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徐文立:中国大势]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党员入党申请及誓词(临时)
·中国民主党章程(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于二00七年六月四日表决通过)
·《美國之音》報導:民運人士呼籲兩岸簽署和平協定
·袁文瑞逝世讣告/国内外同道沉痛悼念袁文瑞先生/亲属致谢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徐文立、钱达、孔识仁的现场录音纪录的整理
·一本诡异的书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1)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
·广西中国民主党人李志友一家三口逃亡到了泰国
·孔識仁:中國民主黨為什麼切入臺灣問題?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2)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3)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关于冯正虎先生争取回国权的声明和呼吁
·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一)——关于所谓“中国民主党的整合”的问题
·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二)——关于中国民主党的“统一陷阱”的揭示
·王希哲:王军涛搞厚黑权谋勾当还能理直气壮
·徐文立:得两位挚友,今死足矣
·读任老的信而感慨和深思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公告(2009年12月1日)
·王策:祝贺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补充公告(2009年12月2日)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致王策主席感謝信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三党团结动员,声援冯正虎争取回国权利活动的决议
·孔识仁:民运领导人组团考察台湾地方选举心得多(一)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中外邸报》(1)
·《中外邸報》(2)
·《中外邸報》(3)
·曾节明: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钱达:从「和平在望」到「和平在握」——我参加推动「和平协议」公开信的经过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严厉谴责中共当局圣诞前夕非法审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中国时间2009年12月22日)
·为审刘晓波北京警方昼夜监控查建国和高洪明的住宅
·中国民主党法国党部、美国旧金山党部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博士的审判
·高洪明:耶稣基督来到中国引领我们
·高洪明、胡石根、查建国、杨子立、梁强、华颇、赵枫生、王林海、刘建新、贾建英关于抗议以言治罪刘晓波先生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重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
·王平渊:中国政治格局的“有效突破”
·2009年12月29日,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以《从刘晓波郭泉谢长发等案件看中共独裁专制本质》为主题召开党员大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有关临时条款、领导机构和组成人员的公告(2010年1月1日)
·中国民主党美西党部元旦举行抗议活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今日正式发布《中国民主党党员手册(试行)》
·徐文立:中国大势
·孔识仁:中国民运的前景和战略——读徐文立《中国大势》而作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见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旅泰党部举办春节聚餐联谊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中共政府全面打压中国大陆网络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声明
·《正宪运动宣言》草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一提案
·农村制度改革——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二提案
·上海万邦宣教教会争取敬拜自由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三提案
·彻底平反倪柝声、李常受的基督教地方教会—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四提案
·房价上涨问题——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五提案
·政治犯家属贾建英等人提出《失去人身自由的监视居住期应折抵刑期》的立法建议
·重发: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发展公民社会是解决环境危机的根本出路——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六提案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全球接力活动的公告第一号(2010年2月21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二号公告(2010年3月15日)
·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三号公告(2010年3月20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第四号公告(2010年3月21日)
·一位中国民主党人的《建国五大纲领》建议稿及初步反馈意见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第五号公告(2010年3月29日黄花岗义举百年纪念日)
·《自由亚洲》报道:中国民主党“走向共和﹐薪火相传”演讲会(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欧洲联合党部2010年第一次工作会议公报
·高洪明:清明节悼念中国死于共产运动的人们
·中国民主党山西党部对“三王特别民主党”的意见信
·王希哲:“三代表”与王军涛的中国民主党“太祖皇帝”
·王希哲:为什么说评王军涛一文中“袁世凯这段写得蛮深刻”?
·王希哲:王有才是“后娘卖儿心不疼”
·1998年中国民主党党史上重要问题的澄清
·中国民主党迎接二十一世纪宣言(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4月10日再发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关系的备忘录
·1998年6月25日中国民主党成立公开宣言
·王希哲:浙江民主党人的耻辱!---给国内民主党人是浙江民主党人的一封公开信
·王希哲:谈中国民主党“北京派”和“浙江派”的终于形成
·里面的每个字都是谢长发用血泪铸成的,我们不能任由他人黑白颠倒了
·中国民主党北京地区关于设立党的发言人制度的声明
·高洪明为纪念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成立九周年致徐文立主席的公开信
·郑存柱:同质与共识——从罗尔斯的政治自由主义来看中国民主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春节对中国民主党受难党员、受难异议人士及家属慰问活动向公众的汇报
·共和电影沙龙首站在美国布朗大学举行
·王希哲:从王军涛王有才民主精英演出,看民主的乌托邦性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中国青海省玉树地震的声明
·查建国:扫地僧为何武功最高? (微言大义——王希哲先生评语)
·誰之罪?-----孔佑平在
·高洪明:你(王希哲)全心全意地捍卫中国民主党的旗帜、历史和荣誉,我向你表示崇高的敬意和全力的支持
·王希哲电邮批驳王有才
·王军涛给他“团队”的海市唇楼及对老民主党人必须的道歉---王希哲电邮批驳王军涛
·辛亥革命·百年紀念·一傳十·十傳百·薪火相傳·再造共和
·如何合法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倡议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敦促中共监狱当局尊重人道,让杨天水先生保外就医
·声援上海访民胡燕在联合国总部前抗议的照片和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致民主党海外湖南代表委员会贺电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总关于国内民主党人士和组织委托海外代表的具体意见
·王希哲对刘浩峰所谓“湖南民主党人关于中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意见公告”批语
·王希哲、刘晓波致国共两党的双十宣言
·王希哲:走孫中山的路,這就是結論
·孔识仁徐文立:恢复民国宪政法统是中国再造共和的最佳路径
·巴黎动态;民运前辈徐文立先生随访巴黎
·《纪念“六四”周年柏林墙前,追求民主共和欧洲万里行》通告
·任畹町先生在斯特拉斯堡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讲话
·中国民主党人柏林纪念六四21周年,开启2010年欧洲取圣火万里之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中国大势

