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为什么我们要捍卫良心的自由和信仰的自由?]
余杰文集
·一寸狂心未说
·一棹碧涛春水路
·正碍粉墙偷眼觑
*
*
19、《中国教育的歧路》(香港晨钟书局)
第一卷 凄雨冷风说北大
·谁是北大最优秀的学生?
·北大需要五星级酒店吗?
·北大之殇,可谓国殇
·致没有三角地和旁听生的北大
·北大教授的书房
·北大教授与小学教师
·北大教师的“造反”与教授治校的前景
·中文大学的老树与北大的老房子
·怀念一位远去的北大学长:沈元
第二卷 高等教育的忧思
·还大学生以献血的自由
·大学之门,向谁而开?
·大学的危机与人文教育的缺失
·学历的危机与诚信的缺失
·最有思想的教授最清贫
·“教授”是一种高贵的称呼
·美丽的灵魂,死于不美的时代
·大学不是制造愤青的工厂
·寻求大学的尊严,寻求经济学的尊严——与邹恒甫对话
第三卷 基础教育的困局
·爱的影子
·从中学生萌萌的妙语看今天的师生关系
·忘记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我为什么要揭露“爆破作文”的谎言?
·致人于死地的教育非改不可
·解开芬兰的奇迹背后的秘密
·以“童子军”取代“仇恨教育”-
·捍卫公民的受教育权
·雷锋与盖茨:谁是真的英雄?
第四卷 知识分子哪里去了
·贺谢泳受聘厦门大学
·误人子弟的杨帆应当下课
·知识分子是“牛虻”,也是“春蚕”
·钱钟书神话的破灭
·知识分子的使命是说真话
·余秋雨:文人无行,忏悔无期
*
*
20、《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香港晨钟书局)
·《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目录
第一卷 我们的罪与爱
·一颗历尽沧桑依然发光的珍珠——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迎接中国福音传播的第二个黄金时代——读赵天恩《中国教会史论文集》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三位基督徒在中共劳改营中的生命见证
·超越时空的网络福音——序范学德《传到中国》
·我必不至蒙羞——读《六十三年——与王明道先生窄路同行》
·我们的身体是箭靶而不是武器
·朋霍费尔对中国自由主义的更新
·我们的罪与爱──序北村《愤怒》
·“入中国”与“出中国”并行不悖
·乡村教会如何由隐匿走向开放?——给一位乡村教会领袖的一封信
第二卷 为了这个时代的公义
·中国印刷和传播圣经的真相
·圣经中有“国家机密”吗?
·中国需要更多的“以诺”企业
·站起来便拥有了自由——有感于傅希秋牧师荣获“约翰•李兰德宗教自由奖”
·为了这个时代的公义——致被流氓毒打的李和平律师
·真相是不能被消灭的——致世界报业协会“金笔奖”得主李长青
·从美国民权运动透视基督信仰与社会公义之关系
·如何捍卫我们的宗教信仰自由?——兼评中国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
·坎特伯雷大主教在中国的“波坦金之旅”
·从矿难看中国人对生命的态度
·个体的救赎与民族的救赎——与王军涛的信仰通信
·“宗教局长”如何变成“谎话大王”?
第三卷 从黑暗中归向光明
·桃源乐土的追寻——论基督宗教伦理与当代中国精神文明的重建
·从黑暗中归向光明——论新一代中国基督徒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
·我们是一座桥梁——论中国基督徒知识分子的文化使命
·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如羊进入狼群——论基督徒如何在不公义的世界里坚守信仰
*
*
21、《白头鹰与大红龙:美中关系及其对世界的影响》(2008年香港晨钟书局出版)
·美国民主的真相与根基——与庄礼伟商榷,兼论美国的基督教精神
·纪念那些战死在中国的美国士兵
·希拉里回忆录的中文版是如何被肢解的?
