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郭国汀律师专栏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郭国汀编译[1]
   
   南郭点评:共产党政权皆源于马列主义。既有以苏联为首的正宗欧式共产党政权,也有以中共为代表的亚洲共产党暴政;亦有非洲埃塞俄比亚,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版本,还有古巴、尼加拉瓜、秘鲁拉丁美洲版本的共产暴政。总体上言,拉丁美洲的共产党政权相对杀人较少,但其性质,统治模式,危害则如出一辄。

   
   共产党政权全部是由一小撮极左邪恶的知识人,受马克思列宁似是而非的共产主义歪理邪说迷惑,初时怀抱战天斗地,改天换地的狂热激情,用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以人民的名义,不惜牺牲千百万工农及普通平民和广知识分子最宝贵的生命,践踏人类千百年来积累的一切人类文明成果,毁灭人类社会一切伦理道德,狂想人为创制共产主义新人,因而它们全部不将人当成人,而是当成可以随心所欲屠杀毁灭的垃圾及害虫;是故,凡是共产党必定杀人如麻,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而且全世界所有的共产党,无论对内还是对外,全部采用纯属黑社会流氓强盗的分脏竟争模式,完全不懂或故意毁弃人类文明社会的最高价值之一:公平竟争,人人遵守公平游戏规则。因此,它们必定首先杀戮一切反对派,然后杀尽党内异议或反对派,继而杀光社会上的其它团体及任何异议人士,最终胜出者,一定是最厚黑的黑心烂肝毫无人性之辈执撑共产党政权的大权;对其撑控下的人民实行超法西斯的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统治,以实现独裁独占全部国家政治权力,达到独占国家一切经济成果的最终目的。
   
   这一切其实是人的自私贪婪的天性(原罪)的逻辑结果。正由于西方传统长期层出不穷的政治思想大家,对人性与政治经济制度之间相互关系的研究探讨争辩实践,远比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其他文明先进,因而西方政治法律界早已找到解决人性,在不受限制的权力的腐蚀下必然变质或恶性膨胀的有效方法与可操作性强的程序和制度:限制当权者的权力,将国王(当权者)锁进法治的牢笼内;政府权力的三权分立理论,亦即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相互制约、制衡的政治设计和按排,使得任何人的权力欲望,政治雄心及自私贪婪均得到有效制约与限制,从而真实有效地保障了每个公民最根本的权益。
   
   国际共运史的史实无可辩驳地证明一个真理:所有的共产党都是极端自私自利,残暴无耻,虚伪至极,杀人如麻,抢劫成性,道德沦丧,毫无人性,充满兽性;纯属依靠暴力,欺骗,封锁信息,和恐怖维持其一党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正如斯大林承认的那样:“共产党党国体制能够生存,唯有对其人民,包括高级官员完全与世隔绝才有可能”。[2]无论朝鲜与古巴或是中国,越南和老挝之所以还在苟延残喘,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正是严密封锁一切信息并用虚假信息误导欺骗公众。一旦广大人民不再受骗,拒绝谎言,只说真话,勇于争已之正当合法权益之日,即是共产党政权彻底跨台之时!正是在此意义上,我曾反复强调法轮功精神运动,讲真相运动,三退运动,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弘杨神韵文化,突破网络封锁运动,及广大信众不屈不挠,英勇顽强,坚韧不拔,正在进行的真正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运动,对即将来临的中国自由法治人权宪政民主共和大业功不可没!
   
   2010年2月21日第207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运动日
   
   
   
   尼加拉瓜自1930年始受索縻佐(Somoza)家族统治。1962年以假选举的方式迪柏乐(Amastasio Somoza Debayle)将军被“选”为总统。皇家拥有全国25%最肥沃的土地和大多数烟草,糖,大米和咖啡种植园,及相当数量的国有工厂。1961年成立了尼加拉瓜民族解放阵线(简称解放阵线亦即尼加拉瓜共产党),尽管受到多项毁灭性失败,在古巴和朝鲜的支持下,解放阵线仍然存在。1967年首都蒙那瓜(Monagua)发生暴乱,政府军镇压,枪杀了700余人,暴街头,使得人民开始支持解放阵线。1978年自由报纸老板切靡罗(Pedro Joaquin Chamorro),及另一反该家族的民族阵线领导人被暗杀后,解放阵线开始游击战。由此内战暴发。
   
   1978年2月21日日Masaya 城起义。8月游击队领导人帕斯托拉(Eden Pastora )占领蒙那瓜(Managua)总统府,捕1200人为人质,政府被迫释放了数十名民族解放阵线领导人,以换取人质。9月政府军在收回Esteli的激烈巷战中,屠杀了好些人,并用燃烧弹轰炸该城,结果16万人亡Costa Rica。 1979年4月Estala和Leon两城再度起义,6月解放阵线占领越来越广大的农村,逐渐逼近首都蒙那瓜(Monagua)市郊。1979年7月17日,业已丧失国际支持的独裁者被迫离尼加拉瓜。内战期间25000至30000人丧生,解放阵线称五万人丧生。300万人口付出的代价未免过重。(666)
   
   解放阵线是由冯塞卡(Fonseca)和博格(Borge)发起,两人政治观念有所不同,前者崇拜卡斯特罗,后者推崇毛泽东。多年后形成三股政治力量:持久人民战争派(毛派),主张通过农村包围城市;马列无产阶级革命派,寻求萌芽无产阶级的支持;特色里斯塔(Fonseca Tercerista)派是马克思异议民主派,主张通过与非马克思主义者联盟,组建城市游击队,发动群众起义(帕斯托拉Pastora ), 欧特加(Ortega)初时亦属此派,后来他转变成马列派)
   
