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中国共产党 never talk about 自由主义 ^0^ “自由人道主义” ^-^]
李芳敏144000
·因先知的名接待先知的,必得先知所得的賞賜;因義人的名接待義人的,必得義
·耶穌叫了十二門徒來,賜給他們勝過污靈的權柄,可以趕出污靈和醫治各種疾病
·宣教的中國 : 有一種愛 像那夏蟲永長鳴, 春蠶吐絲吐不盡; 有一個聲音 ,催促
·要醫治有病的,叫死人復活,潔淨患痲風的,趕出污鬼。你們白白地得來,也應
·路上不要帶行囊,也不要帶兩件衣裳,不要帶鞋或手杖,因為作工的理當得到供
·這是我們中華人的特性【看戲】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踴
·殖民、宗教、国家与良知--苏禄王朝歷史脉络的反思 zt
·沙巴主权最终靠什么解决?——苏禄王朝歷史脉络的反思 zt
·愛有時,恨有時;戰爭有時,和平有時。
·作工的人在自己的勞碌上得到甚麼益處呢?What do workers gain from their
·“除非我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的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我的手探入他的
·一個宣教士的故事。。zt
·“把你的指頭放在這裡,看看我的手吧!伸出你的手來,探探我的肋旁!不要疑惑,
·耶穌在門徒面前還行了許多別的神蹟,沒有記在這書上。
·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怎樣差遣你們。”
·在那些日子,我也要把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他們就要說預言。
·我要在天上顯出奇事,在地上顯出神蹟,有血、有火、有煙霧
·他照著神的定旨和預知被交了出去,你們就藉不法之徒的手,把他釘死了。
·我的神啊!求你救我脫離惡人的手,脫離邪惡和殘暴的人的掌握
·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救贖我;求
·神啊!你的公義達到高天,你曾經行過大事,神啊!有誰像你呢?
·神啊!求你搭救我;耶和華啊!求你快來幫助我。
·别把民主挂嘴边,却用粗鄙碍自由 zt
·至於我,我是困苦貧窮的;神啊!求你快快到我這裡來;你是我的幫助,我的拯
·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救贖我;
·因為你是我的盼望;主耶和華啊!你是我自幼以來所倚靠的。
·眾人都以我為怪,但你是我堅固的避難所。我要滿口讚美你,我終日頌揚你的榮
·願那些控告我的,都羞愧滅亡;願那些謀求害我的,都蒙羞受辱。
·我要來述說主耶和華大能的事;我要提說你獨有的公義。
·神啊!到我年老髮白的時候,求你仍不要離棄我,等我把你的能力向下一代傳揚
·現在有的,先前就有;將來有的,早已有了;因為神使已過的事重新出現
·我在日光之下又看見:審判的地方有奸惡,維護公義的地方也有奸惡。
·因為世人所遭遇的與牲畜所遭遇的,都是一樣:這個怎樣死,那個也怎樣死,兩
·因此我看人最好是在自己所作的事上自得其樂,因為這也是他的分;誰能使他看
·耶和華啊,你看見了我的冤屈,求你為我主持公道。
·耶和華啊!你已聽見了他們的辱罵,以及所有害我的計謀;
·耶和華啊!求你按著他們手所作的,報應他們!
·求你在烈怒中追趕他們,從耶和華管治的普天之下除滅他們。
·我是在耶和華忿怒的杖下受過苦的人。他領我,使我行在黑暗中,不行在光明裡。
·他築壘圍困我,使毒害和艱難環繞我。
·周星馳 -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馬來西亞版本MV】
·他用砍鑿好的石頭堵塞我的道路,他使我的路徑曲折。
·他像熊埋伏著,又像獅子在藏匿的地方,等候攻擊我。
·我成了眾民譏笑的對象,他們終日以我為歌嘲諷我。
·他用沙石使我的牙齒破碎,把我踐踏在灰塵中。
·你使我失去了平安,我已忘記了福樂是甚麼。所以我說:“我的力量已消失了,
·回憶起我的困苦飄流,就像是苦堇和毒草。20每逢我的心想起往事,我的心就消
·耶和華的慈愛永不斷絕,他的憐憫永不止息。
·每天早晨都是新的;你的信實多麼廣大!
·耶和華善待等候他的和心裡尋求他的人.安靜等候耶和華的救恩,是多麼的美好
·他要無言獨坐,因為這是耶和華加在他身上的。他要把自己的口埋於塵土中,或
·主必不會永遠丟棄人.他雖然使人憂愁,卻必照著他豐盛的慈愛施憐憫。
·人把地上所有被囚的,都踐踏在腳下,或在至高者面前,屈枉正直,或在訴訟的事
