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美东华文文学的一支奇葩——李国参作品简介]
张成觉文集
·毛怎么不是恶魔?——与张博树博士商榷
·毛泽东害死刘少奇罪责难逃
·不敢掠人之美
·王光美的回忆与孙兴盛的解读——再评《采访王光美:毛泽东与刘少奇分歧恶化来龙去脉》
·苏、俄两代总统顺天悯人值得效法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丢人现眼,可以休矣——评冼岩《用“钱学森问题”解读钱学森》
·“八方风雨”与“三个代表”
·“宁左毋右”是中共路线的本质特征——与李怡先生商榷
·“出水才看两脚泥”——与林文希先生商榷
·打黑伞的奥巴马黑夜来到黑色中国
·胡耀邦与对联
·胡耀邦妙解诗词
·奥巴马何曾叩头下跪?
·“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读《自由无肤色》感言
·“年度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如何评选?
·刘晓波因何除名?——再谈“09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榜
·华府何曾让寸分
·“现时中国实行的就是社会主义”?
·“向前走”还是兜圈子?
·又是一个“这是为什么?”
·钱学森的问题和张博树的声明
·毛的“心灵革命”应予彻底否定——读《“共和”六十年(下)》感言
·倒行逆施自取灭亡——抗议北京当局重判刘晓波
·梧桐一叶落,天下共知秋
·仗义执言的辛子陵
·实至名归 开端良好——评“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
·“岂有文章倾社稷”?
·做个勇敢香港人
·严寒中的一丝春意--“临时性强奸”案改判有感
·坚持科学社会主义会回到蒋介石时代?--与辛子陵先生商榷
·池恒的幽灵和民主派的觉醒 --读辛子陵新作有感
·念晓波
·美东华文文学的一支奇葩——李国参作品简介
·八十後,好样的!
·倒打一耙意欲何为?
·赵紫阳还做过什么?
·善用香港的自由
·胡耀邦的诗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一代大师的悲剧收场——看阳光卫视《张伯苓》专辑有感
·色厉内荏的谭耀宗
·Thank you
·“快乐人生”与沈元之死--读宋诒瑞自选集有感
·他爱祖国,“祖国”爱他吗?
·缅怀三十年代
·“悬案”、“悬意”及其他
·温家宝的“民主”和“尊严”
·“还我人来!”---读郭罗基《新启蒙—历史的见证与省思》有感
·从善如流的《黃花崗》雜志編輯
·哲学的迷雾与历史的真实
·小议《右派索赔书》(下篇)
·致《争鸣》编辑
·多看一遍再发出好吗?
·功能组别“万岁”?
·对刘自立《纠正张成觉的误读》的点评
·“斗鸡公”与红卫兵的嘴脸
·不要爹妈 只要“国家”?
·也谈鲁迅与姚文元
·巴金的“一颗泪珠”---读《清园文存》有感
·“窑洞谈”何曾涉及斯大林?
·毛与时代潮流背道而驰--简评张博树讲稿
·世界因公费旅游而美丽?---有感于“影响世界华人盛典”
·悼朱厚澤
·大师之路及其他-----从《清园文存》说开去
·悼念朱厚澤先生(七律)
·回首歷史軌跡 褒貶知名人物 週日下午海德公園講座各抒己見
·百年回首辨忠奸---在“百年中國“研討會上的發言
·標新立異 見仁見智---評《梟雄與士林》
·從“份子”與“分子”說開去
·血淚凝結的一株奇葩---評新版《尋找家園》
·金庸何樂入作協
·批毛應力求言之有據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上)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中)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下)
·從《四手聯彈》“讚”汪精衛說起
·“鳳兮鳳兮,何德之衰!”---有感於錢偉長逝世
·切爾西不請奧巴馬
·由克林頓送酒說開去
·汪洋恣肆 痛快淋漓---喜讀康正果批汪暉文
·請正確評述“黑五類”---與焦國標教授商榷
·“四清運動”和“黨的基本路線”
·大膽的陳述 可貴的反思---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一)
·多看一遍行嗎?
·大膽的陳述 可貴的反思---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二)
·從文明到野蠻再到恐怖---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三)
·利用韓戰機會 定下比例殺人---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四)
·“中國的變局即在眼前”嗎?---與姜維平先生商榷
·“老虎”苛政試比高---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五)
·罪惡的“百分比”---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六)
·誰還在乎“球籍”?---中國經濟總量坐亞望冠的思考
·農轉非、戶籍改革及其他
·“观点开放”谈何易?——简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49-1981 )
·皮涅拉總統沒向中國稱“謝”
·韓戰謊言何時了?
·“改正”還需待何時
·“這個國家為作家做了什麼?”
·批毛批共宜側重政治經濟角度
·致某知名文化人
·手民之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东华文文学的一支奇葩——李国参作品简介

