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一恶必恶报,善必善报,“有其德者必有其位,有其位者必有其德”(《易传》),人心普遍向善,这是正常、正义的文明社会。

   恶无恶报,善无善报,有其德者无其位,有其位者无其德,人心普遍败坏,善恶不分,这是反常、不义的野蛮社会。

   野蛮黑暗反常不义到了极至,就成丛林。恶反善报,善反恶报,有其德者反遭罪,有其位者多犯罪,人心普遍向恶,以善为耻以恶为荣。

   当然,以上三种社会形态仅为概括性的划分。文明与野蛮与极端野蛮之间,并无鲜明、绝对的分界。古来儒化的王朝都是比较文明的,但也充斥着野蛮的因素,德与位往往不相称,或位高德薄,或德高位低。

   二子曰:“…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论语-泰伯第八》)天下无道,邦有道,指的就是政治野蛮。

   政治有道,个人贫贱是耻辱,无道则富贵为耻辱。反过来,“有道之士”隐退了、贫贱着,就证明天下无道、邦无道。如屈原所叹:“世溷浊而不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楚辞•卜居》)

   不过,屈原也好孔子也好,遇到的还是一般的野蛮,尚非野蛮的极至。到了极至,贤士就不仅仅是贫贱、无名而已了。象秦始皇时代和文革时期的儒士,言论权、隐退权乃至生存权都丧失殆尽。

   自古以来,中国政治和社会的野蛮程度与儒家的“地位”成反比,凡是儒家被轻蔑、被反被灭的朝代,都是黑暗无道的。或者说,社会的文明程度与儒家所受到的尊重成正比,凡是儒化的王朝,政治的文明程度、社会的自由度相对都较高。这是中国的一个政治规律。

   三现在比文革时期算好一点了,但与孔子时代以及历代多数王朝相比仍有相当距离。现在这个社会,当处于野蛮与极端野蛮之间。春秋时代礼崩乐坏,今时今世则连儒家礼乐的残味都早已一丝不剩,要崩也无从崩起呢。

   如果孔子重来,想象当年那样拥有“丧家犬”的自由,不可得也;如果历代大儒复生,想象古代那样拥有传道授业解惑的自由,不可得也。他们的自由和尊严尽管有限,比起东海、比起当今儒家及知识分子来却高得多了。

   说执政党毫无进步逆时而退,当然不是实事求是的说法(从历史的角度看,孔孟以来,中国政治一直在进少退多地逆时而动,绕了一个历史性的大弯子。)但某些儒者要注意了,因现政府对儒家有所尊重就无条件地高度拥护,更不是实事求是负责任的做法。

   别说汉唐宋,更别说尧舜禹汤,中共对儒家的尊重度,比起满清都差得远呢。全面儒化政治儒化中华,任重而道远。2010-2-18东海老人余樟法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0/02/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