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藏人主张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国际声援
·藏中台作家学者联名抗议拘捕多名僧人
维护藏语动态
·藏人学生游行抗议教改计划
·短评藏人学生抗议教改弃藏语
·300名藏人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
·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关于青海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
·第一个挺藏文的中国大陆人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印度也行动起来保护藏语
·青海省藏区戒备森严
·达赖喇嘛批评中国对藏语的限制
·从禁止藏语教学说起
藏人诗抄
·桑秀吉:央金玛【藏人诗抄(一)】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藏区十大骗子
·
·
·
藏东玉树地震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疗伤,从玉树开始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当代西藏名家联名哀悼玉树地震
·同胞啊,请祥和地离开!
·玉树地震 中共恐惧信仰感召力
·中共军队“救灾”真相
·玉树灾区僧人朝拜哀悼地震遇难同胞的一天
·东赛谈学懂事件和救灾去向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西藏问题”和两种自治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梵蒂冈模式解决西藏问题”与统战部回应
·四条新闻能否说明西藏近况?
·论西藏独立再访西姆拉
·西藏问题包括环境问题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阿沛.阿旺晉美的悲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统战学者看西藏问题
·西藏流亡民主挑戰中國
·俄學者出書見證西藏獨立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公告
·加专家呼吁各国联手规范网络行为
·俄羅斯願調解中國與西藏之間
·草原遭鼠害危及黃河生態
·外媒熱議中國在西藏大修水利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美印结为战略伙伴使中国难堪?
·舟曲县洪水泥石流灾害原因初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以事实证明西藏的真相》
   
   西藏流亡政府
   
   

   
   五、人权
   
   概论
   死于监狱和劳改营的藏人
   目前的西藏人权状况
   随意逮捕、禁见、 ?失踪 等
   酷刑
   不依法运作
   行动自由
   国际社会对西藏人权的关注
   政府与议会的支持
   西藏问题在联合国的讨论
   所谓“政权属于人民"是欺世谎言
   
   --------------------------------------------------------------------------------
   
   概论
    由于中国对西藏的侵略,造成了约一百二十万西藏人死于非命。至少在每家每户,几乎都有亲人被捕或杀死。阿沛 晋美指出:“公历一九五九年和一九六九年分别对西藏进行镇压时,几乎没有一户没有遭受过冲击的家庭。"由此揭穿了中国所谓将最黑暗、最野蛮、最残暴的旧西藏进行了民主改革的谎言。
    历史上的西藏独立时期,西藏社会虽非人间天堂,但也不是如现在般令人恐怖的社会。例如:以前被称为两座最大监狱的是拉萨郎孜厦和雪监狱,各监狱关押的犯人最多时也不过三十余人。而中国侵入西藏後,却将西藏变成了监狱与劳该营遍布的世界。有时,在犯人过多而难于收拾时,为了管理的方便,有过成批枪杀犯人的事情。
    所谓“ 中国解放西藏後,西藏人民享受著前所未有的幸福生活" 之说法,我们不妨分析一下看看究竟是不是那麽一回事。
    从公历一九五九年到一九七九年间,中国对西藏的屠杀和破坏。 中文版《西藏自治区概况》一书第 565页,记述了从公元一九五零年十月一日到二十五日间,中国军队在西藏东部地区消灭五千七百余名西藏军队并俘获两千余人的情况。
    另外,在许多书籍中对西藏人被集体屠杀和残酷折磨、炮击和轰炸寺庙村镇,毁坏草场等情况多有记载。例如:由国际法律专家协会于公历一九六零年写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书中对上述情况做了一定程度的叙述。
    在中国军队的机密文件《第十一师的总结》中记录了从公历一九五二年到一九五八年间,该师在安多甘南地区即平息叛乱九百九十六起,消灭一万余西藏人的情况。
    安多果洛地区,公历一九五六年有人口十三万余。到公历一九六三年却反剩六万余人。(见《中国之春》中文版, 1986年 6月号)
    公历一九八七年三月二十八日,班禅大师在北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次会议上就西藏问题指出:“果洛州在杀死了许多人以後,将尸体从山上滚到山脚埋好已挖好的坑内,然後,军队以`庆祝消灭叛匪'的名义,强逼死者亲属在上面跳舞,随後,又将全部亲属用机枪扫射杀死。如此对康、安多地区的人民实施前所未有的压迫与残害,以及将西藏人十个、二十个地成批屠杀所造成的仇恨依然被西藏人所牢记。"
    公历一九五九年三月十日,对西藏拉萨人民的反抗运动进行镇压,在短短的两、三天之内,就有约一万到一万五千人被打死。
    西藏军区政治委员会的一份公元一九六零年机密文件中,记叙了从公历一九五九年三月到一九六零年十月间,仅仅在西藏中部卫藏地区就消灭八万七千名西藏人的情况。
    在西藏流亡政府的统计文件中,从公历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七九年间,由于中国的残酷统治,造成了一百二十余万西藏人的丧身。
   
