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2010年哭泣的访民春晚]
陈维健文集
·习近平终于露出了反腐的本质政治清洗
·踩踏事件表明上海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2015文章
·没有不可批评的主义 为自由而死的“查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习近平引领中国走向全面危机
·“安邦”被揭中共恶斗要死大家一起死
·阿里巴巴霸气十足国家工商局含辱吞吐
·寺院挂横幅拍马 习近平功德何在
·《穹顶之下》穿透中国社会
·从果敢事件看中共对华人始乱终
·狼真的来了!中共之分崩离
·从周永康案变质看习近平的政治大清洗
·习近平视“朋友圈”如虎与人民为敌
·习近平判高瑜也判 了自己的政治死
·孙立平教授的权贵利益集团与警
·王健林的商业帝国与中共权
·感谢《纽时》感谢报导习家财富的英雄傅才德
·习近平带领中国重回“中苏友好”时代
·王岐山习近平这只大老虎你敢打吗
·庆安枪案中的“公民行动
·纪念“六四”后继有
·香港阻击中共倒行逆施的政改方案成
·反腐趋于基层打压民间自由派更为严
· 习近平欲平反“六四”
·我心中的尊者达赖喇嘛---祝尊者八十大
·股市崩盘习组长使出杀手锏枪杆子托
·习组长不是以法治国的推手而是杀
·从令计划的五项罪看习近平之厚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
·中国将成为习家天下包子
·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从天津大爆炸看习政权对付危局的能
·中共反法西斯 胜利阅兵实是习特勒法西斯阅兵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的女强人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撒币政府也是汉奸卖国政府
·习核心是习皇帝的跳板
·贾敬龙怒杀乡官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说说川普靠不靠谱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中共拿川普还真没办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0年哭泣的访民春晚

   
    今年春节前夕,在北京的访民们举办了一场独特的春节晚会,在访民们简陋的栖息处,访民们移开了地铺杂物,挂起了红布,扎上了灯笼,用白纸写上了2010年访民春节演唱会,来自各地的访民们在冰雪严寒的年关,自编自排了节目,唱出了他们的心中的期盼,唱出了他们的心头之恨。
   
    访民春晚的序曲是“祝酒歌”,当年四人邦倒台,全国人民一片喜气洋洋,党中央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李光羲一首歌唱出了人民的心声,唱遍了中国大地。但是三十年过去,人民的希望落空了,中国城乡大地冤声四起,上访的冤民成了一个社会的群体。访民们将“美酒啊!飘香歌声飞”改为了“党中央啊!掀起了反贪浪潮”表达对中央的期盼。反贪是访民春晚的主题,因为他们所有的冤,都来自官员的贪脏枉法,他们借调人们耳熟能详的歌曲唱道:
   

   中国贪官多,究竟为什么?社会体制不更改百姓不好过。“六四”闹学潮,就是反贪官,反官倒。如果你们不杀学生,贪官就完蛋了。访民们简简单单的歌词,一针见血地道出中国贪污腐败成行的本质。
   
   浙江的访民唱“天上布满 星,上访到北京,向着公正,向着公正,可怜我们访人,春夏秋冬都寒心,青丝成白发,向谁呼唤,向谁阵情,可怜我们上访人。”
   
   辽宁一位老伯伯夫妻俩因拆迁房子被 炸上访二十年,穿着冤字衣,拿着冤字扇唱道: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衣裳破。你笑我,他笑我,京城冤民多。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嗨嗨,嗨嗨……
   
    大同赵月花女士12 岁的女儿被 校长儿子强奸活埋,罪犯被政府包庇,她在唱到:叫一声我的女儿,娘的心肝宝贝,你再也回不到娘的身边时,再也唱不下去,失声痛哭。
   
   一位来自湖南的女访民唱出了她在狱中自编的“上访歌”,上访难,难上访,如今湘西太黑暗。找人权,找宪法,找来找去找进了牢房。
   
   访民们的演唱,唱出了苦难,也唱出激愤:
   