·除非主命定,誰能說成,就成了呢?或禍或福,不都是出於至高者的口嗎?
·我們要檢討和省察自己的行為,然後歸向耶和華.我們要向天上的神,誠心舉手禱
·你用密雲把自己遮蔽起來,以致我們的禱告不能達到你那裡.你使我們在萬族中,
·我們所有的仇敵,都張開口攻擊我們.我們遭遇的,只是恐懼、陷阱、毀壞和滅亡.
·我的眼淚湧流不停,總不止息,直到耶和華垂顧,從天上關注。
·那些無故與我為敵的人追捕我,像追捕雀鳥一樣。
·耶和華啊,我從坑的最深處呼求你的名,你曾經垂聽我的聲音,現在求你不要掩耳
·耶和華啊,你看見了我的冤屈,求你為我主持公道。60 你已看見了他們種種的
·基督徒的遭害讓穆斯林們「更加認識基督」 zt
·專家警告:基督徒或將從伊拉克埃及完全消失
·耶和華啊!你已聽見了他們的辱罵,以及所有害我的計謀;你也聽見了那些起來
·人權積極分子:很多基督徒不知道迫害有多嚴重 zt
·求你在烈怒中追趕他們,從耶和華管治的普天之下除滅他們。
·我向那當受讚美的耶和華呼求,就得到拯救,脫離我的仇敵。
·急難臨到我的時候,我求告耶和華,我向我的神呼求;他從殿中聽了我的聲音,我在
·那時大地搖撼震動,群山的根基也都動搖,它們搖撼,是因為耶和華發怒。
·密雲、冰雹與火炭,從他面前的光輝經過。
·耶和華在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發出冰雹和火炭.他射出箭來,使它們四散;
·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照著我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因為我謹守了耶和華的
·所以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在他眼前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對清潔的人,你顯出你的清潔;對狡詐的人,你顯出你的機巧.謙卑的人,你要拯救;
·耶和華啊!你點亮了我的燈;我的神照明了我的黑暗.藉著你,我攻破敵軍;靠著我
·大选回顾.怪罪文化. 视而不见的包庇?其实你不懂华人的心!zt
·巫统做了什么?马华是注定改不了 . 党选换领导也救不了马华?zt
·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神,誰是磐石呢?
·他教導我的手怎樣作戰,又使我的手臂可以拉開銅弓.你把你救恩的盾牌賜給我,
·你以能力給我束腰,使我能夠作戰;你又使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都屈服在我的腳下
·近代考古之發現,證明聖經是上帝所啟示的話 zt
·你使我的仇敵在我面前轉背逃跑,使我可以殲滅恨我的人。
·你救我脫離了人民的爭競,你立我作列國的元首;我不認識的人民要服事我
·他是那位為我伸冤的神,他使萬民服在我的腳下。
·詩篇18:50 耶和華賜極大的救恩給他所立的王,又向他的受膏者施慈愛,就是向
·一個錯誤的國慶日-馬來西亞國慶日
·獨立五十年? 一九六三年馬來西亞成立
·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作為.天天發出言語,夜夜傳出知識。
·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像勇士歡歡喜喜地跑路.它從天的這邊出來,繞行到天的
·耶和華的訓詞是正直的,能使人心快樂;耶和華的命令是清潔的,能使人的眼睛明
·耶和華的話語是潔淨的,能堅立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是真實的,完全公義
·求你攔阻你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許它們轄制我;我才可以完全,不犯大過。
·主耶和華這樣說:“愚頑的先知有禍了,他們只是隨從自己的靈說預言,卻沒有看
·以色列啊!你的先知好像廢墟中的狐狸.他們沒有上去堵塞破口,也沒有為以色列
·因此,主耶和華這樣說:“因為你們所說的是虛假,所見的是欺詐,因此我就攻擊你
·‘那牆要倒塌,必有暴雨漫過.大冰雹啊!你們要降下,狂風也必暴颳。’
·主耶和華這樣說:“我要在我的烈怒中使狂風暴颳;在我的忿怒中有暴雨漫過;在
·我必這樣向牆,和向那些用灰泥粉刷這牆的人發盡我的烈怒.我要對他們說:‘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共产党 never talk about 自由主义 ^0^ “自由人道主义” ^-^