   1977年在数个尼加拉瓜城市有组织的起义,在皇家卫队和索靡佐(Somoza)空军的联合打击下,帕斯托拉(Pastora )和欧特加(Ortega)只得避难丛林。1981年起义遍及全国,帕斯托拉(Pastora)率军攻占议会和国会,并解放了博格(Tomas Borge)及其他所有的政治犯。1979年7月解放阵线胜利后,帕斯托拉(Pastora)任内务部副部长,而欧特加(Ortega)被选为总统。他极亲古巴,允许古巴军事顾问和国际主义者大量拥入首都Monagua。帕斯托拉(Pastora)致力于宪政议会民主,两人因此日益分道。1981年6月帕斯托拉辞职后在南方组建军事抵抗力量。
   
   国家重建军人执政团,由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民主人士和中间人士组成。该军人执政团提出一项15点计划,建立一个全民公投,自由,多政党的民主政体。同时行政权保留在该军人执政团,随即军人执政团被解放阵线控制。
   
   执政团承认与古巴的特殊关系,但不排除与西方国家参与国家重建计划。内战造成了八亿美元财产和基础设施损失。但民主派很快即被边沿化。1980年数个民主人士因不满行政权被解放阵线独裁控制而辞职。解放阵线牢控的军人执政团,并于政治危机暴发初,成立了秘密警察特务组织。解放阵线将6000名游击队员转成秘密警察,十年后秘警扩大到拥有75000人的部队,对全社会实行无所不在的严密控制。1980年后又将志愿兵役改为义务兵役制,凡17岁月至35岁的男性公民,只有服完兵役后才能升学。
   
   解放阵线实行中央计划经济,迅速推行国有化,国家很快便控制了超过50%所有的生产。共产党政府控制所有的组织、妇女、学生、居民全部被严密控制与监控。工、农及各行业亦然。政党普遍没有真实的自由,媒体被严控审查。16万印地安与西班牙混血儿在前政权时期享受相当大的自治、免税和免兵役等待遇。共产党夺权后不久,即开始侵犯印地安社区。1979年8月一位印地安领袖阿斯德思(Lyster Athders)被捕并于两个月后被杀害; 1981年初,一位全国印地安联盟政治组织的领导人被捕;1981年2月21日,政府军杀害七名Miskito的印地安人,伤17人。1981年12月23日在Leimus政府军屠杀了75名要求支付底薪的矿工,另35人于次日被杀。1982年初,政府军逼迫一万名印地安人内迁,并用粮食作为可怕的武器,7000至15000印地安人被迫避难于洪都拉斯;另14000人被捕入狱。军队时常射杀试图越境亡可可河的印地安人。
   
   共产党的群体屠杀逼迫内迁政策和流亡,造成政治种族灭绝。印地安人被迫组建了两支反抗共产党政府的游击队。内务部长帕斯托拉(Eden Pastora)在部长会议上谴责说:“即便独裁政权也让他们自治!他们可能有所剥削,而你们则要强迫他们变成无产者!”毛派博格总统(Tomas Borge回敬道:“内务部长,革命不能容许例外”!
   
   1982-1987年,共产党政府对印地安人采取强制隔离,暴力打击,毁灭印地安村庄及其生活方式等方法,试图逼迫印地安人就范。整个国家到处发生反抗,新的内战又起,1981年7月9日,帕斯托拉(Pastora)正式与共产党解放阵线决裂,并离开了尼加拉瓜。
   
   南北两支反抗力量主要由前政府官员,真正的自由战士,前解放阵线中的反对集体化者和印地安亡者组成。罗柏洛(Alfonso Robelo)为政治领袖,帕斯托拉(Pastora)为军事领袖。
   
   共产党政权与反抗力量双方均有不少暴行。1984年5月日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九常委之一阿尔斯(Bayardo Arce)发表演说时称:“我们尼加拉瓜政府支持极权主义和马列主义。”
   
   1984年7月尼加拉瓜共产党政府为重建形象,组织了总统选举。保守派侯选人克鲁兹(Arturo Cruz)中途因解放阵线的流氓Turbas使用暴力而被迫退出竞选;故欧特加(Ortega)自然获胜。1985年5月1日始,美国和大多数西欧国家对尼共政权实行经济制裁,50%国民收入被共产党政府用于军费开支,生产全面破坏,到1989年通货膨胀高达36000%,此时尼加拉瓜共党政权采用配给制供应市民。
   
   尼共政府时常采用镇压手段处理反对派。夺权伊始即成立特别法庭处置政治反对派。1979年12月5日第185号法令,专门用于处置前皇家卫队官员及平民军官。上诉审由同一个法院受理。1982年3月15日,尼共政权宣布国家实行军事管制,关闭自由电台,停止结社自由权,限制贸易协会自由,开展反宗教运动,包括Sandinistas和耶和华见证人。
   
   1982年6月,大赦国际估计4000名皇家卫队及数百名政治良心犯被关押;一年后政治犯上升到20000余人。更为惊人的是大量反革命失踪,及在逃亡中被杀。1983年成立专门审理政治案的法庭,法官均由 共产党政权任命,他们多与秘密警察有密切联系,律师多仅作走过场的秀辩;法庭通常接受任何法外允许的有罪证据。该法庭于1988年解散。
   
   1984年共产党在农村兴起逮捕潮。凡是反对党,自由党,社会民主党,基督教民主党,联合党的党员皆被捕,且不可能上诉。秘密警察有权逮捕任何人,无需审判无限期关押。有权采取任何方式拘押,阻止被拘留者会见律师和亲人。
   
   尼共政权迅速创设高效的镇压体制,内务部有15000人的部队,对国家实行全面控制。其中负责监控的国家安全部(DGSE)是由古巴和东德的专家帮助建立,拥有一支75000人的秘警部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