的国安兄弟请自重!
·郑恩宠聘请辩护人的真相
·郑恩宠聘请辩护律师真相之二
·真为这位北京律师脸红!
·张思之大律师冒着酷暑赴看守所会见郑恩宠
·上海监狱当局婉拒郑恩宠的辩护律师会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郭国汀编译[1]

   

   南郭点评:国际共运史的历史实史充分证明:举凡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与血腥、暴力、恐怖、欺骗、极权、独裁、专制、饥荒、宗教信仰迫害、经济落后,文化毁灭、社会动荡不安、国民普遍道德沦丧,精神人格分裂密切相关。共产党国家没有一例是其自身政治改良成为宪政民主国,皆是经过革命而成功,无论是天鹅绒革命,还是橙色革命,或是绿色革命,皆乃政治民主大革命。无论是欧洲的前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和东欧7国,还是亚洲的中共,朝鲜、越南、老挝、柬普寨;或是拉丁美洲的古巴、秘鲁、智利、尼加拉瓜,挨或非洲的索马里、南也门、埃塞俄比亚、安哥拉及莫桑比克概莫能外,我们不禁要问:难道世上还有所谓好的共产党政权吗?!为什么共产党政权全部那么邪恶?欲知答案,敬请各位读者朋友们关注本系列评论,最终会有令人信服的答案。

   

   2010年2月14日

   

   

   

   非洲共产主义运动受到马克思主义,布尔什维克主义(即列宁主义)和苏联模式的影响,在1914年至1991年整个期间。整个非洲1930年代仅有五千名共产党人,1970年代增加至六万人。早期共产国际设立了一项支援国际无产阶级的绝对义务。埃塞俄比亚,安哥拉和莫桑比克三个国家都是苏联军供,并得益于世界共产国家的支持夺取政权。除了苏联提供军事援助的8850名专家外,古巴提供了53900名军人及1980年末东德也提供了大量专家。东德和古巴专家为非洲提供当地安全协助。他们扶持的对象分别是:MPLA in Angola, the Frelimo in Mozanbique, the Dergue Ethiopian Workers Party in Ethiopia.

   

   极权主义与1914-1945流行于欧洲的战争文化之间存在关联,非洲共产主义历史与非洲大陆长期暴力历史有关。非洲共产党与所有的共产党相似,常利用饥饿作为政策,党内清洗血腥残暴,不择手段消灭任何竟争对手,推行极左政策国有化,强制农民集体化导致大饥荒,提倡民族主义,实行国家暴力恐怖,对党派宗教,实施群体谋杀及大规模暴行。

   

   红色王国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1974年9月12日,Haile Selassie,22岁的国王,因内外交困导致王国跨台,军人夺权篡政,由108位官员组阁。新元首,战争英雄Aman Andon将军于1974年11月22-23日夜,因抗拒政变逮捕被杀,另59名军官在随后数小时亦被杀。随后在7月民选副主席Mengista Haile Mariam于1974年12月21日,公开宣布国家将成为社会主义政权。他乐于伴演被社会遗弃的角色,以黑人奴隶的身份反对精英层阶。尽管伴演受欺负的角色,他通其母亲(一位真正的贵族)与上流社会保持联系。他是个私生子,其父亲是个文盲下士。他通过保护其叔父(Selassie政权的一个部长),得以在军中飞黄腾达。由于所受教育十分有限,根本不够格进入一所专为社会条件极差者保留的Holetta军事学院。作为一个机械化部队的指挥官,他的领导才能为他两度赢得在Kansas Fort Leavenworth受训计划。他没有意识形态专长,但他对权力有极大爱好。革命后,他用了三年时间清除所有的竟争对手。第一步消灭1976年左倾的Jamor Sisay Habte少校,更中立的Teferi Bante将军与之发生冲突,他下令安全部队于1977年2月3日,在一次Dergue会议上,用机枪射杀了Bante将军和他的七名支持者,然后开始清除政治对手。

   

   1974年12月日Mariam提出“埃塞俄比亚道路”,由1975年1月日设立的临时委员会执行;强制银行、保险及大多数制造业国有化。1975年3月日,废除土地私人所有制,引入每一家庭限制财产所有制。为加速农村土改,当局派出五万名中学生和大学生设立农民协会,协助农村改革成为“合作计划”。由于Dergue反对学生们试图创立毛式农村公社,大多数学生迅速变成敌视军政府,并鼓动农民反对之。688学生们创设了两个马列组织,一是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党,二是全埃塞俄比亚社会主义运动,虽然两者意识形态高度一致,许多重大政策也相似,但两者却相互内斗不已。

   

   Mengistu成功地消灭了这两个运动,先于1977年4月17日宣布前者是革命的敌人,Meison支持之;随后Mengistu转过来消灭Meison,首先处死Atnafu Abate上校(他镇压革命时极残暴),所有其他领导人皆被安全部队消灭。1977年4月日埃塞俄比亚断绝与美国军事联系,古巴、苏联对埃塞俄比亚Mengistu政权的大量援助,对击败Eritrean独立运动和索马里1977年的侵犯起了决定性作用。直到1979年,才成立组建埃塞俄比亚工人党(即埃塞俄比亚共产党)其组织委员会,党员工人占1/4,军人,民事人员占有3/4;农民占全国人口的87%,仅3%是党员。绝大多数党的领导人是军人,知识分子仅占极小部分。690

