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第四十四回 徐家場畫雙雀勞飛圖 三慶會演二鶴並駕戲]
半空堂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第八回 舉家擇遷阿根廷 總統造訪昵燕樓
·第九回 哭愛侄張家失續音 晤洋人大千說國寶
·第 十 回 美水幽景賞瀑布 動極思靜選吉地
·第十一回 掘土成湖築奇景 以畫易松留佳話
·第十二回 陰差陽錯老蔣蒙冤 鵲巢鳩佔夫人惹氣
· 第十三回 呼友連袂巴西遠 聽曲還是鄉音親
·第十四回 吃榴槤其味無窮 逗猿猴妙趣橫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四十四回 徐家場畫雙雀勞飛圖 三慶會演二鶴並駕戲


   
   “小日本來轟炸羅!”
   “快進防空洞羅!”院子裏一片呼聲。
   大千聽見外面的混亂聲不知所措。還是徐小姐靈活,一把拉住他,就住外跑,剛到山坡邊,只聽得“轟隆”一聲,一顆炸彈落在附近爆炸,大千一個跟鬥跌倒在地,徐小姐跟著摔倒,把他的手捂在身底下,大千想抽回,可是被她拽得緊緊的,動彈不得,過了好一會,警報解除了,他爬起來,按摩自己發麻的手掌道:“你為什麼壓住我的手?”

   徐小姐抿嘴一笑,上前幫她撣去衣襟上的泥土道:“我怕你的手被……”說到這裏感到不妥當,就沒有說下去。
   大千笑了:“怕我的手被飛機炸掉,是嗎?”
   徐小姐紅著臉,點點頭:“你的手能畫世界上最美的畫,是國寶。”
   “哈哈。”大千爽朗地笑了。
   這時候嚴穀聲急匆匆趕來,焦急問:“大千你沒事吧?”
   大千笑笑,指著徐徐小姐道:“幸虧是這位小姐救了我……”
   “哎呀,這位不是隔鄰徐先生家的大小姐嗎?”嚴穀聲招呼道。
   “嚴伯伯。”徐小姐叫了一聲,把頭低下。
   “徐先生跟我說過幾次,他家出了個會畫圖的小姐,要我介紹給你當學生,想不到你們自己認識了,有緣分,有緣分,省得我多嘴了。”
    三人回到大千畫室,大千道,“住在這裏靜心得很,帶來的一些敦煌的臨畫都修改完了。不知道力上和建初他們在重慶的展覽佈置得如何?”
   嚴穀聲道:“今年是先父八十八冥壽,賁園又剛擴建新院,敬齋的職務又有所晉升,家中好事連連,我請“三慶會”戲班子來賁園熱鬧幾天,你看如何?”
   “那太好了,我已經好幾年沒有看陳書舫和周企和他們的戲了,這下可過個癮了。”
   大千是一個野鶴閑雲慣的人,說完就去畫案收拾筆墨,整理箱篋,準備打道。
   徐小姐看見大千要走,突然急了,訥呐道:“你走了,我怎麼辦?”
   大千和嚴穀聲同時笑了。
   徐小姐發現自己又說漏了嘴,連忙解釋道:“我是說我拜師的事怎麼辦?”
   嚴穀聲道:“好,這事我幫大千做主,收下你這個學生,按照大風堂的規矩,叫你老子準備幾桌酒席,一對香燭,選個黃道吉日來我賁園行拜師禮。”
   “真的?”徐小姐望著大千問。
   大千點點頭:“記住按規矩要磕頭的。”
   “好!”徐小姐回答得很乾脆。
   大千說完又要整理畫案,徐小姐上前道:“我幫你整理。”
   “嘿嘿,不敢當。”大千客氣道。
   徐小姐拿過一張紙道:“別客氣,你先給我先畫一張畫,大家打平。”說罷,把紙頭在畫案上鋪平了。
   大千提筆沉思,畫了兩羽彩鳥,一前一後,撲展雙翅,向上飛去,背景畫了一棵大柳樹,柳條隨風飄揚,右上角又添了一塊墨雲,一副山雨欲來,墨雲壓城的景象。
   嚴穀聲在一旁道:“煞風景,為何出此墨雲?”
