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爱过的圣女]
槟郎文集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爱过的圣女

   我爱过的圣女
     槟郎
     
     巢湖水拍打着脚下岸滩
     回乡的游子满怀无尽心酸

     我捧着这一部她送我的圣经
     过去的生命化为心灵的浊浪
     我从外省带回的只是空空行囊
     我要迷途后皈依的少女死了
     唯有记忆掀开我迷失的创伤
     
     八八年毕业进劳改工厂
     子弟中学教书一年遇动荡
     外出参与成了我的罪过
     从此被赶进带电网的狱墙
     在我青春绝望的日子里
     留厂就业的老工人给我安慰
     他晚年结婚的农村寡妇
     带我到厂附近的一户农家
     我第一次见到我爱过的女郎
     美丽少女捧着圣经为我做祷告
     她那圣洁的情态永远难忘
     
     白班看守着犯人工地干活
     晚上也常到监舍值班到十点
     我那时总能频繁地与她约会
     高墙外的马路供我们走着来回
     听说她父亲为村事去了北京
     我出身农家娃主动帮她家务农
     我们一起学圣经去教堂祈祷
     我们的爱情也被圣灵燃烧
     在我们准备领结婚证的前一晚
     山林里她把我从胸脯上推起
     庄重地凭神见证她对我的忏悔
     我才猛然被抛进痛苦的迷失
     
     我想到苔丝恋人的痛苦
     是否也要像克莱一样出走
     她跟着女伴到南方东莞打工
     不幸掉进事先设计好的陷阱
     她被女伴和老板灌醉后失了身
     为了困守首都的父亲的希望
     在流氓监护下开始一次次接客
     当她得知父亲被截访送去劳教
     她子夜跳楼逃出虎口回巢湖
     从此在信教和忏悔中忘却过去
     不想万能的主责她对我欺骗
     那一晚之后我们很少见面了
     我开始复习并报考外省研究生
     我穿着警服陪她到宣城探监
     劳教所的同行答应关照她父亲
     
     巢湖水拍打着脚下岸滩
     回乡的游子满怀无尽心酸
     南京读研我去了金陵神学院
     福音和牧师使我迷途知返
     一年后暑假我回巢湖才得知噩耗
     她父亲刑满出来后死在驻京办
     她被戕奸后横尸在长安街车轮下
     我要重新找回的少女已经死了
     她送的圣经报复着我的创伤
      2010-02-26
     
(2010/02/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