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曾节明文集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曾节明: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兼论社会民主主义化是当今世界大趋势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西方社会整体地去宗教化,是西方右派衰落的深层次原因。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1/7/2010
   
   纲要:
   一.西方右派大势已去;
   二.西方右派为什么会整体没落?
   A.西方右派的理念已经适应不了当代社会
   1.自由贸易已经行不通
   2.对外政策的施行自相矛盾、力不从心
   3. 社会越来越多的经济、社会问题无法解决福利、环保、疾病防控、教育等问题,以及美国拉美化和欧洲穆斯林化的危机
   B.西方右派所依赖的社会基础已消失
   三.西方社会将向何处去?
   四.社民主义的弊端和优点五.对人类社会的长远展望
   
   
     一
   
     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基本退出历史舞台不过二十年,西方右派势力整体地没落了:奥巴马的上台,正式宣告了原教旨资本主义(西方右派的共同信仰)势力在美国没落,虽然美国共和党仍有可能卷土重来,但共和党内死守原教旨资本主义理念的保守派已非主流、且越来越孤立,佩琳等极右派领袖在美国社会曲高和寡、难有作为...共和党的性质,已经悄然改变;因此,今后即时共和党重新上台,也挽救不了美国右派的颓势,因为共和党正在悄然放弃旧有立场而向中间靠拢,党内极右派已经占据不了主流。美国是西方右派最后的大本营,美国右派的没落,意味着西方右派势力整体地没落了,西方右派大势已去。
   
    在日本,长期执政、相对右倾的自由民主党,在今年的大选中一败涂地,鸠山所领导的民主党党一举“变天”,而日本的自民党较之欧美右派,还是比较“左”(带有更多的社会民主主义色彩)的。
   
    在欧洲,自二战后,右派就开始整体失势,在富于社会民主主义性质的政党主导下,德、法、英、意、北欧诸国这些主要工业国,均和原教旨资本主义模式拉开距离:德国采纳社民性质浓厚的“莱茵模式”、法国建成“混合经济”、英国扩张国有经济、打造全民福利体系,北欧各国,更是选择了不同于美、苏道路的“北欧模式”。期间,英国虽然有撒切尔夫人的私有化改革,因其加快了英国的经济增长,而被成为“盎格鲁——撒克逊奇迹”,因为撒切尔被称为“新右派”,有人以此认为为右派在欧洲重新崛起,这并不确切,因为撒切尔、密特朗等“新右派”的新政,既未造就右派在欧洲的主导性优势、也没能改变左翼政党在战后三十多年创造的深具社民性质的社会——即便在创造新右“奇迹”的英国,战后建立的全民福利和全民医疗保障体系、公共领域的国有经济为主也未改变;而在此次全球经济危机当中,欧洲最“右”的英国,受创最重,也成为新右“奇迹”的一个反讽。法国、德国,其社民性虽然因为经济增长缓慢而有所调整,但从未没落,更未转向“新右派”力主盎格鲁——撒克逊模式。虽然时期有好有坏,法、德两国的经济总量一直稳居英国之上,人均收入大多数时候也超过英国。瑞典等北欧国家,因为高福利导致经济发展成本太高,也面临全面调整,但远未到放弃社民社会模式的地步。
   
    事实上,西方右派的衰落,自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开始了:1929 年爆发的世界经济大危机,不仅饱虐了西方各国社会,也如暴风雪一样横扫了西方右派政党;罗斯福新政的出台及大获成功,标志自由放任的原教旨资本主义社会在西方右派大本营(美国)的终结,罗斯福依赖化解危机的政府调控手段,具有完全的社民性质,因此,罗斯福新政的成功,昭告了西方社民(或富于社民性质的)政治势力的强力崛起,而西方右派全面开始走下坡路。
   
    虽然,马克思社会主义(简称马社)阵营邪恶性的暴露,延缓了作为其鲜明对立面的西方右派的衰落进程,但随着马社阵营的基本瓦解,失去了敌对依存物的西方右派,衰落加速到来。
   
   
   
     二
   
    西方右派为什么会整体没落?这是因为其秉持的共同理念已经适应不了变化了的当代社会。
   
    欧洲右派以英国保守党为典型代表、美国右派以共和党右翼为典型代表,不论是英国保守党还是美国共和党右翼,都主张高度私有化的经济、减税、自由贸易、反对政府干预、在国际争端上采取咄咄逼人的强硬政策…相对来说,欧洲右派较“左”一些,美国右派更具原教旨资本主义性质,而且带有浓重的基督教新教色彩。在对外政策上,英、美右派略有不同,英国保守党沾染着较多老殖民帝国的习气,比较自私和不负责任,美国右派则较为负责,美国右派主导下的美国,更倾向于扮演 “世界警察”的角色。
   
    很明显,西方右派的以上治国主张,已经走入自相矛盾的死胡同,其表现如下:
   
    其一,西方右派主张的自由贸易,虽能刺激经济增长,但导致贸易逆差高涨恶化、本国工作机会流失、产业空壳化…更严重的是,无节制的自由贸易被中共国这种操纵本国货币汇率的新法西斯国家大钻空子,长期据有不公平的竞争优势;西方国家的自由贸易政策,鼓励和放纵压榨本国劳工血汗、压制人权,无须人权“成本”且依然“共产”(土地 “公有”、垄断金融及命脉经济)的中共政权,与西方国家做生意顺风顺水、无往不利,在自由贸易中积攒了越来越巨量的财富,并转过来把这些财富用于渗透和对抗西方国家:除了大肆渗透和“统战”西方国家外,中共国还在国际社会大把撒钱,收买小国穷国、挑拨离间、图谋孤立美国、炫耀自己专制独裁“崛起”的奇迹、对外输出互联网封锁技术、教唆他国走专制独裁道路;持续的自由贸易政策,促使西方国家的商人,出于谋取私利的本能,而越来越积极地为中共政权辩护、背书、甚至助纣为虐,雅虎、微软、西斯科等美国公司帮助中共国封网、钳制言论…自由贸易造成的这一 “软肋”,正愈来愈成为西方国家的“死穴”,一种马克思和前苏联都没有找到、而今却被中共国瞄准的“资本主义”的死穴。
   
