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藏人主张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以事实证明西藏的真相》
   
   西藏流亡政府
   
   

   
   一、西藏的地位
   
   概论
   中国入侵前西藏的地位
   与中华民国的关系
   在联合国对西藏问题的讨论
   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的称号与称号的来源
   古代王统史
   西藏与蒙古汗王的关系
   西藏与中国皇帝的关系
   西藏与满清间的关系
   西藏与印度间的关系:
   自决
   总结
   
   --------------------------------------------------------------------------------
   
   概论
   
    当公历一九四九年中国军队侵入西藏时,不管是从国际法的角度,还是根据实际状况,当时的西藏确定无疑地是一个完全独立、自主的国家。对西藏的武装入侵,不仅表现为对一个完全独立之国家的侵略,而且也是违背国际法的行径。直到今天,数万名中国军队仍控制西藏,使其继续处于强权之下。这即是对国际法的违背,也是在践踏人民最基本的独立之权利。
    中国政府在声称对西藏拥有主权时,不是以一九四九年对西藏的侵略和一九五九年对西藏的侵占以及一九五一年在他们的强迫之下被迫签订“十七条协议"等为依据而言的。所谓“主权"的主要依据是历史上的交往关系,特别是蒙古和满清的黄帝与西藏的大喇嘛之间的交往关系以及中国的皇帝与西藏的大喇嘛间所发生的交往等而言的。那是在几百年以前,蒙古的势力膨胀,将大部分亚洲地区和东欧的许多国家并入其统治之下的时期,以及公元十八世纪满清统治中国後,势力扩及包括西藏在内的东亚和中亚时期为依据的。
    在西藏的历史上,蒙古、廓尔喀、满清、印度政府等外国势力曾大小不等地伸入西藏,这是无可争办的事实。同样在历史上,也有过以中国为首的其他有些邻国被纳入西藏势力范围的时期。在世界上,不管任何国家,在其历史上从未遭受外部势力的干涉或影响的情况是极为罕见的。在西藏,凡遭受外国势力的影响或干涉的,不但其力量很小,且时间也都是很短的。特别是西藏与蒙古、满清、中国等的国王之间的交往,即使被认为是具有政治意义的,那也是私人和私人之间的交往。除此之外。绝对不是、也绝无将西藏国家与中国合并或联为一体的含义。
    不管西藏古代的历史是任何地吸引人,中国对西藏进行侵略时,西藏的政治地位应以当时的历史状况、特别是公元一九一一年中国赶走外族的满清皇帝、拥有对自己国家的主权以後,西藏与中国间的关系来决定。
    翻开任何国家的历史资料,其中都能找到一些对某个邻国拥有主权的“证据"。但是,如果以此为依据的话,则从国际法到习惯上都是不予接受的。
    在中国所谓的白皮书中,对一九四九年以前的几十年间的西藏当代史方面只以寥寥数语带过,这点,阅读过白皮书的人们是可以感觉到的。其所以难言之隐是:从公元一九一三年到一九五一年侵占西藏以前,不仅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表明这一时期中国的势力进入过西藏,相反的,却有许多 证据明确证明了西藏作为一个自主独立之国家的事实。这点亦为世界上的法学家和中国与西藏问题的研究者所公认。在国际法学专家委员会的西藏问题法律调查小组所写的《西藏的法律状况之报告》中指出:“从公元一九一三年到公元一九五零年间,西藏具备了按国际法,做为一个独立国家的性质的全部条件,到公元一九五零年止,不仅拥有自己的国民和疆域,而且,也有管理其辖土的政府。这个政府不依赖任何外部的权力而完全自主地行使对全部内政的管理。公历一九一三年到公历一九五零年间,西藏的外交事务均由西藏政府自己决定,与其发生交往的各国亦通过行为实践在事实上将西藏作为一个自主、独立的国家来对待。对此,可以从官方交往的文件中得到证实。"(《西藏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1960年,日内瓦)
    四十年来完全独立地存在这一点,在国际社会中,是完全可以称之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在联合国现有的成员国中,有许多国家也只有类似的历史或甚至比这更短的历史,却做为独立、自主之国家而存在的即是。
    就西藏而言,中国政府为了制造西藏的主权归属于中国的依据,从而将西藏古代历史中的一些片言断语拼凑在一块加以曲解、编造历史。一般而言,为了证明中国在武装入侵西藏时,西藏当时的政治地位而引据古代历史是没有必要的,但由于中国仍不断地在伪造和歪曲西藏的历史,所以,现下面还要将西藏的古代史简要地予以说明。
   
   中国入侵前西藏的地位 (公元 1911   1951年)
   
