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毛主席意外归来”]
陈维健文集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人权圣火抵达澳洲首站悉尼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主席意外归来”

   
   最近,素有毛泽东旗帜著称的“乌有之乡”网站,推出一张名为“毛主席意外归来”的油画,这张画一眼就可以看出是摹仿俄国写实主义大师列宾所创作的《意外归来》。画家塑造了沙皇时代,一位流放苦役的政治犯突然归来,回到家中一刹那间的画面。一个面容瘦削、胡须拉茬,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走进房间,门口的女佣把他看成“陌生人”,妻子吃惊地站起来,画面上还有年迈的母亲和两个幼小的儿女。而“毛主席意外归来”的作者则把画中的人物全部改写,中心人物流放者成了“大义凛然”的毛泽东,门口的女佣成了“红灯记”中的李玉和、李铁梅,从椅子上吃惊地站起来的妻子,成了穿牧师长袍的洋人,正弯腰打开一大箱金银财宝,据称是美国总统小布什,座在钢琴前的母亲成了地产大鳄任志强,两个孩子成了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和学者张维迎,他们手里都拿着一大叠美元。这张画似乎不需要什么解读,就可以明白其意义所在。作者是借毛泽东之魂痛斥当今中国社会,描绘了权贵精英们,为了私利不惜出买国家利益的众生相,是呼毛派的精典之作,其对当今社会之痛恨,对毛时代之思念,已到了呼之欲出的程度。
   
   毛时代给中国社会带来的灾难和给人民群众带来的苦难和恐惧,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在毛逝世时,整个中国已经是天怒人怨,社会到了崩溃的边缘。但是三十年后的今天,是什么样的情景世态,让人们怀念起那个时代来呢?特别是来自民间自发的思毛热,我们相信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所造成的罪恶已超过了毛时代的灾难。
   

   
   中国改革三十年,我们所目睹之现状,是中共权贵对资本的垄断,对社会资产和民间财富的掠夺。按“左派”所说:毛泽东杀的是剥削者,改革杀的是被剥削者。在此等不公不义之下,造成二极分化,一部分人极端富裕,穷奢极欲,一部分极端贫困,饥寒交迫。社会矛盾之尖锐,一年几万、十几万次的群体维权抗暴事件发生。“乌有之乡”一篇名为“吴敬琏为何敢挑战总设计师”的文章中所说:“这条邪路,还不完全是吴敬琏所理想的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道路,而是一条官僚(权贵)垄断资本主义道路。它以流失20多 万亿国有资产的代价,快速培植了一个庞大的新生资产阶级,其中一部分人还暴富成世界级的大富豪。……“先富起来”的人当中,有几个是靠炒瓜子、做小买卖发家致富的?大部分是靠攀附权势、官商勾结,炮制一些假资料、伪造几份假帐、在财务上搞点小动作,然后骗取银行贷款、偷税漏税、盗取国有资产、霸占土地矿产 等资源、股市上圈钱……,“合法”地把偷来抢来盗来骗来的一块块肥肉占为己有,现在又在啃最后的一块肥肉——农民的土地。……有的先正当经营后不法营生、 有的先不法经营通过“洗钱”后再“改邪归正”,不同程度以不法手段“致富”。然而,这种“资本原罪”竟然不能追究,还受“法治”的保护,统统被赦免,真可谓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天下奇闻!这样的“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怎么能让老百姓服气?怎么能让草根们不仇富?”如果以上文字不是摘自乌有之乡网站。读者一定为认为是来自海外敌对势力,民主人士的文章。邓小平在改革之初曾经说过: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二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我们产生了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的是走了邪路。如果以总设计师的这二句话作评判标准,相信只要依据当今社会之现实,那么改革不仅仅是失败,走了邪路,而是成了前所未有的社会罪恶。而这个罪恶的起源和设计者不是别人而是邓小平本人。邓小平在不触动原有的政治制度之下,进行经济改革,必然导致这样的罪恶。
   
   改革三十年来的罪恶,民主人士看到了,呼毛的“左派”也看到了。而且“左派”们对三十年来的罪恶的批判,与民主人士的批判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说:“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本主义上台,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是法西斯主义,如果共产党不为人民服务,而是挂羊头买狗肉,那么人民应当自发地组织起来,以武装的革命打倒假共产党,推翻其在中国罪恶的统治。这样的厥词已不仅仅是对当局的批判,而是赤祼祼地号召人民武装起义了。如果“左派”们这些言词,放在民主人士身上,必以颠覆国家罪论处,少则二十年,多则无期徒刑。相比之下以起草“零八宪章”而被判重刑的刘晓波和其他民主人士,他们的和平非暴力推进宪政民主,争取“官民双赢”的思想显得多么地温和。但是他们还得为此付出坐牢的代价。而“左派”们不但与当局相安无事,而且还能高官厚禄,这是中国当今政治最诡异之处。毛是中共的缔造者,中共权贵为了利益需求可以违背毛的思想,但不能批毛,批毛是掘了中共的祖坟,中共就失去其合法性。反对当今中共权贵的“左派”,如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要挟中央,只要在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进行批判,搞事,中共就奈何不得。作为毛的原教旨主义者的“左派“,毛为他们在政治上买了终身保险。而民主人士在批判中尽管非常地温和厚道厚德,希望中国民主之路走上一条非革命式的,不动荡,不折腾,平稳向前推进的道路。然而这样一条温和的路线,仍不为当局所容 。因为他们批判的既是中共后三十年的权贵政治,更批判前三十年毛的独裁政治。在民主人士看来,中国社会前三十年也好,后三十年也好,都是违背自由民主价值的。中国前三十的灾难和后三十年的罪恶,究其根本原因,均源自没有民主和自由。“左派”和“民主派”批判的对象是相同的,但目的不一样,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一个是要恢复毛时代的专制社会,一个要实现民主宪政。“左派”们把毛时代的红色恐怖美化得绚丽彩烂,把高压之下民众因恐怖而表现出来的忠诚,说成是人民群众对党的自觉感情。在他们看来毛时代的社会,“红肿之处艳若桃李,溃烂之处美如奶酪”,连三千五百万人饥饿死亡,文革砸烂中国文化,折腾几亿人的运动都被他们一笔轻轻带过。当今中共的罪恶,既不能淡化毛时代的灾难,更不能成为歌德毛时代的理由。因为后三十年的罪恶是前三十年灾难的延续的结果。
   
   元人张养浩在其“山坡羊”中有“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之句,无论毛时代三十年,还是改革后三十年,只要实行一党专政,人民手中没有权,中国民众横竖都是苦。前三十年的苦是“吊”,后三十年的苦是“打”,中国民众不能在“吊”与“打”之中进行选择,要结束苦难,不能期盼毛主席的归来,而是期盼民主的到来。
   
   (附毛主席意外归来和列宾的意外归来)
   
“毛主席意外归来”

   
   
“毛主席意外归来”

   
   
   
   

此文于2010年02月0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