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律师点评杨建立博士论三个中国]
郭国汀律师专栏
·我的巴黎之旅
·浪际天涯孤独客
·郭国汀律师在纽伦堡
·余之法朗克福之行
·吾之法朗克福之游
·感受纽伦堡
·观光德国古城堡
·纽伦古城堡风光依旧
·感受如诗如画的世外桃源美景
·观光布鲁塞尔
·风景如画的莱茵河畔
·郭国汀律师出席布鲁塞尔第二届全球支持亚洲民主化大会留影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留莲忘返
***(58)郭国汀律师名案要案抗辩实录
***(一)郭国汀律师为清水君抗辩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律师郭国汀对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大纲
·清水君网上组党案刑事上诉状
·江苏高院强行书面审判清水君上诉案
·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上诉案辩护词纲要
·清水君案上诉辩护词附件
·清水君案江苏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中共伪法官评黄金秋颠覆国家政权案
·郭国汀律师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研究
·郭国汀归纳清水君思想论点主旨言论集
·郭国汀就黄金秋颠覆国家政权上诉案致江苏省高级法院院长函
·郭国汀致狱中清水君函
·郭国汀律师第五次会见清水君
·狱中会见清水君手记
·郭国汀就清水君案上诉审江苏高级法院刑一庭王振林法官函
·作家黄金秋被无罪判重刑十二年辩护律师郭国汀谴责中共司法不公
·我为留学生英雄清水君抗辩
·清水君近况
·清水君其人其事辩护律师答记者问
·清水君:开庭日
·清水君:我的最后陈述
·清水君狱中诗草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清水君─黄金秋自述
·狱中诗草-短诗赠郭兄雅正
·赠黑眼睛等诸友
·南郭/清水君自我辩护感人至深
·南郭/中国人决不能忘记清水君!
·南郭/清水君是当代中国英雄
·南郭/清水君在狱中受到中共监狱毫无人性的虐待!
***(二)郭国汀律师为法轮功抗辩
***(1)中共极权暴政的最新反人类罪: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专栏
·郭国汀 中共活摘器官是真的!
·中共为何纵容活体盗卖法轮功信徒的人体器官Why the CCP Harvests the Living Falun Gong
·BLOODY HARVEST Organ of Falun Gong
·活体盗人体器官关健证人调查纪录
·惊天罪孽 铁证如山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敲响了中共的丧钟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是真实的
·郭国汀:西方媒体报导苏家屯是个时间问题
·西方媒体首次报导苏家屯事件!
·中共活割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主调查人DADID Matas 获Tarnopolsky 2007年人权奖(英文)
***(2)郭国汀律师为法轮功强力抗辩
·Resolution for Falun Gong in Congress of USA
·法轮圣徒瞿延来为何令南郭敬重?答MICRONET有关瞿延来的质疑
·中共为何血腥镇压法轮功?
·诉江泽民案美国依据国际法的义务:是对公共安全的危胁还是种族灭绝?
·值得中国律师学习的起诉书: 诉江泽民\李岚清\罗干\刘京\王茂林损害赔偿两千万加元
·郭国汀论辩法轮功
·我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陈光辉监外执行、保外就医申请书
·为争取信仰自由权已绝食抗争七百八十天的瞿延来.
·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答三项基本原则
·中共必须立即停止镇压法轮功
·我为什么为法轮功辩护? 郭国汀
·我为法轮功抗辩的真实心声
·法轮功真相之我见
·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中共血腥残暴迫害法轮功的根源
·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国际法分析
·中共滥用教制度镇压法轮功的法理解析
·当代中国的盖世太宝[610办公室]研究(英文)
·有感于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教育
·中共当局必须立即无条件释放刘如平律师!郭国汀
·声援支持杨在新律师!
·郭国汀章天亮曾宁谈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中共专制暴政一直在杀人----悼念讲真相英雄陈光辉
·FALUN GONG PERSECUTION FACTS HEET
·RELIGIOUS FREEDOM AND FALUN GONG IN CHINA
·2
·Falun Gong Wins Motion in Historic Torture Lawsuit against Former Head of China
·为法轮功抗辩与自由中国论坛部份网民的论战
·Dr Wang Wenyi will be remembered by history as a great courage hero
·法轮功是比中共有过之无不及的一人专制吗?-答谭嗣同先生
·法轮功讲真相无罪
·郭国汀: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判刑是非法行为
·郭国汀介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曲折经历
·质疑张千帆教授对法轮功的评价 郭国汀
·宣誓证词Affidavi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律师点评杨建立博士论三个中国


