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许之远
[主页]->[大家]->[许之远]->[ 香港五区总辞,全民起义麼?]
许之远
·《两会》期间重要政策的我见
·霍金:人类将在八十年后自我毁灭
·钓鱼台、三峡大坝、外汇、愛國賊
·蒋经国先生百岁冥寿有感── 一怒而天下安、对民族贡献的肯定
·各为其利的G20 金融高峰会議
·伤心泪尽话华侨
·李石曾:影响当代中国的沉默巨人
·马英九阻止“侨委会”裁并
·《保八》不如环保
·忠魂红粉遗孤泪,换得南朝拜将台
·我们需要再啟蒙还是回归革命
·二零零九多伦多端午 致屈原
·许家屯:寂寞思乡妄语多
·超越君臣体制的王朝
·父亲节:谈孝
·卢武鉉 vs 陈水扁、南韩 vs 台湾
· 《国家赔偿法》修正草案还有漏洞吗?
· 陈水扁全面崩盘:裁定继续拘押
· 不合时宜论诗文
·如何写出好文章:论「佳章在气」
·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评析与意见
· 中共党内民主改革的殷鑑与期盼
· 台湾风灾惨剧谁应负责落台
· 万想不到的林毅夫:还要买点美国国债
· 日本《变天》的前因后果与未来
· 扁案双铁卫、明镜鱷鱼泪
· 扁案:曲终人散断肠狱 巧门常入自迷时
·如何写出好文章:论基础在博
·如何写出好文章:论精背
·花甲的回顾与展望
· 给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一些意见
·颤栗的场景,不枉的人生
· 孙中山:《中国富强如反掌之易也》
· 六十年来家国
· 两岸经济合作的签订:开展双赢局面或《台湾大劫难》?
· 可怜肾石大头子,原是国家承继人
· 温总理接见加总理的开场白的回应
· 旅中抒怀与唱和
·马英九的王牌,白痴的台独
· 世界末日的预警和毁灭性灾难的预测
· 从诗、词起源、属性到词的创作
· 海地:人類末日預演場的見聞思
· 香港五区总辞,全民起义麼?
· 巴金早期作品的影响和晚年对懦弱的悔恨
·拥有美好的人生
·马英九民望止血之战
· 两会:倾听民意、还是闭门议定?
· 两会: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艾青的诗和诗论的评析
· 钱钟书《故国》诗的和章、与顾炎武《海上》的相应
· 中国棘手的财经危机
· 致命的话:美台关係是全面的、大陆威胁是永远的?
· 灾难:‘天心’对‘人心’的惩罚
· 马英九vs蔡英文 = ECFA vs 2012序幕战?
·马、蔡辩论后的解码、民进党内激斗
·玉树大地震所思所闻所读
· 中国所稀罕的是什麼?
· 阿扁不能放押、小英不能选都
· 富士康员工跳楼潮的研究与建议
· 没有法治,难有公义
· 2010 端午节:屈原逝世2288周年祭
· 足球世界盃:日韩的成就与中国的耻辱及成因
· 纵论世界盃足球;让中国足球起死回生初议
· G20烽火危城的现场;无制约结论的政治大拜拜
· 道德的空白智慧永远无法填补
· 诚信:中国崛起的基础
·台湾司法独立与肃贪的指标案
·烂紫高红话荔枝
·2010之中国能与美国一战?
·从舟曲灾难说到:中国人,你怕甚麼呢?
·诗人胡耀邦
·日本拘留渔政船如得逞,中日生死再战不出四十年
·论政府腐败与社会溃败的根源
·打破「十年后,中国是世界最贫穷国家」的魔咒!
·「喋血孤城」的批判、守将余程万生平的考证
·独裁传位、专制传承与阅兵
·易中天「中华文化加国行」论点的探讨
·台湾,能找出反对蒋介石的理由吗?
·美乞灵印钞机利己损人[美国霸权现状之一]
·陳水扁判刑入獄及影響
· 五都选举国民党在苦战、枪声中的小胜与啟示
·「美国才是全球最大规模的恐怖主义国家」
·许家屯〈逃难〉二十年首次公开演讲
· 预祝新年感物華
·以还原歷史真相为辛亥革命百年元旦做纪念的开始吧!
·司徒华:平凡而不平凡的一生
·围堵中国、箭靶中国下胡锦涛访美
·「人民最大」的实现
·諍言有据的自述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蒋介石日记》公开,拨开歷史的迷雾
·馬英九勝選對台灣、大陸與世局的影響與展望
·刘晓明大使:中国不是个共產党国家?
·林书豪冒起的模式及联想
·林书豪冒起的模式及联想
·香港选特首成春秋争霸的局面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致两会:请留一个能生存空间给我们的后代子孙
·致两会:请留一个能生存空间给我们的后代子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五区总辞,全民起义麼?