   
   
   无论世界文学或中国文学,颇有若干作家从未受过专门的写作训练,甚至没有接受过多少正规教育。但由于他们的天赋与勤奋,尤其是独特的底层生活经历,使其作品别具一格,广受欢迎,在文学史上焕发异彩。例如苏俄的高尔基,美国的马克.吐温便是如此。现居美国的香港作家李国参,无疑也属于此一类别,尽管由于种种原因,目前他尚未广为人知。
   
   

   现年69岁的李国参,原籍广东宝安县,客家人。年轻时在港曾当海员,70年代中“跳船”美国,生活彼邦,掌厨数十年,现已退休。曾出版小说集《被遗忘的一个香港故事》,散文集《都是回忆的滋味》和《乡土情怀》。近年继续笔耕不辍,在美东文坛上不断有新作发表,颇受好评。
   
   
   也许因为早年飘洋过海的经历,李国参对于桑梓故土情有独钟,连带着对于合法或非法移民花旗之国的同胞格外关切。其《乡土情怀》令人想起沈从文笔下的湘西,只不过地点变成粤东。他数十篇以旅美华侨为主人公的小说,则勾勒出一个个比较鲜为人知的场景。尽管台湾导演李安的《推手》和《喜福会》,也是同一题材,可是,相对于上百万美籍华人和华侨五味杂陈的际遇,显然还有许多待挖掘的空间。
   
   
   《乡土情怀》内分《七十年代散记》、《八五年返乡散记》、《九五返乡散记》、《二OO二年返乡散记》等辑,另附随笔四则。作者在《序》中特别推崇沈从文的作品。他写道:
   
   
   我觉得非常幸运,被沈老细腻的湘西山水画,引领去嗅触和爱抚乡土,和引领我聆听美妙的《高山流水》曲,那是多么激动我的乡土爱情,亲切的感受性令我感觉了文学的淳朴,但高贵。(《乡土情怀》,科华图书出版公司,2006年,7页)
   
   
   正是基于此种浓郁的乡情,故土的每个角落,点点滴滴,在作者笔下都是那么美不胜收。请看:
   
   
   由小盆地流来的大小河溪,到了拱福桥的山嘴汇流,变成一股大洪流,飞腾成瀑布,由峭壁跃进深不见底的望江潭。洪流暴龙似钻入潭里,再冒出时整个山谷如烟如雾,在山谷万绿丛中弥漫。这时,会听到山谷震荡如雷轰隆,山谷如万马奔腾,连绵不绝。我想象,蛟龙窜进望江潭後再没出来,出来的如水波不兴如美女,婷婷袅袅徜徉而下,柔柔顺顺直下鲨鱼涌。(同上,17页)
   
   
   另一处描写垂吊山崖的一派清泉:
   
   
   吊泉被阳光映照清澈透明,崖底荡动清脆的泉音,犹如一座石筝乐盘银弦置潭底,弄拨出阵阵嘈嘈切切的天然古琴声,令聆听者荡气回肠。由亭子间拾级下石潭,足下方圆潭面,水波清澈里透着翡翠水色,绿波轻悄悄四散潭脚。这时,凝视清波底下光灿的石卵,可见三五花背的新娘鱼游荡水空;潭光树影花影,都一齐拢在碧波里,随荡漾的水波摇曳动颤。(同上,29页)
   
   
   类似的文字让人想起朱自清的《荷塘月色》。知情者称北大燕园内的“荷塘”,实际上十分狭小而平平无奇。但在朱自清笔下却成了引人遐思的美景。或者这正说明了“美就是生活”,作家热爱生活,一泓水塘,一片荷叶无不蕴藏某种风情。读者从中领略其内涵,体会未必与作家相同,但由此激发出美的感受则一。
   
   
   写出“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笔下所无”,是李国参散文一大特色。例如旧中国墟镇“走江湖卖膏药”的场面,许多年长的读者均曾目睹。但能忆述出来的恐怕百中无一。因此,以下这段就兴味盎然:
   
   
   压轴好戏表演,就是麦教头双手抹烧红铁链的硬气功。开场。小姑娘给父亲一方毛巾。教头深呼吸一回,然后双足啪啪两声打地,在地上来回打几个转(后来才知是运功运气),再扎了个马步,把毛巾由前而后缚住嘴巴。大势初定了。他双足又啪啪两声打地,突然似一头猛虎,扑到火炉前。也是说时迟那时快的光景,但见他揉搓双手,在刹那间横臂伸掌,已抓起数尺长的通红铁链,不断的揉搓撚抹,直到铁链由红转黑。功夫表演宣告完毕。我心里感觉呢,看他双手揉搓铁链之时,竟像玩一条火蛇过山龙(蛇名,通身火红,据云过处烙草)。教头双目青光闪烁,约盏茶光景,他放下铁链,双手解开缚口毛巾,气定神闲了,朝密匝匝的围观者举起双掌,再竖起两只大拇指,满脸笑容。自然大家最关心教头的手掌怎样?但见他摊开的双掌原本原样,没有丝毫损伤。(同上,101页)
   
