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郭国汀律师专栏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郭国汀编译[1]
   
   南郭点评:共产党毁掉了原来已迈上自由宪政民主政体坦途的阿富汉的光明前程,对阿富汉人民人为制造了空前绝后的巨大灾难,迄今阿富汉人民还在蒙受源于共产主义运动的伊斯兰极端原教旨恐怖主义的无穷无尽的危害。恐怖、暴力、欺骗、秘密警察、群体屠杀、酷刑、共产党内黑社会流氓竞争相互残杀、打压宗教信仰、毁灭传统文化遗产、死亡、伤残、人类历史上前无古人的最大难民群体,这一切就是共产党带给阿富汉人民的礼物!苏联军队在阿富汉犯下了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及群体灭绝罪,其残暴恐怖程度实际上业已超过纳粹希特勒和日本军国主义罪犯。而中共极权流氓暴政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绝对不亚于任何共产党政权,迄今全世界共产党政权,没有一例是在保留共产党党国体制或由共产党主导自愿放弃权力的前提下实现宪政民主政治和平转型的,这是由共产党的犯罪组织的流氓本质决定的。任何迄今还迷信共产党政权可以改良的任何人,难道还不应当反思惊醒吗?!

   
   2010年2月28日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1963年国王扎伊尔沙(Zahir Shah)宣布进行文化、经济、政治现代化建设。自1959年始,政府不再强制要求妇女戴面莎,并允许上学和接受高等教育。1965年国王决定建立民主化政府,国家开始实行议会制,多党制,自由选举制。亦即,原本阿富汉事实上早已走上自由宪政民主化之途,若非共产党从中作恶,今日极度贫穷、落后、战乱不断、恐怖主义盛行的阿富汉完全是另一番景象。1978年共产党发动军事政变和随后苏联军队的干涉,破坏了阿富汉社会政治平衡,中断了业已良好上途的现代化进程。706
   
   1920年9月苏联红军将领法伦兹(Mikhail Franze)亲自率部占领了原属阿富汉的Bukhara Khanate地区,并于1924年正式吞并之。阿富汉人民的反抗持续至1930年代,约一百万人逃亡至阿富汉。直到1933年苏军才彻底平息抵抗运动。
   
   共产党迅速开始影响阿富汉领导层,大批阿富汉人被派到苏联学习、培训。契卡(Cheka克格勃的前身)成员阿格贝可夫(Georgy Agabekov)负责阿富汉地区,他长期非法居住于卡布尔和伊斯坦布尔。1965年阿富汉举行了第一次大选。国王想保持君主立宪制。1969年进行第二次自由选举,结果均有利于地方贵族和政府。皇家在1905年便废除了酷刑法,甚至连依可兰经(Koranic)法是正常的肉体刑罚也弃之不用了。在这些方面,共产政权是严重的历史倒退!709
   
   国王的民主化举措使得地下共产党得以公开化,1965年共产党以阿富汉人民民主党的名义参加竟选。有一位苏联支持的阿共党员入选国会议员。塔拉基(Nur-Motammed Taraki)当选为阿富汉共产党总书记。共产党创始人之一侯赛因汉(Mdammed Hussein Khan)出身贵族,任克格勃线人多年;另一名创始人是塔拉基,是个富农子弟,于1969年入选国会议员。共产党分为两个派别:“人民派”与“旗帜派”,以各自拥有的报纸命名。两派皆以马列主义为正宗,与苏联政策相似;1976年在苏联命令下两派合并,阿共党员从未超过4-6千人。阿富汉还有数个团体,其意识形态源于马克思主义。吉威德(Shola I Javaid)是1970年初形成的毛派,其成员多为希特斯派伊斯兰信徒(Shiites )和学生,后分裂成许多支派,全部反苏并抵抗苏联入侵。709
   
   国王的叔叔道乌德(Mohammed Daoud )1963年被解除职务,1973年他与共产党军官合作发动军事政变。旗帜派有七人进入道乌德(Daoud)政府任职部长,政变后,宪政自由被停止;在共产党人的煽动下,道乌德政府兴起一场迫害浪潮。民主族主义者迈望达勒(Hashim Maiwandwal)1965-1967年任总理,与40余人被罗织阴谋颠覆政府罪逮捕,其中四人被处死,官媒说他们在狱中自杀。酷刑和恐怖变得普遍。
   