刘晓波: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ZT
   (博讯2007年4月05日 转载)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烈士”,曾经是毛时代中国的高尚荣誉,毛泽东一家为革命牺牲妻儿兄弟的事迹,

   曾经是家喻户晓的革命传奇。
    (博讯 boxun.com)
   
    “叛徒”,曾经是毛时代中国的龌龊称呼,无数人毙命于这个称呼之下,
   就连贵为国家主席的刘少奇也不列外。
   
    这正是独裁制度反人性的残暴和冷酷之处:它鼓吹一种大义灭亲的革命伦理,
   正面是无条件地为革命付出一切,反面是为革命必须消灭一切。
   
    首先,它是拼命鼓励牺牲精神和烈士情结,
   把一种普通人难以承受的道德高调强加给整个社会,
   要求所有人为革命而无条件地付出,即便是付出所有亲人,也在所不惜。
   
    其次,它鼓吹为了革命必须做到六亲不认,只要敌人,即便是血缘至亲,
   也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早在斯大林时代,御用文人高尔基就写过著名政论《如果敌人不投降,就消灭他!》他说:“如果'同血缘'的亲人是人民的敌人,那么他已不再是亲人,而只能是敌人,所以不再有任何理由饶恕他。”在毛时代的中国,为革命变成为“党和毛主席”,所谓:“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以至于,为了保卫毛主席,不惜父子成仇、夫妻反目、大义灭亲。
   
    第三,它对受害者的家人使用株连的手段,也就是把受害者的亲人当作人质对受害者进行道德敲诈,从而把受害者逼入难以两全的道德困境。
   
    比如,吴祖光先生健在时,有一次去他家,聊天中,我问起吴老:就因为几句话,您就由一位著名剧作家变成大右派,是否后悔?
   
    吴老回答的大意是:有后悔,但不后悔自己的祸从口出、当了右派,而是后悔连累了老伴,害得她被毒打致残,后半辈子只能与轮椅相伴。我与凤霞结婚时,曾向她作过“对你一生负责”的承诺,但我没有做到。
   
    新凤霞去世后的五年中,吴祖光,这位挺过了政治疾风暴雨且终生不改仗义执言脾气的作家,他本来还算硬朗的身体一下垮掉了,以至于,思维敏捷且童心不改的他,竟然终日精神恍惚;一生靠写作入世的他,竟然于瞬间失去了语言能力,陷于永远的缄默。
   
    我猜想,在新凤霞去世对吴老的巨大打击中,肯定包含着那份挥之不去“后悔”,后悔自己连累了爱妻。
   
    一 以顾准为例
   
    顾准,毛泽东时代中国最优秀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他的遭遇就是极权制度反人性的鲜明例证。
   
    中共掌权之初,顾准曾有光明的仕途,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上海市财政局局长。但在“三反运动”中,顾准犯了温情主义的“错误”,被摘掉了乌纱帽。 1957年,顾准因批评苏联专家而被打成右派,家人受到牵连。为了解脱家人的困境,顾准让子女与他划清界限,并积极“改造”和“反省错误”,换来了 1961年秋天摘帽。在摘帽的大会上,顾准即席发言,对党给予的格外宽大表示衷心感激,并表示继续改造“反动思想”,争取尽快做个好公民。
   