   死 因
    卫藏地区
    康
    安多
    总计
   
   狱中致死
    93560
    64877
    14784
    173221
   
   被枪决
    28267
    32266
    96225
    156758
   
   死于战场
    143253
    240410
    49042
    432705
   
   死于饥饿
    131072
    89916
    121982
    342970
   
   被逼自杀
    3375
    3952
    1675
    9002
   
   批门致死
    27951
    48840
    15940
    92731
   
   总 计
    427478
    480261
    299648
    1207387
   
   
   
   
   
   死于监狱、劳改营的西藏人
   
    根据从监狱或劳改营中幸存藏人的报告:在整个西藏犯人中,约有百分之七十的犯人死于狱中。例如:在北方茶卡,即西藏北方荒无人烟区,中国人在那儿修建了五座监狱,将一万余名西藏犯人赶到这儿开采硼砂。据其後的幸存者证实,由于饥渴和繁重的劳役,加上无休止的折磨和虐待,造成几乎每日都有十至三十人的死亡,一年之内。即有八千余名犯人死去。再如以强逼西藏人服苦役而建成的、现在却被说成是由中国解放军修建的纳金水电厂为例。当时,在众目睽睽之下,几乎每天都有三至四个犯人的尸体被抛入河流或进行火化。康定铅矿工人,雅荣(新龙)的阿妈阿德指出:仅公历一九六零年到一九六二年间,就有一万两千零十九名西藏犯人死于开采铅矿的苦役中。
   
   
   
   目前的西藏人权问题
   
    公历一九七六年九月,毛泽东死後,中国的政策发生了变化,即在经济上放松和实行开放。对待政治犯也比较以往稍有改善,但是除经济上的放松或开放,对西藏的政治、自由等方面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公历一九八二年五月,将进行政治活动的一百一十五名西藏人以走私或刑事犯罪等罪名逮捕。其後又有许多人被逮捕。公历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底,仅在拉萨市区的监狱中,即关押著七百五十余名政治犯,公历一九八七年九月二十日,二百余名拉萨群众进行示威游行,其後的十月一日和一九八八年三月五日,前後连续发生的游行示威中,中国军警开枪镇压,不仅打死打伤许多西藏示威者,而且还逮捕了两千余名西藏人。
    据 UPI新闻社于公历一九八八年七月二十日报道:中国官员乔石于公历一九八八年七月到所谓的“西藏自治区"视察时,宣布要对反抗中国统治的西藏人毫不心慈手软地进行严厉打击。其後,该项政策马上得到贯彻。公历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日,在大昭寺前的广场上,中国政府对西藏人和平抗议运动进行镇压时,其经过为当时在场的荷兰籍女士科端斯扎(音)所亲眼见到。她说:“当时军警没有 进行任何的警告便向人群肆意扫射。她在逃跑时手臂被击中。"一位西方国家的记者指出:“中国军警明确地得到了要杀死藏人的命令,不管怎样,在当时的镇压中至少有十五名西藏人被打死,一百五十余人受伤,许多人被 逮捕。"?
    从公历一九八九年三月五日开始,连续三天在拉萨发生示威游行,当示威者高举西藏国旗,高呼西藏独立的口号时,中国人再次武力镇压并向西藏人的住宅开枪射击,据人们估计:当时约有八十至四百人丧生,而中国却声称只有十一人死亡。另据当时在西藏的中国记者唐达先所说:当时的 镇压使四百余西藏人被集体屠杀,几千人受伤,三千余人被逮捕。
    公历一九八九年三月七日晚:国务院发布了拉萨戒严的命令。公历一九九零年五月一日宣布解严,国务院虽宣布解除戒严,但是,公历一九九一年七月澳大利亚官方的人权代表在去拉萨视察後明确指出:“公历一九九零年虽解除了军事戒严,但那只是名义上的,事实上军事戒严仍在实施之中。"国际大赦 组织在公历一九九一年的年结中,不仅作出了类似上述的说明,而且还指出武装警察无限止地掌握著随心所欲地逮捕和监禁西藏人的权力。
    为了使所谓解放西藏四十周年的仪式能够顺利进行,于公历一九九零年五月十日将一百四十六名西藏人以各种罪名逮捕,随後召开所谓公判大会,并就逮捕事项进行公布。而在真正“庆祝"的那天,却在拉萨采取极为严厉的管制措施。 公历一九九二年二月又突然 展开镇压行动,每队十人的中国武装军警同时闯入拉萨各居民的住宅,并将守藏有达赖喇嘛的照片,语录或讲经之书籍、录音带的二百余名西藏人以这些守藏物是要颠覆国家为名予以逮捕。
    中国政府 虽如此不断地进行残酷的武装镇压,但西藏人从公历一九八七年开始的和平抗议运动却从未间断过。据现有的材料:从公历一九八七年九月到一九九二年之间,在整个西藏范围内发生的和平示威游行至少有一百五十多次,对持不同政见者和未经法律程序而随意逮捕或监禁的政治犯进行各种各样的虐待和折磨以及判处死刑或非法处决等情况已成为国际大赫组织关心西藏人权问题时,经常考虑或注意到的。
    有关中国在西藏实施的宪法或法律条款中,不仅限制了基本的人权,而且没有按照国际法原则保障人权等情况,在国际大赦组织于公历一九九二年一月出版的“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西藏状况的忧虑"中均做了描述。
    设在美国的亚洲观察组织于公历一九九零年五月写的《残暴的镇压与西藏人权》的报告中指出:“西藏和平示威者,持不同政见者等凡对中国统治表示不满者,中国统治者一概认为这些是在进行违法的分裂活动,进而不断加强武力镇压。中国人在毫无仁慈地进行镇压,在西藏已是经常实施的一个行为。"
    中国在西藏的践踏人权行为是一个普遍的问题,根据确凿 的情况,中国违背了包括自己在内与各国协商通过的国际法,例如,违背联合国的《禁止酷刑公约》以及《国际人权宪章》等等。
   
