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韩寒的江湖》
   
    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
   

     却说某年某月,七侠镇忽然办了个作文大赛。一个唤作韩寒的后生小子不经意间夺了个魁首,于是一举成名,而且名动了江湖。
   
     这韩寒少年情怀,飞扬佻脱;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有一日便对华山派的剑宗、气宗略作评论,不料这一下便惹下了天大的麻烦,沸沸扬扬,天下大哗,几乎把江湖一撕两半。
   
     一派当然以岳不群、左冷禅等一代宗师担纲领军,忿忿斥责:韩寒何许人也?黄口小儿竟然欺师灭祖、蔑视武林,毁我人伦,败我朝纲。呀呀呸!
   
     更有星宿派等武林同道议论纷纷:想这韩寒,一定是自己以为了得,或者简直就是自己想做了这千秋万代的武林盟主,不然何以如此口出狂言?
   
     议论纵然风生水起、如火如荼,只说得唇干舌燥,口吐白沫,但是却没有一人下场和韩寒单挑一个回合,切磋一番剑宗、气宗的孰是孰非、孰优孰劣。
   
     江湖就是江湖,便另有不少武林后起之秀,譬如屁股向后平沙落雁诸君,却将韩寒视为帮主,纳头便拜。哇哈哈,平生不识小韩寒,便是英雄也枉然。全然不顾韩寒到底说了甚么,竟然把重振武林、一统江湖或者其它什么的大纛硬要韩寒抗上。
   
     好在这韩寒倒也稳得住,该出书便出书,该写博便写博,该吃饭便吃饭、该赛车便赛车,并不因为这江湖虚名便心浮气躁。任由这两帮人马吵得前仰后合,甚嚣尘上。
   
     若是韩寒误着了这千百年来的江湖俗套,却叫韩寒怎生将息?
   
   《啼笑皆非说“常识”》
   
     一直是个常识论者,以为世界上的事情只要常识加上逻辑,总归会弄得清的。
   
     却说那一年,在北京置了一个小四合院宅子,司马北君要借用拍专题《神功内幕》,向伪科学挑战。当时听了很不以为然,觉得根本不值一哂。这些东西只要常识加逻辑就足以应付了,哪里需要这么大动干戈?事实证明自己错了,司马北也错了,不但常识没用,逻辑没用,就是专题片也没用。伪科学变本加厉,照样大行其事。
   
     后来,一件件事情经历过来,几年间在网上吵吵闹闹,不管是政治、人文、科学、艺术、吃饭、穿衣,等等等等,慢慢就领悟到酱缸文化的博大精深,常识和逻辑是一点用也没有的。人们只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
   
     韩寒说,世界上有两种逻辑,一种是世界的,一种是中国的。看来韩寒也是个中人,才能说出这种道理来。
   
     而逻辑,其实也是建立在常识之上的,所以,归根结底,也就是常识也是多种多样、唾手可得、随心所欲的。
   
     忽然又见格非也在说常识,不由便啼笑皆非。最大的常识就是世上并没有常识啊。
   
     诸君若是有兴趣抬杠,不妨一试,说一个人文常识,在下一般能回答一个或N个非常识的常识。当然,结论和条件互相证明的除外。
   
(2010/02/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