    总之,西方右派所主张的自由贸易,造就出今日中共国这样一个敌视西方的、日益强大的当今世界最大的国家恐怖主义堡垒,潜藏在伊斯兰恐怖势力身后,对自由世界乃至西方国家自身的安全,造成越来越严重的威胁;这,于他们所强调的遏制邪恶政权、传播普世价值的目标,无疑是背道而驰的。
   
    西方右派主张的自由贸易,只有在自由贸易国都为民主宪政国家、真正市场经济且经济发展水平比较均衡的条件下,才能益多患寡、皆大欢喜,比如:美、日、加拿大之间的自由贸易、欧盟范围内的自由贸易。在如今世界发展极不平衡,伊斯兰恐怖势力肆虐、中共政权“崛起”的情况下,美国右派极力推行全世界自由贸易的 “全球化”,结果必然是养疽为患、自讨苦吃。
   
   
   
    其二,西方右派在国际争端上的强硬信条,必然导致频繁的国际干预:“九一一”之后,美国极右派总统布什对伊斯兰反美势力采取主动军事进攻的“先发制人”政策,就是右派干预政策的典型,英国出于其右派头子丘吉尔制定的“联美称霸”传统,紧随美国频频对外干预。应该承认,西方右派诸多的强硬干预,如小布什发起的铲除塔利班、萨达姆政权的军事行动,意义非凡;但频繁的对外干预所耗费的高额费用,必须加税和扩充政府来维持,而且,国际强硬干预激发反西方恐怖势力的仇恨,这就要求西方国家政府强化对国内的安全干预,及至监控伊斯兰分子等特定人群,这也得加税和扩充政府。
   
    因此,西方右派所持奉的强硬对外信条,使其“减税”、“渐少政府干预”、“小政府,大社会”的主张在今天根本行不通。小布什在任期间,一面实施越战后空前的对外干预行动、一面减税、大力推行自由贸易…结果导致美国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空前高涨、政府防范金融危机乏力,直接导致美国陷入了自1929年以来最大的经济危机当中…中共还成了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最大的美钞持有国,威胁着美国的金融安全……小布什的政策,就象既要马儿多拉快跑、又要马儿少吃草一样荒唐。
   
    右派所主张的“小政府,大社会”,只有在孤立主义对外政策的配合下方有实现的可能。作为“小政府,大社会”的经典, “一战”前高度自由放任和繁荣的美国,正是孤立主义主导国家的全盛时期。但在“二战”后,美国登上了“世界警察”的不归航船、欧洲国家也地以北约成员国的方式,越来越多地参与对外干预行动,西方右派的右派的理念也就陷入了自相矛盾的死胡同。
   
   
   
    其三,当今社会越来越多的经济、社会问题,已经无法通过自由竞争、自发调节等西方右派传统的理念得到解决,而非得扩张和改善政府的功能不可。
   
    比如,当代社会日趋复杂、高效的经济活动,越来越需要政府调控监督作用,以防过度的经济投机行为酿成社会灾难、殃及无辜。本次美国金融危机,虽然根子出在克林顿时期政府对银行房贷的不当干预——过分鼓动银行向穷人放贷购房,但小布什上台后奉行不干预的右派理念,对克林顿时期错误的不作调整和补救、放任不管,以致错过了防范风险的最佳时机、酿成了灾难。
   
    现代社会的发展,越来越要求一个广泛覆盖的社会福利体系,作为社会减压和缓冲体系,而建设现代社会福利体系的重任,唯有政府能够承担。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医疗保障体系的建设。现代医疗(西医)愈来愈高昂的医疗费用,使得全民医疗保障体系越来越成为文明社会所必须,否则就解决不了医院“见死不救”和穷人、破产者病死无药医的社会问题,缺乏医疗保障体系的社会,民众生活在忧惧的巨大阴影当中,个人的一次患病,就可能导致破产、甚至全家破产,这样的社会是不可能有消费的热情的,而没有消费的热情,经济增长则缺乏持久动力。因此建设医疗保障体系是社会长久的安定和富裕的需要;而建设全民医疗保障体系,势必要扩充政府职能,因为,只有政府,才有建设全民医疗保障体系等社会福利体系的能力和驱动力。
   
    有人认为救助老弱病残完全可以依靠民间慈善组织,不必政府介入;这种观点是似是而非的,因为民间慈善组织自身不能赢利,其实施人道救助的款项来自工商业主的资助和社会募捐,而人的本性自私,因此,靠私人资助是不稳定和无保障的;而且,民间慈善组织要想有力发挥支持社会福利的作用,有赖于一个富裕发达的社会、且同时富于利他精神的社会道德,即需要人既有钱、又大方,这种条件是可遇不可求的,因为富人往往非常吝啬——拼命攫取、同时“抠门”,几乎无一例外是暴发户和商界常青树的成功之道;贪欲毕竟是当今世界经济发展的推动力,利他和自利常常相互矛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