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張大千一九四九年後編年]
半空堂
·启功说“缘”
·我请启老写堂匾
·清议茶和报
·上海话中的英语
·熟睡的城市
·说“先生”道称呼
·谈人说狗
·王麻子自述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大千一九四九年後編年


   
   己醜——一九四九年五十一歲
    是年十二月,在張群和陳誠的關照下,先生攜新夫人徐雯波、女兒張心沛乘國民黨軍用機,自成都抵臺灣,旋即在香港舉辦《張大千畫展》,暫居香港。
   

   庚寅——一九五零年五十二歲
    年初,先生攜夫人徐雯波,自香港赴印度新德里舉辦畫展,考察大吉嶺,臨摹阿堅塔壁畫及撰詩文無數。同年僑居印度大吉嶺。
   
   辛卯——一九五一年五十三歲
    七月,先生從印度回香港舉辦畫展,八月回臺灣旅遊,參觀藏品,隨即赴日本東京探望老友。年底,子侄心德、心嘉、心一、心澄等四人由澳門進入香港,先生喜極,作《喜聞八侄心德、十二侄心嘉至港賦寄》:“久客吾何戀,驚聞兩侄來。死生成遠別,鄉國有餘哀,含飯今知愧,焚囊舊惜才。殘年催急景,為汝笑顏開。”
   
   壬辰——一九五二年五十四歲
    二月,先生隻身先赴阿根廷考察踩點,五月返港,決定全家遷移,為籌經費,將《韓熙載夜宴圖》及《瀟湘圖》、宋人名冊等舊藏,賣與大陸。同年周恩來授意葉淺予、徐悲鴻等聯名寫信,勸其回國,先生婉拒之。同年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賽勒斯舉辦畫展,築居所名為“昵燕樓”,受到阿根廷總統貝隆接見。
   十二月,先生侄子心德(又名彼得,生於一九二一年八月十一日,系四房正學公和劉夫人所出)因染病在阿根廷逝世,年僅三十二歲。心德是張家子侄輩中作畫最認真,最有才氣的一位。他跟隨先生上敦煌,訪歐美,得先生繪畫真傳,遽然逝世,先生悲慟不已。
   
   癸巳——一九五三年五十五歲
    一月抵美國,在王季遷等友人陪同下,考察中國歷來失散在美國博物館的古畫。是月,回阿根廷,畫《移居圖》送寄臺灣張目寒,題詩表達自己落戶南美的閒適心情,詩曰:“且喜移家深複深,長松拂日柳垂蔭,四時山色青宜畫,三疊泉聲淡入琴,客至正當新釀熟,花開笑倩老妻簪,進來稚子還多時,黯綠篇章學苦吟”。
   五月,應于右任邀請回臺灣旅遊,在老友王壯為陪同下,赴台中霧峰北溝“故宮博物院”觀畫。是月在臺北舉辦《張大千畫展》。
   十月,先生返阿根廷,途經巴西訪友,偶見聖保羅附近有一塊土地出售,其環境頗似成都平原,在朋友的縱容下,購下此地。
   
   甲午——一九五四年五十六歲
    是年,在新購土地上大興土木,其地合中國畝二百二十畝,先生精心構思,挖湖造山,造橋建亭,還豢養黑白猿八頭,藏犬六隻,以及波斯貓等,廣置奇花異草,種植柿樹,因《酉陽雜俎》中記載,柿有八德,故先生取園名為“八德園”。園成,先生悠哉其間,吟詩作畫,作品頗豐。贈畫十二幅給巴西市政廳。
   
   乙未——一九五五年五十七歲
    九月,先生將歷年收藏,編匯成《大風堂名跡》一書,四冊,在東京出版。一時轟動東方藝壇,各國藝術館爭相收藏。可惜其時我國國門緊閉,不得見天下事也。
    十二月,由日本國立博物館、東京博物館、《讀賣新聞》等機構贊助,在東京隆重舉辦《張大千畫展》。大風堂門人孫雲生赴巴西,再投老師門下。孫傳芳幼子,孫家勤拜大風堂門下。
   
