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第三回 儒生充黑筆師爺 雅賊竊詩學涵英]
半空堂
·第十七回 老战友自曝革命底牌 祖师爷亮出理论真相
·第十八回 基本群众呼唤伟大领袖 半空道人占卜共党气数
·后记
·君子国和小人国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上海話“奎勁”的出典
·昌茂,你必須說清楚誰是敵人
· 吳昌茂為何敢如此囂張
· 上海話“赤佬”的出典
· 趙小蘭的爺爺趙以仁之死
·黿 瘞 記
· 追憶馮其庸先生
·敬奉上廣下元大和尚八十八韻
· 少儿社那代人的几个绰号
· 幸虧張大千沒有留下
·謝门四杰遺韻千秋
· 食薇亭記
· 半空堂說夢
·文人打法官及其他
·説 期 望
·上海話“小斗亂”的出典
·畫 魂 乃 似
·買雞蛋時的聯想
·林 沖 爆 料
·十月革命和中共的關係
·通姦古今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除 毛
·娘的绝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張大千和孟小冬
·李志绥和熊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三回 儒生充黑筆師爺 雅賊竊詩學涵英

   
   
   匪首見正權寫得一手好字,不由滿心歡喜,原來他這支草寇,要說武的,人人是拼命三郎,要來文的,卻沒有一個能舞文弄墨。為了找個師爺,去年從郵亭搶來一個秀才。偏偏這傢伙脾氣倔得很,在山上呆了半個多月,恩威並加,就是不肯落草,還一個勁地罵他是盜蹠,鬧著要自殺。他為了怕承擔戮殺文人的罪名,只好把他放了。眼前這個文弱書生,不正是個現成的師爺嗎?真是天成我事矣!匪首想到這裏,和顏悅色地問正權:“你叫什麼名字?家住何處?”
   正權如實回答。
   匪首不等他說完,就道:“信你不必寫了,本帥聘你當軍師,你我今後榮辱與共。”

