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钞票当钥匙,鞋带当白绫]
余杰文集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致李尚平——你是一颗星
·谁把教师当“蜡烛”?
·让我们学会宽容
·谁在造墓?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日本人的“自尊心”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无耻者无畏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记忆与呼喊──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卢跃刚的恐惧
·《铁磨铁》代跋:求索爱的光芒
*
*
11、《铁与犁》(长江文艺出版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钞票当钥匙,鞋带当白绫

   来源:观察
    “大国崛起”的中国,现在是三千年历史上最牛的时刻,不仅要“中美共治”,而且要“取美代之”。中国成为超级强国,炎黄之孙本该欢欣鼓舞、扬眉吐气,可是近日大陆媒体上却连连爆出一桩桩惨案:揭露“钓鱼执法”的青年司机孙中界不惜断指明志,反抗暴力拆迁的成都居民唐福珍点火自焚,上海研究生杨元元不堪生活的重负自杀身亡……看来,“大国崛起”的荣耀与这群中国人是绝缘的。
   “大国崛起”之后,“中国制造”也可以一洗“低价劣质”的耻辱了。近日,关于“中国制造”的广告登录CNN,显示中国在经济全球化格局中不可取代的地位。虽然CNN一度被爱国愤青们视为“西方妖魔化中国”的罪魁祸首,网络上“做人不要CNN”的口头禅不胫而走,但敌人的平台也可以拿来宣传我方的思想啊。
   其实,最能显示“中国制造”的高质量的,不是CNN上的广告,而是中国的钞票和鞋带。“纸币能开手铐,鞋带可以自缢。”这不是武侠小说中的情节,而是十二月十六日,昆明市公安局通报的盗窃嫌疑人邢鲲在昆明市小南派出所离奇身亡的调查结果。这是又一起“躲猫猫”事件吗?
   在“大国崛起”的中国,钞票不是钞票,鞋带不是鞋带;钞票是钥匙,鞋带是白绫。

   钞票被囚犯用来打开新式手铐。这样的囚犯不该被当作阶下囚,而早该被公安局聘请为特约顾问。尽管生产手铐的厂家信誓旦旦地声明,他们生产的手铐蕴含了多项专利,即便用铁丝无法打开,何况钞票了;但昆明检察院和公安局的权威调查结论却印证了这样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钱是万能的。纸币开手铐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纸币印刷技术的先进性以及纸张材质的出众,中国有资格帮助世界各国承印钞票了。
   而鞋带则被囚徒用来自杀。古代皇帝赐臣民自杀,一般是派太监送一匹白绫,那可是质量上乘的御用布匹,你想不死都不行。如今,新中国的鞋带就能替代白绫,果然是和谐社会践行“节俭为本”的原则。在新闻发布会的提问环节,有记者问道:“嫌疑人的体重是多少,两根打结鞋带的承重是多少,打结鞋带能否承受嫌疑人的体重?”检察院技术处副处长梁泓答道:“这个问题需要研究后才能给出答复。”有网友说,也别多研究了,当场请梁处长亲自演示一下,就能给出答复了!可我想,也许梁处长心宽体胖,实验结果会有很大误差啊。
   有人说,周星驰是香港最有想象力的电影人。在《国产零零漆》当中,星爷扮演的特工拿起一个大哥大来,才发现原来大哥大不是大哥大,而是吹风机;再拿起一只皮鞋来,才发现原来皮鞋不是皮鞋,而是窃听器。如今,与昆明警方的想象力比起来,星爷该甘拜下风了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