   丙申——一九五六年五十八歲
    去年在東京開畫展時,先生認識法國巴黎東方博物館館長薩爾,受邀請在該館舉辦“張大千近作展覽”。五月偕夫人徐雯波一起首次飛抵巴黎,六月“張大千臨摹敦煌壁畫展覽”,在東方博物館開幕,薩爾館長打破素不剪綵的慣例,為展覽剪綵,張大千被譽為“東方畫家第一受此殊榮之人”。
    七月,“張大千近作展”在巴黎盧浮宮隆重舉行,受到法國觀眾的熱烈歡迎和讚揚。同月,在巴黎世界博覽會上,先生遇到中國大陸商業代表團當團長的舊友,向他介紹中國的大好形勢,答應幫先生償還所欠債務,勸其回國,先生曰:“我張大千一生,自己的債自己了。想當年我在敦煌,也欠了別人幾百根條子,人家說我挖掘祖國藝術,可以向政府尋求補助,我都不肯,我從來不向政府要錢,政府的錢是國家的,怎麼可以拿國家的錢來替私人還債?”先生高風亮節,其言擲地有聲。
   七月二十九日,受畢卡索所約,在他尼斯港的“嘉尼弗麗亞”的別墅做客,並共同進午餐,此舉被歷史定格為“東西藝術界的高峰會談”、“中西藝術史上值得紀念的時刻”、“歷史性的會晤”。送畢卡索《雙竹圖》,畢卡索回贈《西班牙牧神圖》。
   年尾,於非闇授意在《人民日報》撰《懷念張大千》一文,說到舊友相聚,思念不禁,有“插遍茱萸少一人”之意,大千閱後,莞爾一笑,擲地不言。
    是年五月,毛澤東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文藝政策。
   
   丁酉——一九五七年五十九歲
    蟄居“八德園”,患目疾,五十九歲壽辰,作自畫像自嘲為:“隔宿看書便已忘,老來昏霧更無方,從知又被兒童笑,十目才能下一行。”
    九月經高嶺梅勸說,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眼科研究院治療。
    十一月,在美治療無效,轉赴日本東京治療,時值東京冬菇大量上市,先生食欲大動,“逐日食之,頗覺雙目漸瞭。”
   
   戊戌——一九五八年六十歲
    紐約國際藝術學會,將其在巴黎展出的《秋海棠》一畫,推選為,當代偉大畫家,並贈與金質獎章。
    農曆初四,正逢六十壽辰,填《浣溪紗•六十自壽》:“彈指流年六十霜,故鄉雖好未還鄉。人生適老更何方?挾瑟共驚中豔婦,據鞍人羨是翁強,且容老子喝壺觴。”
    五月,中國畫家潘玉良在巴黎多而賽開展覽,展出潘玉良經過二十多年修改完成的《張大千頭像》,西方媒體爭相報導。該頭像被法國國立現代美術館購藏,永久保存。
   
   己亥——一九五九年六十一歲
    年初,由巴西飛美國,再治眼疾。二月回巴西,在八德園與家人歡度春節。作《五魚圖》,經過數月努力,完成《山居圖》,該圖格調高雅,筆力遒勁,是先生工筆中之精品。
   六月,在臺北“國立歷史博物館”開展《張大千先生國畫展》,于右任、張群等政要到機場迎接。于右任主持開幕式,謂:“大千先生之藝術在此,精神亦在此。
   七月上旬,”中央”、“故宮”兩博物館將珍藏精品在日印刷,送先生審定。先生作《故宮名畫讀後記》一文。是月,先生應旅日川菜名師陳建民之請,為東京“四川飯店”作巨幅通景《松竹高士圖》。
   是年遊歷歐洲,十二幅精品參加巴黎博物館中國書畫展覽會,作永久收藏。
   年尾,先生在巴西畫《墨荷圖》寄贈國內老友吳湖帆,恭祝七十壽辰。
   
   庚子——一九六零年六十二歲
    農曆春節,在“八德園“觀看電影《白蛇傳》,先生觸景生情,想起當年筱鶴卿演川劇事,不勝感歎,遂作《筱鶴卿畫像》,並題: “日本電影來摩詰城放映李香蘭《白蛇傳》,因憶在成都時,與淺予、嶺梅,同觀川劇筱鶴卿“斷橋相會”,嶺梅為之攝影,淺予與予並為之寫真。前塵往事,遂如隔世。朋輩星散,而鶴卿埋玉亦十二年矣……”
    四月份,受臺灣當局邀請,在郎靜山先生和張目寒先生的陪同下,坐專機參觀橫貫公路。該月底回巴西八德園。這時先生常露出巴西雖好,但不是久戀之地的歸家想法。是年先生悉心整理敦煌資料,繪成各種敦煌佛像之手勢造型,並嘗試由潑墨法過渡到潑彩法。
   
