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曾节明文集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林大军论民运之三
     (林大军口授,曾节明整理) 
   
    因为巨大的危机,中共政权已经摇摇晃晃,与二十年前不同,它现在已经经不起任何风雨,一触既倒,民运要做的就是冲它踹上一脚。

    民运的目标是尽快瓦解中共政权,同时避免中国陷入大乱。要达到这个目的,民运必须获得两样东西:
    一是民运各组织必须组建多党联盟,由多党联盟大会(可由每个民运组织派代表组成)选举产生中国影子政府,民主产生的影子政府,将作为民运统一协调运作平台,担负起瓦解中共政权的组织重任。
    民运如果不这样做,继续一盘散沙的现状,就形不成瓦解中共政权的合力,这不仅伤不到中共的皮毛,甚至形成讨伐民运同道比反共更起劲的恶劣风气;这个状况继续,不仅完不成民主建国的大任,还会给中国带来新的祸乱。
    第二,民运必须有“招”才行。什么是“招”?就是瓦解中共政权最好的策略和办法。政策是民运的生命,政策对了,没有钱可以有钱,没有枪可以有枪;政策错了,即使财大气粗、人才济济,也会输光…要快点结束中共专制,让中国平稳转型,影子政府必须有“招”。
    具体怎么做可以很快摆平中共?我在这里不好多讲,只能讲一个努力的方向,那就是——发动民众,依靠民众;瓦解基层,分裂高层。
    这几句话怎么讲呢?
   
    第一,我们要立即停止老百姓切齿痛恨的强迫拆迁、强迫征地暴政;立即停止农民群众切齿痛恨的计划生育暴政;我们的政策,是把土地还给农民、股份还给工人的政策——农民已经承包若干年的土地,直接可以办土地所有权证;废止权贵私有化掠夺式改革,国企私有化工人按一定比例分股…这样一来,老百姓定会举双手双脚拥戴我们。
   
    第二,我们反对对中共贪官一律清算的做法,因为中国社会的仇恨巨大空前,如果主张清算,必然会造成大屠杀,多少人也不够杀,那样中国就完了;毛泽东那样大的权威,发动文革还出现了失控,搞清算一旦失控,那是多么恐怖的一种局面!?说到这里,我要反复强调的是:虽然说,民主化过程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因为它不可避免地要剥夺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但是痛苦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不是受苦,而是民主化,我们要尽力减轻痛苦;民主化就象癌症病人做手术,必须上麻药和止血,否则,病人痛死了、或流血过多死了,那民主化还有什么意义?我反对大规模的社会清算,就是要减少痛苦,防止失血过多。
    因此,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对外逃贪官,如果能够出大钱支持中国民运,我们不仅可以不究其过往,而且记其大功,对民运资助特别大的,给予其新国家开国功臣的待遇;一般的在职中共贪官,只要贪污数量不是很大、没有害死人命的,我们一般不予追究,除非其积极主动卖力执行胡锦涛一伙的高压暴政;拒不执行中共中央暴政的贪官,我们不究其既往。如果在职贪官能够捐献其财产资助民运,将记之为功,贪官可以将功折过,重新做人,功劳足够大的,中共倒台后还可以参与新政府。
    但是,对于那些死不悔改,执行胡锦涛暴政路线到底的中共官僚,我们一定严加清算,直至送他们去见马克思。
    这样的政策一施行,中共的基层官僚集团,在民众抗争的压力下将很快分化瓦解。
   
    第三,我们反对揪住过去不放,把中共高层打成铁板一块的愚蠢做法。中共高层从来不是铁板一块,现在分化更加明显,相互之间有着难以调和的根本利益冲突。因为某某某过去发起过暴政,就揪住已经下台的某某某不放,而根本不管正在台上的人比某某某更坏、更无可塑性的事实,一厢情愿地幻想某某某“退出中共,另立新党”,甚至支持现行当权者对某某某的狗咬狗权争,以致于“解体中共”沦为空喊口号…这种典型的愚蠢做法,客观上使中共高层的可变因素因为恐惧而顽抗,增加了瓦解中国一党专制的难度。
    我们的做法是:要是胡锦涛主动放弃一党专制(现在看来已不可能),与反对派召开圆桌会议,我们对他既往不咎,认同他参选中国总统的资格;要是江泽民,或者曾庆红,或者某个常委、某个军头发动政变,推翻了胡锦涛集团,只要他废除中共一党专制,我们对他既往不咎,认同他参选中国总统的资格,甚至“以功以能”,同意他担任新国家的首届总统。
    要是江泽民,或者曾庆红,或者某个常委、某个高官,有心实施(或者正在实施)废止现行极权倒退暴政的政治举措,那我们就支持他。也就是说,胡锦涛的对手当中,谁比胡锦涛开明,我们就支持谁。
    这样一来,分裂中共高层也就不再是一件难事。
    上述做法,也可以归纳为三句话:农民给土地、工人给股份、贪官给出路。
    古话说:“大道至简”。中国民主化工程千头万绪,归结起来就是这三句话。民运只要把这三句话做好,就一定能够很快摆平中共,平稳创建宪政民主的新中国。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第三届常委会第三号文件)
   
   曾节明执笔,于二〇一〇年元月三日日星期日下午
   
   附:林大军与达赖喇嘛尊者合影(于2008年三月于达兰萨拉会议)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