·民主女神浴火重生——华盛顿“共产主义死难者纪念碑”揭幕仪式亲历记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道德盲点
·从尼泊尔毛派的末路看全球清算共产主义罪恶的浪潮
·欧洲、美国与中国之“三国志”
·共产主义就是恐怖主义——布什总统讲话的划时代意义
·人权议员布朗贝克和他的中国女儿
·美国媒体在“妖魔化”中国吗?——从美国媒体关于中国黑心商品的报道谈起
·巴以冲突中美国的角色
·美国的秘密与细节的启蒙——读范学德《活在美国》
·美国为何干涉日本的“内政”?
·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崛起
·美国学界应当避免“中国化”的陷阱
·面对邪恶的时候,没有真正的中立——从二战中美国与瑞典、瑞士的不同角色谈起
·美国如何帮助推进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在美国参议院的演讲
·我们关于声援美国政府摧毁萨达姆独裁政权的声明
·倒萨战争与“人权至上”的价值观
·韦塞尔为什么支持美国对伊战争?
·中国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我们要捍卫良心的自由和信仰的自由?

来源:观察
    【主题】余杰与1984BBS组员对谈“宗教信仰自由与公民社会”,在线问答形式。
   【时间】2010年1月26日,晚上20点-21点。
   【嘉宾介绍】余杰,四川成都人,作家,曾任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2005年-2007年)。1992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2000年获文学硕士学位。1998年,出版以“抽屉文学”命名的随笔集《火与冰》,该书尖锐批判中国社会的文化和政治弊端,引起巨大反响。此后,陆续出版多部杂文集和长篇小说《香草山》。2005年之后,其作品无法在中国大陆出版,即便重版的旧作,也迅速遭到安全部门和宣传部门的查禁。
   2000年,余杰研究生毕业之后,受聘于中国现代文学馆。但由于当时中共宣传部部长丁关根的直接干涉,现代文学馆单方面撕毁合同,还未工作一天便被剥夺了工作权。余杰先后在网络和海外媒体发表《致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痛斥官方的文化专制主义,呼吁知识分子一起捍卫言论自由,大陆数十名作家学者联名发表公开信表示声援。《纽约时报》、《时代周刊》等国际媒体也对此事件作了报道。此后,余杰成为靠稿费维持生活的独立作家。

   2003年,余杰受洗成为基督徒,参与组建方舟教会,并深切介入一系列人权案件。先后参与多封公开信的起草或签名,为遭到不公正审判的西藏活佛阿安扎西、被判处重刑的 “新青年读书会”成员、被以莫须有罪名起诉的家庭教会牧师蔡卓华、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等人呼吁。余杰一直密切关注以“天安门母亲”为代表的“六四”受难者家属、受到官方打压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以及上访者和遇难矿工等弱势人群的基本人权。
   2003年,余杰与王光泽、刘晓波等发表公开信,呼吁“迅速迁移毛泽东尸体,将毛主席纪念堂改为文革博物馆,将毛像从天安门城楼取下”。2004年,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余杰与王怡联名发表公开信,谴责中共十五年前的屠杀,建议中共及早对死难者及其家属早谢罪并启动政改。2004年12月,因参与起草一份2004年度的中国大陆人权问题报告,余杰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与刘晓波、张祖桦一起受到北京警方的传讯、通宵审问和死亡恐吓。此后,余杰仍然坚持写作抨击共产党的专制制度。
