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王光美摆“宽容宴”所为何事]
喻智官
·《福民公寓》 第九章
·《福民公寓》 第十章
·《福民公寓》 第十一章
·《福民公寓》 第十二章
·《福民公寓》 第十三章
·《福民公寓》 第十四章
·《福民公寓》 第十五章
·《福民公寓》 后记
·评喻智官的长篇小说《福民公寓》
·《福民公寓》被上海邮局海关没收记
长篇纪实作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目录和代序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二)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三)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四)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五)
·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七)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八)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九)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一)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二)
部分中短篇小说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用利剑支起的“和平大纛” ——论习氏的“命运共同体”
·小曼德拉的父亲 ——记良心犯张海涛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光美摆“宽容宴”所为何事

   王光美摆“宽容宴”
   
   十月九日的《中国青年报》发表毛泽东的外孙女、李敏的女儿孔东梅的文章,说的是,今年初夏在北京京都信苑大厦的一个幽静大厅里,由刘少奇的夫人、八十三岁的王光美出面,召集毛、刘两家后人欢聚一堂共话友情。刘家赴宴的有王光美和儿子刘源、女儿刘亭亭;毛家是李敏和女儿孔东梅,李讷和儿子王效芝,还有刘家老保姆赵姥姥。
   
   那场面委实感人:联络人刘源把李敏迎入大厅时,亲切地一口一句叫“姐姐”;李讷像过去那样高兴地摸着刘源的头叫“小源源!” 席间,李敏和李讷询问王光美的身体和起居;王光美反叮嘱她们俩身子弱要多保重;刘源和效芝叔侄俩,左一杯右一盏地互敬;两家人频频举杯祝王光美健康长寿。

   
   王光美所受的那福分,怎么看都像《红楼梦》里的贾母,再配上个让人错觉成刘姥姥的赵姥姥,那洋和气氛简直就是贾母在大观园里摆宴。
   
   表示刘家原谅毛的一切
   
   这可是当年陪刘少奇受毛泽东折磨的王光美啊!那时刘少奇被斗得奄奄一息,毛下令用药拖延刘的生命,为的是让刘活到共产党九大召开,可以亲耳聆听大会宣判他的罪名:“叛徒、内奸、工贼”。此后,刘生活在不辩大小便的恶臭中,如同吕后权仗下的人彘戚夫人,然后很快死去,尸体的名字叫“刘卫黄”。这个“刘卫黄”是和毛泽东一山之隔的老乡,因捧出个“毛泽东思想”而被毛选为接班人,最后又死在这个妒火烧心毒妇般的毛独夫之手。王光美能幸存下来,凭的是毛的圣旨“保留活证据,对将来有利”,那不过把她当一个该杀没杀的活口。
   
   在毛泽东刀下死里逃生的王光美,今天却摆出一桌“宽容宴”,专门招待毛家后代,而且宴会上只字不提毛、刘恩怨是非,间接地表明王光美原谅了毛的一切。中国历史上冤冤相报的故事车载斗量,而原宥饶恕仇人的事例凤毛麟角,王光美如此宽宏大量可谓史无前例。难怪孔东梅不无赞美地引了一句名言“比海洋广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广阔的,是人的胸怀。”
   
   毛刘两家荣辱与共
   
   但细究起来不对了,王光美宽容什么?毛家后代反省了毛泽东迫害刘少奇的罪过了吗?人们没听说过,毛家子孙继续捍卫毛泽东主义的言行倒不少,即使他们向刘家认错了,王光美就可以宽容毛泽东了吗?要知道,就是为了从刘少奇手中夺回丧失的权利,毛泽东才发动文革的,为了摧毁刘的人马和组织体系,毛才搞乱全国让造反派从下到上夺权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文革中,上百万人死于非命;上千万人受批判凌辱;全国陷入红色恐怖人人自危,都是无辜地为刘少奇陪绑。至今毛泽东的罪孽还没清算,死去的冤魂还没昭雪安息,王光美能够宽容毛泽东吗?
   
