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曾节明文集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1/23/2010
   
   与四年前的踌躇满志鲜明对照的,今日谷歌已沦落于退出中国的边缘,当然有中共当局变本加厉侵害言论自由的原因,但这并非唯一原因,否则就无以解释四年前谷歌公司向中共的屈服。谷歌之面临退出,除开中共大规模黑客攻击的反自由挑衅,还有一个未说出口的原因是:谷歌公司在中共国经济获益的微小和无望。
   
   据悉,谷歌在中国市场的收益,去年(2009年)为22.7亿元人民币,而谷歌去年的全球收益超过两百亿美元——一个富于创新能力、在全球极具竞争力的IT公司,在中共国这个全球第一大互联网市场中的获益,竟然只占其收益的很小部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中共国IT产业的强大?事实上,中国两大搜索巨头百度、搜狐实力根本无法与谷歌比拟...显而易见,谷歌在中共国的发展受到了人为压制,中共当局挥舞行政命令的铁钳,招招压制、又广伸黑手处处使坏,窃取谷歌科技,营造不公平竞争、甚至在中国员工内发展攻击谷歌的黑客...总之就是不让谷歌在中国健康、充分地成长,这导致几年来谷歌空有一身武艺,而在中国难有用武之地;几年前为进入中国市场,谷歌一度向中共言论专制屈膝,自我屏蔽“敏感”搜索结果,但四年下来除了一身骂名外一无所获,远没有分到中国大市场的蛋糕。
   
   经济效益既已成空,中共当局发动的大规模黑客攻击行动,又发出进一步“紧套”的信号,这就逾越了西方国家投资者的底线。这个底线来自于“改革开放”中,西方资本家与中共当局达成的一个默契:你让我赚钱,我不触犯你的专制统治。事实也表明,如果有利可图,绝大多数西方投资者是甘愿放弃普世价值原则的,因为牟利是资本家的天性。但如果牺牲了尊严却获取不了所期望的经济利益的话,他们是绝对会举起道义的旗帜、奋而退出这不公平的游戏的,因为不像腾讯、百度、搜狐等,西方公司既没有贾桂的命、更没有“奴才站惯了”的心理。谷歌四年前牺牲尊严,却始终得不到它想要蛋糕,反而处处受压,它当然会拍案而起、拂袖而去。
   
   可以断言的是:即使谷歌没有借此次黑客事件退出中国,它退出中国也是早晚的事,如果中国的政治环境没有根本性的改变,谷歌的退出不会等太久,就像某中宣部官员预言的那样:谷歌早晚得退出中国。
   
   毫无疑问,谷歌一旦退出,不利于中国互联网的进步。中共当局再愚蠢,也不会看不到外国公司有“退局”的自由,更不会看不到谷歌的退出对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损害。但它就是要这样做,显然,中共就是要把谷歌这样的企业赶走。
   
   为什么中共当局不惜损害“经济发展”,也容不得谷歌在中国发展?因为中共当局已经看出:任随互联网在中国这样发展下去,中共的专制统治必将瓦解。十多年来,中共苦心营建封网长城,在层出不穷、日趋便利的反封网技术冲击下千疮百孔、越来越失去效果;情急之下,中共于去年强制推广“绿坝”软件,企图把专制控制之手,直接伸进个人电脑的硬盘当中,但因为技术上行不通,很快以惨败收场…经过这么多年的较量,中共统治者必然会认识到:光靠技术手段,互联网是封不住的。
   
   因此,接下来,中共当局一定会采取行政手段对付互联网,变当前以技术过滤性的封网,为以行政手段封堵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空间,在与互联网较量上,中共国会迅速地向朝鲜看齐。
   