   2006年5月11日,余杰以中国家庭教会成员的身份,与王怡、李柏光一起在白宫受到美国总统布什的接见,针对中国大陆的宗教信仰自由等问题展开了长达一个小时的交谈。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建交以来,美国在任总统第一次接见来自中国大陆的、具有基督徒身份的民间知识分子。此次会见被西方主流媒体称为“破冰之旅”,亦使得中国大陆日趋严重的宗教迫害情况受到西方政府、媒体、人权组织和民众的高度重视。
   近年来,余杰先后赴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芝加哥大学、巴黎大学、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悉尼科技大学、莫纳什大学、海德堡大学、法兰克福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大学、台湾大学等著名学府访问和讲学。(via wikipedia)
   附:余杰的文集 http://www.boxun.com/hero/yujie/
   余杰的Twitter http://twitter.com/yujie89
   【策划】张书记
   【整理】立夏
   
   【开场】
   宋石男:今天有幸请到余杰先生到大讲堂,我个人十分欢喜。
   当年的所谓北大三才子(余杰、摩罗、孔庆东),今天都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摩罗华丽转身,努力要让“中国站起来”,孔庆东自北向东,差不多快加入北朝鲜国籍了。余杰则始终坚持早年鼓吹民主,向往自由的道路,但与此同时,他也有了一个让很多人看不懂的变化——皈依了基督教。
   从激情的自由主义者到虔诚的基督教徒,余杰是如何完成这个转变的?在转变之后,他的价值观与行为方式,又有没有什么不同?我想不少人都会和我一样想知道答案。而基督教文明对当代中国社会,又有着怎样的影响?未来将起到何等作用?相信同样有不少人和我一样想知道余杰的看法。
   而对1984BBS来说,今天的大讲堂,可能也是话题比较独特的一次。毕竟,组员中的基督教徒应当是少数。那么,我们如何才能用宽容而非动辄视人为异端的心态,以诚恳乃至谦逊而非动辄诛心的求知态度来与基督教徒余杰对话、交流,是今天参与提问的组员兄弟姐妹们应当思虑的。
   不再赘言,各位请尽情发挥。
   余杰:大家好,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跟大家交流。
   一、 关于宗教信仰自由与民间社会的发展
   墨回:余杰先生您好,今天刚和朋友参观市内一处新建教堂时讨论到一个问题,就是我朋友按他大学里所学的专业内容介绍说,国内各处教堂都是自由从属于各教会流派的,本身只是名义上受到三自爱国会领导,现在新教堂的修建也都是社会自发并没有受官方主导;而中国的基督教之所以不被梵蒂冈承认仅仅是因为梵蒂冈是天主教廷,并不在精神上对各国教会有领导意义。
   这和我过去的认识似有所不同,难道不是因为中国的基督教活动受官方控制才不被梵蒂冈承认,并导致地下教会活动的产生吗?
   您能简单地帮我普及下这方面的认识吗?
   余杰:基督教分为天主教和新教。天主教以梵蒂冈教宗为最高领袖,有一个金字塔式的组织系统。天主教在全球范围内形成了自己的传统和体制,如主教任命等。惟有中国由政府任命主教,故与梵蒂冈冲突不断。新教则分为很多教派,一九四九年之后,西方传教士被迫离开,宗派在中国遂变得不太明显,有人说中国的新教进入了一个“后宗派时代”。
   中国的天主教和新教,都有一个官方的御用教会,如基督教的三自教会和天主教的爱国教会,由统战部和宗教局直接操控教会事务,这完全不符合圣经之教导,违背了政教分离的原则。所以,真正的信徒大都不愿加入其中,遂形成了家庭教会和地下教会。此种对立一直持续到现在。
   非羊:呵呵,本来想提这个问题的,据我所了解的,在中国某些比较落后的地方,基督教同民间的佛教没什么区别,他们宣称毛泽东就是摩西,邓小平之类的也是教徒……
   余杰:这种基督教被中国民间宗教化的情形,确实非常严重,也是我很担心的一个问题。我一直认为,教会最大的问题,不是来自当局的逼迫,而是来自自身的真理的建构,换言之,长期封闭的中国教会如何与大公教会两千年的传统实现对接。这样才能避免异端的出现。那些宣称毛、邓是教徒的教会,明显是异端。
   阿波:你认为爱真的能穿越国际,宗教,皮肤等一切限制吗?
