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王藏文集
·博讯: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维权网:艺术家看望参与官员财产公示活动被打残的周晓山并发起募捐
·自由亚洲电台:周晓山无故被打没钱住院
·博讯:北京: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民主中国: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文章摘要: 儒学,他不是属于那一朝代,那一个皇帝,那一个政党,那一个国家的;而是天下人类所共有的精神文明财富。他是无国界、无种族、无宗教色彩的文化。
   
   
   作者 : 黄鹤昇,
   

   
   發表時間:11/26/2008
   
    一、天下文化
   
    何謂孔孟之道?從字面上來看,再簡單不過,不就是孔子和孟子創立的學說嘛。但自漢朝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以後,孔孟學說成了各朝代的顯學,各種解釋汗牛充棟,五花百門,莫衷一是。翻開中國歷代文人對孔孟之道的注釋,不管是“我注六經”,還是“六經注我”,多多少少,總是帶上時代意識形態的烙印。也就是說,他與當時朝代的政治是脫不了關係的。聽說中國現在大談愛國主義,民族主義,忠黨愛國就是孔孟之道的主流傳統文化。如今中國還創立許多國學院,看來所謂的“國學”,就是中國的國寶之學。而這個國寶學,其主體自然歸孔孟之道莫屬。以今中國大鬧尊孔拜孔為能事來看,儒學為顯學是時勢,這是執政者的需要。時乎勢乎?想當年在文革時期,孔孟之道為反動學說,如今既為顯學。然,如今中國大陸所宣揚的儒學,真的是中國傳統所流傳的儒家文化嗎?它所宣揚的,是真正的孔孟之道嗎?這只不過是“為我所用”的儒學。其孔孟之道也走不出意識形態之政治色彩。這種以“取其精華,去其糟泊”,以適應“現代化”需要而對儒學進行量身打造的手法,所謂的“忠君、愛國”等,與孔子創儒原初意詣遠矣。本文試圖從儒學的經典“四書五經”入手,對儒學進行判析,求以還孔孟之道的面目。
   
    想當年,那個將華夏文明定于一尊的孔老夫子,說仁、說克己、說復禮,還有禮義廉恥、誠心及天下都說了。就是沒有說愛國主義,一點都不給我們現代中國人留面子,還告戒我們什麼“危邦不入,亂邦不居”(〈論語。泰伯〉)。他居然還做魯國的“漢奸”,明明他是魯國人,既不愛國,跑到其他國家去說三道四,提倡什麼“克己復禮為仁”,搞出個天下文化來。這不是明擺著與我們現代愛國憤青過不去嘛?你是那家子“聖人”?根本就沒有先見之明,早年你若發表一二篇愛國主義文章,就不會浪得虛名了,包你現在火紅得不得了。文革時批你孔夫子是復辟狂,是開歷史倒車的反革命分子也怪不得我們了,你太不懂得愛國了嘛。
   
    孔夫子何之不幸?他生不逢時,或說腦袋太過于僵化,為什麼偏偏…?太不懂得與時俱進了。
   
    那些後來的所謂鴻儒俊傑,包括那些曾子、子思、孟子、荀子什麼的,大談什麼天下文化,就是不把愛國主義放在眼里,宋朝還有個範仲奄,提出什麼“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一副己人憂天的樣子,真是氣剎我了。你就不能談談愛我中國什麼的,給我們後代留下點愛國主義遺產?
   
    其實,儒家文化是把“天下”放在首位的。〈孟子〉一書說“人有恆言,皆曰:“天下、國、家”。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君子之守其身而天下平。”〈大學〉一書亦言“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平天下”是儒家君子的最高理想:“是故君子動而世為天下道,行而世為天下法,言而世為天下則,遠之則有望,近之則不魘”(〈中庸。三重章〉)。孔子雖為魯國人,但其不僅不講如何愛魯國、愛鄉愛黨,還對此持批判的態度,他告戒人們亂邦不入,危邦不居,不要為無道的國君做事,要退隱其身;對鄉愿,訴之為德之賊,對結黨的人訴之為小人。從儒家的創始人孔子的言行我們可以看出,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決不是儒家文化。
   
    那麼,儒家文化是怎麼來的呢?
   
