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後 跋]
半空堂
·第五回 坐的士司机发牢骚 吃烤鸭教授诉苦经
· 第六回 暴發戶鬥富擺闊 流浪兒哭窮喊苦
·第七回 開國功臣成乞丐 過氣天子蹲牢房
·第八回 乱臣贼子夜半说马列鬼话 昏君独夫私下论权术阴谋
·第九回 庐山内幕臭 世事颠倒多
·第十回 小野鬼出口不凡 大行宫藏垢纳污
·第十一回 潘汉年呼冤还我清白 周恩来劝架大局为重
·第十二回 天下事事事有报应 抽挞声声声入骨髓
·第十三回 厚颜谈帝皇秘诀 清心说茶艺轶事
·第十四回 蒋介石怒斥马列 毛泽东讥讽孔儒
·第十五回 胡适之有的放矢 毛幽灵无言以答
·第十六回 究竟谁假抗日真夺权 就是你明合作暗分裂
·第十七回 老战友自曝革命底牌 祖师爷亮出理论真相
·第十八回 基本群众呼唤伟大领袖 半空道人占卜共党气数
·后记
·君子国和小人国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上海話“奎勁”的出典
·昌茂,你必須說清楚誰是敵人
· 吳昌茂為何敢如此囂張
· 上海話“赤佬”的出典
· 趙小蘭的爺爺趙以仁之死
·黿 瘞 記
· 追憶馮其庸先生
·敬奉上廣下元大和尚八十八韻
· 少儿社那代人的几个绰号
· 幸虧張大千沒有留下
·謝门四杰遺韻千秋
· 食薇亭記
· 半空堂說夢
·文人打法官及其他
·説 期 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後 跋

   
   
   陽曆一月,正是中國早春前的寒冷時節,我坐在炎熱的南半球悉尼的“丙丁居”書齋裏,為此書按上最後一個鍵號。
   這時我突發聯想,明明是一個地球,因為空間的不同而如此寒熱;明明是一段歷史,因為價值觀的差異而有眾多的解釋。二十年前,我寫《張大千演義》第一版時,由於“文革哈雷彗星”的尾巴還在中國上空遊蕩,被採訪的許多張大千的故舊門生,為了怕惹上政治麻煩,他們刻意回避了他和國民黨高層的友情;為了迎合當時的閉塞風尚,刻意掩飾了他風流倜儻的個性;為了強化僵化的治國綱領,刻意淡化了他的儒家人格。一些無聊文人,甚至塗改已有定論的“敦煌壁畫事件”,落井下石,大潑髒水;顯然那個時代我筆下的“張大千”是臉譜化的,乾癟的,缺少真實的汁水的。
   隨著一代強人的逝去,大自然以無可抗拒的力量,淨化了附在歷史機體上的恩怨,回復了原有的光澤。

   中華民族回歸良知,回歸傳統文化的潛流湧動,是我再塑“張大千”的動機。
   我在第一版小說的後記中,曾經引用日本電影《砂器》中的三句對白:
   
   佐知子(女兒):爸爸,藝術家和政治家可不一樣。
   田所(父親、大藏大臣):不,都不是人嘛,沒多大區別。
   和賀英良(音樂家):只有一點不相同,那就是藝術家靠作品決定成敗。
   
   二十年過去了,“古今將相今何在,荒塚一堆草沒了。”那些和他同時代,曾經叱吒風雲,不可一世的政客們早已骨枯名朽,聲名狼藉,唯有“藝術家靠作品決定成敗”。張大千的作品傳世人間,身價日隆,一紙難求。
   “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二十年前我曾經採訪過謝稚柳、葉淺予、慕淩飛、章述亭、劉力上、曹逸如、伏文彥、俞致貞、潘貞則、糜耕耘、晏偉聰、張嘉德等張大千的生前故舊,無情的時光更迭,除劉力上、伏文彥和晏偉聰、張嘉德四位外,其餘均已作故,特別是謝稚柳先生,曾經為我的第一版小說題寫書名,在此我酹地一樽,以示懷念。
   感謝張心慶女士為本文寫序。她是張大千的女兒,是一個有幾十年教齡的教師。她秉承父風,與世無爭,無怨無悔,甘於淡泊,如今已息影林泉,在上海撰寫回憶錄,她的序言為本文增色不少。
   我的姨表兄張之先,是張大千先生的侄孫。他為本文撰寫的《俏皮話兼作後跋》一文,詞鋒犀利,才氣橫溢,儘管口氣上有上海人說的“老亂”之嫌,但不失為精彩之作,感謝他在文章中鞭策我勇往直前。
   張之先的祖父張麗誠是張大千的三哥,張家老輩的經濟掌門人,張大千的成功,知識上靠的是二哥張善子,經濟上靠的是三哥張麗誠。張大千是一個尊奉“孝悌”的人,他把幾位兄長的照片一直掛在“摩耶精舍”的畫室裏,直到如今。
   在這裏還必須提到的是,張家的“三妳”——張大千的三嫂羅正明。她比張大千年長十五歲,在張家發跡前,嫁給張麗誠做童養媳。在張家貧寒的歲月裏,是她背著年幼的張大千,慪著腰,在別家攏過的紅苕田裏,翻找遺留的小紅苕,嚼碎了喂飼,以致大千晚年,每每向人提及此事,就哽咽不已。當台海兩岸政治氣氛略有鬆動時,張大千就托香港名流張應流先生回大陸探望三妳,並再三叮囑,要代行三跪之禮。
   游三輝兄是大風堂第三代中的後起之秀,他臨摹張大千的字跡和後期的大潑彩作品,達到幾可亂真的地步。感謝他為本書題寫回目和精彩插圖,讓我們依稀見到大千先生的瀟灑風采。
   沈舜安兄是大風堂第二代弟子伏文彥先生的高足,他是搞印刷的,為此書的出版,贊助了製版費,對他的熱心表示感謝。
    臺灣博物館的老館長何浩天先生抱恙為本書題寫的書名,是對我莫大的鞭策和鼓勵,他是張大千先生生前的好友,我的長輩,在此我除了由衷的感謝之外,深深祝福他健康長壽。
   本書在修改時得到張心端、朱震宇、謝小珮、董之一、範汝愚、張應流、郁文華、楊詩雲、倪紹勇、宣昌發、汪毅、歸錦忠、昭覺寺的演法大方丈、斯孝坤、李順華等親友的支持,在此表深謝悃。
   張大千是中國歷史上五百年出一個的奇才,他的故事浩如煙海,正如何浩天先生所說,你就是再寫上五百個章回,也寫不完“張大千”三個字的一撇。鑒於大家明白的原因,我暫且將故事寫到他離開大陸時的一九四九年,簡稱“大陸篇”,稍後我將去巴西、美國和臺灣等地採訪,續寫“海外篇”,第三部寫他葉落歸根,終老臺灣的“歸根篇”。
   在中華民族呼喚儒家文明回歸的今天,盡可能寫出一個以儒家傳統終其一生的張大千來,這是歷史給我的使命,也是我多年的願望,更是廣大讀者多年的期待。
   運筆至此,我又思索起孔子的“禮失,求諸於野……”的話題來。
   
   
   作 者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六日於悉尼半空堂寓所
   
   
   
   
   
   
   
   
   
   
(2010/02/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