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郭国汀律师专栏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毛共文革罪孽深重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六四天安门屠城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统治西藏罪孽深重
·《郭律师论中共极权流氓暴政》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暴政为争权夺利党内自相残杀的罪恶
·论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合法性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驳中共政权合法论 郭国汀
·中共极权暴政是严重污染毁灭中国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
·论中共政权新闻控制-----2008年《巴黎中国新闻媒体控制国际研讨会》专稿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全文)
·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宗教信仰自由(英文)
·中国共产党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十九集:论中共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集:论中共暴政(下)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超级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极权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是个犯罪组织
·论中共的骗子本能
·《郭国汀评论》第六集中共暴政与精神病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下)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下)
· 郭律师评价中共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三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
·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四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下)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六集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七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九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一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二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三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四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五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大罪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六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七集:共产党极权暴政的缩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八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中)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九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下)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集:中共极权暴政摧残教育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滥杀罪孽
·中共极权暴政的野蛮残暴杀人罪孽
·中共人为制造谋杀性大饥荒虐杀农民5000万
·中国反对派不能合作的根源何在?
·共产主义是好的,只是被共产党搞糟了?
·中共极权暴政下根本不可能存在法治
·今日中共还是共产党吗?
·推翻中共专制暴政是替天行道 郭国汀
·中共政权是吸血鬼暴政
·江泽民和胡锦涛均极可能是货真价实的特大汉奸卖国贼!
·中共专制暴政与生态环境
·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上)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中)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下)
·郭国汀评论:胡锦涛不是在执政而是在犯罪
·彻底推翻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永志不忘六四屠城滔天罪孽!
·朱镕基犯有贪污盗窃罪吗?
·朱镕基有关劳动保险金的罪责是非之我见
·中共党员是罪犯!——评贺卫方教授的中共分成两派说
·中共党员是罪犯 无耻无行文人是重罪犯!
·不是中国政府而是中共暴政丧尽天良!不但温家宝而且胡锦涛皆乃政治精神重症患者!
·中国共产党早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杜绝三鹿毒奶粉事件的三项原则
·郭国汀律师系统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暴政论文目录
·郭国汀中共政权已经彻底流氓化
·中共是极端残暴下流无耻的流氓暴政 郭国汀
·怀念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杨天水/张林
·关于中共政权合法性及专制暴政与人种信仰关系的论战 郭国汀
·南郭/推翻颠覆中共流氓暴政有功无罪!
·面对中共流氓暴政全体中国人应当做什么?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我的退党(社)、团、队声明
·从中共控制媒体看中共政权的脆弱
·关于加国公民起诉江泽民罗干李清王茂林案的宣誓证词(英文)
·中共极力扶持缅甸军事专制政府及苏丹专制暴政
·请胡锦涛立即停止疯狂攻击郭国汀律师的电脑
·中共专制暴政恶贯满盈
·申曦(曾节明):剥胡锦涛的画皮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其人其事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虚伪狡诈邪恶凶残阴险的真面目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申曦(曾节明):盖棺认定胡氏中共暴政
·申曦(曾节明):江泽民的心病
·申曦(曾节明):邓小平罪孽深重
***(35)中国政治体制批判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批判极权专制政治司法教育体制主张自由人权宪政民主文章目录
·郭国汀律师政论时评目录
·中国反抗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
·郭国汀与横河谈中共暴政阉割国人灵魂使警察成为恶魔
·孙文广、程晓农、郭国汀谈共产党的公务员非法歧视政策
·划时代的审判,创造历史的壮举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
·致加拿大国会的公开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郭国汀
   
