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徐水良文集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胡说八道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关于传统文化语言文字和民族的几篇短文
·民运早期文稿:《反对特权》
·民运早期文稿:《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民运早期文稿: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獄中舊文:批判“四個堅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关注农民问题
·就农民问题致信人大及政府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纠正周瑞金《用网络民主推进良政和善治》)

   什么叫网络民主?是网络自由。连自由与民主都分不清,就来发高论。

   民主是国家的组织形式,也是代议制机构决策形式。网络是言论场地,属于言论自由范围,不属于民主范围。

   体制内没有理论人才,即使其中被捧得很高的人,都老是发表错误百出的文章。

   文章作者也算体制内名人,我反对他一贯地,也包括在本文内,为搞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的邓式改革张目的错误立场,也反对他在本文的其他错误;但他主张“网络民主”,实际上是主张“网络自由”,有一定积极意义。所以这里发表,作为一种动向,供大家参考。

               ——徐水良2010-1-13日

   

         周瑞金:用网络民主推进良政和善治

   

   2009年,是国际金融危机严重冲击与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喜庆祥和相交织的一年。我们艰难而顺利地走过来了。

     迎来的2010年,是实施“十一五”规划的最后一年。我们需要在提振中国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增长的同时,下大力气化解种种不稳定因素,倾听民意、聚拢民心、理顺情绪、促进社会和谐。这是充满新挑战、新期待和新希望的一年,而互联网作为民众利益表达和政治参与的新通道,作为党和政府治国理政的新平台,势必发挥更大的作用。

     当前深化改革面临的难题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在新的一年进一步有效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巩固经济回升的基础,切实调整产业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全面平稳较快地发展。

     早在制订第九个五年计划的时候,中央就强调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但三个五年计划实施过去,我国的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型至今乏善可陈。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过程中,反而进一步强化了经济结构的失衡,使一些产业产能严重过剩。实践进一步告诫我们,政府主导型的经济发展方式,必然以追求经济总量为主要目标,以扩大投资规模为主要任务,以上重化工业项目和热衷于批租土地为主要途径,以行政推动和行政干预为主要手段。其结果必定大大削弱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放松致力于技术创新和提高效益的努力,造成煤电油运及其他资源的高度紧张,进一步造成生态环境的恶化。另一方面,指望从体制外监督政府、自下而上推进改革也不现实。由于新中国曾经采用前苏联式权力、资本和资源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消灭了体制外的私营企业、士绅社会和自由知识分子阶层,使得民间力量在头29年几乎荡然无存。改革31年来,非公经济三分天下有其二,约5000万人口、经济属性浓厚的“新社会阶层”崛起;但社会中介组织依然受到抑制,媒体开放、司法独立、NGO自治仍是敏感话题,公民社会发育迟缓。

     体制内的“重症肌无力”和体制外的先天发育不良,使得社会政治改革迟迟未能跟上经济高速增长。尽管中央三令五申改革,草根千呼万唤改革,但难以撬动封建特权思想影响严重的官场惰性,难以融化板结的政治体制弊端。

     互联网好比当年的小岗村

     中国改革发端于集体经济的薄弱地带,比如落后的安徽农村。在安徽凤阳县前进生产队,10户人家中有4户没有门,3户没有水缸,5户没有桌子。生产队长一家10口人,只有1床被子、7个饭碗。“人民公社”基层政权也阻挡不住农民外出逃荒。在这个薄弱地带,凤阳县小岗村18户农民为求活命,私分公田,得到万里这样的开明地方大员支持,终于把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体制撕开一个口子,启动了中国农村除土地山林外的私有化进程。

     今天的互联网好比当年的小岗村。它诞生于信息管理的薄弱地带电子虚拟空间。在传统主流媒体受到舆论严控的情况下,互联网给3.38亿网民每人一个麦克风,谁都可以在网上发布信息和意见。尽管有关部门多方尝试限制网络言论的过度表达,如BBS和新闻跟帖需注册发帖,BBS版主、QQ群主实名登记,关闭某些网站的讨论群组,限制手机联通互联网的微博客,甚至一度试图给全国电脑强制安装上网过滤软件,但除非取缔互联网本身,中国网民正不可逆转地成长为一种虚拟而又现实的政治力量。这就是我在2009年初提出的“新意见阶层”的崛起,是深化改革的重要动力之一。

     网络民主为社会改革准备组织资源

     2009年网民不满足于网上发言,组织化程度提高。巴东邓玉娇案,网民纷纷去巴东“旅游”。福州严晓玲案,网友北风发起,用给福州第二看守所寄明信片的方式,把被拘留的发帖网友“喊”回了家。番禺垃圾燃烧发电厂事件,番禺社区的知识界网友在业主论坛和省内外媒体上发表帖文,表达意见;在广州市政府有关部门的接访日,居民纷纷上访并演变为“集体散步”,而现场参与者用手机登陆微博客做了“实况转播”。