   有人评论说王光美是奴才心态。这样说是小看了这位辅仁大学的高才生。其实,王光美比谁都清楚,虽然刘少奇一九六六年被毛泽东弄死,但两人真正产生分歧的时间并不长,从一九五九年刘少奇接受毛泽东“禅让”当上国家主席,在第一线主导全国各项工作,尤其是三年自然灾害后的一九六二年起,刘少奇要纠偏毛泽东的经济政策,才令妒忌变态的毛泽东产生了怨恨。相反,此前的几十年时间里,毛刘俩人互相利用排除异己,从“解放”前的延安整风运动到“解放”后的反右倒彭德怀,刘少奇哪一个运动没紧跟?要不,他怎能把资历比他老能力比他强的周恩来挤到后面?甚至文革初期毛泽东先打刘少奇的爪牙——彭(真)、陆(定一)、罗(瑞卿)、杨(尚昆)时,刘少奇虽然觉得唇亡齿寒,为了自保继续助纣为虐地参与批斗。
   可以设想,如果刘少奇当道,他镇压起人民来也决不手软。文革刚开始,大学里的师生贴领导的大字报反对官僚主义,刘少奇和邓小平派工作组进驻学校,目的是再搞一次类似五七年的反右运动,镇压一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造反师生。只不过这次刘少奇错误地估计了形势,没料到这是毛泽东设下罗网诱捕他,不然,可能没有后来的文革,但必定又增加几十甚至几百万新右派。王光美当年也不简单,六四年搞四清运动,她代表刘少奇去桃园公社蹲点,还准备向全国推广她的整人经验。
   
   所以,一旦彻底清算毛泽东,刘少奇既是文革的受害者,也是毛泽东以往搞运动的同谋和得力助手,毛双手血债累累,刘也干净不了,说到底,毛、刘俩人是一荣具荣一损具损的关系。保住了毛主席的形象,就保住了刘主席的形象,老毛是共和国的缔造者,老刘就是开国元勋,维持住这个道统,就维护了毛刘两家后代的体面和贵族血统,也就可以继续享受目前的荣华。正如作者在文中的自白:“(毛、刘)两家的后人其实早就回归到伟人们共同的奋斗与共同的荣辱中。”
   
   所以,这桌“宽容宴”不过是王光美导演,毛、刘两家子女参与的一场精心表演,他们试图用王光美和子女的“宽容”和“博大胸怀”,给受过毛泽东迫害的民众立下一个榜样,告诉人们,刘少奇是文革的头号受害者,如今我王光美和子女都原谅了毛泽东,你们为什么还要没完没了地追究下去。
   
   好一桌妄图遮盖血腥的“宽容宴”。
   
   王光美应该向人民忏悔
   
   王光美真有宽容胸襟,应该邀请蒯大富和当年的清华老红卫兵头头来叙旧,蒯大富们在文革当年批斗她王光美,不过是被毛泽东和江青利用当了打手,他们已经为此坐牢或下放了十多年,如今罪魁祸首毛泽东的画像还挂在天安门上,当时受蒙蔽的这些年轻人有多大的罪?
   
   终究,毛泽东、江青对刘少奇、王光美斗的再凶,也只是一场权利之争,在如何统治和镇压人民上他们没有根本的冲突,所以王光美确实不必也谈不上“宽容”毛泽东。而对包括蒯大富在内的人民,王光美也没资格谈宽容,她唯一应该做的是向人民表示深切的忏悔和道歉,不知她是否怀具这份良知?
   
   警惕用“宽容”隐瞒历史的罪恶
   
   文革结束以来,一直有人在别有用心的提倡“宽容”。
   
   当年王光美从牢里出来不久,就假装天真地对新风霞说,“我们都是毛泽东的好学生”,被新风霞嗤之以鼻。不少文人被摘掉右派分子的帽子后,做稳了奴隶,也感激涕零地表示,自己被打成右派是党这位母亲错打了的孩子。这些回到党的怀抱的乖孩子,后来都吃上了好果子。如今,他们既是名作家、名教授,又担任这个主席那个长的,是这个恃强凌弱社会的既得利益者,成了鲁迅嘲讽过的帮忙帮闲角色。为了掩盖自己苟且的嘴脸,他们不断地围剿鲁迅的“不宽容”,并口口声声提倡宽容,一时迷惑了不少人。王光美摆的这道“宽容宴”,为这种“宽容”作了精妙的注解。
   
   在恶人的暴行还没清算前,在冤魂还没昭雪前,千万别奢谈宽恕,警惕有人用“宽容”隐瞒历史的罪恶。
   
   原载《动向》2004年12期 刊载时署名 郁申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