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王藏文集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8日 转载)
    仲维光更多文章请看仲维光专栏
   
    (博讯 boxun.com)
   

    三妹,你好!
   
    在关于极权主义问题的探究中,我已经从极权主义概念的产生及分析,进入到有关它的产生及发展的政治文化问题。这个问题越来越深地涉及到东西方的不同文化和宗教传统问题。现在,我可以跟你说的是,我的研究已经走过半程。应该说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因为最困难的时候是摸索思想线索的时候,有的时候有了想法,可是是否这个想法能够成立?有时候觉得历史上可能会是如此发展,是否在历史上的经验事实真的如此发展?这些探索都犹如在黑暗中去寻找资料,寻找前人的论证和同代人的研究。
   
    事实上,在研究工作中能够看到问题所在,并且找到资料是最困难的,也是最重要的,这犹如大海捞针。好的导师丶好的学术功力都反映在这上面。好在我这一辈子已经习惯了这种靠着直觉在黑暗中摸索。当年,一九七零年丶七一年我找到启蒙思想与科学思想就是如此,那个时候更为困难。那一过程的完成,前後整整花了我十几年的时间。这使我深切地感到,如果有好的导师,年轻的时候就会省很多精力,学术进展就会更加有成效。可是我们这一代人没有这麽好的运气。
   
    我在六十年代末期开始探索,可以说是完全在黑暗中的摸索,没有人能够指导我。因为当时还活着的能够指导我的人已经凤毛麟角,如洪谦,但我却不知道他的存在及结识他的可能。而现在这个题目和方向的探索,相较上一次,可就好多了,这一次我大约花了近两年的功夫。
   
    我说我已经过了半程,是因为我的思想线索已经清晰,资料究竟有哪些丶在甚麽地方,我不仅基本上都知道,而且已经收集到了绝大多数,剩下来只是阅读丶摘记和整理,及最後成文。现在我需要的祗是时间和工作。当然在这个工作中尽管基本的思路有了,但是在工作中还是会不断有新的发现和想法产生。例如,今天我忽然看到,宗教世俗化不仅存在于不同国家极权主义的产生过程中,而且还存在于当代许多国际事物中的那些带有灾难性的负面事件中,其中很多竟然也是一种世俗宗教化的结果,或者说政治宗教化地处理国际事务带来的问题。这也就是说,用基督教宗教的方式和思想来处理尘世间的,不同文化,不同地区,不同传统的国际事务。
   
    从这个角度看问题,杭亭顿的作用,乃至美国的小布什,德国的施罗德等政治人物就是非常负面和消极的了。因为八九年以後的历史告诉我们,世界的根本问题,和八九年以前一样,和近代西方争取人权和自由的历史连续,世界历史中的国际社会的中心问题还是人权和自由的问题。把世界的问题使用两分法,归于文化和文明的冲突,是一种政治化宗教在国际事务中的表现。这种政治宗教化的结果不仅使恐怖主义泛滥,中国共产党复活,而且还使西方社会中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遭受到国家的干涉和限制,人权和自由在现今的历史时期中面临新的挑战。
   
    在这方面,它的历史的经验事实就是,美国因为非黑即白的政治利益培植过本拉登,如今又因为经济利益再次培植了中国的共产党政权。
   
    多年研究使我深切地感到,极权主义的政治文化起源问题牵扯到以下几个问题:
   
    1.为甚麽说中国的问题主要是共产党问题;
    2.为甚麽说极权主义和恐怖主义是当前世界的威胁,为甚麽说极权主义的威胁并没有因为八九年而过去;
    3.如何理解现代化,也就是工业化丶西化问题带给我们的人类社会丶道德丶环境等问题的困惑,或者灾难。
    4.「复兴中华文化传统」在全球现代化,也就是西化过程中,在最近一百年人类社会经历的灾难和冲突中,在极权主义和恐怖主义对当前世界的威胁中,所具有的新的意义。
   
    极权主义对人类产生的威胁源于上个世纪初期,首先是十月革命,然後是法西斯丶希特勒的产生,二次世界大战丶冷战,这段时间极权主义覆盖的范围,以及它对整个世界产生的威胁,最主要的地区实际上是在欧洲,在中国等东方和世界其它地区,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更由于几十年前的社会和经济情况,东方的极权主义更是一个配角。
   
    这就是说,极权主义丶恐怖主义是西方政治文化,工业化社会的特有产物。这不仅包括那些极权主义者,恐怖分子,而且也包括那些与极权主义国家勾结,贪婪的西方国家的政客和商人,以及剥夺世界经济财富,掠夺环境资源的行为。这些现象都是工业化,後工业社会的一个特点。最近二十年,西方国家对中国共产党的绥靖政策,把中国共产党政府养大现象,奥威尔早就在《动物庄园》中有过非常类似的描述。
   
    至于说到今天中国的所谓崛起,以及本拉登等恐怖分子对于世界的威胁,那也是西方自己培育起来的,养廱遗患,养虎自扰。当然之所以会采取这样「养」的办法,如前所述,这内中也有这种西化,工业化文明的经济丶历史丶思想等固有因素在内。
   
    所以道理很简单,归根到底就是共产党问题!
   
    如果承认最近一百年来世界的灾难是共产党丶法西斯丶希特勒造成的灾难,那么反思它们产生的根源,反思为什么那么多的人受它的蒙蔽,跟着他们犯罪,我们就不会把中国的极权主义归咎于中国传统!
   