   

   徐文立:中国大势

   

   

   徐文立

   

   ————————————————————

   中 国 大 势

   徐文立

   (2010年1月18日)

   

    最近,又一位遭政治停职的北京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萧瀚先生在2010年1月1日祝愿朋友们:尽情地用笑声,「拉开专制崩溃的序幕。」

   萧先生此言豪迈,历史将证明萧瀚先生的预言是伟大的预言。

   

   那么,何以会是伟大的预言呢?

   

   去年岁尾,中共政府重判刘晓波和《零八宪章》很可能就是它的末世疯狂;2009年六十大庆,北京天安门周边市民不许迈出家门,中共的“辉煌”竟然在“铁桶”里“表演”,就是端倪。

   

    晚清政府经两次洋务运动,经济也不差,1894年慈禧六十寿诞,却因甲午海战失利而困在宁寿宫里苟且;1903年清王朝同样以言治罪判处章太炎和邹容, 八年之后,武昌首义,一朝覆亡。

   

   当今时代早已不是闭关锁国的明朝,也不是步履蹒跚的晚清,事物变化的周期不再是百年,更新换代已是以十年计了。

   

   那么,今日中国,大势如何?出路如何?国人当问。

   

    请诸位静心地注意以下几点中国大陆社会的基本事实和变迁:

   

   (一) 当今的中共,早已是变了性的中共;变性中共,能有什么前途?

   

   1921年由苏俄一手助产的原本还有点理想主义色彩的中国共产党早已寿终正寝。

   中共的变性始于1949年之前,更充分的证据是学者杨奎松先生研究发现:1950年4月,中共政府“出台了一个《中央级行政人员工资标准(草案)》,规定党政人员最高一级的工资收入可以是最低一级的28.33倍”,比至今仍然是二等公民的中国大陆农民的收入在当年就至少高出50倍。可是,1949年之前,那个被中共骂得狗血喷头的“腐败政府”——中华国民政府“1946年颁布的标准,除总统和五院院长等选任官外,文官共分为37个级别,最高一级的收入是最低一级收入的14.5倍。”那个被中共骂得更应“无地自容”的西方国家政府“除极少数国家外,英、法、德等国的,包括行政长官在内,最高最低工资差,均在8-10倍左右,美国、日本差距较大,也只有20倍。而且,它们差距之大,多半只是总统或首相个人的工资较高,有时会高出下一级行政主管一倍以上。”可知,西方发达国家政府官员高低之间的收入差距,多半远小于所谓的“新中国”官员的收入差距。

   看看这些硬碰硬的数据,最尴尬的恐怕是那些睁眼说胡话的毛派信徒。

   结论是肯定的:中国现实社会的不公平、不公道,始作俑者恰恰是毛泽东。

   三年的内战,作死了主要是中国农民千万以上,国共双方都有罪错,国民党是造错者,共产党则是造罪者;1959年到1961年三年史无前例的大饥荒,中共作死了又主要是中国农民几千万,造罪者是极权主义的共产专制,成罪者则是“赤色皇帝”毛泽东;1957年反右和1966年至1976年文革十年,毛泽东更是把中华民族良心的脊梁打断、把中华民族知源的根脉切断!