    公元一九四九年底,中国开始对西藏的武装入侵,根据国际法,当时西藏具备作为独立国家应具有的全部条件是无可置疑的。西藏拥有明确的疆域以及生活在疆域内的国民,具备管理政府和进行外交活动的能力。西藏的国土面积为二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在历史上的各个时期,西藏人为了明确地划分边界而多次进行过战争,签订了许多条约。中国侵入西藏时,西藏拥有六百万左右的人口,那是由具有悠久历史和深奥文化的特殊民族  藏族所组成。西藏民族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周边相邻国家和民族是完全不同的,西藏人民自身并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同样的,中国人亦并不认为西藏民族是中国人,所以,在中国的历史书籍中称西藏人为野蛮人。
    西藏政府常驻地是西藏的首都拉萨。国家元首为达赖喇嘛,下属有管理广大的西藏疆域的以内阁噶厦为主的各级政府行政机构和大会等。
    国家法律是公元七世纪的松赞干布和公元十五世纪的西藏国王帕竹 降曲坚赞,以及公元十七世纪的五世达赖喇嘛和公元二十世纪的十三世达赖喇嘛所颁布的各部法律。由政府任命的法官们负责实施。
    西藏政府进行著税类定额,藏币的制造和发行,印刷邮票和建立邮政以及组建和管理军队等一个政府的全部管理工作。这虽然源于古老的传统,但在当时的状况下是能够发挥其功能的。当然,根据目前世界上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的变化,西藏原有的习惯和制度亦必须予以改变。
    西藏政府的组织并不是一个权力集中的极权制度,而是将权利分配予各地的总管和各县等部门,让他们在一定范围内进行自治。这是由于西藏疆域广大,却又没有现代的通讯工具而造成的。
    西藏的外交亦仅仅局限于相邻的周边国家。西藏与尼泊尔、不丹、锡金、蒙古、中国、印英政府等就经济、文化等方面通行过交往,同时与日本和俄国,也有过一些联系。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西藏持守中立。就此亦明确表明了西藏是自主地行使外交事务的。当时,日本占领了在战争中具有重大意义的缅甸运输纤。为此,英国、美国、中国等为了将军事物资通过西藏运往中国而虽然进行了很大的努力,但由于西藏继续坚持中立的政策,使同盟国只好予以接受和尊重。
    现在,中国虽然声称没有任何国家承认西藏为独立国家。其实,按国际法:承认一个国家为独立国家的方式一般有两种,一是各国公开宣布而承认之;另一种是虽未公开宣布,但通过行为实施,从事实上予以承认。
    两个国家之间签订条约、进行协商或外交等都是等同于承认对方为独立国家的。西藏与蒙古于公元一九一三年签订条约,双方宣布承认对方为独立国家的。尼泊尔则不仅与西藏签订过条约,而且在西藏设立了代表办事处。公元一九四九年,尼泊尔加入联合国时,在证明其为独立国家的条件中,提出他们曾自主地 与西藏、英国、美国、印度、缅甸、法兰西等国进行过外交交往。
    尼泊尔和不丹、英国、中国、印度等在西藏首都拉萨设立了外交代表办事处。在中国的宣传中虽声称他们的代表办事处是国民党的所谓蒙藏委员会的分支机构,但西藏政府始终将其认定为中国的临时代表办事处。该办事处的地位与尼泊尔、英国等政府在拉萨的办事处一样,并无任何特别之处。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代表为寻求西藏政府的协助而前来拉萨时,西藏政府外交部与美国发生外交联系。不仅如此,联合国大会于公历一九五九年、一九六零年、一九六一年、一九六五年等讨论西藏问题时,有许多国家谴责中国政府非法对一完全独立的国家进行侵占。
   
   与中华民国的关系
   
    公历一九一一年到一九四九年是中华民国统治中国时期,他们的政府对西藏问题从无明确的立场。一方面,在中国宪法和对外的文件中声称西藏是中华民国的一个省以及中国五个民族中的一个。另一方面,国民党政府在和西藏政府进行交往时,却又承认西藏不是中华民国的组成部分。
    中国的总统向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通过信函,派遣代表等方法呼吁西藏加入共和的中华民国。同样的呼吁也向尼泊尔政府做出过。但西藏和尼泊尔政府都没有应允加入这个共和国家。中国总统袁世凯第一次向达赖喇嘛发出有关的西藏加入中华民国的信函时,达赖喇嘛在回信中声明而又明确地指出:“中华民国现刚建立,国基尚未牢固,所以,总统的精力应投 放于设法使国家安定等方面。至于我们西藏,由于西藏人完全能够保卫自己,所以,总统在任何时候都不必从遥远的地方为此地分心忧虑。"(国民公报,一九一三年一月六日)
    在所谓“白皮书"中声称“一九一九年,十三世达赖对北京中央政府派出的代表团说:“余亲英非出本性,余誓倾心内向,同谋五族幸福。"事实上,那是一名非官方的中国代表,借向达赖喇嘛献礼为名,其实却提出希望西藏与中国进行商谈的要求。十三世达赖喇嘛不仅没有答应中方要求,而且还指出了即使进行任何的商谈,也都必须是藏、中、英三方代表在一起会晤。在白皮书中还声称,十三世达赖喇嘛对刘曼乡承认西藏为中国领土等,事实上刘是一位汉藏混血的的妇女,她于公元一九三零年以私人身份经批准前来拉萨的。而後她却代表中国总统向达赖喇嘛提出了一些问题。对此,在中国的“白皮书"中,将达赖喇嘛的回答写成是:“吾所最希求者,即中国真正的和平统一。"然而,不仅从无类似的记载,而且,相反地,据公历一九三零年藏历铁马年四月十五日的官方文件却表明:当时十三世达赖喇嘛的回答是:“对西藏政教事业皆有益处的幸福之本是太平,为此,通过协商如逐步签订条约,则定能稳固长久。"另一个提问 是:西藏独立的政治权益应以什麽范围为好?对此,达赖喇嘛回答道:“从此,中藏在盟誓坚贞之施舍关系的基础上,西藏自主独立的权益在维持现有范围的同时,对于在一些时期被占去的部分无可争议的西藏领土,如照旧能够自主自己的土地,则对未来是有益的。"对此,中国所谓的白皮书却谎称达赖喇嘛的回答是:“都是中国领土,何分尔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