   不要以为中共当局不敢做得这么绝:且不说中共政权现在的掌门人,是一个不识文明为何物的毛共辅导员,如今中共国的高层权贵集团,大多数人都罪行累累,胡锦涛、李鹏更是对抗议民众实施过大屠杀的杀人犯,这些人逃避清算、维护既得利益,拼了老命也要死保中共政权;因为对这些人来说,其他一切都无关紧要,党专制的政权是才是命根子——有权才有他们的共产主义天堂,“失去了权力则失去了一切”。
   
   不要以为他们那样看重“经济发展”。其实,“发展经济”不过是他们稳定党专制政权的手段之一而已,一旦经济发展无助于稳定政权、或者有害于政权的稳定,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牺牲经济发展。比如,胡锦涛上台以来,一再提高公务员待遇,扩张党政机关、大力整军备战、疯狂扩编政治警察队伍…这些措施,重新强化着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但这些难道对经济发展有利?胡锦涛竭力劳民伤财瞎折腾,接连搞出“军管奥运”、“军管国庆”,这难道对经济发展有利?… 对中共权贵集团寡头来说,政权在,他们才能横行霸道、肆意妄为、尽情享受权力快感…他们的家族才能放胆贪腐、安心掠夺。有政权,才有他们的一切,政权没了,他们紧逃鼠窜惟恐不及,经济发展于他们何干?因此,相比于保政权的需要,中共统治者摇唇鼓舌一再强调的“经济发展”,在其心底其实“算个屁”;对现今统治集团来说:宁可亡国,也不能亡党,在党的生存需要面前,区区“经济发展”有什么不能牺牲?
   
   不要以为损害了经济发展,就会立刻给中共当权者带来损害。毛时代饿死四千万人、朝鲜饿死两百万人,当年毛泽东一伙,和金正日集团不是照样过穷奢极侈的生活?
   
   当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从长远来看,衰败的经济必然会导致专制政权的瓦解,但不要以为一两次经济危机就可以令中共垮台,由于现今中共国的经济命脉都为国企垄断,金融、土地、矿藏也完全为国家掌控,因此,中共政权有着很强的抗经济危机的能力,因此单纯经济危机并不能够摧垮中共。但是,政治危机就不同了,前苏联和东欧“变天”的历史表明:政治危机能够一夜之间令红旗落地。
   
   而互联网,却因其突破信息检查的强劲天性,动摇着极权国家的精神支柱——意识形态或其替代品(如民族主义虚热),催生着极权国家的政治危机。
   
   因此,中共当局一定要与互联网为敌,并终将象朝鲜那样,以行政手段限制互联网的发展。
   
   逼迫谷歌,就揭开了以行政手段限制互联网的发展新封网序幕。中共当局对谷歌为什么要逐之而后快?因为谷歌的搜索引擎太先进、太强大,只需指头轻点,就可以把中共的老底搜个干干净净、清清楚楚...它强大得中共的防火长城根本遮挡不住,必须要其自律,才能实现言论检查...有这样强大通讯工具在中国存在,一心构建朝鲜式“和谐社会”的胡锦涛等人,怎么睡得好觉?
   
   不能不说,没有革命狂热的极左党棍胡锦涛,非常适合中共高层权贵集团保政权的集体需要。
   
   胡锦涛早在上台之初就提出:“朝鲜和古巴在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他们的经济困难是暂时的,而我们在意识形态上是失败的,我们在政治上应该向朝鲜和古巴学习…” (2004年九月十九日,十六届四中全会上讲话)。在去年六十大庆上,胡锦涛“钦点”加入毛泽东思想方阵和自己的巨幅画像,这样赤裸裸倒退和大搞个人崇拜的举措,甚至连江泽民都没有过,这集中表露了胡锦涛及其支持者要走新极权之路。
   
   八年来,在胡锦涛批示下,中共当局对互联网不断升级的、程度空前的钳制,充分地反映出胡锦涛及其支持者对当年江泽民、朱镕基引进互联网的刻骨悔恨。
   
   可以预见,在这样一个毛共辅导员+工程师的领导和其新极权势力的影响下,中国互联网的学朝鲜阶段会提前到来:
   
