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後 記]
半空堂
·第四十八回 紅粉囑託痛斷腸 名旦說笑樂翻天
·第四十九回 誨人不倦師生情 高山流水朋友義
·第五十回 豈料一別成永訣 有情千秋長相憶
·張大千一九四九年後編年
·俏皮話兼作後跋--张之先
·後 跋
·半空堂自述之一
·母亲,你为何从不认错
·从毛泽东死的那天想开去
·首次台湾游
·我和《科幻世界》
·阿O王国(上)
·阿 O 王 国(下)
·上海人和“汏屁股”
·郁达夫的四封情书兼记黄苗子和郁风
· 仓皇北顾何时还
·善和恶的手
·我家三弟
·读《红狗》的联想
·老子虽死 可奈我何
·游岳麓书院记
·党妈妈的奶头
· 旧文新帖话江总
·从月饼说到其他
·反三俗要不得
·眇翁张先生传
·回忆童恩正
·书坛耆宿张光宾
·小 人 丁 木 匠 传(第一至三章)
·永久的遗憾
·德法记游
·日本关西记游
·“冠生园”创始人冼冠生之死
·都是老蒋遗的祸
·红都妖孽
·第一回 天安門廣場冤鬼說國情 紀念堂僵屍還魂問原由
·第二回 大兵论时政 江青告御状
·第三回 石獅子索紅包 老道士說因緣
·第四回 陕西老农罚款长安街 盐水瓶罐急救天安门
·第五回 坐的士司机发牢骚 吃烤鸭教授诉苦经
· 第六回 暴發戶鬥富擺闊 流浪兒哭窮喊苦
·第七回 開國功臣成乞丐 過氣天子蹲牢房
·第八回 乱臣贼子夜半说马列鬼话 昏君独夫私下论权术阴谋
·第九回 庐山内幕臭 世事颠倒多
·第十回 小野鬼出口不凡 大行宫藏垢纳污
·第十一回 潘汉年呼冤还我清白 周恩来劝架大局为重
·第十二回 天下事事事有报应 抽挞声声声入骨髓
·第十三回 厚颜谈帝皇秘诀 清心说茶艺轶事
·第十四回 蒋介石怒斥马列 毛泽东讥讽孔儒
·第十五回 胡适之有的放矢 毛幽灵无言以答
·第十六回 究竟谁假抗日真夺权 就是你明合作暗分裂
·第十七回 老战友自曝革命底牌 祖师爷亮出理论真相
·第十八回 基本群众呼唤伟大领袖 半空道人占卜共党气数
·后记
·君子国和小人国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後 記

   
   近來我心裏有一種迫切感,自覺人生步入甲子,身心衰退日非,立志要抓緊時間,將三大本《張大千演義》寫完,否則年復一年,浪費光陰,大限時,將十年寒窗所學,百年人生所見,千年時空所悟,一併帶往焚屍爐,付之一炬,殊為可惜,有此感悟,就越發懂得了愛惜光陰和人生了。
   二零零六年四月,我去臺灣採訪,那裏的許多讀者朋友,和大陸的讀者朋友一樣,對我在第一部“大陸篇”裏所寫的故事非常感興趣,希望我儘早將《海外篇》和《歸根篇》寫出來。在他們的期望下,我躲進上海的“半空堂”書齋,五月八日開筆,到明年的四月二十五日,終將“海外篇”脫稿,其間廢寢忘食,忙得連自己的棲息地悉尼都沒空回去,個中苦樂,唯有自知。
   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中國的現代文學史上,曾經出現過對胡適、林語堂、梁實秋,甚至鬱達夫、包天笑、張恨水……的遺忘;當然中國現代美術史對“叛國投敵分子張大千”更要失憶了。
   在整個民族“撥亂反正”,呼喚儒家文明回歸的今天,從歷史灰燼中尋找被人刻意遺忘的張大千,是對“把顛倒的歷史再顛倒過來”的一次嘲弄。

   上世紀五十年代,在海峽兩岸陰霾濃罩,兄弟鬩牆的日子裏,是張大千孱弱的肩膀,負擔起了兩岸政權都無意顧及的“東西方文化交流”的重擔。他甘耐貧困,忍辱負重,上印度、去阿根廷、住巴西、遷美國,……他的畫展,更是幾乎披及所有的西方國家。在法國,為了會見畢卡索,他降尊紆貴,兩次守候,表現出儒家的寬厚和親和,尤其使人感動的是,在“三年自然災害”期間,他在自己處境也不寬裕的境況下勤奮作畫,將賣畫所得,通過各種管道,分頭接濟給大陸的親朋和好友,這種義舉,在採訪中常被人稱道。
   張大千雖然萍跡世界,但沒有一天忘懷自己的祖國,他晚年在臺灣摩耶精舍時,常常為思念自己的親友而哭泣,為一包來自四川故鄉的土壤或一幅母親的小畫而傷感。他孝順父母,尊敬兄長,知恩圖報,忠於國家,講義氣,重友情。他身上有著珍貴的,對今天的人來說有必要繼承的儒家鐘靈之氣,
    在寫作過程中,我懷著一種在補綴的感覺,將一塊塊帶刺的角料,小心地裁剪成形,既要好看,又不讓刺痛手,最後拼湊成一件完整的衣裳,展現給人們,來換取我內心的愉悅。
   我寫的雖然是演義,但所涉及的事件和人物基本上語出有典,力求翔實。為了故事的順利進行,只是在時間上有所調整,對個別不重要的人物有所虛構,我也為故事中的張大千寫了不少詩詞,但願能夠亂真。
   我在寫作“海外篇”的過程中,一如既往,受到許多文壇前輩、張家親屬和張大千研究者的熱心幫助,他們是:黃苗子、何浩天、馮其庸、鐘銀蘭、張心義、張心瑞、張心慶、張心端、李順華、伏文彥、鬱慕蓮、徐啟泰、李永翹、張應流、範汝愚、朱震宇、蔡振祿、曾迎三、魏學峰、楊詩雲、汪 毅、馬燮文、歸欽忠、盧津源、倪紹勇、蔣亞軍、劉振宇、董之一、鄔梅芬、謝小佩、宣昌發。
   孫家勤博士是五省聯軍孫傳芳大帥的哲嗣,也是張大千先生的關門弟子。 他留學德國,具有“哲學博士”和“藝術博士”雙重學位,也是大風堂弟子中學歷最高的一位,現任臺灣師範大學藝術系主任。他在巴西八德園追隨大千先生三年,是大風堂中深得大師三昧的弟子之一,他賜寫的封面題詞和前言,為本書增色不少。
   學林出版社的副編審褚大為先生,為本書的編輯和出版,用心良苦,在此表示謝忱。
   我的表哥張之先先生,曾經為我的“大陸篇”寫過一篇精彩的後跋——《俏皮話兼作後跋》,我寫本篇時,他一如既往的給予支持,在此一併致謝。
   運筆至此,突然聯想,從大陸七十年代的文物商店拒不收購“反革命分子張大千”的黑畫,到三十年後竟然在中國所有的拍賣行裏,被人瘋狂追捧, 一紙難求,不由忍俊不禁,喟歎:“這世界到底誰瘋啦,是張大千抑或別人?”
   
   
    二〇〇八年六月三十日修改於悉尼浮槎棲夷樓
   
   
   
   
   
   
   
   
   
   
   
   
(2010/02/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