   
   
   
   郭律师点评杨建立博士论三个中国

   
   建立兄此篇大论看来下了一定功夫,文中对当前社会现实有相当精彩的描绘,主要论点也有相当价值,值得每位关心中国自由宪政民主化的国人认真一阅。不过吾以为此文尚存在如下几点需要认真考虑:
   
   其一,不宜称中共政权为“权贵”,因为中共政权纯属从流氓无产阶级通过数十次反复杀人运动,外加三次对国人的公然大抢劫,演变而成之今日流氓无赖资产阶级,没有半点贵族精神或绅士精神,因而使用“权贵”一词,显然不能准确描述中共流氓暴政的下三滥流氓本质;
   
   其二,不宜反复称国人为“屁民”,屁民是中共流氓当权无赖恶棍诋毁中国人民的诽谤名称,作为中共暴政的反对派,不宜不加分析全盘接受;依心理学定理,人们若反复接受某一负面名称,久而久之潜移默化人们往往真的会变成默认接受名称所示的内含,变成货真价实的屁民。
   
   此外,一位不知名的作者论及下述两点见解:
   
   第一,我完全不敢苟同“已经很善变的中共,在自身民主化后有实力当选执政。而众多在野力量在相较民主的环境中分分合合,此消彼长的,仍需要至少二十年的时间才可能出现一支与执政党抗衡的主力” 之论,因为这与全世界所有的前共产党暴政的政治现实情况完全相反,各前共产党政权,在1989年至1991年政治民主大革命期间,无论是西方政界还是各共产党政权国家的反对派,几乎无人曾预见到如此戏剧性巨变,反对派的力量也没有任何一国是待到20年后才形成足以抗衡共产党的力量,甚至连三年五载都无需,而是立刻共产党全部消声匿迹,或者被宣布为非法组织,或被认定为犯罪组织或自动改变共产党名称变成“社会民主党”;中国反对派的情形与各国大体相似,决不可能例外。质言之,中国民主化后,中国人民当然包括当今反对派,无需等待若干年后,才能形成抗衡中共的政治力量,而是反之。
   
   第二,我认为“本人认为中国完全可以在现行宪法的范围内通过施行递进式复合民主制度平稳过渡成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之期望,恐怕过于乐观以致失于天真了。作者极可能对共产党政权的本质认识严重不足,但愿这是南郭过虑了,有关共产党罪恶本质,我已有诸多客观公正的评论。我认为共产党政权绝对没有进行实质改良的任何可能,而中共暴政是所有共产党政权中最残暴,最下流无耻,最无道德伦理底线,也最无人性而充满兽性的一个,其犯下的滔天大罪是所有的共产党政权中最严重的一个,其对中国人民有过三次公然大抢劫的事实(苏联,东欧各共产党政权及世界其它共产政权均只有一次抢劫),中共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更是独一无二(苏联东欧各国在赫鲁晓夫公开批判斯大林后,政治迫害程度均极大降低,唯有中共不但不批判斯大林,不揭批毛泽东犯下的滔天罪孽,而且持续杀人抢劫直至今日,还犯下大规模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人类最新反人类罪行)),基于上述事实和理由,南郭以为:与中共合作改良的任何想法,都是不切实际空想,唯有坚定彻底抛弃早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的中共流氓暴政,中国才可能有前途。
   
   郭国汀
   2010年2月28日
   
   杨建利:三个“中国”
   