   一位访民唱起了“站在牢笼望北京,思绪万万千,上访并不是我的错,为什么教养我,贪官毁我大好河山,打倒贪官救中国,救国救民救访民,斗争到最后一刻。
    走啊走,走白了头,愁啊愁,愁白了头,是谁造就了贪官,骑在百姓头上称霸道,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挺起胸膛,宁死也要和他们斗。
   
   访民们在歌唱苦难声讨贪官中呼唤青天,寻找救星,一位来自云南因结扎至残的上访妇女唱道:真的好想你,从夜晚到黎明,胡主席啊!胡主席,盼着你来把贪官清。
   另一位老人则以陕西民歌曲调唱道:上访那个冤民哟,要过个年,回不了家的访民哟,咱给胡主席拜个年。
   
   有的访民改了东方红歌词: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一个胡锦涛,呼儿嗨哟,他是人民的大救星。这些歌词既有访民们的无奈,更有访民们的智慧,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并非反映访民们的认知,而是反映了访民们的政治生存条件是何等样的恶劣。
   
   访民们唱苦难,唱贪官,也给自己带来一点小小的娱乐,“春晚”的策划人,彭静梅女士,那一曲阿里山的姑娘的舞蹈,是那样的风姿卓约,如果她不是出生在一个国民党起义人员的家庭,她的父亲不是个被判死缓的囚犯,她一定会有一个花样年华,和一个灿烂的艺术人生。在雪压京城的夜晚,哭泣中的欢乐,温暖着这些饱经蹂躏欺压的访民。
   
   访民的春节演唱会是子规夜啼,有悲有哀,有怨有怒,不是泪流满面,就是泣不成声,更是失声痛哭,呼天抢地。那种声音是一种撕裂人心的声音,把人心化为碎片的声音,它让天落泪,让地颤抖,听之让人不胜哀戚。《礼记》中有“情动于中,故形于声,声成文谓之音”,诚如此言。如果一个人听到这样声音,不会感动,他就失去了人性,一个官员听到这样的声音不会负疚,只能是兽类。而只要良知还一息尚存者听到这样的声音,必是泪枯血出。
   
    这是一部惊天地泣鬼神的“春晚”,“博讯”在上传这个视频时,打上了“胡锦涛和中央领导必看的字样 。是的,胡锦涛和中央的领导们,如果你们看了访民们的春晚,你们会是这样一种感觉,你们即使有一千个成就,一万个功绩,但是只要在你们的权力之下制造了访民这样一个群体,制造了这样的苦难,这样的冤屈,那么所有的成就都等于零,所有的功绩都会成为罪恶。你们可以不感动,不承认,不负责,把他们当作“神经病”,当作“罪犯”拦访截访,用流氓,警察对付他们,但历史会记住,时代会审判。访民春晚不仅仅是干部必看,也是民众必看,在酒足饭饱,閤家欢聚观看央视春晚时,请你们也看一看访民们的“春晚”。央视春晚是权贵们的春晚,是“素富贵行乎富贵”,访民“春晚”是贫弱者的春晚“素贫贱行乎贫贱”。前者是盛世里的莺歌燕舞,富贵再加荣华,后者是盛世里的哀音悲歌,贫困再加冤屈。让访民的春晚打开你们尘封的良知,从央视的春晚流淌的笑声化作汩汩的泪水,让我们民族的良心因着访民的春晚开始苏醒,因着访民的苦难,去寻找正义和公正。历史一定会记住,2010年访民的春晚,春晚的策划,导演,演员和制片人,人们会永远地记住你们,是你们将苦难化作击石之声,敲打国民麻木的灵魂,震动中国沉重的大地。
   
   (注:引用的访民歌词,有些因无法听清,可能有误,敬请原谅)
   
   (后记: 访民春晚策划者刘纯宝等在“春晚“播出后,被警察干扰,他们的命运正被各界关注,让我们的爱心去温暖他们,支持他们,在春天即将来临的日子。)
   
   
   
   
   
   
   
(2010/02/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