   正權聽了,不由一怔,說不出話來。匪首見他面有難色,操起右手,在桌子上擂了一拳道:“你若敢推託,或說半個不字,本帥就把你斬了。”
   正權嚇得毛骨悚然,半天才囁嚅著,吐出了一個“是“來。
   就這樣,正權在山寨裏呆了下來。
   匪首對他禮有厚加,每頓魚肉款待,工作也可說清閒得很,無非是按照他的旨意,今日給官府寫無頭帖,明日給富戶寫恐嚇信,無聊得很。
   光陰荏苒,正權在山上一呆就是三個多月,眼看五位同學一個個早都被贖走了,只剩他一個人留在這裏,歸家的日子遙遙無期,凶吉未蔔。幸虧匪首器重他,常常請他去下棋解悶。但他在山寨裏的活動,步步遭人監視,不准擅自離開。
   卻說那天吃晚飯時,正權無意中聽窗外有人說,今夜哥兒們要全體出動,去縣城一家皮貨商人家“越財”。這“越財”就是搶劫的意思,是土匪們的黑話,正權在山寨上呆久了,黑話懂了不少。
   正權吃過晚飯,回到房裏,點燃油燈,磨墨寫字,等待頭領來通知他參加今夜的活動,誰知院子裏空落落的,遲遲沒有人來說話,到了二更時分,一位年齡與他相仿的小土匪,拎著食籃,笑嘻嘻地進來。正權放下筆,準備跟他出去,不料那人叫正權坐下道:“頭兒今晚帶領哥們兒下山越財,怕你寂寞,叫我來陪你的。”說罷端出醬肚、醬兔、爆子雞……,還加上一瓶五糧液。酒瓶打開,滿屋飄香。
   三杯下肚,小土匪告訴正權,他姓康,是匪首的外甥,大家都叫他小康。
   “那頭兒是你舅舅囉?”正權挾著菜問。
   小康點點頭,有點得意。
   正權呷了口酒又道:“我老覺得,幹咱們這一行有些損德。”
   “是啊,”小康頗有同感道:“不過也沒有辦法,我舅舅叫周匡,原本是內江城裏一位幫會頭頭的採辦,後來跟那位頭頭的三姨太鬧了風流韻事。被頭頭知道了。那天,頭頭吃過酒,打了三姨太一記耳光,揚言要把我舅抓起來槍斃。幸虧三姨太機靈,派人通風報訊,我舅才拉了幾個兄弟,到這裏來落草,”
   這周匡是誰?在下前文已有交代,列位看官自然明白。但我們的主角還不知就裏,因為周匡去張畫花攤上鬧事時,正權才只有六歲,難怪他在教堂裏一眼瞥見周匡,只有一個朦朧的印象。
   正權和小康胡吹亂侃,一直吃到三更,才酒足飯飽。小康打掃殘席,趁著酒興幫正權磨墨,央求他給母親寫封家書。原來小康的母親是個寡婦,又是個瞎子。自從他跟舅舅落草後,老娘生活無人照料,最近又中風癱在床上。正權聽了小康的遭遇,心中十分難過。
   正權幫小康寫完信,又給他念了一遍,然後交給他封好。小康再三道謝,歡天喜地的走了。
   送走小康,眼看就要天亮,正權帶著酒意,剛上床,忽聽得屋外人聲喧嘩,笑語四起。他披上衣服,從窗縫裏看往外一望,只見月光下一群烏合之眾,正在把搶來的箱籠,抬進屋去。他拔開門閂,想出去看個究竟,誰知門剛推開門,一個黑影驀地撲了進來,嚇得他一跳。定神細看,原來是小康,他拉著正權的手,高興地說:“哥兒們今天收穫可大啦`,越了不少值錢的東西,光字畫就是一堆,我舅要我來叫你幫他去揀一揀,看哪些是值錢的。”
   也許是天性相近把,聽說去看字畫,正權的精神一下子提了上來。他穿上鞋子,就往周匡房裏去。
   周匡看見正權,指著灑落滿地的線裝書和橫七豎八的畫軸道:“師爺,今天本帥旗開得勝,馬到成功,發了一筆橫財。你看,過去本帥從不劫越這些鳥字畫。今天弟兄們下山,本帥特意關照,給師爺越些字畫和文房四寶回來。你看,這不都是,你要喜歡,就隨意拿吧!”周匡說完,就招呼眾兄弟飲慶功酒去了。
   正權見周匡出去,就翻閱那些畫軸。他一口氣打開了十幾幅,但都是些“財神”、“壽星”、“和合二仙”……沒有一件中意的,再翻閱那堆書,更是糟糕,只是半部二十四史和諸如《日知錄》、《參同契》一類的東西。他在書堆裏扒了半天,只有對一本叫《詩學涵英》的書,還有些興趣。這是一本學詩入門的書。他呆在這裏無聊,空余時學學寫詩,倒還用得著。
   卻說正權自從得了這本《詩學涵英》,象著了迷似的,整日關在房間了搖頭晃腦地念“平平仄仄”,弄得匪徒們在背後笑話,以為他得了精神病?
   那天正權吃過晚飯,小康來喚他,說頭兒要他去,正權估摸,又要請他下去下棋了。
   他放下手裏的書,跟著小康來到周匡屋裏。周匡剛喝過酒,滿嘴酒氣。他示意小康擺好棋局,然後捋起袖管,上前就是一個當頭炮,正權緊緊自衛,用跳馬來擋。兩人一攻一守,大約奕十幾步,突然外面一陣槍響。嚇的周匡跳起來,捏著自己的“將”,不知往哪里放。不待他轉過神,屋外一陣驚呼:“大帥,不好了,民團搜山來了!。”
   這時候的周匡,哪還顧得上外甥和正權的安全。他沖到床前,從枕頭下摸出駁殼槍,一個箭步從窗門裏跳了出去。
   緊接著,劈劈啪啪,槍聲越來越密,正權和小康嚇得鑽到床底下,不敢動彈。過了好一陣子,聽聽槍聲小了,才敢爬出來,誰知剛拔開門閂,只聽見:“不許動!”一個持長槍的彪形大漢,踢開門沖進來。
   欲知正權和小康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2010/02/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