   1975年道乌德(Daoud )欲摆脱共产党人,不仅与东欧诸国签定新贸易协议,而且与伊朗,印度也签,从此与苏联关系恶化。在一次访苏联期间道乌德与勃列日涅夫发生争吵,并开始公开促进阿富汉经济独立。于是他于1978年4月27日被共产党组织的政变推翻。
   
   1978年以前,阿富汉是个市俗国家,几乎没有穆斯林极端主义的市场,官方中立与苏联关系和谐。边界及与其他伊斯兰国家关系均没有问题。说苏联制止极端伊斯兰根本不是事实。通过推翻道乌德政权,苏联扶持极端伊斯兰,或许共产党低估了极端伊斯兰的力量。
   
   引发共产党政变的起因是暗杀共产党创始人之一卡巴尔(Mir Akbar Khaybar)事件。1978年4月17日共产党人组织大规模抗议示威,随后推翻了道乌德政府。夺权显示是事先精心策划预谋的。旗帜派领袖阿明(Amin)在军方有相当实力,原计划在1980年4月举行军事政变。共产党先在工业部门,军队和政府公职中谋取高位;通过这种渗透最后在沙乌尔(Saour(Bull))革命中实际夺权。
   
   道乌德总统试图摆脱共产党控制,以及暗杀共产党领导人阿明事件仅是加速了共产党夺权的进程,暗杀发生后,共产党组织的示威抗议日益漫延全国,道乌德总统下令逮捕共产党主要领导人或严密监控之。阿明被软禁,但他受助于打入秘密警察中的共产党特务,结果他在家中得以指挥整个政变。
   
   1978年4月27日,总统府受到政变军队的坦克和飞机的攻击,道乌道总统及其家人和卫队拒绝投降,结果总统与17名家人一道于次日被叛军杀害。 4月29日即开始了对非共产党的军人的第一波清洗;政变后对全社会的镇压导致10000余人丧生,因政治原因下狱14000至20000余人。711
   
   1978年4月30日,新政府宣誓就职。塔尼基(Taniki)任总统,巴布拉克(Babrak)出任副总统兼副总理。阿明(Amin)任第二副总统兼外交部长。共产党政府随即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废除农村土地债务的抵押,全部儿童义务入学,开始反宗教宣传,从而破坏了阿富汉传统社会生活方式。大量改革引起广泛不满。1978年7月暴发了第一起阿斯马尔(Asmar)起义,政治暴力变得漫延。1979年2月14日,美国大使阿道夫达布斯(Adolph Dubs)被毛派米利(Satem I Milli)绑架,要求释放其领导人贝黑斯( Barrudem Behes),但他已被阿共秘密警察枪决。国安秘警介入营救人质,结果却使美国大使和绑匪同归于尽。随后,阿共产党政府开始了反宗教征程。公开焚毁可兰经,宗教领袖和其他宗教领导人被逮捕和被杀害。
   
   1979年1月6日夜,在Mojaddediclam所有的130名伊斯兰信徒被集体屠杀。所有的宗教活动一律被禁止,犹太社区仅有五千余信徒,结果被迫亡命以色列。(712)各种反抗随即开始增长,在城市中迅速漫延至农村,在各部落各群组反抗网络开始形成,面对大规模的反抗运动,阿共政权及其苏联顾问开始大范围实行恐怖。
   
   1979年3月Karala村1700人(包括儿童),全部男性在广场上被机枪扫射而死,尸体及伤者全部被扔进三个大坑中用推土机掩埋;女人全部亡命巴基斯坦。1979年3月日,刚落入反共武装之手的赫拉特(Heart)城被轰炸,共产党政府军随后进城清场,共有20000至25000人丧生,而该城人口仅20万。此后,反抗遍布全国,迫使共产党政权再度向苏联求援。苏联于是向阿富汉共产党政权提供特别援助5300万芦布,立即向阿富汉运送140 门大炮,90辆装甲车(包括50辆水陆两用装甲车),4800枝步枪,1000枝枪留弹,680架轰炸机,但未提供阿共政权要求提供的生化武器和毒气弹。 712
   
