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毛主席意外归来”]
陈维健文集
·人民的好总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
·渔阳鼙鼓动地来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主席意外归来”

   
   最近,素有毛泽东旗帜著称的“乌有之乡”网站,推出一张名为“毛主席意外归来”的油画,这张画一眼就可以看出是摹仿俄国写实主义大师列宾所创作的《意外归来》。画家塑造了沙皇时代,一位流放苦役的政治犯突然归来,回到家中一刹那间的画面。一个面容瘦削、胡须拉茬,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走进房间,门口的女佣把他看成“陌生人”,妻子吃惊地站起来,画面上还有年迈的母亲和两个幼小的儿女。而“毛主席意外归来”的作者则把画中的人物全部改写,中心人物流放者成了“大义凛然”的毛泽东,门口的女佣成了“红灯记”中的李玉和、李铁梅,从椅子上吃惊地站起来的妻子,成了穿牧师长袍的洋人,正弯腰打开一大箱金银财宝,据称是美国总统小布什,座在钢琴前的母亲成了地产大鳄任志强,两个孩子成了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和学者张维迎,他们手里都拿着一大叠美元。这张画似乎不需要什么解读,就可以明白其意义所在。作者是借毛泽东之魂痛斥当今中国社会,描绘了权贵精英们,为了私利不惜出买国家利益的众生相,是呼毛派的精典之作,其对当今社会之痛恨,对毛时代之思念,已到了呼之欲出的程度。
   
   毛时代给中国社会带来的灾难和给人民群众带来的苦难和恐惧,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在毛逝世时,整个中国已经是天怒人怨,社会到了崩溃的边缘。但是三十年后的今天,是什么样的情景世态,让人们怀念起那个时代来呢?特别是来自民间自发的思毛热,我们相信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所造成的罪恶已超过了毛时代的灾难。
   

   
   中国改革三十年,我们所目睹之现状,是中共权贵对资本的垄断,对社会资产和民间财富的掠夺。按“左派”所说:毛泽东杀的是剥削者,改革杀的是被剥削者。在此等不公不义之下,造成二极分化,一部分人极端富裕,穷奢极欲,一部分极端贫困,饥寒交迫。社会矛盾之尖锐,一年几万、十几万次的群体维权抗暴事件发生。“乌有之乡”一篇名为“吴敬琏为何敢挑战总设计师”的文章中所说:“这条邪路,还不完全是吴敬琏所理想的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道路,而是一条官僚(权贵)垄断资本主义道路。它以流失20多 万亿国有资产的代价,快速培植了一个庞大的新生资产阶级,其中一部分人还暴富成世界级的大富豪。……“先富起来”的人当中,有几个是靠炒瓜子、做小买卖发家致富的?大部分是靠攀附权势、官商勾结,炮制一些假资料、伪造几份假帐、在财务上搞点小动作,然后骗取银行贷款、偷税漏税、盗取国有资产、霸占土地矿产 等资源、股市上圈钱……,“合法”地把偷来抢来盗来骗来的一块块肥肉占为己有,现在又在啃最后的一块肥肉——农民的土地。……有的先正当经营后不法营生、 有的先不法经营通过“洗钱”后再“改邪归正”,不同程度以不法手段“致富”。然而,这种“资本原罪”竟然不能追究,还受“法治”的保护,统统被赦免,真可谓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天下奇闻!这样的“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怎么能让老百姓服气?怎么能让草根们不仇富?”如果以上文字不是摘自乌有之乡网站。读者一定为认为是来自海外敌对势力,民主人士的文章。邓小平在改革之初曾经说过: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二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我们产生了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的是走了邪路。如果以总设计师的这二句话作评判标准,相信只要依据当今社会之现实,那么改革不仅仅是失败,走了邪路,而是成了前所未有的社会罪恶。而这个罪恶的起源和设计者不是别人而是邓小平本人。邓小平在不触动原有的政治制度之下,进行经济改革,必然导致这样的罪恶。
   
   改革三十年来的罪恶,民主人士看到了,呼毛的“左派”也看到了。而且“左派”们对三十年来的罪恶的批判,与民主人士的批判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说:“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本主义上台,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是法西斯主义,如果共产党不为人民服务,而是挂羊头买狗肉,那么人民应当自发地组织起来,以武装的革命打倒假共产党,推翻其在中国罪恶的统治。这样的厥词已不仅仅是对当局的批判,而是赤祼祼地号召人民武装起义了。如果“左派”们这些言词,放在民主人士身上,必以颠覆国家罪论处,少则二十年,多则无期徒刑。相比之下以起草“零八宪章”而被判重刑的刘晓波和其他民主人士,他们的和平非暴力推进宪政民主,争取“官民双赢”的思想显得多么地温和。但是他们还得为此付出坐牢的代价。而“左派”们不但与当局相安无事,而且还能高官厚禄,这是中国当今政治最诡异之处。毛是中共的缔造者,中共权贵为了利益需求可以违背毛的思想,但不能批毛,批毛是掘了中共的祖坟,中共就失去其合法性。反对当今中共权贵的“左派”,如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要挟中央,只要在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进行批判,搞事,中共就奈何不得。作为毛的原教旨主义者的“左派“,毛为他们在政治上买了终身保险。而民主人士在批判中尽管非常地温和厚道厚德,希望中国民主之路走上一条非革命式的,不动荡,不折腾,平稳向前推进的道路。然而这样一条温和的路线,仍不为当局所容 。因为他们批判的既是中共后三十年的权贵政治,更批判前三十年毛的独裁政治。在民主人士看来,中国社会前三十年也好,后三十年也好,都是违背自由民主价值的。中国前三十的灾难和后三十年的罪恶,究其根本原因,均源自没有民主和自由。“左派”和“民主派”批判的对象是相同的,但目的不一样,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一个是要恢复毛时代的专制社会,一个要实现民主宪政。“左派”们把毛时代的红色恐怖美化得绚丽彩烂,把高压之下民众因恐怖而表现出来的忠诚,说成是人民群众对党的自觉感情。在他们看来毛时代的社会,“红肿之处艳若桃李,溃烂之处美如奶酪”,连三千五百万人饥饿死亡,文革砸烂中国文化,折腾几亿人的运动都被他们一笔轻轻带过。当今中共的罪恶,既不能淡化毛时代的灾难,更不能成为歌德毛时代的理由。因为后三十年的罪恶是前三十年灾难的延续的结果。
   
   元人张养浩在其“山坡羊”中有“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之句,无论毛时代三十年,还是改革后三十年,只要实行一党专政,人民手中没有权,中国民众横竖都是苦。前三十年的苦是“吊”,后三十年的苦是“打”,中国民众不能在“吊”与“打”之中进行选择,要结束苦难,不能期盼毛主席的归来,而是期盼民主的到来。
   
   (附毛主席意外归来和列宾的意外归来)
   
“毛主席意外归来”

   
   
“毛主席意外归来”

   
   
   
   

此文于2010年02月0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