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毛主席意外归来”]
陈维健文集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的女强人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撒币政府也是汉奸卖国政府
·习核心是习皇帝的跳板
·贾敬龙怒杀乡官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说说川普靠不靠谱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中共拿川普还真没办法
·纽西兰的小国大气
·到了还民主台湾一个公道的时候了!
·2017年世界大势反共为势
·2017年文章
·新年的第一声枪响
·《玫瑰坝》一部当代中国农村的诗史
·中产阶级已在围城之中
·有感于川普的总统就职典礼
·缺失普世价值之下的中美较量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达赖喇嘛演讲中国留学生抗议为何而来
·金正男被刺解决朝鲜问题迫在眉睫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从对萨德与核爆的态度看中国的民族主义是何等的荒唐
·美国对朝应该到了斩首行动的时候了
·政治是共产党的专利吗?私营企业主不能插手
·当代牛人大力士习近平
·为伸张正义而进行的打击
·李明哲小小人权义工大大民主英雄
·习王真的打起来了吗?
·中共内斗失控习王到了政治终点
·美国之音到底怎么了?
·不同寻常的中共内斗
·中国首席扒粪者郭文贵
·形势变化再说习近平/陈维健
·14亿人只有上街革命才是唯一的出路
·不要让他成为沙漠里边的一个声音
·对与王岐山习近平必须有一个交待
·是郭文贵谎言装胆还是“环时”装腔作势
·谋杀!谋杀!刘晓波肝癌晚期是中共实施的慢性谋杀
·把《中英联合声明》当废纸最后会砸自己的脚
·郭文贵从扒粪者到革命的呼唤者
·谈谈文汇报《日本政客叫嚣支持反华势力》/陈维健
·拿下孙政才与台湾的危局/陈维健
·中共为何不敢与印度打仗/陈维健
·美朝战争打得起来吗?
·三学运领袖被判香港已是党天下
·从一个视频想到暴力革命与非暴力革命
·恶警摔妇事件与习近平被挖坑
·十九大王岐山是上还是下/陈维健
·中共明目张胆渗透西方政坛-谈纽西兰华裔议员杨健
·“十九大”前哨战步步惊心
·中共国庆台湾庆祝统一党横行台湾
·“十九大”后凛冬将至黑暗来临
·习近平的新思想毛泽东的老思想
·十九大常委出炉,一个胖子六个小矮人
·党管啥 啥遭殃
·川普到访中国将享受帝皇接待
·习伟人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正在走津巴布韦的路,习近平是下一个穆加贝
·清理低端人口北京成为权贵阶级的城邦
·为何这么大的三起公共事件没有引发抗议潮
·西藏与中共谈判重有启动?
·毛伟人以放屁入诗 习圣人以厕所革命
·2018 年
·2018年敢问路在何方!/陈维健
·西方开吹反共集结号
·打倒共产党!
·消灭私有制中共二次革命
·二教授文章针锋相对 党内斗争胜负未定
·骂美国是立场去美国是生活————谈华人移民的人格分裂
·习近平打黑除恶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修宪倒行习近平步袁世凯后尘将引发护国战争
·主席任期制已铁定取消红二代反不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主席意外归来”

   
   最近,素有毛泽东旗帜著称的“乌有之乡”网站,推出一张名为“毛主席意外归来”的油画,这张画一眼就可以看出是摹仿俄国写实主义大师列宾所创作的《意外归来》。画家塑造了沙皇时代,一位流放苦役的政治犯突然归来,回到家中一刹那间的画面。一个面容瘦削、胡须拉茬,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走进房间,门口的女佣把他看成“陌生人”,妻子吃惊地站起来,画面上还有年迈的母亲和两个幼小的儿女。而“毛主席意外归来”的作者则把画中的人物全部改写,中心人物流放者成了“大义凛然”的毛泽东,门口的女佣成了“红灯记”中的李玉和、李铁梅,从椅子上吃惊地站起来的妻子,成了穿牧师长袍的洋人,正弯腰打开一大箱金银财宝,据称是美国总统小布什,座在钢琴前的母亲成了地产大鳄任志强,两个孩子成了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和学者张维迎,他们手里都拿着一大叠美元。这张画似乎不需要什么解读,就可以明白其意义所在。作者是借毛泽东之魂痛斥当今中国社会,描绘了权贵精英们,为了私利不惜出买国家利益的众生相,是呼毛派的精典之作,其对当今社会之痛恨,对毛时代之思念,已到了呼之欲出的程度。
   
   毛时代给中国社会带来的灾难和给人民群众带来的苦难和恐惧,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在毛逝世时,整个中国已经是天怒人怨,社会到了崩溃的边缘。但是三十年后的今天,是什么样的情景世态,让人们怀念起那个时代来呢?特别是来自民间自发的思毛热,我们相信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所造成的罪恶已超过了毛时代的灾难。
   

