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东海一枭(余樟法)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在独评论坛看到一封《關心中國民主的海外華裔給諾貝爾評獎委員會和哈維爾先生的一封信》,不知真假,如果属实,我为之悲哀,为这封信,为那些签署者。

   “一封信”指责劉曉波在《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中说在監獄中受到“柔性化和人性化”的待遇,稱贊監獄的“柔性化的管理”“為在押人員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環境”,“讓人感到溫暖”等是“粉飾中共政權恶劣的人權和司法狀況”。

   其实,事实才是第一位的,重要的是劉曉波所说是否属实。只要是实话实说,就不是“粉飾”,所指控的罪状就不成立。共产党专制不假,但如果并非体制内绝没有好人正常人,并非监狱中没有一丝人性的光亮,并非中共各方面没有任何进步。

   “他在此信中既說中共對他的治罪是以言治罪,又稱讚中共把‘尊重和保障人權’寫進憲法,是‘標誌著人權已經成為中國法治的根本原則之一。’”这也是实事求是的说法。

   可以批评中共说一套做一套,在具体政治实践中违背了人權、法治的原則,但不能否认中共把“尊重和保障人權”寫進憲法这一事实。这与刘晓波“說中共對他的治罪是以言治罪”没有矛盾,反对专制主义、批评“以言治罪”与肯定中共一定程度的改良和进步也不矛盾。难道无畏无度地大造中共的假、虚构一些并不存在的酷刑迫害才是政治正确的表现?难道反专制求自由一定要“不顾事实”说假话?

   这封信提到的其它许多问题,如:如何看待中共?是否存在改良可能?不“徹底否定”是否就等于“积極合作”?刘晓波这样“积極”地给自己招来11年重刑的“合作派”代表人物,是否“真正為爭取中國人民自由和人權作出實際奉獻”?…诸如此类问题,本来都是可以见仁见智的。“一封信”却一味上纲上线、自说自话、妄判妄断,不顾基本事实,不顾起码逻辑,让我为这些签署者悲哀。他们可以不尊重刘晓波,但不应该如此糟踏自己败坏自己的形象呀。

(2010/02/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