   我有个挚友是中国一家企业集团驻朝鲜的代表,他曾向我讲述朝鲜见闻,在朝鲜的电视及无线电收音机只有一个频道,只能收官方的宣传报导。在金家共产极权暴政下,朝鲜人没有任何思想、言论、新闻、出版、结社自由。1995年我在香港齐伯礼律师行工作期间曾订阅三年英文《时代周刊》,1996年有一篇有关朝鲜正在受饥荒的详细报导称近二百万人饿死。同时我曾读过哥尔巴乔夫诺贝尔和平奖获奖感言,言及他的历史史命就是结束共产暴政。国际共运兴衰史业已充分证明:所有的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是以暴力、恐怖、加欺骗谎言统治人民的。自1989年至1991年苏联东欧前共产党国家革命后,全世界40余个共产党政权纷纷跨台,由于邓小平以“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的残暴镇压,使得中共暴政得以苟延残喘迄今。目前全世界仅剩下的五个共产党残余政权(中国、朝鲜、古巴,越南和老挝)。研究者公认中共与越共政权实际上业已严重偏离马列原教旨,而朝鲜和古巴则仍坚持以马列主义为国教。这或许正是为何2004年10月胡锦涛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称:“朝鲜和古巴政治上是正确的,他们的经济困难是暂时的,我们应当向他们学习政治”,同时胡氏还公然谴责哥尔巴乔夫是共产主义的叛徒。也因此我对胡锦涛极度鄙视,并公开指证胡为:“政治白痴,人权恶棍,法盲,政治精神分裂症重症患”!那么朝鲜与古巴的政治到底到底是什么玩意?!由于朝鲜迄今仍在金正日铁桶般的共产极权统治之下,“几乎任何信息皆是国家秘密”(547),作者主要依据国际人权组织,朝鲜官方及流亡海外的政治良心人士的证词等片断资料,大体归纳出朝鲜社会、政治、经济、司法的真实概况,实际情况只会严重得多。

   
   一、党内争权夺利大清洗
   
   朝鲜第一届政府21名高级官员中有17人先后被暗杀,枪决或清洗。(550).1953年8月3日朝鲜劳动党即开始向党内高干开刀,14名党的高干被以间谍罪名提起指控,逮捕,酷刑及作秀审判后枪决。(551)其中包括中央委员会书记,内政部长,文化宣传部助理部长。外事部长朴宪永(Pak Hon Yong据称被金枓奉(延安派)所害)于1955年12月15日被判死刑,三天后即被枪决。武亭(Mu Chong)曾任中国八路 军中的将军,朝鲜炮兵司令,中朝联军的主要负责人,于1956年被杀(不过据成玉环先生称:武亭算有善终的,韩战间托彭德怀关系病死在中国长春)。(552)凡是与苏联或中国关系密切的官员及支持赫鲁晓夫改革的官员均受到清洗。许嘉谊(Ho Ka I)被控为苏联间谍(据成玉环称许嘉谊是自杀,像高冈一样),金枓奉(Kim Du Bong据成玉环先生称为朴金喆(甲山派)陷害)被控为中国间谍被处死;此后1960年,1967年,1969年反复进行了多轮清洗。1972年副总理,政治局委员朴金喆(Pak Kum Chul)被捕入狱;1977年前政治局委员Li Yong Hi被捕入狱。1978年,1980年,1997年,党中央书记徐宽熙(So Kwan Hi)与其他17名高干一道被处死 。(552),金日成(满洲抗联派)则渔人得利,将所有竟争对手一网打尽。中共所谓“十次路线斗争”其迫害规模恐怖程度决不亚于朝鲜。中共用尽各种方式清洗其党内高干从成立初始迄今从未停止过,只不过后期比前期不再那么血腥而已。
   二、司法黑暗与恐怖
   
   朝鲜刑法中可判死刑的法条高达47条,仅次于中国。中共刑法涉及死刑的法条共有77至81项。据法律专家Kang Koo Chin估计:1958年至1960年期间,至少九千名党员干部被开除后经审判处决。据此推论,朝鲜迄今一共进行过九轮大清洗,至少有九万党员被处决。
   
   阶级出身对于处罚至关重要。所有的法官和几乎所有的律师皆依劳动党的指令行事,并严格按照马列主义指导。(553)Lisan Ok是一名负责为干部保留供应品的党员干部,被判十三年徒刑。她作证说:她所在的监狱关押有六千名犯人,其中二千名是女犯。每天凌晨5.30分至夜12点被强迫将奴隶般劳动,任何女犯若怀孕皆被强制打胎,若生下则立即窒息而死或割喉而亡。(553)
   
   在朝鲜若一人犯罪则牵连祖孙三代。自1953年第一次清洗即开始实行该蛮制度。Kang Chul Hwan 9岁时与他父亲,一个哥哥和祖父母一起被关入监狱。
   
   起初所有的死刑均公开进行。但自1984年始,所有的处决均秘密进行。女犯几乎很少被平静地处死,总是要经受各种羞辱和残暴野蛮的刑罚。An Myung Chul作证说:我看见女犯的乳房被割掉,阴道被用拖把插入。(556)看守每抓获逃犯,可获入党及上大学的奖励,致有的看守强迫犯人爬围墙然后击毙之以邀功请赏。
   