   1978年之后,邓小平领导的中共的变性过程只是更加露骨,为了走出经济困境,中共“打‘左’灯向‘右’转”,开始认可公民拥有私有财产的合法性,不再高调消灭“万恶之源”——私有制,实质上抛却了所谓共产主义的理论;中共一发而不可收,官商勾结,继1949年之后第二次侵吞全民财富,中共权贵成为了最卑劣的私有者——高度垄断的“权贵私有集团”,今日中国的“一党专制”就是靠高度垄断的权贵私有集团在支撑。

   所以,现在的中共是完完全全地变了性的中共,称它为“中国私有权贵党”,最为妥帖。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当今的中国,怎会容忍极少数人聚合的权贵私有集团长期作威作福呢?那么,实为“中国私有权贵党”的中共还会有前途吗?变了性的中共能会有前途吗?

   古谚道:名不正则言不顺。不正不顺即是死途。此其一。

   

   (二)当今的中国大陆社会,已是发生了整体位移的中国大陆社会

   

   大位已移,党权专制还能坐得稳吗?

   近一百多年,中国社会发生过两次大的整体位移。

   

   中国大陆高等院校教科书至今不认可、搞得许多中国文化人至今不懂得:远自二千年前,秦始皇开创郡县制,废封建,立郡县,皇帝一统天下,就终结了氏族和部落首领延续几千年的“封土建国”的制度——即“封建制”。中国社会自秦朝始,就进入了中央集权的“皇权专制”时代。也就是说,中国社会自秦以降至1911年的两千多年,就不是什么封建社会。对此重大历史断代,罗建先生《糊涂的“封建”》一文,联系陈寅恪、胡适、黄仁宇、李慎之和王学泰等先生的学问,有精到的纵论,不在此赘述。中国大陆教科书,囿于中共曾盲目崇信马克思主义西学和“联共(布)党史”所谓的“人类社会发展五阶段论”;中共新一代领导人又学位虚高,本无学养,更无人文科学的底蕴,却集全社会职能于一身,而不能拨乱反正。

   当然应该承认,1912年之前,这种中央集权式的“皇权专制”虽然有过种种罪恶和不合理,它和中国社会以农耕为主的生产活动方式还是基本相适应的,所以曾创造出几度恢宏强大的东方帝国。

   奇特的中国“皇权专制”,在社会底层,居然还保有“士绅宗族自治”(或曰社区自治)的空间,直至蒋介石的“党权专制”的“民国时代”。这个空间,因1949年前后,毛泽东领导中共进行所谓的“土地改革”,才完全被封死。全世界,恐怕只有中国共产党才用“小脚侦缉队”去取代“士绅宗族自治”,延用至今,是凡所谓节日遍布大街小巷的“红袖箍”,让整个中国大陆社会的品味弥漫着裹脚布的腐臭和低劣,真乃天下奇观,被世人嗤笑。

   貌似强大的中国的“皇权专制”二千年后,一旦面对工业革命的新世界,就立即捉襟见肘起来。1840年前后,外国列强的“坚船利炮”压迫着不思进取的晚清政府被动地结束了闭关锁国,进行了中国近现代史上的第一次的“改革开放”,西风东渐,摩登事物层出不穷,公民社会浮出水面,工商行会日渐壮大,私人资本登堂入室,整个社会发生了第一次严重位移,表面上依然金碧辉煌的帝国大厦越来越失去了原有的支撑点,所以它“一朝覆亡”就成了早晚的事情。

   这时候,中国社会“泊”来了一种叫“新闻纸”的东西。中国,自有了这个叫做“大众传媒”的东西,才有了“摧枯拉朽”的章太炎和邹容的“苏报案”,才有了广播新思想的最佳路径。旧制度最怕的是新思想,而不是新兵器。

