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东海一枭(余樟法)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儒家对外道异端政治上很宽容、能尊重,对某些异端思想上不无认同(如古代儒家对道家佛教、新儒家对自由主义等。)但要知道,宽容尊重针对的是人,不是歪理邪说,有所认同的是外道异端中某种合理的成分,不是苟同。

   排异不碍求同,求同不碍排异。

   儒家絶不对丧失自己的原则,放弃仁本的坚持。道统,天下万世安危之所系也,批判异端,是为了维护真理维护正道,启蒙民众包括异端人士。历史上孔子批隐士、孟子辟杨墨、韩愈和宋儒排佛就是典型,在当时都有相当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充分体现了他们浓厚的的社会政治文化历史等责任感。伊川先生说得好:

   “儒者潜心正道,不容有差。其始甚微,其终则不可救。如"师也过,商也不及",于圣人中道,师只是过于厚些,商只是不及些。然而厚则渐至于兼爱,不及则便至于?我。其过不及同出于儒者,其末遂至杨墨。至如杨墨,亦未至于无父无君。孟子推之便至于此,盖其查必至于是也。”(《近思语》)

   明儒吕坤也指出:“异端者,本无不同,而端绪异也。千古以来,惟尧、舜、禹、汤、文、武、孔、孟—脉是正端,千古不异。无论佛、老、庄、列、申、韩、管、商,即伯夷、伊尹、柳下惠,都是异端。子贡、子夏之徒,都流而异端。盖端之初分也,如路之有岐,未分之初都是一处发脚,既出门后,一股向西南走,一股向东南走,走到极处,末路梢头,相去不知几千万里。其始何尝不一本哉?故学问要析同异于毫厘,非是好辨,惧末流之可哀也。”(《呻吟语》)

   思想上弹偏斥小、摧邪显正,理论上的激浊扬清、拨乱反正,来不得丝毫苟且和客气。当然,历代儒家“排异”采取的是摆事实讲道理的方式,是排得仁恕合礼的,不会象法家马家基督教等对异己异议那样,动辄诉诸恶法或暴力,封人之口甚至夺人之命!

   顺及,不少人以传说中孔子对老子的尊重和赞叹来贬低儒家戓试图证明儒出于道,实属妄断。读过《论语》等儒经者不难了解,孔子对隐士和道家是不以为然和持批评态度的。这与他对老子的尊重和赞叹并不矛盾。就象东海对某些自由大侠和革命先烈相当尊重、不无赞叹,但并不意味着我认同他们的思想信仰。

   东海对马克思主义、自由主义及神本主义等各种异端的批判,在精神与孔孟程朱一脉相承,同时自有文化合理性和时代必要性。(合法性就不用讲了,合乎良法也合乎言论自由等普适价值。)奈何人们每以为我好辩好斗,真可谓三寸铁笔无人敌,一片苦心有谁知。

   任何需要依赖各种形式的暴力去维系、保护和推行的思想、主义和信仰,无论怎样冠冕堂皇,都不会是好东西,至少是有大毛病、大缺陷的;同样必须注意,针对异议,任何“武器的批判”都是反文明反道德的。

   对各种异端思想的批判和消除是一个无限漫长的历史过程,不能求成于一时,而且必须坚持言论问题言论解决的原则,以正知正见正理真理引导、转化之。还有,儒家与某些良性的异端完全可以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道并行而不悖”。

   有人说:“既知异端之害,就应彻底革除之。”这就违背了这一文明原则。“彻底革除异端”的行为,其害大矣,这种想法本身就极为异端。在现代社会,专制主义思想是儒家最大的异端。何况异端各种各样,情况千殊,利弊万异,应否革除,如何革除,应否彻底,都要因地制宜、因时而定,岂可一概而论?2010-2-15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0/02/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