    但在文革中,顾准再次被戴上“右派”高帽,而且是“极右”。他的家人也再次被株连,其妻汪璧再次变成“狗右派的臭婆娘”,被当众宣布开除党籍。为了五个孩子,汪璧提出离婚,尽管顾准非常不情愿,但作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告诉他:自从1957年被打成右派后,“我欠下这个家庭这么多债,以后不应该再害亲人”。正是对家庭的愧疚让顾准同意了离婚。
   
    但是,离婚后,汪璧并没有摆脱挨整的厄运。1964年,她曾在家中帮顾准销毁积存多年的手稿笔记,此事在文革中被揭发出来,她身上又多了一桩包庇并帮助“极右分子”销毁材料的“罪行”。残酷的整肃和离婚的内疚,把汪璧推向了绝境。1968年4月8日,汪璧服毒自杀,扔下五个孩子。她在遗书上写到: “帮助反革命分子销毁材料罪该万死”。
   
    五个孩子早就与父亲划清界限,母亲的自杀使他们失去了最后的庇护,他们就把全部怨恨发泄在“害死”妈妈的父亲身上,再也无法原谅顾准。妻子的自杀和孩子的怨恨,也把顾准置于更为严峻的道德困境,使他终身无法摆脱良心自责,也加速了身体衰败的过程。1974年11月,顾准被确诊为癌症晚期并扩散,已无法医治,只有等死。他已经太久没有见过自己的孩子了,死神叩门之际,他更渴望在孩子们的安抚下闭眼,起码,在临终前能见到自己的骨肉,哪怕只看一眼!
   他以哀求的口吻一次次托人传话,但无一得到回音!
   
    为了用摘掉右派帽子来换取孩子们的谅解,一生倔强且行将就木的顾准,
   不得不忍受奇耻大辱,在预先写好“我承认,我犯了以下错误”的认错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右派帽子是摘掉了,但孩子们并没有为父亲的人格付出而感动,直到顾准永远地合上双眼,
   五个子女没有一个来看他。
   
    1949年后,在顾准的生涯中,为了亲人他曾作过两次妥协,两次妥协换来了两次“摘帽”,
   但他牺牲了自己的人格尊严和道德清誉,却并没有换来家庭的完整和子女的理解。
   
    二 阿伦特的三重谋杀论
   
    著名政治哲学家阿伦特对独裁杀人作过极为精彩的分析。
   她指出:极权制度的残酷性在于它对人的三重谋杀。
   
    首先,权利上杀人。极权制度践踏和剥夺包括财产权在内的基本人权,特别是剥夺公民的政治权利,因为摧毁人的权利是全面控制人的基本前提。
   
    其次,个性上和精神上杀人。极权制度通过文字狱的恐怖和灌输式愚民来实施精神暴政,意在彻底杀死人的个性、独立思想和精神创造力,使人失去自主性和自发的创造力,最终把人变成无灵魂无个性的行尸走肉——愚昧而懦弱的顺民。
   
    我以为,阿伦特对极权制度的极端反人性的最深刻揭示,在于她对极权制度的第三种杀人——道德上杀人——的精辟分析,给株连式迫害带给良心犯的道德困境提供人性化的理解。
   
    这种道德谋杀,不仅仅是指通过政治恐怖和利益收买把人变成犬儒,也不仅仅是通过谎言灌输把人变成白痴,更在于极权制度通过把反抗者置于两难的道德困境来摧毁人的良知抵抗。
   
    在基本权利已经被剥夺的政治恐怖下,勇者的反抗只能诉诸于良知,良知可以让人作出牺牲:1,宁愿为坚守道义而死,不愿为背叛道义而苟活;2,宁愿为不害人而死,不愿因害人而苟活。
   
    极权制度为了杀死人的良知,就把人的良知反抗置于两难的境地,让良心犯无法成为烈士或英雄。也就是说,它利用株连亲人的方式让良心犯无法逃避害人,逼迫良心犯在两种害人之间进行选择:要么因悔罪出卖而背义害朋,要么因守义护友而害亲人。以至于,在最为残暴的极权统治时期,一个处于道德上两难困境的良知者,甚至在选择自我了断之时,也无法从两难困境中解脱出来。因为,良心犯挣脱两难困境的自杀,也会为其家庭带来灾难。比如,在毛时代的中国,政治迫害下的自杀是罪上加罪,在其他的指控之外再加上“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之罪。而作为犯有这样滔天大罪的良心犯的家人,也要一辈子背上“自杀之罪”的十字架。
   
