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第二十八回 老嫂陳情家中事 長詩追憶舊老情]
半空堂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十八回 老嫂陳情家中事 長詩追憶舊老情


    卻說大千聽見叫嚷聲,來到視窗,看見黃弘恂拿著竹竿,領著一群人在樹林裏追趕。
    大千放開聲音問:“發生啥子事情啦,大叫大喊的!”
    黃弘恂氣喘吁吁道:“剛才給白寶寶餵食,這傢夥趁人不備,逃出來了。”
    大千生氣道:“不要驚嚇它了,等我來!”說罷奔下樓去。

    白寶寶攀在一棵老松樹上,憤怒地望著呐喊的人群。
    下面的人群,有的拿著樹枝,有的捧著飯團,這形勢猶如兩軍對壘,一觸即發,大千責備道:“誰叫你們起哄的,快把手裏的東西丟了!”
    眾人訕訕地丟下樹枝。
    樹上的白寶寶聽見大千的聲音,轉過頭,一臉的驚恐變為委屈,對著他一陣叫喊,彷佛在訴苦。
    大千叫眾人退下,對樹上招手道:“下來吧,聽話!”
    白寶寶彷佛能懂他話似的,乖乖地跳下來,像孩子似的撲入他的懷抱。
    大千抱著白寶寶,從黃弘恂手裏取過飯團,餵食道:“他們欺負你了,我來教訓他們。”
    大千連騙帶哄地把白寶寶送回籠子。大家松了口氣,黃弘恂道:“老夫子,我們追趕了它老半天,就是不肯下來,它就是聽你的。”
    大千責備道:“我常跟你們說遇事要動腦筋,你們就是不聽,只要想一想,你們拿著竹竿拼命叫喚,這陣勢它敢下來嗎?”
    “我們不會打它,只是嚇唬嚇唬。”其中一人道。
    “你們像暴徒似的拿著竹竿,誰會相信不打它。我就是被暴徒逼在樹上,不敢下來,這個滋味我懂!”
    大千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好在這群年輕人單純,沒人追問。
   大千安排好白寶寶,回到畫室,看見雯波拿了衣服過來道:“我叫他們準備了兩輛汽車,等你換好衣服就出發。”
   卻說大千和雯波趕到聖保羅機場,正好看見楊浣清右手被葆羅扶著,左手攙著聰聰,從候機室出來。他口喊:“二嫂!”一個匍匐跪下地去,磕了個響頭。
   過路的洋人以為白鬍子老頭走路不小心摔倒,意欲上前攙扶。
    楊浣清趕緊推開葆羅和雯波,連喊:“使不得,使不得!”搶先將大千扶起。
    行畢大禮,葆羅對聰聰道:“聰兒,你也跪下,給爺爺磕頭。”
    聰聰是嘉德和段慶安的兒子,今年剛上小學,他望著大千的長鬍子,有點陌生,不肯下跪。
   “你就趴在地上,說給爺爺請安。”楊浣清把他推上前道。
    聰聰自小在上海長大,受的是革命教育,從未見過這種場面,一下子適應不過來。楊浣清又推了他一把。
    他突然轉過身子,頭頸一斜,不服道:“哪能!(上海話:怎麼樣!)”
    楊浣清有些生氣道:“我不是在路上教過你怎麼磕頭的嗎?”
    “我不磕,老師說,磕頭是封建主義的東西!”
