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藏人主张
·必由之路(罕见评论)
·中国呼唤大政变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 中共少數民族和香港政策的失敗
·《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李光耀的光亮与阴影
·令完成能否成为国际情报界宠儿?
·美國智庫預測中共將垮台
·羊年拍蒼蠅可能暗示反腐將適可而止 
·尼日利亚大选令中国人羞愧
·习近平政府发明了“胡子狱”
·中國大舉招攬「婉君」伸出魔爪染紅校園
·中共地方債務的變臉戲法
·警惕中共重振的“告密文化”!
·袁教授新书发表会新闻稿
·丟失旎甑臅r代
·周永康罪名减轻之因
·中國經濟下滑與股市瘋漲相背的原因 
·對壘與合作共存的中美關係
·現代中國歷史應被稱為「紅禍
·中国的政治体制与困境
·美专家说普京和习近平不懂软实力
·中國的政治氣氛極端惡化
·陈光诚回忆录《赤脚律师》在美发布
·日本出雲中國哀鳴!
·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新階段制衡中共
·网络安全是美国最大威胁
·中共加强靠“洋五毛”外宣
·转基因黄金大米引起争议
· 袁紅冰:妖言惑眾
·「入島、入戶、入腦、入心」的憂慮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袁紅冰見證中共血腥大屠殺
·寄贈《決戰2016》給台灣八大節目主持人和十二大 “名嘴”
·黨國斂屍人馬英九魔咒的效應
·
· 習近平和中共“太子黨”
·中共精神大分裂
·作家袁紅冰批老K終將泡沫化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以事实证明西藏的真相》
   西藏流亡政府
   
   
   

   十、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概要 ◦核武基地 ◦综述
   --------------------------------------------------------------------------------
   
   
   概 要
    公历一九四九年,中国解放军的先遣部队开始进入西藏地区。公历一九五零年春,解放军第十八军进入西藏东部康定和西藏东北部安多地区,第十四军进入西藏东南的德钦地区。在侵占了康和安多等地後,于公历一九五一年九月九日第十八军的先遣部队进入拉萨。同年十月二十七日其它部队也到达拉萨。这是中国在西藏展开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开始时的情景。
   
   
   军事基地的建立
    到公历一九八六年以前,中国将其统治的地区划为十一个军区,西藏被划归其中的三个大军区所管辖,公历一九八六年,十一大军区被改变成七大军区时,整个西藏又被划归为二个大军区管辖,即:成都军区(西南军区)和兰州军区。
    其中所谓的西藏自治区,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坝藏族自治区,迪庆藏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等属西南军区管辖,其余青海 等所有安多地区属兰州军区管辖。
    据有关的军事专家估计,在西藏境内,驻有约五十万中国军队。在中国的官方文件中虽声称在“西藏自治区"只有四万零三百九十四名解放军。但这并非真实数字。据我们所知,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一地就有为数达二十五万的军队,其中还不包括公历一九六三年新组建的地方部队。
    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有六个军分区。其中包括两个独立陆军师、六个边防团、五个独立边防营、三个炮兵团,三个工程兵团、一个通讯总队、二个通讯团、三个运输团、三个独立运输营以及四个空军机场、两个雷达团、二个师加一个团的准军事部队(地方部队)、一个独立武警师和六个独立武警团,除这些而外,还有属于“第二炮兵"的十二个火箭部队。一般而言,在西藏虽有许多飞机场,但目前正在使用的只有四个。武装警察部队是近期从解放军中组建的。
    中国解放军边防前沿部队驻扎在日土、加莫、仲巴、萨噶、定日、岗巴日、亚东、错那、隆子、察隅等地。中国野战部队则驻扎在日喀则、拉萨、那曲、泽当、浪卡子、江达、林芝、米林、波密(扎木)、邦达、昌都等地、另外,正如在镇压拉萨的示威游行时使用过的那样,驻在四川的第一四九特种空降部队则经常性地被使用著。
    据近期来自中国官方的消息:位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附近的西藏军区总部要搬迁到从拉萨向西十公里处的,通往贡嘎机场的公路旁,这个新的军区所在地连绵 一公里,有四十幢三层楼的建筑,每幢建筑有四十个房间,其面积能够容纳一万五千人。据称:成都军区(西藏军区)的一部也将转移到该地。
    在安多地区,中国最大的兵营在西宁、恰卜恰、格尔木一带,在这三个兵营中,不仅拥有庞大的驻军,而且还有空军等有利条件。格尔木在一段时期是荒无人烟的空旷野地,而现在已成为一个巨大的兵营。该地对西藏和东土耳其斯坦(新疆)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也因此该地不仅有公路和铁路等交通线路,而且还有飞机场。
    在康与安多的阿坝地区,中国的兵营主要在理塘、甘孜、道浮、康定、马尔康等地。在康区的有些地方还有电站和平时不使用的小型机场之类。
   
