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第二十九回 觀神燈晏濟元談科學 題畫跋謝無量惹風波]
半空堂
·第二回 大兵论时政 江青告御状
·第三回 石獅子索紅包 老道士說因緣
·第四回 陕西老农罚款长安街 盐水瓶罐急救天安门
·第五回 坐的士司机发牢骚 吃烤鸭教授诉苦经
· 第六回 暴發戶鬥富擺闊 流浪兒哭窮喊苦
·第七回 開國功臣成乞丐 過氣天子蹲牢房
·第八回 乱臣贼子夜半说马列鬼话 昏君独夫私下论权术阴谋
·第九回 庐山内幕臭 世事颠倒多
·第十回 小野鬼出口不凡 大行宫藏垢纳污
·第十一回 潘汉年呼冤还我清白 周恩来劝架大局为重
·第十二回 天下事事事有报应 抽挞声声声入骨髓
·第十三回 厚颜谈帝皇秘诀 清心说茶艺轶事
·第十四回 蒋介石怒斥马列 毛泽东讥讽孔儒
·第十五回 胡适之有的放矢 毛幽灵无言以答
·第十六回 究竟谁假抗日真夺权 就是你明合作暗分裂
·第十七回 老战友自曝革命底牌 祖师爷亮出理论真相
·第十八回 基本群众呼唤伟大领袖 半空道人占卜共党气数
·后记
·君子国和小人国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上海話“奎勁”的出典
·昌茂,你必須說清楚誰是敵人
· 吳昌茂為何敢如此囂張
· 上海話“赤佬”的出典
· 趙小蘭的爺爺趙以仁之死
·黿 瘞 記
· 追憶馮其庸先生
·敬奉上廣下元大和尚八十八韻
· 少儿社那代人的几个绰号
· 幸虧張大千沒有留下
·謝门四杰遺韻千秋
· 食薇亭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十九回 觀神燈晏濟元談科學 題畫跋謝無量惹風波


   
   大千目送樵夫下山,突然想起忘了問他姓名,正懊惱時,聽得背後一個少年的聲音,驀一回頭,原來是一位小道士,手裏捧著一個用紅紙遮蓋的託盤,笑嘻嘻地站在後面。他轉過身,捋須道:“小師父,有啥子事麼?”
   小道士笑吟吟地將託盤送上前道:“師父叫我送些點心給八爺,我送到廚房,黃夫人說請你先過過目。”
   “好,要得,到我畫室裏去說吧。”大千帶著小道士走進畫室。

   小道士把託盤放在茶几上。
   大千揭開紅紙,一股甜糯的清香撲鼻而來,盤裏是做得大小一致的蟠桃,底下還用綠葉襯托,紅綠相映,煞是好看。
   小道士說:“師父說,這是我們上清宮的特產,是按花蕊夫人做給孟昶吃的點心配方秘制的。”
   “那我要謝謝馬道長囉。”大千說著,隨手拿起一隻,往嘴裏咬了一口,香糯可口,十分甜美。
   小道士道:“這是用山藥摻了雜糧,再加上十幾種本山出的中草藥,然後在石臼裏搗九千九百九十九下。”
   大千又咬一口道:“黃母娘娘蟠桃會的桃子是三千年結一個,上清宮的桃子是搗九千九百九十九下,才出一盤,都是來之不易啊。”
   “還有……”小道士欲言又止。
   “還有什麼?”大千問。
   “還有你畫的花蕊夫人像,見過的人個個叫絕。馬道長已叫人去刻碑了。今日做早課,彭道長又給我們說,昨夜花蕊夫人又托夢給他,要難為您為‘鴛鴦井’和‘麻姑池’題個碑!”
   “這個好說,這個好說。”大千咀嚼著,連連點頭。
   “大千,快來看,山下哪個來了!” 門外突然響起黃夫人的聲音。
   大千在上清宮的居所,是一幢朝南的兩層樓磚木老屋,二樓大約有十來間睡房,房間的北面有一扇小門,通裏邊的客廳,南面是一排落地木格長門,門外是一條三尺來寬,用木板鋪成的走道,有木欄杆護欄,兼作陽臺。為了不讓人在畫室門口經過,大千把畫室選在朝東的最後一間,其他是內眷和子侄的睡房,樓下有兩間是裱畫間,其餘是學生和家人的寢室。大千作畫之餘,如果沒有客人來聊天,就喜歡一個人站在走道上,凝神構思,或聽松濤鳥語,看雲霧變幻,高興時還會與隔壁的三夫人楊宛君對唱幾段。
   聽見黃夫人的喊聲,大千走出畫室,見有兩個人從樹叢中走來, 走在前面的體型精悍,西裝革履;後面的身材魁梧,長衫布履,後面跟著個腳夫,挑著行李。
   “濟元!稚柳!” 大千不由高興得奔下樓去。
   兩位來人聽見呼喚,也揚起手,朝他奔來。
   大千拉住稚柳的手道:“哎呀!終於把你們盼來了,我一個人待在這裏,沒得同行擺龍門陣,悶得很呐!”