   去年,奥巴马访问中国前夕,记者询问我对其此行的看法,我反问“奥巴马要访问哪个中国?”记者被我搞得一头雾水。同样,每次就所谓中国崛起的题目接受记者 访问或参与类似题目的讨论时,我也常常反问:“哪一个中国?”当然,我不是在“中国大陆”和“台湾”这个区分之下而发此问,我当然知道人们谈论的是中华人 民共和国。那么,为何我还要这样发问呢?这正是本文所要描述的中国社会的现实:当今的地理概念之中国,实际上已断裂为政治意义上的两个“中国”。
   
   我们不会忘记,以“反官倒,反腐败,争民主,争自由”为主要诉求的八九民运,把建立一个公正、自由中国的希望,寄托在铲除腐败的专制政治、建立民主制度之 上。这场民众广泛参与和支持的民主运动把国内各阶层和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人权状况和民主化进程的关注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共当局虽然血腥镇压了这场民主运 动,但它也开始面对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他们不得不以新的统治手法来维护他们“压倒一切”的稳定。
   
   处在统治合法性危机之中的中共政权,总结了世界历史上左、右专制统治的经验及其失败的教训,专注于从人性中腐恶的一面挖掘政治资源。在暴力威胁与谎言欺骗 的一贯传统策略之上,以邓小平南巡为标志,中共政权正式祭出了一体(不惜一切代价的经济增长以维持统治合法性)、两翼(腐化拢上和黑警治下)和双爪(消 灭、控制民间领袖和封锁公共言论空间)的延续专制统治的治国方略。
   
   “六四”屠杀在中国民众中造成对于政治的普遍的恐惧和厌恶,而其产生的 政治危机也使中共官员感到恐慌。随后,苏联和东欧的巨变使得中共官员的心中很难不存忌惮,“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问不免在脑海里盘旋。在这里,红旗到底 能打多久有两层含义,其一,中国共产党的江山还能维系多久?它的前途是什么?其二,共产主义的红旗和以市场化为目标的经济改革的关系是什么?对官员来说, 怎样做才不会犯政治错误丢掉乌纱帽?
   
   邓小平南巡后,中共各级官僚迅速明白了三个道理:第一、 共产党的江山和传统共产主义理想已经毫无关系,第二、“发展是硬道理”,不断的经济增长是维系统治合法性的救命稻草, 第三,不义的政权需要依靠不义的官员来维护,为了坚持一党专制,权力认可了权力阶层的腐败。
   
   在这三条认识下,官员们渐渐形成一致的利益驱动,于是,权力赤裸裸地全面进入市场,官员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增长GDP、权力寻租、讨好上级和腐败享乐上了。 对他们来说,这是现实政治之下的最好选择,他们不仅得到无穷的经济利益,而且政治上可以完全不思进取,不犯错误。于是,号称是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共产党变成 了暴发权贵资本家,或者资本家(包括外国商人)的代理人或靠山。于是,在中国做官地地道道地成为世界上最“稳赚不赔”的职业。而这一切成为可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六四”屠杀和随之而来的红色恐怖强化专制手段,把民众监督和限制官僚行为的空间压缩掉了。而且,假如说在这之前许多官员还怀有某种程度的政治改革的理想,甚至同情和支持了八九民运,到这个时候,政治改革的理想已经被普遍抛到脑后,甚至被视作他们的梦魇。
   
   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权力全面配合资本运作,低人权标准的竞争优势、肆意破坏的环境,没有集体谈判能力的工人,大量的低廉农民工,为投机资本提供了绝佳的 投资环境。于是,“钱”迅速向“权”靠拢,官商削尖脑袋寻求权力靠山,争占各个商业领域的优先机会,并在非公平恶性竞争中逃避法律和社会责任,可以说,大 部分在中国经商的形成规模的商人,无论跨国的、全国性的、地方性的,甚至乡镇范围内的,都和政府某部门、某官僚有着这样那样的袒护其利益的不正当关系。由 于现实环境的变化,拥有“中国公司”全部原始股的中国共产党适时向资本家开放股权。中共十六大正式向世人宣誓,接纳资本家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样一来,资本 也在最大程度上成为现行体制的拥护者,权力和资本的联姻是中国近二十年来久演不衰的大戏。这个联姻关系也延伸到了港澳台,也伸展到了国际社会。
   