   
   
   随意逮捕、不准与外界接触的拘押、失踪 、未经审判程序的处决等
   
    在国际大赦 组织于公历一九九零年的工作总结中可以看到许多有关由于随意逮捕、关押而不让外人接触,从而使许多西藏人去向不明或当场被处死的证据材料。在该总结中还记录了公历一九八九年三月拉萨戒严以後将千余名与中国持不同政见者为主的西藏人逮捕,并将其中的一些人不经任何审判程序使随即处死等情况,以及仅仅在公历一九八九年一年之内,就不间断的任意逮捕或不经任何审理以证明罪行而长期关押等无视践踏人权行为的情况。
    在中国统治下的西藏,任何犯人都根本无权询问自己被逮捕的原因,审理地点 ,以及被告在法律上的权益等等。(逮捕时)出示法律机关签署的逮捕证的情况极为罕见,即使有逮捕证亦不出示。
    西藏人的任何行为都有可能成为逮捕和监押的原因:与外国人交谈;张贴标语;颂唱爱国歌曲;收听或观看有《达赖喇嘛自传》 、讲经或教诲的录音、录像带;收集和平示威中自己同胞的伤亡情况;在十月一日,红色中国政权建立日,仅因提示朋友“要穿藏装",即以“施展阴谋"的罪名而被逮捕关押。不准西藏人与外人接触并拘押是一个极为平常的、司空见惯的现象。寻找被拘押者的关押地点或下落就完全是依赖于其亲属的努力。(见一九九一年伦敦出版的《对龙的迎战:西藏人权》第 33页)。
    对被监禁的人,在几天,几个月,乃至几年以後才会说明逮捕的有关情况。由于这些人员是被非法监押,所以,在开始阶段,对其亲属就监押一事是不做任何说明的。
   
   
   
   酷 刑
   
    审讯犯人时实施酷刑,已是相沿已久的一个普遍的问题,中国于公历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在《禁止酷刑公约》上签字。从公历一九八八年以後,虽然该公约似乎要在中国正式实施。但对无视或践踏西藏人权的现象并没有任何的改变。据在监狱中亲身经验过虐待的人士所言,(中国军警)不仅使用电棒、拳打脚踢,使用枪托和铁棍击打,而且,总是顺手使用手中的任何武器,或利用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刑具实施酷刑。用烟头烫,让电流通过人身,放狗咬,尤其向女性的阴道捅电棒等,用这些惨无人道、无所不用其极的残酷虐待强逼犯人“招供"罪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