    香港泛民主党派认为特区政府,迟迟未能落实政制改革,普选行政长官、立法会议员;也缺乏机制可以和中央政府沟通,得到的间接消息,都是透过亲中央的人士或党派,每多口径划一说《循序渐进》或其他相应的空泛之词。从《回归》到现在,十二年过去了,没有实质的时间表或承诺;因此《社民连》在应届将满任的时候;建议民主党派在香港、九龙、新界划分全港的五大选举区,每区派一个议员出来辞职,辞职的理由,就是不满特区政府未落实普选的进程;根据《基本法》的规定,议员辞职必须补选。泛民主党派辞职的议员将重新豋记为候选人,和亲中央的政党所推出来的候选人较量。由於补选的议题只有一个:普选行政长官、立法议员和相关问题;将落实《港人治港》的时间表和相关问题诉诸於民;这就是泛民主党派所称的《变相公投》的要义。
   
    殖民地政府与特区政府管治的同异
    香港在英国殖民地政府统治下经歷一百五十年;当然谈不上民主,英政府只任命香港总督,赋予管治全权。但英国人的法治精神是香港人所信赖的制度,只要守法拚搏,可以享到自己努力的成果,港人就这样培养出守法拚搏的精神;加上文官制度的保障,公务员依法行政,也算得上有效率的管治队伍。廉政公署成立后惩治葛柏等英人高官,使香港肃清贪污立竿见影。彭定康总督座车被罚已不是新闻。这是香港能发展起来的两大主因。此外,英国人有一套行之已久而有效的统治殖民地的方法,就是委任和勲衔制度,说不好听就是选一批傀儡;但总督能利用委任而选出社会菁英,成为运作的机制,解决民意有可洩的管道。勲衔分等级,颁与负时望或著有功劳的高级公务员做退休酬庸;政府对勲衔者的意见、为民投诉都特别重视,行之有素,增加民间的信赖和政府的威信。
    行政长官根据香港基本法產生。基本法有个《推委会》,由四百成员选举出来的,虽然中央也营造民主选举的气氛,但由於《推委会》的成员由中央任命,选出后的行政长官还须中央任命的两重保证。主要官员经行政长官提名,也还得经中央任命。政策虽经行政会议通过等,和其他机制的制约。和殖民地总督全权处理、全盘负责的机制不同,本文不论其优劣。委任与勲衔制的施行,特区政府比殖民地政府更多,但选拔、任命、功能各有不同;效果也各有所异。我们看到回归后每年都有市民的抗争和示威,显然易见,市民可洩的管道似大不如前,是机制出了毛病,还是港人出了毛病?