   下一步,中共当局必然会将其他的外资IT公司全部赶出中国,并“扫黄”为名,继续大规模地关停网站;
   
   继而,当局会禁止活跃的异议人士及其家属使用互联网服务,并且禁止有过“不良纪录”(如异议、维权)的人申请互联网服务,同时对使用翻墙软件的人进行“断网”处罚。
   
   为了防止“群体性事件”造成连锁反应,当局会越来越多地使用“断网”手段,决不会顾及经济的负面影响。
   
   对付互联网,中共最终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比朝鲜“光明网”更先进、更完善的内网,而把现行普及的国际互联网,压缩到少数人(及高级官僚和部分外国人)使用的范围,一如朝鲜当局所做的那样…这样,不仅一举重回铁幕社会,打造“金盾工程”的天文数字金钱也省却了。
   
   不要以为这样的事不可能发生,为了保政权,中共什么都做得出来。事实上,胡锦涛上台八年来,“温水煮青蛙”式的极权倒退一直在进行着,试问,当初谁想得到当局会有瞒报四川地震、打压毒奶粉受害者父母、“新疆断网”、“绿坝”、“军管国庆”、重判刘晓波、蒸发高智晟等等出离的卑鄙下流手段,可它就是用了,一直要用到你习惯… 翻墙软件怎么先进,也奈何不了断网;一旦行政对付互联网的日子到来,中国社会只剩下火山迸发一种渠道了。
   
   在现今中共当权派无比狡诈恶毒的统治下,中国和平演变的的希望已彻底断绝,中国广袤的空气中,布满层层叠叠、若隐若现的刀光血影。
   
   曾节明 成稿于2010年元月十九日中午于泰国家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与四年前的踌躇满志鲜明对照的,今日谷歌已沦落于退出中国的边缘,当然有中共当局变本加厉侵害言论自由的原因,但这并非唯一原因,否则就无以解释四年前谷歌公司向中共的屈服。谷歌之面临退出,除开中共大规模黑客攻击的反自由挑衅,还有一个未说出口的原因是:谷歌公司在中共国经济获益的微小和无望。
   
   据悉,谷歌在中国市场的收益,去年(2009年)为22.7亿元人民币,而谷歌去年的全球收益超过两百亿美元——一个富于创新能力、在全球极具竞争力的IT公司,在中共国这个全球第一大互联网市场中的获益,竟然只占其收益的很小部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中共国IT产业的强大?事实上,中国两大搜索巨头百度、搜狐实力根本无法与谷歌比拟...显而易见,谷歌在中共国的发展受到了人为压制,中共当局挥舞行政命令的铁钳,招招压制、又广伸黑手处处使坏,窃取谷歌科技,营造不公平竞争、甚至在中国员工内发展攻击谷歌的黑客...总之就是不让谷歌在中国健康、充分地成长,这导致几年来谷歌空有一身武艺,而在中国难有用武之地;几年前为进入中国市场,谷歌一度向中共言论专制屈膝,自我屏蔽“敏感”搜索结果,但四年下来除了一身骂名外一无所获,远没有分到中国大市场的蛋糕。
   
   经济效益既已成空,中共当局发动的大规模黑客攻击行动,又发出进一步“紧套”的信号,这就逾越了西方国家投资者的底线。这个底线来自于“改革开放”中,西方资本家与中共当局达成的一个默契:你让我赚钱,我不触犯你的专制统治。事实也表明,如果有利可图,绝大多数西方投资者是甘愿放弃普世价值原则的,因为牟利是资本家的天性。但如果牺牲了尊严却获取不了所期望的经济利益的话,他们是绝对会举起道义的旗帜、奋而退出这不公平的游戏的,因为不像腾讯、百度、搜狐等,西方公司既没有贾桂的命、更没有“奴才站惯了”的心理。谷歌四年前牺牲尊严,却始终得不到它想要蛋糕,反而处处受压,它当然会拍案而起、拂袖而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