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
藏人主张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達賴喇嘛在三月十五二周年講話
· 达赖喇嘛拒绝挽留坚持退出政坛
·达赖喇嘛再表坚决退出政坛
·達賴喇嘛再次強調退出政壇
·流亡藏人促关注阿坝格尔登寺局势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选出后达赖喇嘛时期的领袖
·流亡藏人为达赖喇嘛新角色作准备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北京奉赠达赖喇嘛生日礼物
·西方綏靖中國
·达赖喇嘛荣获兰托斯人权奖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军警封锁格德寺两周300僧人被捕
·互联网时代藏文遭遇引发的思索
·中国担心展现真实西藏
·近期甘孜发生的系列抗议活动
·又一藏人作家被处徒刑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以事实证明西藏的真相》
   
   西藏流亡政府
   
   

   
   
   
   概论
   在所谓“西藏自治区 "的中国人
   在康区和安多地区的中国人口
   对在藏中国职工的优惠
   为大规模移民西藏而实行开放
   强制避孕及人工流产
   西藏的人口
   总述
   
   --------------------------------------------------------------------------------
   
   概 论
    “侵略者国家向被侵略者国家的土地上移居本国人民的行径,是完全违背国际法的。"(一九四九年,日内瓦第四次大会)。然而,对他国的侵略者和殖民主义者,封建专制者却为了在国外加强自己的力量而仍然继续著无视国际法的行径。
    希特勒曾提出大规模的殖民计划。斯大林在原苏联搞人口迁移所造成的恶果是众所周知的。
    现在,中国正在西藏 实施该殖民政策。这已成为自公元一九四九年中国侵占西藏以来,西藏民族的生死存亡所面临的最大的 威胁。中国政府在向西藏移居大量中国人的同时在西藏又实施大规模的各种名目的强行控制生育的政策。从而阻止西藏民族的人口发展。 中国这种一面向西藏移居中国人,一面又控制西藏民族人口发展的两面人口政策,是一个把西藏人改变成为自己的土地上也无足轻重的少数民族、从而击破西藏人的独立运动之力量的永久危害西藏的政策。正如许多注意到这一切的人士所说:“这是中国灭绝西藏民族的最後方法。"
    向殖民主义是中国的一贯政策: 在中国“ 白皮书" 中声称“还有一个对不了解实际情况的人有极大蛊 惑性的谎言是说汉人大量移民,使西藏的藏族成为少数民族。"然而,大量的证据已不容置疑地表明了中国向西藏大规模移民,从而使西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变成少数民族的事实。
    公历一九五二年,在毛泽东“到西藏去工作的指示"之政策下,中国人开始向西藏殖民,在所谓“西藏自治区人口发展五条计划"中,毛泽东声称:因西藏是一个地广而人口稀少的地区,所以要移民其中,从现在的二、三百万到五、六百万,到以後要超过一千万。(意)(公历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人民日报》)
    公历一九五九年八月二十九日,达赖喇嘛在回答国际法律专家协会的询问时提到:“公历一九五五年,我等还未回拉萨以前(从北京),去拜会刘少奇,刘 对班禅大师说:“ 西藏地广人稀,是可以移居大量汉族的。"在中国刚刚侵占西藏时,中共总理周恩来就说:汉族虽人口众多,经济发达文化进步。但汉族居住的地区已没有象其它兄弟姐妹那样拥有大量可开荒的空地。而且,地下资源也没有其它兄弟民族居住区那样丰富。(大意)
    公历一九八五年,在德里的中国使馆宣布:“不仅仅对西藏,北京政府还将对那些没有许多人或资源不平衡的人口稀少地区进行改造。各地的人民不仅要欢迎前来定居的汉族移居者,而且希望在三十年内使这些地区的人口达六千万。"在该声明中还说:“这只是一个保守的估计,在三十年内,人口发展应不少于一亿人。"(《西方运动》公历一九八五年二月四日公布的德里中国使馆附件二)。
    两年後的一九八七年六月,邓小平承认了鼓励中国人移民西藏的事实。他于六月二十九日会见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时表示:“开发西藏自治区的自然资源,现有二百万人太少,所以我们认识到需要大量汉族的重要性。"(路透社北京一九八七年六月三十日新闻)
   
   在所谓“西藏自治区" 的中国人
    从公历一九八三年开始,对西藏卫(中部)地区的中国人移民的规模日趋扩大。据公历一九八四年北京电台广播:“为帮助发展西藏自治区的建筑工作,从先行的队伍中每天有约六万名职工进藏(该广播未说明这种速度持续了多久),他们已开始了一些基础的工作,逐渐的将开展修建电厂、学校、饭店、文化中心、工厂等的建筑工程……"(一九八八年五月十四日十六时广播)。
    公历一九八八年北京出版的《中国人口》中记载了一九八五年夏季,来自四川省的六万余名中国工人进入“西藏自治区"的情况:公历一九九一年一月二十日至二十七日,《北京评论》宣称自宣布在全国范围内派遣“技术人员"前去西藏建筑工程以来约三十万工人已在做该计划的实施准备。
    公历一九八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印度日报》报道了所谓“西藏自治区"的副主席毛如柏的“在西藏自治区有一百余万(非军事)中国人"的言论。公历一九八五年,仅拉萨一地,即有中国非军人定居者五至六万人,到一九八八年,定居中国人数量增加了两培,这些新的变化对西藏人民带来的困难,即使所谓“西藏自治区"的政府亦承认是事实。 公历一九八九年三月,挂名中国人大副委员长的阿沛阿旺晋美指出:“现在,大量的汉族商人和定居者涌入西藏(仅拉萨一地就有十万余汉族),给当地人民的安宁带来极大的危害。 "
   
   
   