   辛醜——一九六一年六十三歲
    在日內瓦、巴黎開畫展。在八德園畫《八屏通景大荷花》,在巴黎聖勒斯奇博物館展出,觀眾如雲,該圖被美國紐約現代美術館收藏。
    八月,周恩來在中南海接見楊宛君,囑其與先生多聯繫,並轉告請他回國觀光。談到張家將二百多幅張大千敦煌臨摹壁畫無償交給國家一事時,周表示會交辦文化部副部長齊燕銘處理此事。經文化部研究,頒發四萬元人民幣作為獎金,兩萬元發給家屬,還有兩萬元待大千先生回國內探親時使用,此兩萬元在張大千故世後,一九八五年,家屬多次交涉,始方發還。
    其時國內正值“三年自然災害”,先生通過香港朋友,分批郵寄食品,周濟國內親友。
   八月八日,梅蘭芳先生逝世,先生聞後悲慟不已。
   十月,正夫人曾正蓉在成都逝世,其時家中常三餐不濟,身後蕭條,而國家兩萬元獎金還未發下,由四川省文化廳撥下三百元安葬,先生聞知,在八德園書房設下靈堂,閉門整日,靜思悼念。
   
   壬寅——一九六二年六十四歲
    年初先生赴巴黎,住好友郭有守家,在郭家畫四幅通景山水巨屏《青城山全圖》氣勢磅礴,山川巍峨,表現出先生對故鄉的懷念。
   同年,在先生的勸說下,二嫂楊浣青(善子夫人),攜次女嘉德的長子段聰赴巴西探親。楊浣青因心臟病復發,在巴西逝世,段聰因未成年,被迫滯留。
   《張大千畫譜》高嶺梅編,在香港出版。
   
   癸卯——一九六三年六十五歲
    三月,赴新加坡、馬來西亞開展覽。
   在美國展出之巨幅《通景荷花》,以十四萬美金代價,被美國《讀者文摘》收購,創中國畫售價最高記錄。
   四月,先生回香港住郎靜山兒子,郎月瑞家,後因十一女兒張心慶和外孫女咪咪來港探親,搬至九龍樂斯酒店。祖孫三代在異地相見,先生喜不自禁,畫《蘭花貓咪圖》,贈外孫女咪咪留念。
   五月,著名京劇家馬連良先生來港演出,先生聞後,由香港《大成》雜誌主編沈葦窗陪同,至香港電視臺探望。老友相見,分外高興,暢敍別後之請,並合影留念。
   同月,十女心瑞攜女兒蓮蓮來港探親,先生喜極,旋即托人辦妥赴巴西探親手續,祖孫三代,離港赴八德園,其樂融融,以敘天倫。
   蓮蓮在八德園唱歌跳舞,革命兒歌不絕,以娛祖父。先生聞之,搖頭歎息,驚詫黃口小兒,何來滿嘴教條。
   先生作《芭蕉圖》贈心瑞,題曰:“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癸卯夏,拈竹山詞寫於摩詰山園,爰翁”。又跋,“付與十女兒心瑞留之,大千老人”。
   十月,廚師婁海雲從巴西赴紐約主持由董浩雲出資開辦之,“四海飯店”,婁海雲跟隨先生多年,在先生長期調教下,能製作菜式二百餘款。先生鼓勵婁在美闖蕩天下,並致函拜託在美友人照顧幫襯。
   
   甲辰——一九六四年六十六歲
    三月初,在泰國曼谷開《張大千畫展》。
    三月十五日,將心瑞母女送回香港,並繪製《摩詰山園圖》送之。
    五月中旬赴西德科隆,舉行《張大千近作》展覽開幕儀式。
    六月,先生在友人陪同下,赴臺北陽明山公墓祭拜故友溥心畬、趙守鈺,旋即由張目寒陪同再次參觀橫貫公路。
    八月,先生用巴西牛耳毛,在日本“川玉堂筆荘”定制毛筆,上鐫“藝壇主盟”,一語雙關,有執牛耳之意,筆成,贈國內老友謝稚柳兩支,上題:“藝壇主盟。大風堂選毫,此牛毫于南美得之,製成寄上稚柳吾弟試用,大千居士爰,甲辰七月”。此筆謝稚柳在十年以後才收到。個中蹊蹺留與後人評說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