   

   迄今无法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成为共产政权恐怖的受害者。1995年在阿迪斯阿巴巴(Addis Ababa)审判中,判决书引证1977年2月一1978年6月,仅首都一地便发生政治谋杀10000余起。Dergue杀害和埋葬任何人时,均用“反动派,反革命,反人民”标签。群体屠杀坟墓持续发现。大量失踪者家属被责令向国家交纳枪决费用(上海工人右派英雄刘文辉于1967年7月被中共按《公安六条》恶攻罪处死后,家属被令补交子弹费人民币五毛!家喻户晓的北大右派学生英雄林昭的母亲,同样被令补交子弹费人民币五角!)。尼龙绳是该政权普遍使用的杀人工具。Teka Tulu是上校国安头子,1975年8月国王和其子孙女Ijegayehu Asfa公主,便是被用此方法杀害。东德国安和苏联克格勃(KGB)均协助该共产党政权,苏联克格勃将在莫斯科的埃塞俄比亚学生直接交给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国安处置。1977年5月17日,瑞典《抢救儿童基金会》秘书长悲叹道:1000名12至13岁的儿童被杀害,暴尸街头,被饿狗吃掉。当你驾车驱出首都阿迪斯阿巴巴后,随处可见。691

   

   1991年,在新总理Meles Zenawi的司法体系下,共审判1823起案件,绝大多数案发于城市,但是共产暴政恐怖遍布该国122万平方公里的领域,涉及3000万人口。

   

   1977年初共产党政权将24名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党人用毒气杀害。1988年,在Tigre省的Howzen市有2500名居民被炸死。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南也门均信奉马列主义。苏联曾试图将该三国组建成联邦国未果,后来选定并全力支持埃塞俄比亚,因此,三国之间的战争,其实是马列主义内部的争战。

   

   该共产党政权还将一群人关入教堂,然后点燃烧毁教堂。法庭证人作证:1975年厦天,在Wokiduba村,110人被屠杀于天主教堂内。

   

   Mengistu,1977年8月日宣布与Eutrean分离主义者全面开战,估计约8万人因内战死于非命。

   

   1982年至1985年埃塞俄比亚饥荒。自1984年11月至1985年8月,525000人逃荒,其中310000人来自Welo。饥荒表面系由于干旱引发,但实质则是共产党政权强行推行农业集体化的政策的必然恶果,加之禁止农民贸易,打击迫害贸易商及由内战引起的广泛的不安全感,严重加剧了饥荒。共产党当局还利用饥荒作为武器,达到控制援助与分布人口,令异议者闭口,增加党国体制科学性空间的目的。军队还禁止非政府组织援助,阻止难民逃离(中共大跃进人为制造的1959年至1961年三年大饥荒,同样普遍由军警民兵把守各村各县主要要道以阻止农民进城讨饭,这是中共国会饿死3800万农民的重要原因之一)。

   

   共产党当局强制改变人民的思想,生活方式,似开创现代新农村新社会的新篇章,建设社会主义。当局还强制推行人口迁移计划,旨在增强国营农场创造新人。结果某些移民营死亡率高达14%。约20万至30万人死于饥荒。694 Mengistu刚开始试图掩盖饥荒真相,后来狡黠地利用之。

   

   1990年3月苏军顾问撤离埃塞俄比亚。1989年5月16日,军方秘谋推翻该共产党暴政,因被秘密警察破获,受到特别血腥的报复。1990年6月21日,Mengistu发布征兵令:理论上18岁以上,实际上许多14-16岁的学生,被从学校操场上直接拉走加行入伍。1991年初当局关闭所有高校,强令大学生参军。1991年4月19日,Mengistu宣布组建百万大军,此时共产党政权已有军队45万人,而1974年埃塞俄比亚王国仅有5万军人。由于埃军连续失败共产党政权最终失控。1991年5月21日Mengistu逃亡津巴布韦。1994年秋,阿迪斯阿巴巴法院送达传票,拟审判其罪责,由于津巴布韦拒绝引渡,使他暂时避免惩罚。695

   

   “我们将消灭过去的一切传统,并将自然本身置于我们的控制之下”这位共产党头目如是说。

   

   

   

   [1]本系列编译主要参考资料:(1)Stephane Courtois, Nicolas Werth, Jean Louis Panne, Andrzej Pacxkowski, karel Bartosek Jean Louis Margolin,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作者 Yves Santamaria《埃塞俄比亚、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作者是一位精通非洲的历史学者。(2)Richard Pipes, Communism A History, The modern Library, New York 2004; 作者是哈佛大学历史教授;(3) Leslie Holmes, Communism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作者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政治学教授;(4)Robert Harvey, A Short History of Communism, St.Martin`s Press New York, 2004.作者是英国下议院议员,专拦作家,〈经济学人〉杂志副主编。

(2010/02/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