    儒家文化傳承几千年,其是有一套系統的理論運作的。孔子是儒家文化的創始人,而孔子說他“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于我老彭”(〈論語。述而〉),又說“周監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從周”(〈論語。為政〉)。這個儒家文化可以肯定是從周文王創立的禮教文化而來。孔子繼承、發揚光大了周朝時代的文化遺產。我們要了解儒文化,當然得先認識周文化,而認識周時期的文化,得從〈周易〉入手。〈周易〉據說是周文王所作,表面上看它是一本算卜的書,但其〈系辭傳〉(據說為孔子所作)既是講人生對宇宙世界最一般的看法,也就是我們講的人生哲學觀。儒家是如何看待這個宇宙世界的呢?以我的理解,儒家文化講最根本的東西就是“天道”。〈周易。系辭傳〉認為整個宇宙世界有一個天道存在,我們人類的生存,必須遵循天道而生活,順之者昌,逆之者亡,人是不能違背天道而行的。〈系辭傳〉認為,宇宙世界的形成從“乾元”開始(“大始乾元”),然後有“坤”,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形成一陰一陽(兩儀),陰陽剛柔互相摩擦,生出四象(四時:春、夏、秋、冬),然後形成八掛相蕩,有風雨雷電交加,日月運行,五行(金、木、土、水、火)互克運轉,然後生出我們人類男女及萬物,這個世界就這樣形成了。故〈系辭傳〉開章就說:“天尊地俾,乾坤定矣。俾高以陳,貴賤位矣。動靜有常,剛柔斷矣。方以類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變化見矣。”〈易〉卜就是根據這個天道運轉的規律而給人定凶吉的。所謂的“乾坤,其〈易〉之蘊耶?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乾坤毀,則無以見〈易〉。〈易〉道不可見,則乾坤或几乎息矣”(〈易。系辭傳上〉)。故說儒家文化非常注重這個“天道”(一陰一陽謂之道),可以說這個“天道”是我們人類世界來源的根本,沒有它,就沒有我們人類世界的一切。孔子說仁,孟子說君子深造之學問,及後來的〈中庸〉講“率性之謂道”,說“誠”,又定出“親親殺”、“尊尊等”的人倫關係,都是根據〈易〉的天道而來。故後人說〈易經〉為群經之首是有道理的。所以儒家是講“敬天、畏天”的天道文化。“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尚書。泰誓〉),人在做,天在看,中國民間說的“舉頭三尺有神靈”是也。
   
    我們再來看〈易〉經的算卦,是有它的道理在的:其以“陰陽”作卦,陰爻代表符號為“--”,陽爻代表符號為“-”,經三易為一爻,而要有六爻才成一卦。為什麼是六爻而不是七爻或八爻九爻什麼的呢?〈易。系辭傳下〉有曰:“〈易〉之為書也,廣大悉備,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傔三才而兩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材之道也。”〈易〉的卦,其最終目的,還是落實到人的身上,即人如何在天地之間生存?雖然〈易〉說沒有乾坤,道就不可見,但沒有人,這個道也就無從實行。〈易〉道是由乾坤構成的,但沒有人道來實行,其道也無法展現,顯現其意義和价值。只有取“三材之道”:“天、地、人”六爻構成一卦,才能顯現〈易〉的道理。我們從觀〈易〉所說的那些道理,無非是說人如何在這個大千世界下生活:即如何安身立命。宇宙神奇莫測,大自然動盪多變,人處在這天地之間,能有一個安身立命的住所嗎?能找到自己的幸福生活嗎?〈易〉就是我們的古人-周文王被困在羑里悟出來的一套天道法則,一套人生哲學觀。〈易。系辭傳上〉說,“易與天地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仰以觀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終,故知死生之說。精氣為物,遊魂為變,是故知鬼神之情狀。與天地相似,故不違。知周乎萬物而道濟天下,故不過。旁行而不流,樂天知命,故不憂。安土敦乎仁,故能愛。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通乎晝夜之道而知,故神無方而易無體。”〈易〉,就是根據天道運行的法則以及萬物、萬事變化的跡象而演出的一套占卜方法。這套方法,其目的就是使人如何在這千變萬化的世界中安身立命的。當然,周文王這套〈易〉書的理論,并不是文王異想天開的產物,而是經過前人已有的經驗總結而悟覺出來的。〈易。系辭傳下〉有記載說,早在遠古時代的包犧氏就作出“八卦”了。後來的神農氏、黃帝、堯、舜等都運用這套理論來“通其變,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據說神農氏著有〈連山〉一書,黃帝著有〈歸藏〉一書,這兩書是〈周易〉成書的理論基礎)〈史記〉也有記載黃帝無為而治、堯帝制訂歷法,正四時的事跡,到了舜帝時代,包犧氏“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業”(〈易。系辭傳上〉的“八卦”理論運用就很普遍了。〈尚書〉就有記載舜帝運用“五典、五禮、五服、五刑”來治天下的說法。而這個“五”字,就說明當時人們不僅認為世界是由“金、土、木、水、火”五種成份組成的,稱為“五行”,而且還把這“五行”運用到政治制度上去,制訂出“五典、五禮、五服、五刑”來管理人民。我們現在所說的“三綱五常”倫理,早在堯舜時期就建立了。而這個儒家的道德倫理,都有〈易經〉所說的哲學原理。周文王這個〈易〉道,可說早在遠古的包犧氏時期就有這種天道的錐形。文王根據包犧氏這個“八卦”再創“六十四卦”,而完成了〈易〉書。
   
