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的兄弟姐妹]
槟郎文集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兄弟姐妹

   我的兄弟姐妹
     槟郎
     
     地里的藤蔓开满花
     兄弟姐妹是一根藤上的瓜

     一棵大树枝叶茂
     兄弟姐妹是树上栖息的鸟
     而今我浮萍般飘落外省
     沉湎于兄弟姐妹的手足情
     
     家族大树五千年杈分杈
     巢湖边山村是我嫡亲的家
     不说李是中国的第一大姓
     不说祖上的叱咤风云化烟尘
     祖父母过世留下六个儿女
     分散江淮大地务农为生
     
     父亲小学毕业在乡务农
     被派到相邻大队搞土改四清
     他管理设在圩村的工作队食堂
     一户穷人家的女儿雇来帮忙
     他们如新绿的庄稼一样相爱了
     我们兄弟姐妹相继来到世上
     
     父亲回到祖传的山村
     又被派到区上学习医诊
      20多岁的父亲从此救死扶伤
     当了一辈子大队赤脚医生
     母亲一直在本村种田务农
     下一代半已夭折半得生存
     
     最长的大哥生于1963年
     在与我相隔的五六年间
     曾有我的三个姐姐美丽如花
     不幸少小夭亡在贫病的苦难
     我后面生下的仍是弟弟
     又从姑家抱养了我的幺妹
     
     我自己只有一个儿子了
     但他还有堂表兄弟姐妹
     上一代的我的亲兄弟姐妹多
     一哥三姐一弟一妹加上我
     我思念我三个无面影的姐姐
     祝愿故乡的兄弟妹平安幸福
     
     家传红条带我印象最深
     大哥用它驮着我干活走动
     我用它系弟弟在我背上
     弟弟也这样驮着妹妹的光阴
     弟弟一次背妹妹摔倒被责罚
     我们间共同的故事数不清
     
     我们少小时除了读书
     农活家务既同做又分工
     出了事则三兄弟一道受罚
     父母为我们操了一辈子心
     不到六十岁就相继过世
     没有晚年享受儿女们的孝敬
     
     贫穷落后的山村多艰辛
     除了三个姐姐都幸运成人
     但这样的环境能成什么人才
     全村60年代后就没出大学生
     直到1986年我第一个跳出农门
     父亲忙带我叩谢他父母的坟
     
     大哥高中毕业后跟父亲学医
     乡办企业兴起后改为务工
     弟弟初中毕业后子承父业
     分田到户不能没有人耕种
     父亲让读初一的幺妹辍学务农
      90年代成为日资企业的农民工
     
     兄弟姐妹是一根藤上的瓜
     兄弟姐妹是一棵树上的鸟
     而今我浮萍般飘落外省
     沉湎于兄弟姐妹的手足情
     近几年我忙着谋生未能回乡
     明年清明定会团聚父母的坟场
      2010-2-3
     
(2010/02/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