   大千哈哈一笑道,老馬失蹄,剛才走神,忘記蘸水,點了一團墨豬,將錯就錯,就把它化開,畫成一場暴雨前景圖吧。
   嚴穀聲欽佩道:“你真是藝高膽大,左右逢願了。”
   “哈哈,畫家就是上帝,造山引水,呼風喚雨,畫飛禽,繪走獸,隨心所欲。”大千說著,最後在右上角寫道:“鴻嬪小姐清玩……”
   徐小姐高興地揭過畫,移到牆上。
   天下事冥冥之中似有定數,誰也沒有料到,大千的一筆之誤,竟隱喻了他和鴻嬪小姐在中國政治雷雨前倦鳥雙飛,在海外定居大半生的讖兆。
   大千回到賁園,忙於聽建初和力上彙報提督西街的金城銀行的禮堂展出的事,得知嚴穀聲的帳房先生也非常關心此事,並派了藏書樓的幾位青年做幫手,大千聽了非常滿意,剛要回畫室,忽然賁園有人來告,說:“老爺有請八老爺過去,說蕭先生來了。”
   大千想,來人一定是蕭翼之,果然不出所料,蕭翼之蹺著二郎腿,正在和嚴穀聲說笑。看見大千進來,連忙站起來道:“哎呀,老弟台,你的鬍子真的帶霜啦,辛苦,辛苦!”
   “蕭兄才是辛苦呢,你這次出訪歐美,一定成績不少。”大千寒暄道。
   蕭翼之道:“這次我考察美國的華爾街證券交易所,收穫不小,這個模式我國抗日勝利了完全可以引用。”
   “美國國民對中國的抗戰態度如何?”嚴穀聲問。
   “國會是堅決支持中國的。小日本的珍珠港偷襲,把高鼻子都得罪盡了,本來國會整備派空軍來支持中國的,後來考慮到美國還沒有和日本交戰較,所以改由陳納德將軍以民間形式,派飛行隊來中國。”
   “我從敦煌剛回來,就聽說你出訪歐美,要半年後才回來。我正為你不能參加我展覽的開幕式而遺憾呢。”
   “我剛才已經和蕭先生商量過,在提督西街展覽的開幕式上,請他講幾句話,介紹一下反法西斯國際形勢,為經常來賁園翻書的小知識份子鼓鼓氣。”嚴穀聲道。
   “正是,這個點子出得好。”簫翼之道:“總的來說國際形勢對我們有利,看來小日本是支撐不了多久了。”說完,又對大千道:“昨天我一到家,一位做紙頭生意的朋友來告,安徽失守後,小日本看管得很嚴,宣紙出不了省,造成內地紙荒。他已經在夾江投資了一家宣紙廠,但在技術上沒有內行支撐,想請你去做技術指導,怎麼樣?”
   大千道:“造宣紙我倒有些經驗,我當年和先仲兄在安徽郎溪時,常去涇縣曹逸如的家裏。他是大風堂的早期門生,父親是開宣紙廠的,我在他家裏住過幾個月,熟悉造紙的每個環節。後來他父親謝世,我和先仲兄還替他畫過一張遺像。你的這位朋友很有眼力,內地的紙荒已經到了畫家難以忍受的地步,這個忙我一定得幫,但時間不能長,十天半個月的可以。”
   嚴穀聲道:“要去明後天就走,早去早回,今天是陰曆初三,離先父的冥壽還有十二天時間,十天后三慶班進來,你不來我不開戲。”
   蕭翼之高興道:“那我就叫他們備車,明天一早出發,保證十天后趕回來一起看戲。”
   大千掐了掐手指,連連點頭:“可以,可以!”
   在蕭翼之的陪伴下,大千在夾江花了幾天時間,把安徽工人的造紙流程和原理介紹給大家,工人困惑已久,經大千一點,就豁然開朗了,新產品一出來,全廠上下喜得象過年似的,一定要將生產出來的產品定任名為“大千紙”,大千百般推辭,最後還是拗不過大家的意思。
   大千回到賁園,正是下午。他和蕭翼之一跨出汽車門,全院的老少都迎上來歡呼。他感到納罕,剛要發問,只聽得孩子們喊:“歐——可以看戲羅!”
   原來三慶班已經進駐一天了,嚴穀聲有令,大千不回來不開戲,這一命令把孩子們撩得象等過年似的。
   看見大千和蕭翼之回來,嚴穀聲連忙吩咐管家點亮院子裏的煤油燈,同時鬧台也開始了,所謂鬧台,就是所有的樂器按照川劇的旋律,同時起奏,渲染劇場內祥慶氣氛。
   嚴谷聲陪客人入席,臺上的帷幕拉開,一位小丑出來說了一通吉慶笑話,聽得觀眾捧腹大笑。嚴穀聲對大千道:“他叫周企何,川劇名醜,是前輩名伶何慶山的徒弟。他的太太就是名旦筱鶴卿,妻妹筱鶴鈴也是名旦,兩朵姐妹花,豔美非常。姐妹倆的拿手戲是《白蛇傳》。”
   不一會正戲開始,第一出演出的就是《白蛇傳》,音樂聲中倆位元驚豔絕倫的女子踏著鼓點出場,嚴穀聲道:“那位演白素貞就是筱鶴卿,演小青的是她妹妹。”
   大千拿過一塊花生糖,在嘴裏慢慢嚼道:“舞姿和颱風都好,可惜姐妹兩人的服裝畫得太馬虎了,你告訴他倆,我給他們各人畫一套戲裝。”
   嚴谷聲十分高興,戲一演完,就拉著大千繞到後臺,小鶴卿姐妹正在卸裝,他把大千推在前面道:“我給你們介紹,這就是畫家張大千,你們認識嗎?”