   
   中国改革三十年,我们所目睹之现状,是中共权贵对资本的垄断,对社会资产和民间财富的掠夺。按“左派”所说:毛泽东杀的是剥削者,改革杀的是被剥削者。在此等不公不义之下,造成二极分化,一部分人极端富裕,穷奢极欲,一部分极端贫困,饥寒交迫。社会矛盾之尖锐,一年几万、十几万次的群体维权抗暴事件发生。“乌有之乡”一篇名为“吴敬琏为何敢挑战总设计师”的文章中所说:“这条邪路,还不完全是吴敬琏所理想的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道路,而是一条官僚(权贵)垄断资本主义道路。它以流失20多 万亿国有资产的代价,快速培植了一个庞大的新生资产阶级,其中一部分人还暴富成世界级的大富豪。……“先富起来”的人当中,有几个是靠炒瓜子、做小买卖发家致富的?大部分是靠攀附权势、官商勾结,炮制一些假资料、伪造几份假帐、在财务上搞点小动作,然后骗取银行贷款、偷税漏税、盗取国有资产、霸占土地矿产 等资源、股市上圈钱……,“合法”地把偷来抢来盗来骗来的一块块肥肉占为己有,现在又在啃最后的一块肥肉——农民的土地。……有的先正当经营后不法营生、 有的先不法经营通过“洗钱”后再“改邪归正”,不同程度以不法手段“致富”。然而,这种“资本原罪”竟然不能追究,还受“法治”的保护,统统被赦免,真可谓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天下奇闻!这样的“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怎么能让老百姓服气?怎么能让草根们不仇富?”如果以上文字不是摘自乌有之乡网站。读者一定为认为是来自海外敌对势力,民主人士的文章。邓小平在改革之初曾经说过: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二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我们产生了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的是走了邪路。如果以总设计师的这二句话作评判标准,相信只要依据当今社会之现实,那么改革不仅仅是失败,走了邪路,而是成了前所未有的社会罪恶。而这个罪恶的起源和设计者不是别人而是邓小平本人。邓小平在不触动原有的政治制度之下,进行经济改革,必然导致这样的罪恶。
   
   改革三十年来的罪恶,民主人士看到了,呼毛的“左派”也看到了。而且“左派”们对三十年来的罪恶的批判,与民主人士的批判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说:“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本主义上台,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是法西斯主义,如果共产党不为人民服务,而是挂羊头买狗肉,那么人民应当自发地组织起来,以武装的革命打倒假共产党,推翻其在中国罪恶的统治。这样的厥词已不仅仅是对当局的批判,而是赤祼祼地号召人民武装起义了。如果“左派”们这些言词,放在民主人士身上,必以颠覆国家罪论处,少则二十年,多则无期徒刑。相比之下以起草“零八宪章”而被判重刑的刘晓波和其他民主人士,他们的和平非暴力推进宪政民主,争取“官民双赢”的思想显得多么地温和。但是他们还得为此付出坐牢的代价。而“左派”们不但与当局相安无事,而且还能高官厚禄,这是中国当今政治最诡异之处。毛是中共的缔造者,中共权贵为了利益需求可以违背毛的思想,但不能批毛,批毛是掘了中共的祖坟,中共就失去其合法性。反对当今中共权贵的“左派”,如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要挟中央,只要在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进行批判,搞事,中共就奈何不得。作为毛的原教旨主义者的“左派“,毛为他们在政治上买了终身保险。而民主人士在批判中尽管非常地温和厚道厚德,希望中国民主之路走上一条非革命式的,不动荡,不折腾,平稳向前推进的道路。然而这样一条温和的路线,仍不为当局所容 。因为他们批判的既是中共后三十年的权贵政治,更批判前三十年毛的独裁政治。在民主人士看来,中国社会前三十年也好,后三十年也好,都是违背自由民主价值的。中国前三十的灾难和后三十年的罪恶,究其根本原因,均源自没有民主和自由。“左派”和“民主派”批判的对象是相同的,但目的不一样,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一个是要恢复毛时代的专制社会,一个要实现民主宪政。“左派”们把毛时代的红色恐怖美化得绚丽彩烂,把高压之下民众因恐怖而表现出来的忠诚,说成是人民群众对党的自觉感情。在他们看来毛时代的社会,“红肿之处艳若桃李,溃烂之处美如奶酪”,连三千五百万人饥饿死亡,文革砸烂中国文化,折腾几亿人的运动都被他们一笔轻轻带过。当今中共的罪恶,既不能淡化毛时代的灾难,更不能成为歌德毛时代的理由。因为后三十年的罪恶是前三十年灾难的延续的结果。
   
   元人张养浩在其“山坡羊”中有“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之句,无论毛时代三十年,还是改革后三十年,只要实行一党专政,人民手中没有权,中国民众横竖都是苦。前三十年的苦是“吊”,后三十年的苦是“打”,中国民众不能在“吊”与“打”之中进行选择,要结束苦难,不能期盼毛主席的归来,而是期盼民主的到来。
   
   (附毛主席意外归来和列宾的意外归来)
   
“毛主席意外归来”

   
   
“毛主席意外归来”

   
   
   
   

此文于2010年02月0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