   余杰:爱是超越种族和国家的,看看德兰修女传记的《活着,就是爱》就可以知道了,为什么她要到印度去爱那些生活在绝境中的贱民呢?因为每一个人都是上帝所造,亦是上帝所爱,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至为宝贵的。这也是近代人权观念的基础。
   【主持人】宋石男:余杰兄打字很快嘛,开始白担心了,呵呵。
   再世关羽:余杰,你多次公开攻击法轮功,这么做岂不是有违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则?对此你自己有何看法?你认为法轮功是邪教,依靠的是什么定义?是共产党对邪教的定义呢,还是你自认为的邪教定义?
   余杰:我从2000年起就为法轮功说话,批评中共当局对法轮功的迫害,当时敢于站出来公开为法轮功说话的中国国内的知识分子,可以说不到十个人。我至今仍然为法轮功学员的基本人权呼吁,只要我能确信的个案,我都有发言。但是,我不认同法轮功说谎的行径,用谎言对付谎言是一个错误的方法。为法轮功的基本人权呼吁,与批评法轮功的许多做法,两者之间并不矛盾。
   我个人当然可以认为法轮功是邪教,我也认为许多冒充基督教的如东方闪电、三班仆人等组织是邪教。但邪教亦有其存在的权利,如果它不违反法律的话,违反法律又另当别论。公民个人认为某教派是邪教,这是公民的言论自由与良心自由;但政府不能宣布某个没有违反法律的教派是邪教,并用公权力对其打击和迫害。
   再世关羽:请问余杰,您在不合时宜的时机的场合发表反法轮功言论,致使法轮功至今仍与我们民主人士有着较大隔阂;您不认为您这是拘泥道德小节而至民主大业于不顾的表现么?是什么驱使你这么做?您难道真的是没有认识到法轮功对民主事业的巨大推动作用么?
   余杰:在我看来,说谎不是道德小节,我们不能用共产党的方式反对共产党,最后我们可能变成一个新的共产党,当年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过程就是如此。所以,我认为,必须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才是朋友,而不是有一个共同反对的对象,就是朋友了。许多民运人士,思维方式与共产党一样,如王若望先生所说,许多中国心中都有一个小毛泽东。这是很可怕的。
   我不赞同共产党式的统战的做法,我也不认为存在一个必须放弃个人言论自由的“民主大业”。民国时代的自由派知识分子,为了反对国民党统治,不惜与共产党结盟,其结果如何,我们今天都在承受。我只是一个说真话的知识分子,这种真话也包括对反对共产党的阵营的批评,我的声音不代表人物群体,如笔会和教会,我发表的从来都是个人意见。因此,个人说真话是不受“时机”的限制的。我常常说自己是“异议人士中的异议人士”。
   流风:余杰老师,虽然我们很多人为法轮功说话,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其反动的一面。比如说《九评共产党》,我们看到的大量的集会,我想这样的过分的崇拜也可能对社会的发展造成不稳定,这点您考虑过么?
   余杰:我同意你的看法。法轮功对李洪志的神化,与当年中共对毛的神话如出一辙。李洪志是神吗?他留下信徒在国内受难,自己跑掉了,不是怯懦的行径吗?他能像耶稣那样死而复活吗?
   再世关羽:《九评共产党》写得有问题么?勇于走上街头集会是错误的么?我们民主人士缺乏的正是这种敢于直面中共的勇气!所以我们竟然会把仅仅是“没有逃跑”的刘晓波当成英雄,全然不顾其反对革命,鼓吹“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下跪造反的懦夫行为!!
   哎呦喂:和平演变不好吗?革命付出的代价更大吧?有什么是比生命更珍贵的?
   再世关羽:和平演变死路一条!至于你说生命珍贵,更是无稽之谈!敌人的生命,便是猪狗不如!!
   余杰:请看看晓波刚发表的辩护词,题目就是《我没有敌人》。晓波还不是基督徒,却比很多自称基督徒的人接近上帝。我们不应当被“敌人意识”所捆绑。在与掌权者抗争的过程中,我们需要的是唤起他们身上的人性,而不是变得跟他们一样。
   哎呦喂:顶之。另,在世关羽,我觉得你就是一个极端民主派,您觉得呢?
   流风:极端的民主派导致极端专制。我觉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