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藏人主张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安乐业: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首发稿)
   
   

   文章摘要: 笔者比较纳闷的是胡温政府为何大骂特骂所谓“坚决反对西藏问题国际化”的同时,又公开默认“四方会谈”或“五方会谈”?
   
   
   作者 : 安乐业,
   
   
   發表時間:2/5/2010 (《自由圣火》
   
   从历次藏中谈判的角度看,藏方谈判人员的身份发生了变化,比如从1979年到1987年之间的藏方谈判人员基本上属于清一色的藏人(即藏籍难民)。于1989年藏中双方就为了谈判中该不该参与西藏流亡政府国际法顾问荷兰籍范普拉赫先生而中断了接触,但是,从2002年开始,西藏流亡政府派往中国的谈判队伍中少不了美籍藏人,欧洲籍藏人和藏籍印度难民等。这次第九轮谈判队伍中又出现了澳洲籍藏人,因此,这个跨国谈判队伍不仅代表了达赖喇嘛领导的西藏流亡政府,而且还代表着各自属于的国家和大洲,所以,每次谈判人员的变化而形成了“四方会谈”或“五方会谈”等不一样的局面。一方面,从2002年到至今的藏中谈判丝毫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另一方面,由于藏方谈判人员的特殊身份直接决定了藏中谈判在国际棋局中的多样性地位。笔者比较纳闷的是胡温政府为何大骂特骂所谓“坚决反对西藏问题国际化”的同时,又公开默认“四方会谈”或“五方会谈”?
   
   虽然在藏中谈判的过程中西藏问题的地位得到了巩固,但是,藏中谈判另一面的阴影笼罩着整个过程,还有一种准备吞下一切的架势。如同笔者曾撰文阐述过那样,从2006年8月“藏人斯塔先生在封杀言论自由风波中代替朱维群( 统战部) 副部长位置一事,更是今后北京向国际社会表演‘藏人对藏人谈判无进展假象’拉开了序幕。从中国本土文化的角度讲,这个策略叫做‘以毒攻毒’,也可以称之为掩盖世人耳目的‘声东击西’计谋。”
   
    这次藏中谈判的结果应验了笔者的以上推测,如“朱维群介绍,2010年1月26日至31日,达赖喇嘛私人代表甲日·洛迪、格桑坚赞等一行5人回国。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部长杜青林接见了他们。朱维群、斯塔和尼玛次仁同他们进行了一整天谈话。此外,还安排他们到湖南参观。… …并着重从四个方面对达赖喇嘛提出要求,即:国家利益不容侵犯,宪法准则不容践踏,民族尊严不容诋毁,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不容背离。… …上次接谈时甲日一行递交了一份所谓‘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我们对此进行了严厉批驳。这次他们又递交了一份‘对备忘录的阐释’,对‘备忘录’不作只字修改,不作任何退让,特别是继续坚持‘西藏流亡政府是西藏人民利益的代表’,‘达赖喇嘛是西藏人民合法代表’,声称要同我们讨论‘西藏问题’。对此我们严肃指出,代表西藏人民的只能是中国中央政府及其领导下的西藏自治区政府,甲日一行没有同我们讨论西藏自治区事务的任何合法身份。他们只是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要谈的只能是达赖喇嘛个人最多加上周围一些人的前途问题,也就是达赖喇嘛如何放弃一切分裂祖国的言行,取信于中央,取得全国人民的谅解。他们应该做的是改正错误,而不是重抄‘备忘录’那些已经被驳回的内容,搞什么故弄玄虚的‘阐释’。 ”
   
   为什么藏方的要求一落千丈呢? 因为,每次谈判队伍前往北京之后,美国和欧盟先后发表声明支持达赖喇嘛特使和中国政府的接触而酝酿了“他们只是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要谈的只能是达赖喇嘛个人最多加上周围一些人的前途问题,也就是达赖喇嘛如何放弃一切分裂祖国的言行,取信于中央,取得全国人民的谅解。” 这个手段叫“耍你没有商量”,又是中国政治史上的尖端计谋之一。谁想改变这个局面,笔者曾建议国际社会以及各援藏团体和个人,本着地球村利益均衡、人类得以相对幸福的愿望,应当敦促各国在西藏问题解决之前承认西藏流亡政府,并在西藏问题谈判业已谈出实质性结果之后,各国可以收回对西藏流亡政府的承认。这恰恰是推动西藏问题最终获得解决的最佳举措之一。因此,藏方代表不应该急功近利,比如“特使声明”中说“第五次西藏工作会议强调的很多议题都与我们在《全体藏人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意见》中提出的藏人要求接近。” 相反,第五次西藏工作会议中除了西藏“会议还对加快四川、云南、甘肃、青海省藏区经济社会发展作出全面部署。” 应当属于“全藏零八抗争”的结果,非西藏流亡政府和谈小组的成绩。
   
   还有人们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每次藏中谈判前,北京专门藏方代表安排限期游山玩水,然后,让他们回到北京之后开始谈判,因此,引起了人们的各种猜测。为何不能先谈判后游山玩水?或者说干脆不去游山玩水?一些研究西藏问题的人士认为藏方非常被动没法决绝,又一些持反对态度的人士认为这帮人很贪玩。不过,第9轮藏中谈判的声明中澄清了为何谈判前游山玩水的谜底,即“我们于2010年1月26日抵达湖南省省会长沙,在湖南进行行程之前,我们正式向中央统战部递交了与《有关全体藏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意见》有关的七点阐释。这份自治意见是我们在2008年11月第八轮会谈时提交的。” 这就说明了每次谈判前,藏方必须要向中方告诉谈判的内容或提交书面材料,然后中方需要召开包括专家在内的高层会议商讨如何回绝每次的谈判内容,所以,就形成了每次谈判前藏方代表必须游山玩水的惯例。但是,谁也至今不清楚前7轮谈判中提交的口头或书面材料是什么呢?又哪些高人指点中方的迷津?
   
   笔者有幸在达兰萨拉接听过藏中谈判的一些录音带,其中,相互翻译之相差令人难以置信,难怪第四轮谈判之前未能说清楚“自由”(freedom )和“独立”(Independent )的区别,但是,参与翻译的中方相关人士向外界透露,身为达赖喇嘛的特使甲日先生拒绝了中方安排的翻译人员。这位翻译人员觉得这帮人根本不懂得西藏,因此,他们惧怕老底戳穿。这是否是真的?笔者不敢肯定,但是,不得不说这又是一个谜,因为,这牵涉到很多层面,只有藏中双方代表团能够澄清是非曲直。
   
   2010年2月4日于悉尼完稿。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2010/02/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