     事实表明,互联网言论的发达,滋润和培养公众的人文社会关怀。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08~2009博客市场及博客行为研究报告》,从2008年到2009年上半年,针对“社会现象”发言的作者上升到54.5%,比2007年增长了44.5个百分点。根据人民网舆情监测室为2010年《社会蓝皮书》撰写的《2009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在天涯社区、凯迪社区、人民网强国论坛、新浪论坛和中华网论坛等5个全国性BBS中,主帖数量超过5000个的热点事件或话题有16个,涉及公民权利保护、公权力监督、公共秩序维护和公共道德伸张等一系列重大社会公共问题,体现了广大网民积极的社会参与意识。可见,互联网有助于提高公民参与政治的兴趣和能力,网络民主能够疗治民众的政治冷感症。于是,一个新词“网民”(netizen) 出现了,这就是“网络公民”的意思。

     特别是活跃在网络社区的一批知识界和中等收入阶层的网友,正在成为公民参政议政的中坚力量。以知识分子集中的时政类BBS凯迪网络为例,据2005年底对凯迪网络用户的调查,他们多分布在经济发达地区和城市,拥有手机、笔记本电脑、汽车和房产的比例高;与全国网民平均水平相比,本科学历高出21.8个百分点,研究生学历高出9.4个百分点,而在校生比例低了32.5个百分点;男性多,多数已结婚生子,喜欢阅读和旅游。近年来,在“人肉搜索”抽天价烟的房产局长周久耕贪腐案,巴东邓玉娇案等公共议题中,凯迪网络都是主要的网络民主讨论园地。

     据《2009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目前中国有QQ群5000多万个;用户数千万级的社交类网站SNS(如全民“偷菜”的开心网),也可能成为今后一种重要的组织资源;BBS的版聚、博客圈、豆瓣网的讨论群组,也因网民共同的社会背景和价值取向、审美偏好而同气相求,网民的组织化程度逐年提高,各级政府已经越来越深切地感受到网民和网络舆论的巨大压力。

     互联网的制度补充和修复作用

     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营造党内不同意见平等讨论的环境,鼓励和保护党员讲真话、讲心里话。”现行领导体制,一方面是自上而下的任命和授权,一方面是自下而上的汇报。前者没有经过群众投票认可,虽然近年来试行民意测验,但民意仍然不具备票决功能;后者下级习惯于揣摩上级意图,投其所好,过滤杂音,导致信息失真乃至人为的扭曲。

     在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民主集中制的政治框架下,网络民主能够起到制度的补充和修复的作用。信息时代就是网络民主的时代。在威权政治向民主政治的转型期,社会压力骤增,通过互联网可以宣泄民怨,释放紧张的社会压力和公众心理压力。与此同时,互联网帮助政府了解真实的社情民意,还原社会真实的矛盾构成,帮助中央制衡地方,揭露和切割基层无良官员。古人言:“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朝野。”广大领导干部的言行处在公众的视野之内,并随时可能通过互联网公诸于众。互联网真正实现了让公民能够对公共领域中的所有人物、关键领域、重点部位进行“全天候”的监督。这为民主政治建设搭建了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平台。2009年6月3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在问责的6种情形中,包括了“对群体性、突发性事件处置失当,导致事态恶化,造成恶劣影响的”。在互联网上造成恶劣影响的王帅反映家乡灵宝市违法征地案、湖北石首街头骚乱、河南农民工开胸验肺案、新疆建设兵团“最牛团长夫人”案、上海钓鱼执法案、内蒙古贫困县女检察长豪车案等,当事官员先后被问责。

     2009年11月27日,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17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建立健全“以民主集中制为核心的制度体系”,既要坚持在长期实践中形成的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制度和成功方法,又要“推进党的制度建设创新”,“不断创新和丰富党的建设有效管用的新方法”。制度转型和制度创新在两个层面推进:体制内的着力点是“改革党内选举制度”,试行党代表常任制等;在社会民主方面,是允许和借助网络舆论,加大自下而上的监督力量,3.38亿网民用鼠标“投票”是未来全民普选的先期尝试。

     推进网络民主是提高执政能力的重要一招

     中央对互联网政治功能的认识,大大推动了地方政府重视网络建设。近年来,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带头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带动了各级政府和官员大兴网络问政之风。广东省委书记强调:开放,是网络社会的生命所在。对待网络民主,不能采用封闭的视野、僵化的思维和单纯强制的管理方式,一定要有全球的视野,开放兼容的思想观念,允许探索,允许失败,甚至允许犯错误,让各种网络现象、网络意见和网络事物在相互对比、充分竞争中发展,从而让代表网络社会进步的主流力量茁壮成长。安徽省委书记深有体会地说:领导干部上网也是一种现代社会的“微服私访”,网民所提个人意见,不管是粗言、苦药,还是牢骚、怪话,都能为决策提供有益参考。

     这些话说得多好啊!我们期待,从中央到地方这种网络问政不要仅仅停留在简单呼应网友的某些利益诉求上,而要真正从网络问政中认识到公共利益所在,政府如何对待不同利益的诉求,从而作出正确的公共决策,也就是说形成一种政府从民间吸纳社情民意、洞察人心向背,从而及时修正政策,调整不得民心的官员和政治机制,把网络问政与网络施政、网络执政结合起来,让网络民主推进到一个新的水平。这样,才能把网络的参与民主同协商民主、代议制民主结合起来,把党内民主同社会民主结合起来,开拓出民主政治生活春色满园的新局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