   所以现今,敏感的王我就敢断言:“十一年不是某人的刑期,而是某些人的大限。”此其二。

   

   (三)英特网,将是加速中国大陆社会变迁的催化剂

   

   英特网,对于专制统治者来说,是它永远打不赢的战争。英特网的原创就是无中心、无起始、无终点,既然打不烂,它就堵不死。它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什么金盾、银盾,最终是千疮百孔,劳而无功。“人权理念”,二三十年代在中国就有先贤传播,1978、1979年又有人登高一呼,只是到了英特网时代,在中国才真正有口皆碑,中共也被迫将保障人权写入宪法,并签署联合国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现在,几乎一个博客、一个维特就是一个报馆、一个通讯社,令中共统治者惊恐万分,焦头烂额。当今中国,“言论反对派”天天在大陆和专制政权唱对台戏,抓不绝,禁不住,言论自由有可能成为第一个被突破的禁区。对前途,该悲观的是中共,而不是我们。

   请看:中国当今大陸社会又发生了本质意义上的整体位移,中共统治者是多么不愿意看到这种整体位移,又是多么不愿意承认这种整体位移。可是,花自飘零水自流。恰恰中国大陆社会带有本质意义的整体位移不但发生了,而且越来越严重,早已不可逆转,中共一党专制赖以支撑的支点日渐萎缩,而且中共一党专制现今唯一赖以支撑的支点就是这个日益成为众矢之的的“权贵私有集团”,中共的贪官污吏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公开骂中共,早已成了中国大陆的风尚。也许当初“新洋务运动”的中共始作俑者也没有料到会有今天;也许,邓小平曾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这一点,记得有人曾问过他,五十年后香港的政治制度,是不是要变得和中国大陆一模一样?他却含糊其辞地答道:到时候,都一样了,还用变吗?“都一样了”是何意,当可存疑、当可深究。

   问题是这个本质意义上的整体位移,并不是中共放手发生的,八九•六四之后江泽民和李鹏不是想过走回头路吗?不是到苏南一带,高喊要消灭“和平演变”的社会基础吗?邓小平知道,那对于中共更是死路一条;邓小平不得不亲征“南巡”,一巴掌把江泽民和李鹏打了回去。

   中国大陆社会这三十年的变迁,主要动力当然不是中共;中国大陆社会这三十年的变迁的主要动力是因饿而饿怕了的中国农民,是因穷而穷怕了的全体中国人。

   另外,悖论的是:今日中国大陸因暴富而得到了最大私人利益的权贵私有集团,它也不会主动地把这个整体位移拉回来。他们是一群只会作威作福、花天酒地、纸醉金迷、吸毒成瘾的吸血鬼,是不会也不可能顾及身后洪水滔天的当代路易十五们。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权贵私有集团既是最大的掠夺者,同时又是中国大陆社会最大的整体位移的推手。此其三。

   

   有此三者,足矣,社会巨变正在临近。

   中华大地,又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表面繁花似锦的中共一党专制早已是一座朽墙,推倒它是早晚的事情。

   

   (四)自由、民主政治制度的稳固基石,是社会的高度自治和公民拥有合法的私有财产

   

   那么现在,中国大陆社会天天、时时都正在发生的、似乎不为人觉的整体位移,移向何方?可以肯定的是潜移默化地移到一个新的基石上面去了。那么,这个新的基石是什么呢?

   要搞清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搞清楚,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的基石是什么?反过来再看看,中国大陆社会天天、时时都正在发生的、似乎不为人觉的整体位移,移到一个新的基石上的那个基石,和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的基石是不是一个东西?

   听起来这个问题似乎很复杂、高深、奥妙。

   然而,真理才是最简单的,并不复杂,也不高深,也不奥妙。

   试看:

   1)我们都知道,一个稳固的自由民主政体并不会因为一些社会和经济上的风浪就从根本上发生动摇,如有人所谓“民主触礁了”。那是因为,它有两块坚实的基石:一是社会的高度自治,二是基石的基石——每个公民都平等地拥有合法的私有财产的权利和机会,而且在实际上人人拥有合法的私有财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