   
   核武器的基地
    有关在西藏制造核武器和核基地等的消息从各个方面接踵而来。在西藏的扎秀(海晏)和东廓(徨源)两地有著关於建有生产核武器工厂的说法。而这两个地方都位于西藏东北的安多地区。
    在扎秀(海晏)的中国主要的武器研制和武器设计室是六十年代初建立的。据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所写的《核西藏》所记载:核武器设计室位于青海湖附近。其名称为“西北核武器研究与武器设计院第九基地"该基地在整个中国的核基地中是最重要的秘密基地之一。
    目前,该基地还生产军队的常规武器而使其不仅在防卫上极为重要,而且,从公元七十年代开始,亦是中国的研制类似核燃料的中心地区。由此在发展核弹头和放射性武器等研究方面亦被利用。而火箭基地在安多的青海湖地区的南部和那曲地区(其中的主要基地据说在那曲的西北地区)。公历一九七一年向西藏第一次运输核武器并在安多北部的柴达木地区放置等情况在《核西藏》中有清楚记载。中国现有的三百至四百枚核弹头火箭中,一般相信其中有十几枚是布置在西藏的。在西藏土地上的火箭等虽是由牵引汽车运输的,但具体数字和地点仍未能详知。
    在扎秀(海晏)西部中国布置有 DF-4型核导弹发射站。七十年代, 在柴达木建立了核导弹发射站,据消息:在柴达木两处地方的火箭发射场附近有两枚火箭被保存在地下仓库中。在小柴达木也建有部署和发射火箭的 基地。在西藏的另一个导弹基地位于大柴达木东南方向约二百公里的德令哈。在那儿,有 DF-4型火箭和四个发射场地,安多地区火箭部队的总部也在那儿,此外,在安多专门成立的新的核武器集团中,部署有可威胁到美国、欧洲和整个亚洲的射程八千公里的火箭。另有四枚“破坏 CSS-4型火箭"等。
    公历一九八八年九月十六日《人民日报》报道了:中国军队在高原气候条件下,使用在西藏生产的化学武器战之军事训练的情况。
    据公历一九八二年七月三日俄罗斯(前苏联)塔斯社报道:中国为了了解核辐射对西藏地区土著居民能够造成的伤害而在西藏的许多地方进行过试验。
   
   
   
   
   综述
    核武器的试验和使用与西藏人的文化、传统习惯、愿望等是完全相悖 的。达赖喇嘛于公历一九八八年六月十五日在欧洲议会就有关西藏问题提出协议方案时指出:“我国的独特历史和深厚的精神传统使得它特别适合于在亚洲的腹心地区起到一个和平庇护圣地的作用。它作为一个天然的缓卫国有助于维护整个大陆的安定的历史地位可以重新恢复过来。亚洲的和平和安全,以及全世界的和平和安全都可以得到加强。在将来,西藏没有必要再是一个受到武力压迫,生产力得不到发挥和饱受苦难的被占领国家。它可以成为一个人类同自然能够在和谐平衡中相处的自由庇护圣地。一个有助于解决正在折磨全世界很多地区的紧张局势的具有创造力的典范。
   
(2010/02/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