    毫无疑问,被我们中国人推崇的,有反省能力丶有思想的西方学界和知识分子对此肯定早已做了大量的反省和研究工作。这些反省和研究工作在哪里呢?遗憾的是,很多跪倒在西方脚下的中国所谓知识精英人,却没有看到这些。
   
    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不是盲目吹捧,而是思考和学习。西方的这些反省和研究,前人的这些工作,是我从步入青年以来一直在追寻的东西。他们的工作大约分为两条线索。
   
    其一,在哲学上,以启蒙哲学丶科学哲学丶自由主义传统思想为方向,也就是卡尔·波普丶雷蒙·阿隆为代表的思想家对于极权主义思想的反省。代表着作有《开放的社会及其敌人》,《历史决定论的贫困》等。反省的结果是,极权主义的思想根源是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辩证法,黑格尔丶柏拉图等。笔者加一句几乎是多余的说明,这里没有孔子,也没有儒道释的问题。
   
    其二,在政治学丶社会学丶文化学,乃至心理问题上的极权主义产生根源的探究同样开始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代表人物是弗格林丶沃埃格特丶阿隆丶波尔肯瑙知识分子丶学者。
   
    对于自由主义学者在哲学上的探索,我从七零年后一直在追寻这条道路,在我以前的文章中多有论述,此处不再赘述。现在说说从「政治文化问题」角度对极权主义所进行过的一些历史性的研究情况。
   
    关于这个问题的早期研究,也就是上个世纪二丶三十年代的研究,那些对政治思想史丶社会学有所了解的人肯定应该知道,这方面代表着作有:弗格林的《政治化宗教》,阿隆关于「世俗化宗教」的文章,英国着名记者沃埃格特的《Unto Caesar》,波尔肯瑙的《极权主义的敌人》等。事实上在二丶三十年代,在各种文章中把苏联的布尔什维克主义丶意大利法西斯,德国的希特勒纳粹的崛起,称为一种新的宗教,从民众的宗教心理,文化传统来分析这些历史现象的文章汗牛充栋,看不到这点,或者说找不到文献,应该好好反省自己是否有研究问题的能力了。
   
    我下面想强调的是,最近二三十年再次引起人们注意的极权主义和宗教问题的研究工作。
   
    德国学者汉斯·迈尔教授是当代德语世界中最重要的专门研究极权主义和宗教问题的专家。他曾经担任巴伐利亚州的文化部长,在八九年共产党集团崩溃後,他在大众汽车公司基金会支持下主持了一个当代德国最重要的学术问题研究项目,《极权主义和政治化宗教》。这个研究项目,在将近十年的时间中,开了三次学术会议,出版了三卷本巨册,《极权主义和政治化宗教》,(1996,1997,2003)这三本德文专辑由于重要已经有英文本出版。
    迈尔自己从四十年前就开始研究这一问题,他的着作有,《政治宗教——极权主义政权和基督教》(Politische Religionen - Die totalitären Regime und das Christentum. Freiburg 1995)。目前出版的迈尔全集的前三卷对中国学人来说都是忌乎可以说必须阅读的文献,它们分别是《革命与教会》丶《政治宗教》丶《政治和文化》。
   
    英年早逝的马尔库斯·胡特讷(1961-2006)教授是在阅读中让我受益匪浅的另外一位德国专门研究这方面问题的学者。他九九年的着作《极权主义和世俗宗教》,以及另外三本巨着,都堪称是研究极权主义与宗教关系问题的经典作品。
   
    这里我必须要说明的是,最近几年由于恐怖主义问题的出现,新出版的对于极权主义与宗教关系的研究文献越来越多,例如,克劳斯·希尔德布兰德主持编辑,在慕尼黑出版的,《在政治和宗教之间——对极权主义的产生丶存在和影响的研究》。
   
    英文文献中涉及这一题目有:
    *Waldemar Gurian,《Hitler and the Christians》,London,1936;Bolshevism,SHEED & WARD (1932);
    *亚可布·莱博·台尔蒙,的三卷本对于极权主义研究的着作中的第三卷,《政治弥赛亚》《politischen Messianismus》, Jacob Leib Talmon (1916-1980),N.Y,1960
    *L.Weinberg,《Religious Fundamentalism and Political Extremism》,N.Y, 1980
    *Roger Griffin(edition),《Fascism, Totalitarianism, and Political Religion (Totalitarianism Movements and Political Religions)》,Routledge, 2005
    *Arthur Versluis,《The New Inquisitions: Heretic-Hunting and the Intellectual Origins of Modern Totalitarianism》Oxford,2006。
    *M.Burleigh,Sacred Causes: 《The Clash of Religion and Politics, from the Great War to the War on Terror》,Harper Perennial , 2008,等等。
   
    英国出版的杂志,《Totalitarian Movements and Political Religions》,Published By: Routledge,London,每年四期,到零九年底已经出版九期
   
    除上述以外,我顺便把一些主要资料的索引列在信的最後面,希望那些说几乎没有看到过这方面文献的朋友,从这里对自己做出一些反省——毫无疑问,当代中国知识精英的知识框架丶眼界仍然如四十年前一样,是有问题的,他们仍然不知道如何去研究。不过也不要丧气,因为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重要的是反省自己,感到自己的不足,而不是自大,沾沾自喜,自吹自擂。因为固然目前在中文世界中眼下还是可以自欺欺人,可是这样的东西,会让其它地区的当代学者笑话,成为後人的笑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