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陈泱潮文集
·傳國防部長梁光烈公開上書 否定黨指揮槍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政改突破口
·应当坚定不移地推行政改了!
·军心民心迫切渴望军队国家化!
·抓两头、带中间、不要走极端
·值得充分肯定的温家宝政改实践第一步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推动中共国政改的突破口
·无邦国胡说集团已经失去民心军心党心
·真正推行和落实财政预算决算公开化的关键和标志
·要立体地推动民主革命
·“三公”数字说明中国不进行民主化改革,中共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网络时代政务不能不日益公开
●关于“唱红打黑”
·“文革”的性质到底是什么?请读《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
·中共“唱红打黑”东施效颦重演“文革”,死路一条!
·重庆“唱红打黑” 是共产党内权力斗争、愚民手段
·念奴娇·胡拉灯黑暗难久长
·当局正在制造新的6.4
·网民猛评胡锦涛下达全面控制社会的指令
·三峡大坝是中共狂妄无知祸国殃民的象征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
·陈泱潮推特102-110:时不我待,温家宝要敢拼才能赢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积极推动政改
·温家宝频频发出尊重普世价值政改呼声的积极意义
· 温家宝反复高调呼吁政改本身就是推动政改的实际行动
·岂可无视袁世凯隆裕太后蒋经国的历史作用?
·堂堂总理被党棍禁声,是所谓共和国的悲哀和不幸
·中共以党纪要温家宝禁声是其面临分崩离析土崩瓦解的徵兆
·美国事实上已经向中共专制独裁反动政权宣战
·中共网络政策的邪恶性和反动性
·互联网是中共专制独裁暴政的掘墓人
·温家宝应该旗帜鲜明毅然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
·掌握先手掌握主动权,胜利属于善战者!
·温家宝一旦任期内被失踪,中共立马完蛋!
·中共与美国的不共戴天在于根本价值观的严重对立!
·军政党公务员受未来民主中国依重的条件
·对梁光烈刘亚洲等有眼光的军队将领的希望
●劝导胡锦涛转变观念书
·体制内有无建立民主同盟的可能?
·胡锦涛面临上天入地的选择
·坚持专制独裁,无异于选择自杀
·中共抗拒民主潮流势必灭亡
·爆炸声不断响彻在党政部门的启示:赶紧改弦易辙吧!
·使古老中国永远获得青春活力的革命
·应当尽人事而从天命
·胡锦涛转变观念第一要
·新闻界的可喜现象和政法系统彻底腐烂的确凿证据
·世间事往往不是办不到,而是想不到
·胡锦涛应珍惜历史机遇
·胡锦涛须深思: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如何和平转型?
·当前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与维稳发展的不二法门
·中共莫要“晴干不肯去,只待雨淋头”
·跟共产党走与领共产党走,在本质上有原则区别
·中国未来上、中、下三个前途
·要全方位立体地推动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中共国民主革命的本质定义
·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了中共有可变性
·反对促进中共和平变革的努力是愚蠢的
·当下就打倒中共好,还是引导中共从良好?
·民主化和平转型是上策
·谁说佛不善,谁不欢迎佛?
·中共国天翻地覆巨变在即
·官逼民反,民心思变,从良莫迟延
·《特权论》作者陈尔晋劝导胡锦涛率中共从良书
●谁反对军队国家化,谁就是人民公敌
·以唱红闹戏抗拒民主化潮流是徒劳的
·温家宝就是应当这样勇往直前、再接再厉!
·中共要避免成为革命对象,只有主动变
·李继耐唯上唯利唯官,丧心病狂兜售军队私有化毒药
·军队党有化的反动性和对国家的危害
·所谓“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十足的违宪言行
·中国人民有权依法起诉军贼民敌李继耐!
·为什么要向国际法庭起诉共军总政治部主任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Ⅱ?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Ⅲ?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Ⅱ?
·党军就是匪军:中共两次对中国的全面大抢劫依仗的就是党指挥枪
·千万不要为表面上的经济繁荣所迷惑!
·一切坚持军队党有化土匪化的人都是人民公敌
·呼吁欧美国家疏离坚持中国军队党有化土匪化的人
·反对军队国家化罪恶滔天
·呼吁全军将士以《军方研讨会文》为指南,积极成就军队国家化
·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希望在中国军人身上
·当今中共确如温家宝所说:不搞政改只有死路一条
·共军“人民军队”的性质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军队国家化是历史赋予中国军人的神圣使命
·坚持党指挥枪是中国百病祸殃
·军人的觉醒是促进中国民主化的最重要因素
●万万不可搞什么“小军委”“大战略区”
·推动民主化改革,严防军阀割据战乱(1)
·2.历史也必将证明吾今日预言的准确性
·3. 当前中国社会的客观现实:横遭二度抢劫,民心社会危如累卵
·4.和平时期沿用军区设置本已荒谬
·5.现在搞东、西、南、北、中战略区,更是荒谬绝伦
·6.传统帝王文化的严重影响,注定中国绝不能搞新的封建藩镇
·7.中共国四分五裂的魔咒
·8.尽快实行新五权民主宪政改革是中国免于四分五裂军阀割据战乱的唯一良方
· 9.陈尔晋(陈泱潮)一生致力于救世救心三件大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所跟帖: 徐水良 : 我从来没有阴暗心理,也从不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怎么检讨? 2010-02-08 09:05:5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 陈泱潮 水良:你好意思说这样的话吗?请看事实: 2010-02-08 09:21:53

你徐水良一再恶毒把我陈泱潮诬蔑成“病人”,请问徐水良:你好意思说这样的话吗--“我从来没有阴暗心理,也从不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怎么检讨?”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所跟帖: 徐水良 : 没人把你当回事,靠边治疗去吧! 2010-02-08 09:24:3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 陈泱潮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 2010-02-08 11:42:34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

   
   2010-02-08 09:05:58,徐水良说 :“我从来没有阴暗心理,也从不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怎么检讨?”
   