    葆羅正要說話,大千拉過他的小手道:“免了免了,回去好好調教。”
    大千接上二嫂,六口人分乘二輛汽車回到八德園,已是午夜時分,大家草草吃過宵夜,各自回房休息不提。
    前面說到張家祖上是客家人,按客家的規矩,叫母親為“妳”,張滎早夭,善子被立為老大,所以下一輩的人稱他的夫人為阿妳;麗誠的夫人為三妳; 文修的夫人為四妳。
   第二天一早,客廳裏笑語喧天,地上鋪了紅氍毹,燭臺上燃起了香燭,張家的子侄輩,輪流上前磕頭請安。
   客廳裏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位小客人。他聰明可愛,口齒伶俐,大家都喜歡逗他說上海話,“阿拉”,“哪能”。”
   中午的接風筵席特別豐盛,幾十道菜肴,流水般的上下,為了準備這些菜肴,婁海雲忙了幾天,光是那盤幹蒸鰉翅,他就用上等的金山鰉翅和海參、火腿、冬筍、乾貝、豬網油層層隔開忖墊,然後加上各種調料,用文火燉了二十幾個小時。
   楊浣清和聰聰從自然災害的環境中出來,餓慌了,尤其是聰聰,頭回吃上這麼好的東西,嚷著要奶奶挾粉絲,最後把盤子裏剩下的羽翅湯都給舔乾淨了。
    午飯後稍事休息,大千謝絕客人,把二嫂請到畫室,談論家事。
    楊浣清坐定,先敍述了申請出國的經過和在香港等待簽證的過程,特別提到郎靜山和高嶺梅等朋友在香港的熱情接待。
    大千道:“我有今天的飯吃,在內,是靠幾位哥哥的教誨,尤其是二哥,對我恩重如山;三哥挑起全家的經濟擔子,讓我安心作畫;四哥教我詩詞歌賦和做人道理……在外,幸虧這些朋友的幫忙,我受兄弟朋友的恩惠,真是銜環難報啊!”
    楊浣清道:“ 三哥收到你在美國開畫展的照片,高興得特地從洛帶趕回內江,和四哥飲了一夜的酒。”
    “怎麼,三哥不住重慶了?”大千問。
    “唉,”楊浣清為難道:“他們叫我瞞著你,但我不說,心裏憋得慌,還是想講。”
    “二嫂有什麼話儘管直言,巴西是言論自由國家,不要顧忌。”大千寬慰道。
   楊浣清道:“五零年,四哥離開郎溪回內江,當時正在搞土地登記,四哥不懂政策,許多問題都去問九侄心義,當時他是大學生,新知識懂得多。兩個人因為不在同一個城市裏,一來二去,很不方便,四哥怕煩,便自作主張將土地過戶到心義名下。不料這下闖了禍,心義被評了個地主,就此背上黑鍋。”
   提到郎溪,勾起了大千的思念之情,問道:“先父母在郎溪的墳塋每年有人去祭掃嗎?”
   楊浣清道:“子侄輩輪流陪老輩去,去年清明是心儉和心義陪我去的。今年清明由心禮和心銘陪三哥和三嫂去,明年清明由心仁和心端陪四哥四嫂去祭掃。”心禮和心銘是三哥麗誠的兒子,心仁和心端是文修的子女。
   “ 子侄們總算還有孝心。”大千慶倖道,接著問,“心義評上地主後,結果怎樣?”
   楊浣清道:“他不光是地主,到了反右又加了一頂右派帽子,裁減薪水,被送到成都附近的龍泉驛農村接受改造。三哥為了接濟心義,賣掉了重慶的老屋,和三嫂搬到洛帶去住。”
   大千又問:“心銘的情況如何?”
   楊浣清道:“心銘在香煙廠當會計,工資很低,因為養不活全家,他媳婦心毓計畫帶了孩子回無錫娘家去住。”
    大千激動道:“啥子,我們張家已經到了養不起媳婦,要送回娘家的地步了?”
   楊浣清道:“心銘也是沒得法子呀!”
    大千感歎道:“心銘不懂事,當年他和一幫地下黨的同學勸我留下來,幸虧我沒有聽他們的話。”
    楊浣清道:“去年他來上海,談起這事,後悔莫及。但最傻的還是心嘉,已經出來了,還吵著要回去,現在懊惱不已。”
    “那時候我天天勸他,她不聽。我跟她說只要答應不回去,我就讓他去埃及旅遊,看金字塔,她還是不聽。我沒得法子,最後請目寒弟去講,她還是不聽。唉——”大千說完,長長地歎了口氣。
    沉默一會,大千問:“四哥那裏你有聯繫嗎?”