   在康与安多地区的中国 人口
    没有包括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的西藏东部的地区,即被中国政府割裂兼并入中国的甘肃、云南、四川等省份的西藏地区和新成立的所谓青海省等地,这些西藏领土已成为中国人大规模殖民的对象。
    公历一九四九年,中国解放军侵入西藏後,这些地区即有中国移民迁入。公历一九五九年,在西藏首都拉萨成立符合中国意愿的“政府"之时,西藏东部这些地区已处于紧急状态之中。
    从公历一九六二年开始,中国政府让成千上万名贫穷的中国人以工人、工匠、技术人员的名义下移居西藏。使对西藏的殖民政策进一步得到加强。将大量中国人派遣到西藏的行为,西藏人认为这是将西藏中国化的政策和破坏西藏的经济,除此之外,并无其它益处。对此,班禅大师亦指出:“在西藏养活一个汉族的开支可以在中国养活四个人,西藏为什麽要化钱养活他们。输送大量无用人材的政策使西藏受害非浅,开始还只有几千名汉族到来,但现在已是超过许多培了。"
    公历一九九零年,中国第四次进行人口普查时,据说在多康地区有中国人四百九十万七千三百六十九人(包括蒙古 族)。事实上,可以这麽说,每三个人中,统计人册的不超过两人。如此,移居这个地区的中国人口实际上应是七百五十万左右。
   
   
   
   对在藏中国职工的优惠
    中国政府为鼓励中国人移居西藏,对移居西藏者借口“困难地区"而给予许多特殊的利益。从以下言论中可见西藏人所得利益与工种远远逊于中国人所得的利益。中国在申明进藏中国人可以享受有比西藏人更好的工作条件和优良待遇的公告中说:“从先进地区(中国)来的职工无法依靠当地的青稞面和肉类生存,他们需要住所、医院、影剧院、还要为儿童建立学校。"(汪与柏尔合写的《大批贫穷者》,伦敦,一九九一年,第 148页)。
    在西藏的中国职工可拿到高于中国本土百分之八十七的工资,尤其在西藏的时间越长、越能得到高额收入,而且每年的休假时间也比中国本土长,在西藏工作十八个月以後,为了回中国而可得到三个月的休假,在休假期间的开支全数由中国政府承担,在西藏的中国商人不仅可得特殊免税,而且还能获得低息借贷,而西藏人却相反地甚至很难得到允许经商开业的证书。
   
   为大规模移民西藏 而实行开放
    公历一九九二年底,中国政府宣布为了西藏的经济建设而对外实行开放。事实上,所谓“开放"的唯一目的就是为鼓励向西藏的大规模移民。对于大量在中国本土无业的人员、中国政府正在积极地鼓励他们移居“西藏自治区"。在西藏的樟木、澎波、埃玛岗、山南泽当、堆龙德庆、尼木、墨珍嘉麻、工布林芝等地,中国政府正在计划修建新的城镇。由于目前正在兴建的三峡水库计划的影响,将使大量当地居民面临移居问题,这些城镇即为安置这些移民。这点从中国政府近期将藏中交界地区的关卡全数撤除一事即可得到明证。
   
   
   
   强制避孕与人工流产
   
   
    从公历一九八四年开始,中国政府强制实施一对藏族夫妇只能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中国还声称,如该项政策能够完全实施,即可以使自治区的人口数减少百分之十二。对农牧民在执行计划生育时虽称宽大,实际上凡生育第三胎者均被处高达一千三百至三千元人民币的罚款。超过两胎的孩子将得不到粮户本。父母为在职员工者扣除工资的百分之五十,甚至扣发三至六个月工资的现象屡有发生。到目前为止,这些政策的实施仍通过强迫等手段正在不断地得到加强。
    公历一九八七年十一月五日,“西藏自治区"计划生育办公室的领导次仁卓嘎在会议上的 发言中指出:“达到生育年龄的妇女共十万四千零二十四人,其中已婚妇女为七万零二百二十人,在已婚妇女中已有两万两千六百三十四人已实行绝育,占"自治区“妇女总数的百分之三十。从一九八五年开始在农牧区进行计划生育政策和科学避孕知识的宣传以来,农牧区的生儿育女观念和生育率都有新的变化。
    公历一九八六年,林芝、山南、日喀则三个地区的统计数字表明:农牧民的绝育率已达百分之十九。"
    公历一九九零年七月,日喀则民政单位和日喀则市场妇幼保健医院的部分干部前往布穷县的部分边远地区进行“调查"後报告说:已为三百八十七名妇女进行了绝育手术,同时在该市的十个县内进行计划生育的宣传教育工作,使有生育能力的两千四百一十九名妇女中,有一千零九十二名妇女进行了避孕措施。“同样,据山南加查县妇幼保健医院的医生次仁雍仲证实,该县四千余名育龄妇女中,有一千人已进行了避孕措施,七百余人实施了绝育手术。
    在康与安多地区,则展开比这更加残忍的运动。例如:划并到中国甘肃省的“天祝藏族自治县",在公历一九八三年进行绝育手术的两千四百一十五例中,藏族占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二。公历一九八七年,划并到中国四川省的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县,在总共七百六十名妇女中,有六百六十名妇女做了绝育手术。另外,还有部分中国的巡回医疗队前往农牧区,将育龄妇女全数迅速集中後实施各种避孕措施。甚至对孕妇在人工流产的同时进行绝育手术。
    总之,西藏的计划生育工作,视各地有关单位与人员的职责或方法的不同而有所差异,其严重程度亦各有不同。对此,在中国“白皮书"中有如下的解说:“实行计划生育的人仅占西藏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二,在实行计划生育中,始终坚持`宣传为主,自愿为主,服务为主'的原则,制止任何形式的强制性堕胎。"
    这完全是背离事实的解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