   
    《港英餘孽》与《擦鞋仔》
    根据学理来分析香港当然可以,但非短文能尽;不如用现状说明。在决定香港前途的中英谈判之前,香港社会大致维持一个起码和平相处的局面。香港一直是左右《分庭抗礼》;这是歴史的种因和殖民地政府的左右平衡手段结合的成果。左右都清楚,即使对抗也都能守法。但自中国政府表明收回香港的决心,为有利於谈判造势;两派都被直接指挥间接鼓励下、壁垒森严的对抗;甚至不惜幕后走上台前带头助阵。如《港英餘孽》、《千古罪人》、《逢中必反》等;另一方面对支持中国的人士,每以《擦鞋仔》讥讽;事缘有反共报章刊出一则谈判期间的新闻:有一位业擦鞋人士,愿意免费为来自祖国(又称《北大人》)的谈判代表擦鞋。以后成了諂媚、无异议的服从、无条件的效忠语。这不只指擦鞋业者或下层言,也指上层阶层言。双方尖锐的讽刺,在谈判角力中撕裂了族群;到现在都无法癒合。《回归》以后已没有传统右派可言,但谈判期中的彭定康政改方案得予通过;立法会议员全部由港人一人一票选出,支持港英政府的人士几全部胜出,激化了对立,中国中央不承认,这是回归后解散立法会,根据基本法的委任和选任的分配,不再是全部议席都由港人一人一票產生了。种下部分港人要求政改直选的理由。有这些认知的人士,被称为泛民主派,组织的问政团体,称做民主党派。亲中国政府的人士所组织的问政团体,称做《建制党派》;起这个名字是个高手,避开支持中央的色彩而标榜建立制度。但两派立场是明显对立的。
   
   北京的惊讶与港人的无奈
    这个小标题,是香港《回归》以后中央与港人关係最亲切的写照;其传神亦我道前人所未道。照理香港有这麼多派驻的中央与地方机构,内地还有专责研究港情的组织,为什麼中央对香港政策和一些官员的言论,往往引起港人极大的反感?大概的几个原因:报喜不报忧、管治思维模式和大陆相同、只相信《擦鞋仔》才是自己人、一切忠言都是别有用心的。当坏的后果出现,又自有擦鞋人来一番谴责的说词,在这样层层的误导下。异见人士包括民主党派都无法下情上达。
   特区政府在港人心目中只是个执行机制,和殖民地政府执行总督的行政命令没有两样。曾荫权比董建华更无作为,习惯擅於揣摩上级、当个恭谨的事务官。他的《竞选》就是《我做好呢份工!》能想他有什麼作为吗!就这样十二年过去,港人期待基本法的:最终达成普选行政长官、立法议员,到今天还是原地踏步。这种无奈已写在脸上。
   
    自信与包容
    如果真是港英餘孽,早就在《回归》前离开了,留在香港的人,已将香港视为安身立命之地;至少也有捨不得离开的理由。这些都是香港安定的因素,硬把这些愿意留下来的港人,划归成乱港份子而不是爱港份子;是多麼可惜的错误!迷信一分为二的逻辑或轻信《爱国人士》的挑拨不是庸人自扰?自信才能包容,即使是政见不合也不过是书生论政。中视报导港澳办声明:指《五区公投运动公然挑战基本法。》根据民主派的说法,也不过是《变相公投》,这和正式的《公投》还有差距;和《公投运动》就更远了。急不及待表态支持人士来一批:如范徐丽泰的《相信港澳办担心市民被误导才发表声明,以清香港并没有公投。》谭惠珠的《香港不是个主权国家》。这些表态人士说了等於没说,是谁都知道的常识;只增加港人的轻视。前司法司长梁爱诗真不枉裁培:《修法不补选。》自然又是可议的说词,说修就修,基本法还有公信力吗?民主党派更触动中央的神经,那就是听取一个广告商的建议,把五区补选因已包括所有选区,用一个耸动宣传口号,在《全民起解》、《全民起动》到最后用《全民起义》。这个原是催促选民要重视的一次投票的宣传口号;竟被挑拨成港人要起来革命、反抗中央。这是不是建制派自己估算选不过人的下台阶?就是杯葛不选的策略,能获中央同意;使民主党派变相公投的希望落空?民主党派已如箭在弦,辞职补选似势所难免。尤希中央多了解港人,将普选提上议程,无论对香港、对大陆和台湾都是有力的号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