   姐妹倆連忙要跪下施大禮,大千攔住道:“免了,免了!”
    筱鶴卿推委不過,鞠了個躬道:“早就聽說張先生是大鬍子,畫的美女比真的還美。”
   “我畫的美女,哪能跟你們姐妹比,慚愧,慚愧。”大千搖頭捋須道。
   嚴穀聲快人快語道:“張先生剛才看了你們的戲很滿意,要給你們每人畫一件戲衣。”
   “真的?”姐妹倆驚喜道。
   大千微笑道:“明天下午你倆一起來我畫室,我給你們一人畫一件,最好帶件樣子來,我可量個大小。”
   周企和剛演完《迎賢店》中的老太婆,沒來得及卸裝,也擠過來湊熱鬧,大千指著他道:“你演的腳色有味道,明天和他們一起來,我也給你畫一張畫。”
   “老身有禮了。”周企和學戲中的店婆,施了個萬福,大家一陣哄笑。
   第二天下午,果然周企和帶著筱鶴卿姐妹來到大千畫室。大千正在給一幅敦煌供養菩薩上色,看見客人進來,高興地放下筆,請大家坐了,筱鶴卿坐下又站起來,把手搭在筱鶴鈴肩上,指著牆上一幅仕女圖,圖中仕女頭戴鳳冠,亭亭玉立,右手搭在一塊大石頭上頗為傳神。筱鶴卿欣賞了一會,讚歎道:“畫得真好,我有這幅畫就好了。”
   大千聽出話音,用筆指著畫的上款道:“我已經題了上款。”
   小鶴卿念道:“心毓侄媳索畫,心毓是誰?”
   “她是我們張家的管家婆,外號叫鳳辣子的。”大千埋頭作畫道。
   “就是三房心銘的老婆嘛。”周企何在一旁插嘴道。
   大千道:“先仲兄立下規矩,張家兄弟不分家,按出生前後排列,子侄平等,心銘是我三哥的兒子,在子侄輩中排名也是老三,心毓是他的太太。”
   “哦——怪不得社會上的人都叫心銘為三哥的。”
   大千問仰起頭問筱鶴卿道:“你也認得我家心銘?”
   “誰不知道,復旦大學演出隊裏赫赫有名的話劇演員,美男子。”
   大千搖搖頭道:“心銘是我子侄輩中最喜歡的一個,也是最有才氣的一個,他畫的荷花最象我,可是他就是不把興趣放在作畫上,整天跟那班激進的同學混在一起,我真怕他被壞人利用了。”
   “啥子被壞人利用,現在上街罵政府,搞遊行是青年人的時髦嘛。”周企何兩手對抄,腳穿了一雙布條纏的草鞋,說話時腳蹺二郎腿,一抖一抖的。
   大千看見他那副樣子來了氣,上前對準他抖動的腳尖,狠狠踢一腳道:“啥子樣子,坐在人家客廳裏一點規矩都不懂,把腳放下來!”
   周企何滿臉尷尬,訥訥道:“我們唱戲的是下三流,要講啥子規矩噢。”
   大千更來氣了,大聲道:“唱戲的是藝術家,不是下三流,你自己都瞧不起自己,咋個上進噢!”
   一時屋子裏噤了聲,兩位女士嚇得不敢出聲。
   大千放下筆,緩過口氣道:“古人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唱戲唱得好也能出狀元,人家梅先生戲唱得好,待人接物,恭敬有加,人品也好,日本人幾次請他出山,就是不附逆,你看大家都尊重他。你這樣不懂規矩,今後出了名,出席大場面,人家會看得起你嗎?”
   周企和雖則臉上難堪,但心裏卻十分佩服,感動道:“我父親抽鴉片,抽窮了家,把我賣進戲班子,那年我才八歲,沒受父母教育,不懂人情世故,行止規矩。還望八先生象兄長一般教導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