   假如说“中国公司”对国内外资本家是开放股权的话,那么它对部分知识精英就是主动让股了。究其根本维持高速度经济增长的硬道理的目标是“政治稳定”。为了 他们所需要的“稳定”,他们就用利益馅饼,尽力抓住操作社会机器运转的重要部位的人。除了党、政、军、各级权力在握的官僚和与他们联姻的资本家外,这些人 还包括:与政府分享话语权的学校、研究机构,新闻出版机构,文学、艺术、体育团体的“知识分子”。在收买策略之下,中共当局拿纳税人的钱向他们进行利益输送,国家的工资、待遇、医疗保健、社保福利、住房等政策、法规越来越向他们倾斜,以换取他们对现行政治秩序的认同,他们由此获得的实际经济收入与普通工 人、农民、一般工商业者相比是极不相称的,差距之大世界上少有,这就是中共当局的“花钱买稳定”政策的一部分。二十多年来,中共当局的收买政策是奏效的, 而这一收买政策的成功是以“六四”大屠杀以及随后的全国大捕杀大整肃为背景的。政治的残酷性本来就在知识分子心理上造成了普遍的威慑。随着时间的推移,恐 惧就转化成玩世不恭、对是非问题不敏感、漠不关心、佯装超然潇洒聪明有智慧不激进的犬儒主义,再加上入股“中国公司”的巨大的利益诱惑和“主人”感,使得 许多具有一定话语力量、曾被认为是社会良心的“知识分子”从1992年以前与中共政权的对立情绪中融化出来,完成了从“政治人”向“经济人”的蜕变。在变成“中国公司”的持股人之后,他们自觉地接受大老板规定的政治游戏——这正是他们入股的前提条件。虽然他们对权力和资本的联姻也有诸多不满,也时常发出些 批评的声音,但是重大利益的趋同性使他们中的主流成为现有政治秩序的拥护者。他们惯用非共产党的正统语言,而实质上发出维护专制政权的“国情”论、“生存 权”论,“稳定”论,“盛世”论,“爱国”论,“崛起”论的有效声音,自觉不自觉地维护着共产党骗人的历史和现实谎言,构成了哈维尔所说的“权力的可鄙基础”。
   
   概言之,在当今中国,权力、资本和知识以腐化为粘合剂形成了维护现有政治秩序的结盟,建成并经营着令世人眼花缭乱的繁荣强大的“中国公司”。由于中国在地 理和人口上的巨大规模,这一“中国公司”持股人以其强劲的财富增长速度以及令人震惊的购买能力,在许多观察家眼里,就展现出了一党专制体制下的经济发展奇迹,由于这一持股人阶层很自然地占据几乎所有话语资源,在一些观察家眼里,这就是整个的中国。他们忽略 了相对而言不容易被关注的另外一个中国的存在,那就是为“中国公司”打工、被“中国公司”剥削而权利得不到任何保障的广大的中国民众。
   
   我们必须看到,今天的中国,一边是垄断一切的“权贵中国”,一边是被剥夺的“屁民中国”!
   
   从对政治资源、经济资源和社会资源的占有和支配能力来讲,任何国家都存在着不同的阶层,为什么我偏偏要把中国分成两个“中国”?我是否危言耸听,过分地高 估了权贵与屁民阶层之间的割裂与对立?事实上,我所使用的“屁民中国”这一概念本身就可以作为我的论据。在中国的主流媒体和官方文件中,你找不到“屁民” 这个词,但在互联网空间内,它被广泛使用。最初,一个深圳的中共高级干部酒后猥亵幼女,遭到众人指责后,他怒骂:“你们算个屁啊!”他没有想到这句话成为 震动中国的一骂,从那时起,无数网民将自己戏称为“屁民”,凸显出普通民众对于自己权利丧失状况的无奈和不满。可以说,屁民一语,道尽权力的傲慢与民权的 沦丧。权贵中国与屁民中国的割裂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