   逮捕通常秘密进行,没有法律程序。亲属和邻居均不知道真情,当得知某人失踪后,都避免谈论,以避免自己陷入麻烦。(557)
   
   朝鲜还在西伯利亚设立了一个至少关押22万犯人的特大监狱,自1968年以来,那里每天平均死五人,一年至少死亡36500人,46年来(截止于1995年)合计死亡至少150万人。(558)
   
   三、政治正确
   
   朝鲜劳动党党员占总人口的14%,比率居全世界所有共产党政权之冠。中共党员约占总人口的4%;阿富汉占0。5%;埃塞俄比亚仅占0。1%。
   
   1996年1月3日朝鲜广播称:“在伟大领袖金正日同志的领导下,整个社会应当团结成一个坚强的政治实体,同呼吸,共思想,统一行动”。当代的口号是:“象金日成和金正日一样思想,言说,行动”。“促进团结的党的十项原则”。“我们必须强化我们领导的绝对权威”。
   
   任何朝鲜人必须参加每周一次的理论学习和批评与自我批评会议。每个人至少必须自我批评一条政治错误,批评领居或同事至少两条政治错误。
   
   朝鲜干部享有物质特权,但同时受到严密监控。他们被强迫居住于指定地区,其电话通讯全部被严密监听,任何音相皆被定期严格检查。所有的电视,无线电收音机只能收听朝鲜官方新闻信息。任何旅行必须获得地方相关部门和工作单位批准。首都平壤所有的房屋均受到政府严密控制。(559)
   
   朝鲜当局对人的迫害与恐怖全方位影响人的心灵,灵魂和身体。政府宣传除了马列主义外,另一套是金家王朝代表了天,地的意志。以此试图证明家族王朝有合法继承权(559)
   
   全社会按阶级出身,地理出身及现行忠于政权的程度,自1950年代划分成51个分类,依此为据决定每个人的社会,政治,物质与未来。不过,1980年以后,仅剩下三大类。残疾人不得生活在首都平壤,出身于好家庭者不得与出身于坏家庭者结婚。侏儒如今被逮捕关入集中营,不仅被强制与世隔绝,而且不得生育。金正日说:“侏儒的根源必须消灭”。(560)
   
   1959年数百名日本妇女随夫返还朝鲜,尽管当时朝鲜政府有过承诺,但无一人被允许返日本,即便短期探亲访友也不允许。许多日本妇女被关入集中营,大多被迫害致死。而朝鲜当局时常以这些日本妇女为人质与日本政府谈判,要求粮食援助。(567)
   
   四、极权统治的恶果
   
   自1994年始,朝鲜陷入饥荒,1996年谷物年产仅370万吨,比十年前少三百万吨。世界美景(World Vision)估计有两百万人受害;德国红十字会估计每月一万名孩子饿死,但朝鲜军队粮食充足。20世纪以来全世界所有自由宪政民主国家从未有过任何一个国家发生过大饥荒,而苏联、东欧前共产国家、中国、越南、朝鲜、柬普寨、罗马尼亚、埃塞俄比亚、秘鲁均发生过大规模饥荒,饿死数百万至数千万人不等。
   
   金家共产极权政权统治朝鲜近五十年来,党内九次大清洗约造成十万党员丧生,150万人死于集中营;130万人死于内战;饿死人数在50万至200万之间。此外中国志愿军战死在朝鲜约40万人,另伤残45万人。五十年共产党统治在2300万人口的朝鲜死亡总数在三百万人以上。(564)
   
   
   
   [1]主要参考资料:(1)Stephane Courtois, Nicolas Werth, Jean Louis Panne, Andrzej Pacxkowski, karel Bartosek Jean Louis Margolin,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作者 Pierre Rigoulet《朝鲜的罪恶,恐怖和秘密》作者是法国历史社会研究所的历史研究员和《 Cahiers历史和社会杂志》主编( is a researcher at the Institute de Histoire Sociale and editor in chief of Cahiers de histoire sociale).(2)Richard Pipes, Communism A History, The modern Library, New York 2004; 作者是哈佛大学历史教授;(3) Leslie Holmes, Communism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作者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政治学教授;(4)Robert Harvey, A Short History of Communism, St.Martin`s Press New York, 2004.作者是英国下议院议员,专拦作家,〈经济学人〉杂志副主编。
   
   [2]本文朝鲜人名的中文译名由成玉环先生提供。
   
   

此文于2010年02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