   波尔乐查尔基(Pol-e-Charki)监狱变成集中营,沙叶得监狱长(Sayyed)向犯人解释说:“你们将在这变成一堆垃圾!”酷刑非常普遍,每天晚上数百人被活埋。阿共当局采用斯大林的残暴方式:任何群体中有任何成员的个人行为,将由全体成员承受报复。(纳粹希特勒采取每四人中杀一人的比率报复,日本侵华时期也是每五人中杀一人,阿富汉共产党政权屠杀其人民的反抗的报复居然是只要有一人反抗,全体成员全被屠杀!1922年苏联曾发生一起暗杀列宁未遂事件,结果苏共秘密警察以杀500人作为报复!)导致1978年8月15日哈扎拉斯(Hazaras)族300人被捕,其中150人被用推土机活埋,另150人浇上汽油活活烧死。1979年9月日监狱当局承认12000人已被消灭。波尔乐查尔基监狱长向任何愿意听的听众说:“我们将仅留下一百万阿富汉人,那是我们需要建设社会主义的所有的人。”
   
   整个国家被变成大监狱的同时,阿共内部两派的争权夺利也日益激化。旗帜派日益占上风,人民派领袖持续被解除职务;他们被外派铁幕国家任大使。巴布拉克(Babrak)依苏联指令被派驻捷克斯洛伐克。旗帜派内部也争斗不已。1979年9月10日,阿明(Amin)推翻塔拉基(Taraki)成为总理和阿共总书记。他迅速消灭旗帜派内部的对手,并暗杀了塔拉基。此时苏联已有五千顾问驻阿富汉,和地面部队总司令帕尔洛夫斯基(Ivan Grigorievich Pavlovsky)将军指挥的一支苏军。713
   
   巴布拉克(Babrak)称:15000人死于他的后任塔拉基(Toraki)和阿明(Amin)的清洗。真实的数字至少在四万人以上。国家的全部精英到清洗。在农村共产党用机枪制造恐怖,包括轰炸,导致10万人丧生,50万人流亡海外。(714 )
   
   1979年秋整个阿富汉陷入内战。尽管残暴镇压,共产党政权仍无法在农村地区行使其权力,于是被迫再度求助于苏联。这次援助超出了阿明(Amin)政府的期望。于是阿明总统开始疏远莫斯科,增加与不受苏联直接影响的国家,甚至美国接触(他年青时曾在美国留学)。1979年12月12日,苏共中央政治局批准了干预计划。12月25日,代号333的行动风暴正式启动,苏军越过边境进入阿富汉。依前克格勃官员称:“进攻总统府,暗杀阿明总统和任何证人,知情者。在阿明总统死前,予他退休并接受丰厚的退休金的机会,但阿明拒绝,于是被暗杀,并由卡马尔(Babrak Karmal)取代出任总统。新政府在苏联通过广播宣布成立。此时,阿明尚未被处决。714
   
   1989年纳吉布拉(Mohammed Najibullah)成为阿富汉国家领导人后,启动国家统一和类似于哥尔巴乔夫的改革。1989年苏联政府以军事技术方式提供250万卢布援助,随后另外提供了价值14亿卢布的武器。1991年底苏联解体后,军事援助停止,纳吉布拉政府随即跨台。
   
   苏军在阿富汉实行全面战争与焦土战略恐怖策略,而在阿共手中并非直接受苏军控制地区的阿富汉人则实行传统方式的恐怖政策。(715)对于任何真实或想象的对手均实行系统灭绝。AGSA保护阿富汉利益组织。迅速演变成各种化身,先变成国家情报部,后变成国家安全部,秘密警察组织,其财政和顾问均直接依赖克格勃。这种政府恐怖主义实践,理论上直到1989年苏军撤离时,实践中则直到1992年纳吉布拉政府跨台时才终止。715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