    文王演〈周易〉,從“易”而見機行事,人就可以化險為夷,化惑為明,窮則思變,變則通,通則久,永保平安。而且人在這〈易〉道的指引下還可以出神入化,與天道相通,達至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
   
    〈易〉所說的一套天道運行法則,是儒家文化的根據。可以說,沒有〈易〉,就沒有儒文化。儒家講“親親殺”、“尊尊等”以及所謂的“仁義禮智信”等,都是根據〈易〉道的哲學觀而來。儒家說的“親親殺”,因為有陰陽兩道(造端夫婦),才會有我們人類繁殖的發展,父母是生育你的陰陽之道,你與他們是最親的。這個“親親之義”不講,行嗎?所以儒家要強調“親親殺”。又如〈易〉講天尊地俾,天道是有級別的,所以我們人就要講“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尊尊等”關係。不是我們人硬要如此做,而是天道就是如此運行的。儒所講的一切,都是根據天道而來的。如果說,〈易〉沒有乾坤的陰陽之說,則〈易〉道不能成立;那麼可以說,沒有〈易〉道,那儒家一整套系統的形而上道德觀則不能成立。我們要瞭解儒文化,就得明瞭〈周易〉所說的道理。特別是〈易。系辭傳〉所說的道理。太史公記說孔子晚年喜〈易〉,精心研讀,及後人說〈易。系辭傳〉為孔子所作不是沒有根據的。起碼來說,孔子創立的儒學,沒有超出〈周易〉所說的道理。孔子讚嘆說“郁郁乎文哉,吾從周”是發自內心的,他對〈易〉書,是推崇備至的。在〈論語。述而〉篇,孔子說他“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大有對〈易〉相見恨晚的感嘆。
   
    所以,儒家的天下文化,其實質上就是天道文化。即天道下的文化。其視天下愴生萬物由天道而來,吾人對天下萬物,特別是人類要有“惻隱之心”(孟子語),即孔子講的仁義道德,仁人之心。故孔子講“忠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反諸求己”、“誠”等自我修身哲學,都以“仁”為標準。儒文化最大的特點是從自我修身做起,自我修為好了,才能以己達人,以己立人。個人的道德品質修養不好,別說治國平天下,敬養父母、妻女都有問題。故儒家講的天下文化,最終還是落實到個人身上,即從自我做起。這個自我修為,不是為人民服務,也不是為了黨的事業,而是為了自己。孔子說“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就表明儒者是為了造就自我,是為自己而活,不是為別人而活。用現代流行的話說,儒主張的就是“潔身自愛”。孟子亦說,“君子之深造之以道,欲其自得之也。自得之,則居之安,居之安,則資之深,資之深,則取之左右逢其源,故君子欲其自得也。”(〈孟子。離婁下〉)“自得”是儒家的內核文化。這個“自得”,以得天道成聖為儒家最高理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