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的兄弟姐妹]
槟郎文集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兄弟姐妹

   我的兄弟姐妹
     槟郎
     
     地里的藤蔓开满花
     兄弟姐妹是一根藤上的瓜

     一棵大树枝叶茂
     兄弟姐妹是树上栖息的鸟
     而今我浮萍般飘落外省
     沉湎于兄弟姐妹的手足情
     
     家族大树五千年杈分杈
     巢湖边山村是我嫡亲的家
     不说李是中国的第一大姓
     不说祖上的叱咤风云化烟尘
     祖父母过世留下六个儿女
     分散江淮大地务农为生
     
     父亲小学毕业在乡务农
     被派到相邻大队搞土改四清
     他管理设在圩村的工作队食堂
     一户穷人家的女儿雇来帮忙
     他们如新绿的庄稼一样相爱了
     我们兄弟姐妹相继来到世上
     
     父亲回到祖传的山村
     又被派到区上学习医诊
      20多岁的父亲从此救死扶伤
     当了一辈子大队赤脚医生
     母亲一直在本村种田务农
     下一代半已夭折半得生存
     
     最长的大哥生于1963年
     在与我相隔的五六年间
     曾有我的三个姐姐美丽如花
     不幸少小夭亡在贫病的苦难
     我后面生下的仍是弟弟
     又从姑家抱养了我的幺妹
     
     我自己只有一个儿子了
     但他还有堂表兄弟姐妹
     上一代的我的亲兄弟姐妹多
     一哥三姐一弟一妹加上我
     我思念我三个无面影的姐姐
     祝愿故乡的兄弟妹平安幸福
     
     家传红条带我印象最深
     大哥用它驮着我干活走动
     我用它系弟弟在我背上
     弟弟也这样驮着妹妹的光阴
     弟弟一次背妹妹摔倒被责罚
     我们间共同的故事数不清
     
     我们少小时除了读书
     农活家务既同做又分工
     出了事则三兄弟一道受罚
     父母为我们操了一辈子心
     不到六十岁就相继过世
     没有晚年享受儿女们的孝敬
     
     贫穷落后的山村多艰辛
     除了三个姐姐都幸运成人
     但这样的环境能成什么人才
     全村60年代后就没出大学生
     直到1986年我第一个跳出农门
     父亲忙带我叩谢他父母的坟
     
     大哥高中毕业后跟父亲学医
     乡办企业兴起后改为务工
     弟弟初中毕业后子承父业
     分田到户不能没有人耕种
     父亲让读初一的幺妹辍学务农
      90年代成为日资企业的农民工
     
     兄弟姐妹是一根藤上的瓜
     兄弟姐妹是一棵树上的鸟
     而今我浮萍般飘落外省
     沉湎于兄弟姐妹的手足情
     近几年我忙着谋生未能回乡
     明年清明定会团聚父母的坟场
      2010-2-3
     
(2010/02/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