    楊浣清道:“四哥人緣好,在內江行醫,所以沒吃大苦頭。”
    “我給你和三哥、四哥的信,是同時寄出的,不知為什麼,他們一忽兒說領導同意了,一忽兒又說要補材料,一忽兒又說不同意,我真弄不清他們是如何辦理的。”大千納罕道。
   楊浣清道:“三哥和我通過電話,說他送掉了不少藏畫,想盡辦法通關係,但當局還是不批。”
   “家裏的畫是怎麼處理的?”大千問。
   “聽四哥來上海說,四川的一家文物單位,在街口開了一家收購鋪子,家裏的子侄耐不住貧困,有人私下去賣掉一些,聽說賣得非常便宜,一隻元朝人的手卷只得到幾百元錢,這個口子一開,正蓉就管不住那些東西了,這也是她要把東西交給博物館保管的原因。”楊浣清覺得自己說露了嘴,補充道:“你不要去責怪正蓉和孩子們,他們也實在沒有辦法。”
   大千道:“當然不能怪他們,孩子們填不飽肚子,自然要設法充饑,正蓉管不了那些東西,只好交給博物館,寫信來問我,我是同意的。”
   楊浣清在恐怖環境裏生活久了,本能地放低聲音道:“傳說四川和安徽餓死不少人,但還不許老百姓講,報紙更不容登。”
   大千道:“國內的報上不是經常說‘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嗎? 海外和香港的人民,都瞪大著眼睛瞧著呢。”
   楊浣清道:“這幾年政治運動一茬連一茬,嚇得夫婦之間相互揭發,親戚之間不敢來往。心義被打成右派後,領導動員心慧跟她離婚,心慧堅決不答應。”
   “好!”大千激動道,“這就是咱們張家的媳婦。憑這一點,我就要給他畫棵松樹。”突然他有想起了楊宛君,問;“你有宛君的消息嗎?”
   “前幾個月俞致貞來上海看心嘉,說宛君在北京一直沒有工作,和她的師妹王清華住在一起,靠畫火柴盒商標為生,聽說畫一張火柴盒商標只能得到兩分錢。”
    “兩分錢,那麼少!”大千驚訝道。
    “時逢荒年,有誰買畫?有火柴盒畫已經不錯了。”楊浣清道,“俞致貞說,前不久有人動員宛君,將家中的藏畫捐給國家,換個積極分子的榮譽,可以爭取一份工作。”
    “哦——把東西獻出去,就可以成為積極分子。”大千明白楊宛君將藏畫捐給博物館的原因了,問,“後來分到工作了嗎?”
    “被按排在街道醫院當護士。”楊浣清答。
    這時雯波進來,給楊浣清的杯子添了水問:“阿妳,你知道心健的消息嗎?”
   “四川的幾戶人家,正蓉那家最苦,靠心慶一個女孩子維持這個家,難呐。”
    大千道:“我也給心慶發了信,叫他申請出來,可是她連回信都沒有,不知是啥子原因。”
    楊浣清道:“恐怕他們連申請的費用都繳不起呐。上次嚴穀聲出差來上海,說鐘福成把心健送回正蓉處,正蓉認為,不管怎麼心健是張家的骨肉,收了下來。但是正蓉把家裏的畫全部上繳給博物館後,已經窮得一無所有了。她背著心健,苦澀地給人家開玩笑說,我屬牛,心健也屬牛,老牛背小牛,苦呐。”
    雯波問:“正蓉也是屬牛嗎?”
    大千點頭道:“正是,她和心健相差四十八歲。”
    楊浣清道:“蕭建初和拾得,前不久來上海,問我如何辦理出境的事,現在他們在重慶美術學院當教授。”拾得是大千最喜歡得女兒,本名叫張心瑞。
   “我也給他們一家發了邀請信,不知他們辦得如何了?”大千喃喃道。
   楊浣清道:“聽拾得說,建初的畫最近有進步。”她知道大千最關心學生們的學業,蕭建初既是大千的學生,又是乘龍快婿。
    大千道:“建初畫畫很用功,基本功也打得紮實,只是沒有悟性,缺少靈氣。如果在落墨上有所突破,還是可以進步的。”
    “奶奶——”這是聰聰的哭聲。
    楊浣清轉身奔出去,她人胖,又是小腳,走起來一趄一趄,很吃力。大千和雯波跟在後面,在長臂猿籠子前,看見聰聰在啼哭,幾個做園林的青年在一旁大笑。
    楊浣清問發生了什麼事,一位青年道:“他和長臂猿取樂,差一點給抓破手。”
    大千抱起聰聰道:“別怕,別怕,爺爺來教你,你要交朋友,先得給他喂東西,然後慢慢地建立友情。”
    聰聰道:“爺爺,長臂猿胃口大嗎?”
    “大,長臂猿胃口很大,只要你喂它,它可以不停地吃。”大千把聰聰掮在肩上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