   晏濟元道:“在北平時正給你說中了,我那位在財政部任事的遠房叔公,早在淪陷前就去了香港。幸虧你在小吃擔上給我開了便條,找到了于非闇兄。他留我住了一宿,又幫我買了火車票。我一路轉輾,從桂林到四川,在成都時正巧碰上稚柳和謝無量。他們要上青城山來看你,我也跟著來了。”
   大千聽說謝無量也來了,興致更為高漲,急著問:“謝先生人在哪里?”
   稚柳忙道:“路過天師洞時,給一位老道留住,老道是他小時候的鄰里,兩人分別三十多年,有許多話要說,估計今晚在那裏過了。”
   大千對兩位客道:“快到我房裏細說吧!”回頭對跟在後面的小道士說:“請小師父去關照趙洛,給兩位客人準備住房。”
   “要得!”小道士點點頭走了。
   這時,濟元和稚柳從腳夫手中接過行李,跟著大千上樓去。
   大千把兩位客人領進書房,楊宛君給客人送茶。大千給濟元和稚柳介紹道:“這位是我在北平娶的太太,叫楊宛君。”
   濟元和稚柳忙起立,以叔嫂之禮相見,楊夫人倒落落大方,向兩位客人鞠了躬,寒暄幾句,便退出去。
   稚柳見宛君出門,便與大千打趣道:“我早就聽說老兄在北平娶了新夫人,在重慶時又沒有機會問,直到今天才有緣飽了眼福。可見老兄口風之緊了。”
   大千對此事有意掩塞,故意答非所問道:“在北平時我被相宇囚著,
   幸虧非闇幫忙,在日本人眼皮底下,把她送出出平。她也聰明乖巧,竟然持了我的信,能尋到重慶家中。用古人話說,這也叫破鏡重圓了。”
   濟元看見大千的牆上掛滿了許多新作,便贊道:“老兄這些日子來也夠用功的。”
   大千朝牆上掃了一眼,歎口氣,無可奈何道:“有啥法子哦,我準備多畫些作品,開幾次畫展,攢些錢去敦煌。”
   稚柳道:“老兄去敦煌意志如此堅決,有志者事必成。我來青城前與悲鴻兄又提起要隨你去敦煌之事。悲鴻道,此事理當支援,只要我提前些告訴他行程,他可以另外安排,招人替代。”
   說起去敦煌,大千就來了精神,捋著鬍鬚說道:“前個月,我在重慶和成都開了兩次展覽,攢得一些錢。這樣的畫展再開兩次,另外再從朋友處籌措一些,錢糧問題就差不多了。”
   大家正談論著,趙洛和剛才那位小道士進來。趙洛道:“兩位先生的下處,就安排在院子東面的山坡上,不知兩位先生滿意否?”說罷,和小道士一起,幫客人搬起行李。
   大千也也陪著,進了他倆的住所,其實這裏離大千的畫室極近,從視窗就可以望見,喉嚨放大點,對著窗戶還能說話。稚柳和濟元毗鄰而居,對這裏的環境十分滿意。
   大千為客人安排好了住處,約定晚飯後,一起往上清宮背後的大面山頂觀看“神燈奇景”。
   “神燈奇景”是青城山的景色之一。早在宋朝,著名詩人范成大就有:“大面峰頭六月寒,神燈收罷曉雲斑”。的詩句。在晴朗的仲夏之夜,上清宮背後的大面山坳,常常有浮動著的點點螢光,飄忽迷離,神幻莫測,這就是傳說中的“神燈”。
   濟元和稚柳早就聽過“神燈”的傳說,所以一吃完晚飯,天還沒暗,就帶了手電筒,催著大千一起上山頂去。
   三個人踏著暮色,爬上大面山頂的“神燈亭”裏坐了。
   亭子是一座四角形的建築物,築在大面山的峰巔上,是專為觀神燈的遊客而建的。
   不一會,夜風漸起,略有涼意,草叢裏蟲鳴唧唧。這微弱小生命的啼叫,把周圍的景色襯托得更加幽靜。大家屏聲靜氣,往山坳裏掃視著,還是稚柳眼快,先喊了起來:“你們看,在那裏!”
   兩人循著稚柳指的方向看去,果見黑魆魆的山坳裏亮起一簇簇幽黃的星光,猶如無數隻流熒,斑斑點點,團團簇簇,升騰起降,飄忽不定。
   稚柳凝神屏氣問:“大千,這就是所謂‘神燈’嗎?