   
   如果说开掘随处可见的生活中之美诚属难得,那么道出普通人无缘亲炙的异国风情就更属难能。比如在菲律宾牙拉瓜小岛乘独木舟的经验,便是如此:
   
   
   独木舟每舟一人。舟子有丈把两丈长,通身赭色,舟边描黄绿色彩线条。舟子头尖削,朝空仰仗一只怪兽也似的东西。猜想是图腾之类的标志,也像舟子的把手之类。……
   
   
   新奇之感,应该由眼前这个五短身材、黧黑淡黄的舟主开始。他双臂举一柄短桨,短桨柄圆,下端阔薄,随他赭色的膊头上下劈水,胳膊起伏活动有致。就在尖尖舟锋上,那只怪兽图腾仿佛永恒的虎视眈眈,也守望舟主的生命图腾。但见桨柄由小舟左边飞跃到右边,胳膊起落之,舟主身板跃动如抽筋,有致如韵律旋转。他拍打的姿态,在艳阳映照下令我晕眩。我开始细致观察他的肤色、动作。眼前,赤裸腰板左右摆动,阳光也在赤腰上闪耀。赤腰肉膀涂了层层薄油光,映照绵绵密密的汗珠子;珠子滑溜溜淌下腰膊,流泻一串汗珠,直泻进巴掌大的屁股眼里。这一串串绵密汗珠细流呢,又随蠢动的腰眼爆散吧?在舟主击劈又旋动的起伏之间,我看他连呼吸也不动声色,或者呼吸随生命力消融了。我才注意他屁股撑合又伸开的双腿,怎样被出奇的奇妙律动操纵,作着韵味性的沉醉,像沉醉于自我生命的快感。我双眸随他双腿也旋动,才看清他双趾如兽爪,紧扣脚板交叉处一根圆圆桁木。在桁木下端,脚跟贴住一眼浅浅凹槽。我的发觉似心有灵犀一点通,猜想桁木是为平衡身腰设计的,下面的凹槽是天长地久留痕。“任随风吹浪打,我自巍然屹立”,大概就是这个气派,我想。(《都是回忆的滋味》,科华图书出版公司,2004年,79-80页)
   
   
   上述散文集和《乡土情怀》珠联璧合,记述作者在五洲四海的见闻。它分为《香港生活札记》、《漂泊者札记》和《美国生活札记》三辑。其中涉及苏联那柯德科港和堪察加半岛、南韩清津、越南西贡、汶莱、新加坡、日本函馆和长崎、斯里兰卡科伦坡、苏丹、坦桑尼亚、莫三鼻给、印度孟买、刚果、吉布提、加拿大、巴拿马、墨西哥、智利纳塔英斯港等国家或港口。地理上分属寒带、温带和热带,人种呈白、黄、黑、棕及混血儿之别,社会制度则既有资本主义,也有社会主义,可谓大千世界林林总总,五花八门,不一而足。作者娓娓道来,情趣跃然纸上,格外扣人心弦。
   
   
   至于其短篇小说集,虽名曰《被遗忘的一个香港故事》(科华图书出版公司,2001年),却有着广阔的地域与文化背景。列于篇首的《北野町投宿者》,一望而知故事发生在东瀛。次篇《新刻历史牌坊》,其中一位主人公伊凡诺夫,则是苏联那柯德科市一名华裔俄国老人,中国名字叫孙焕亮。第三篇《伽耶琴演奏者》,女主人公朴漱顺,服务于南韩一处乡间“最地道的旅社”。而其余八篇,呈现的是从中国姑苏寒山寺到非洲大沙漠,以及从香港到美东某偏僻城镇的众生相。其间,中西文化相融和,历史与现实相交织,若干情节引人入胜,个中意境耐人寻味。堪称独具韵味。
   
   
   最后必须提到科华图书出版公司的负责人郑宜迅先生。李国参的散文、小说得以结集问世,全赖这位伯乐。作为李的多年好友,郑先生非但古道热肠,而且慧眼识人。他本人便是香港知名作家,尤以推理小说见长,曾荣获2000年“全国第二届侦探小说大赛”最佳中篇小说奖,2002年香港中文文学创作奖小说组优异奖。但因资源有限,尽管李国参的“呒吟斋存稿”还有数十篇佳构,科华无力继续为之出版。
   
   
   不过,西谚云:“金子总要闪光”。我们希望,假以时日,李的其余作品终可陆续付梓,为美东文学进一步填色增辉。
   
   
   (10-1-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