   此话音吐出仅仅相隔18分钟,
   
   徐水良就自己掌嘴:“没人把你当回事,靠边治疗去吧!” 2010-02-08 09:24:32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

你如此无道无德地一再诬蔑和攻击你的老朋友,不是以极其丑恶的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你如此刻毒地一再诬蔑和攻击《特权论》作者你一口一声的老朋友,该不该检讨?


你好好扪心自问!

   

附: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节录)


   
    ~~~~~~~~~~~~~~~~~~~~~~~~~~~~~~
   
   目录
   
    1,3月28日与严家祺(左)徐水良(右)合影
    2,3月29日与刘国凯合影
    3,3月30日与薛伟和胡平摄于《北京之春》编辑部
    4.几帧泱潮在纽约和华盛顿的个人照片
   
    ~~~~~~~~~~~~~~~~~~~~~~~~~~~~~~

1,3月28日与严家祺(陈左)徐水良(陈右)合影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2006年3月24日中午12:30分,乘AA171航班,飞抵纽约肯尼迪机场。
   
    行前,申奇胞兄傅申平君,来过电话,说他和申奇可以开车来接我,并安排我的住宿等事。定票后,考虑到申奇事忙,我自己又是第一次去纽约,说不定还会常来常往,而自己没有汽车,又不懂英文,不会英语,得学会自己认路坐地铁,所以,就请现在正赋闲在家的徐水良先生来接机,嘱咐他不用找车, 请他带路,乘地铁就好。
   
    回忆1981年4月4日,我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一个星期后,开始了对全国民运骨干的大逮捕,水良兄也于4月26日被捕。之前3月底我们曾数度见面。一晃,整整25年过去了,他那时还没有结婚,正在谈恋爱,现在儿子都大学毕业了!
   
    在参加完[法轮功]的既定活动后,我3月28日凌晨两点钟从华盛顿回到纽约。
   
    上午,水良兄告诉我,严家祺先生已经知道我来纽约,特意请我们当天中午1点钟去他家吃饭。
   
    随即就由水良兄来带路,前往严先生家。
   
    出得地铁,我远远看见家祺先生正在向我们挥手,我赶忙跑过去,不禁和他紧紧拥抱!
   
    原以为那就是他家附近,岂料,又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到他的家!
   
    原来,家祺先生已经出来迎候了好一程!
   
    这不禁使我想起1981年3月初,在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组织非法刊物的通知》下达后,我去家祺先生家。9号文所引用的被认为是危及中共的“反革命”言论,几乎都是我《特权论》的语句。离别时,家祺先生送了我很长的一段路……

这一送一迎,包含了多少深情!包含了多少笔墨难以写出的文字!令我深为感动!

   
    家祺夫人高皋大嫂,烧得一手好菜。我早在1979年就多次品尝过她的厨艺。她曾经在贵州工作过,她做的菜,很合我的口味,以致我都把她当成了贵州人。这次又领略了她精心烹制的菜肴,此刻写这篇回忆短文,似乎还余香在口!

家祺先生和高皋大嫂一再感慨:“还记得陈尔晋来我们家、送给我们《特权论》时,还是一个小青年……”


在这流亡者之家,吃饭时,主人坚持要把一把最好的椅子给我坐;合影时,亦非坚持让我在中间不可……这些事情虽小,些微之处见真情,关爱珍重之情,溢于言表,都令我十分难忘!

   
    那天不仅享受到了高皋大嫂精心烹制的美食,而且,正因为一别将近30年,人间沧桑,变化巨大,有说不完的故事,中饭后,四人海阔天空,交谈了广泛的话题。

尤其感人的是,家祺先生深刻理解我一生为理念奋斗,很少照顾自己生活的弊病,特意向我殷殷介绍了很多养生之道!


在对当前民运工作的问题上,我也谈了我的一些意见和看法,例如:民运没有旗帜没有整体力量的凝集和展现、一盘散沙,是不行的……台湾问题是中国大陆政局的一个变数……民主运动必须信守和坚持“主权在民”的原则,在台湾问题上做中共的应声虫或者是采取机会主义实用主义的态度和政策,都是错误的……马克思主义的邪恶本质是【无神论】,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在当前中国两极分化极其严重的时候,是唤醒民众和中共党政军队伍,反对中共暴政的利器……法轮功的出现和崛起,是当代中国一件大事……对宗教问题要学习要了解,对自己没有深入研究的问题不了解不学习而轻下断言和结论,是经不住时间和实践检验的(这后一句话就是针对徐水良对宗教问题毫无所知却顽固站在党文化无神论立场上自以为是胡说八道的当面批评)……


家祺先生知道我在致力于宗教研究,便向我推荐了《人的宗教》一书,说附近的[世界书局]只有这一本了。于是,我们三人同去书店。未曾进书店门,家祺先生就与我约法三章:书钱他付,要我千万不要和他争着付……

   
    结果,他又买了《神的历史》、《神的名字》等几本很有深刻见地和学术价值的新书送给我。
   
    晚饭后,又谈了好一阵话,直到怕赶不上最后一班车了,才赶忙告辞。临行,家祺先生又送了我一些书籍和一包精制龙井茶等,依依惜别。
   
    照片是在家祺先生家的阳台上,由高皋大嫂拍摄的。
(2010/02/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