    阿伦特深刻地指出,在面对这种两难困境时,无论良知者的主观意愿如何,也无论他作出怎样的决定,但从客观效果上说,他都无法摆脱害人的结果——要么害别人,要么害亲人。如此,良心犯已经不可能在是与非、善与恶之间作出选择,而只能在谋杀和谋杀之间作出选择。
   
    这样,极权统治就在道德上彻底消除了清白的之人,至少使良心反抗变得不那么纯粹,变得模棱两可。因为,所有受害者都在某种程度上参与了对他人的加害,没有一个人的遭遇能具有牺牲精神本应具有的那种道德控诉力量。
   
    在斯大林暴政的大清洗时期,克格勃要求其审判人员在审讯中“要提及他们的家庭和个人的联系”。于是,审讯官就把被审者亲属的个人用品放在审讯桌最显眼处的地方,让被审者知道自己的亲人也在他们的掌握之中。更过分的是,独裁者对某些重要良心犯的迫害,甚至在被害者基于保护亲人而作出妥协的情况下,也决不会兑现诺言,照样在肉体上消灭良知者。比如,布哈林之所以妥协认罪,主要是为了保护妻儿免于被株连,但他的认罪并没有为他自己和她的家庭带来赦免。
   
    三 后极权时代反对运动的人性化及责任伦理
   
    阿伦特的精彩分析,既源于她对极权本质的透视,也源于对人性的深刻理解和深切的人道关怀。对于深受“烈士崇拜”和“叛徒情结”的国人来说,可能一时间很难理解和接受,但我以为,阿伦特的三重谋杀论对今日中国民间反对运动的责任伦理建设,具有很好的启示作用。
   
    虽然,与毛时代相比,一方面,后毛时代的独裁统治,其效力逐年递减,镇压的残暴性也逐渐下降,在民间权利意识逐渐觉醒的同时,人性和人伦的意识开始回归,亲人们也大都能支持或理解良心犯的选择,良心犯也有了顾及亲人的责任感。另一方面,对民间反对力量的打压仍然是中共政权的既定方针,当良心犯身陷囹圄之时,虽然妻离子散的悲剧大大减少,但株连式迫害仍然被沿用至今,妻离子散的悲剧也没有完全根绝(比如师涛的妻子便离他而去);虽然株连的力度很少会让亲人也遭遇牢狱之灾,但狱外的恐惧和麻烦是免不了的,良心犯的亲人处在狱外的心狱中;警察会对“不听话”的家人进行各种形式的骚扰。比如,常年的跟踪和监控,通过干涉家人的住房和工作,使亲人在经济上受损。
   
    在此情况下,阿伦特对独裁反人性性质的分析,有助于国人对警察政权反人性的残暴性的理解,更有助于清除民间的“烈士崇拜”和“叛徒情结”等毒素,使今日中国的民间反对运动摆脱“革命英雄主义”的冷酷,而回归“自由人道主义”的温暖;摆脱空洞的道德高调,而回归平实的反独裁事业。
   
    在中国,民间反对运动所投身的事业,本身就充满风险,这已经是足够残酷的现实,所以,民间同道太不应该雪上加霜——动辄发出懦夫、叛徒、特务的相互指责甚至漫骂,最后演变为“诅咒VS诅咒”之争,“谎言VS谎言”之战,甚至沦为没有底线的不择手段,极大地恶化了民间内部的生态环境。而太应该雪中送炭——相互鼓励、安慰、理解、同情和宽容;狱中的硬骨头固然可敬可佩,但良心犯的妥协也是人之常情,特别是对良心犯的亲人在狱外的软弱,应该给予充分的同情和理解。也就是说,高调的牺牲精神只能用于律己而不能用于他人,特别是民间反对派的中坚人士最应该具有人性化的责任伦理,让民间反对运动变成可以相互温暖的人性化事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