   “正是,有人說,這是成都平原各州府縣的鬼魂,提著‘天燈’來膜拜青城山的神仙。也有人說,是青城山的山鬼,提著燈籠在奉命巡夜。我小時侯聽老人擺龍門陣說,張獻忠駐兵青城山。有一回官兵前來襲擊,突然看見滿山遍野燈火融融,以為是天兵下凡來幫張獻忠打仗了,嚇得抱頭就逃。”
   濟元聽了一笑道:“咱們四川人最會編神鬼故事糊弄人。以我看,這不是啥子神燈,而是露出地面的磷礦在作祟,磷遇到氧氣就會自燃,發出亮光,這說明咱們青城山底下有磷礦。”
   大千聽了,點頭道:“對的,我也這麼想。你去日本接受了科學思想,就懂得用科學來推理了。
   稚柳也道:“如果把小日本打走,我們就可以來開發磷礦,搞工業建設,為國計民生服務。”
   談到小日本,晏濟元忿忿道:“別看小日本眼前銳氣十足,我看他是不會長久的。戰爭一開,他們國內經濟凋敝,許多百姓都厭惡戰爭,東京街頭經常有反戰遊行。從世界角度看,英美參戰只是時間問題,一旦在歐洲戰場上,德國有閃失,英美插手是必然的。”
   “你說對了,蔣委員長要等待的就是這一天,這叫用空間交換時間。人家日本人有航空母艦,我們的鋼鐵年產量,連每個士兵發一把大刀的都不夠,再則國內戰亂不斷,邊遠地方土匪占山為王,受蘇俄勢力的支持,向中央政府發難,你說這仗怎麼打法。為了等待時間,委員長忍屈負重,和日本人虛於周旋,一味退讓,可惜國人能懂他心思的不多。張學良年少氣盛,為父報仇心切,發動兵諫,他的鹵莽,不知要給中國人民要帶來多少災難。”大千說罷,朝天浩歎一聲。
   稚柳全無興趣聽他們的談論,插嘴道:“清談足以誤國,你們說了半天,于事何補,于國何補?倒不如趁這月色黯淡之夜,鬼火熒熒之時,說幾個鬼故事,更有趣些。”
   大千道:“這個點子好,我先來說一個。”平素他喜歡擺龍門陣,肚裏有許多妖狐鬼蜮故事,便搶先道,“一個明月掛空的仲夏之夜,一位販草席的客商,出門收貨款,夜半趕路,來到一座山神廟裏打尖。那廟年久失修,香火全無,成了一個鬼怪出沒之地,客商鋪了席子,坐著打扇消暑,忽然破陋的門縫裏擠進一個渾身腐臭的胖子來,客商定神一看,原來是一個溺死鬼,那鬼跳躍嘶叫,企圖嚇唬趕走客商,客商不為所動,溺死鬼見沒有動靜,就退了出去,不一會,又進來一個女鬼,月影下倒還有幾分姿色,客商正在走神,那女鬼轉過身來,嘴裏吐出一條鮮紅的舌頭,三寸來長,對著客商亂舞,客商仍不為所動。女鬼覺得無趣,也退了出去。客商等了一會,見無動靜,正欲睡下,突然一股焦臭味,進來一個燒死鬼,照例在客商面前舞了一會,客商還是不為所動,燒死鬼忍不住問,難道你不怕鬼嗎?客商淡然一笑,那有什麼好怕的,和人世間相比差遠呐,人世間的我都不怕,還怕你們鬼界的?燒死鬼聽了,赧然退下。過了幾天,客商收了貨款回來,仍然夜宿此廟,月光下那個溺死鬼又搖搖擺擺進來,一見客商,連忙轉身,對後面的說,你們別進來了,又是上次那個沒趣的傢伙。”
   大千說完,大家一陣哄笑,濟元道:“這位客商說得有理,人世間的事,要比鬼蜮界的事可怕多呢,只是人世間的事掩蓋得深,平時不容易給你看出罷了。”
   接著稚柳自告奮勇道:“我來講一個人嚇人的故事。這事發生在我們常州鄉下,夏天的傍晚,某甲和某乙一起在船上飲酒乘涼。某甲指著河對面的墳場說,昨天剛抬來一具棺材,你敢不敢在晚上,把棺材裏的屍體搬出來?某乙說:如果我敢,你怎麼謝我?”某甲說:“你敢,我就輸給你十兩的銀子。不然你輸給我十兩銀子。某乙說:你輸定了,回家取銀子吧,你回來時,保證看見屍體已經在棺材外了。某甲說定就走了。等到太陽落山,某乙划船過河,來到墳場前,發現那具棺材已被揭了蓋,正疑惑間,棺材中突然伸出一雙手來,一把抓住某乙的脖子,嚇得他小聲祈求說,請幫幫忙,你出來躺一會,等我賭贏了,就放你回去,明天一定買豬頭三牲來厚葬你。誰知他話才落音,那雙手抓得更緊了。幸好一群走夜路的人經過,打著火把趕來,原來抓住某乙脖子的,正是某甲,他假作回家取銀子,其實繞進墳場,把屍體搬出來,自己躲在裏面,演出了這場惡作劇。”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