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徐水良文集
·台湾统独问题的几种策略选择和比较
·中共对付真民运真异议人士的一个策略
·和平革命和不流血暴力革命的必要条件
·近日再谈一神教问题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的讨论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后半部分)
·驳草庵居士
·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再谈“一中两府两国号”和洪秀柱的“一中同表”
·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王林之类江湖骗子何以在中国红火
·关于革命问题再辩论(驳冯胜平等)
·司马逸:革命的形势与忽悠——驳冯胜平
·不赞成刘仲敬意见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不要相信特线假组织
·曾节明竟然顽强表现自己缺德、无耻和卑鄙
·关于宗教信仰和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简单评论北大教授强世功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理论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二)
·孙丰张三一言论革命文章三篇
·也说偶像
·天津爆炸评论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张三一言的提出的问题很重要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问题)


   

徐水良


   

2010-01-11


   
   
   一般情况,民主的无神论者尊重有神论者。但西方宗教原教旨有神论者不可能尊重无神论。
   
   东方宗教,佛教、道教等一般容忍或尊重其它宗教,但西方宗教或其它信仰,从犹太教、到基督教,到伊斯兰教、到马列主义,一脉相承,不尊重异教徒,一刻不停诅咒异教徒,往往提倡消灭异教徒。马列主义和共产党的思想专制加政治专制,就是从西方宗教传统发展出来的。共产党人也是一种特殊的洋教徒,信奉马列主义的洋教徒。
   
   西方文艺复兴,尤其启蒙运动,提倡宽容,才产生了不少无神论者。启蒙运动的许多人,就是无神论者。以他们为主体,改造西方思想界,影响宗教界,改变中世纪宗教专制,才开始有自由民主宽容。启蒙运动以及继承启蒙精神的西方无神论者,除了后来继承西方有神论不宽容精神的马列主义,一般比较宽容。
   
   东方宗教一般比较宽容,没有西方宗教的偏狭和专制。倒是东方政治派别,儒家,尤其法家,不太宽容。法家几乎接近西方宗教那种不宽容的思想专制加政治专制精神。但儒家仍然允许儒释道并立,允许多元思想,多元信仰,多元文化并存,一般也只搞政治专制,不搞思想专制,除非该种思想或信仰,包括宗教,威胁政治专制,否则,儒家一般也不主动搞思想专制。
   
   中国人接受西方宗教的洋教徒,往往从圣经等经典学宗教,没有经过,甚至很不了解西方宗教变革的历史。到中国传教去的教士,宗教信仰也往往比较狂热。因此,中国的西方宗教信徒,往往是原教旨主义,非常不宽容。而且自以为高人一等,自以为自己是神或者阿拉的子民,别人不是,别人就比他们低一等,因此看不起不信他们那个宗教的,包括不宽容无神论。余杰、王怡、刘晓波,就是这种思想的典型代表。他们宣传宗教思想和排郭事件的那种高傲狂妄和专制的样子,很让人反感。不仅他们,而且中国信奉西方宗教的其它人的同类表现,这些年很让一般的中国人反感。
   
   因此,中国一些信奉西方宗教的洋教徒有神论者大力提倡信仰自由,往往是保护他们自己那个信仰的自由,一般不尊重别人的信仰自由,他们理所当然地攻击无神论者,不尊重无神论者和无神论者的信仰自由。不尊重无宗教信仰者的思想自由。
   
   
   

请有神论者尊重无神论者──有请封从德


   

张三一言


   
   
   我尊重所有宗教信仰,也请有宗教信仰者尊重无宗教信仰者。
   
   封从德是用不宽容的态度谈信仰,或者说是用选择性宽容谈信仰:宗教间可宽容,宗教外不可宽容。
   
   既然可以 “在各个宗教信仰的‘方言’中寻求‘雅言’”,可以不可以也用同样宽容的态度和宽容的逻辑在有宗教信仰和无宗教信仰之‘方言’中寻求‘雅言’?若只在各宗教间谈宽容追雅言,对无宗教信仰者就零宽容斥恶言,这不是普遍性宽容,这是选择性宽容,是伪宽容。其实,它与一宗教不宽容另一宗教的性质是完全相同的;是本宗教是唯一正确的,是唯一道路的翻版──有信仰是唯一正确的,是唯一道路。
   
   比喻都是跛脚的,封从德用登山来比喻有没有神,在封从德的“比喻境”中,只有登山的人。可以不可以有不登山的人?(不登山的人就是不去理会信仰的人)为甚么人人都必须要登山?为甚么人非得信仰不可?在封从德等有神论者心里,不登山的人是不存在的,或者是不被容许存在的。封从德的“山喻”预设了前提:有山、有登山之路、最重要的是预设了山顶有神。要人们在预设有神的前提下谈论有无宗教信仰的正确性、合理性,这是不公平的。
   
   封从德说“有人就极为大胆其实是狂妄地宣称根本没有山顶(无神)”。请封从德公平和平等地对待无宗教信仰者。请问,为甚么你宣称山顶有神就不是“极为大胆其实是狂妄”!?你说,按照归纳法,根本没有搜索遍登山道路,就不能归纳出“没有神”的结论。那么,你们有神论者同样也是没有搜索遍登山道路,为甚么又可以得出“有神”的结论?用同样的逻辑为甚么得出“无神”结论就是荒谬狂妄,得出“有神”就是真理?有神论者不也是找出种种道路上另类的accidents来证明这个你们预先定下的“结论”吗?你的“山喻”逻辑是有山就有顶有顶就有神,那么在大平原大盆地大沙漠里没有山,就没有神了,起码说明这个世界有一部分地方是没有神;我现在在新加坡,绝大部分地区无山,有也是很少很低,是不是新加坡是无神或少神或只有低能神之地?你能接受这些“无山喻”吗?
   
   我长期在“杂教区”居住,各种宗教信仰者、不信教者大都相安无事,没有见过像回教徒和中国一些新洋教徒那样强烈排它性的。倒是现在见到一些中国的新洋教徒很歧视不信其教或不信教的人。一些人甚至假借天主神喻排斥异己,遂令中国基督教或多或少带有狼奶味。过去唯一伟光正是马列斯毛,现在唯一伟光正是我信的教,或者放宽一些,唯一伟光正的是有信仰者,不属伟光正者就是牛鬼蛇神,是要被专政的阶级敌人。伟光正所指的内容变了,但是所用的思维逻辑则同一。
   
   我极之赞赏封从德医院的比喻,我从来不反对别人信仰宗教,当然包括封从德先生所信的教。我鼓励我的子孙信教(回教除外),他们有信民间道教的、信佛教的、信基督教的、信天主教的;我的家人,我的亲戚没有人排斥我这个不信教的。我也期望教徒们尊重不信教的人。如此而已。相信同时推崇自由民主的中国新教徒不难做到。
   
   曾经有人反驳我说,我的无宗教信仰就是一种宗教信仰:信仰无神教。对这些哲理性的东西,我无所谓。那就算我有一这么一种宗教信仰就是了。我也想过我到底相信甚么。我确认的做人原则,也就算是信仰罢:泥水佬做门,过得自己也过得别人;还有在离开人世之前一刻,若能自信在一生中曾为他们带来一些或多或少的好处,就心安理得了离开了。
   
   
   附:
   

封从德:宗教:方言与雅言,登山与医院


   
   
   这是几天前的一个电邮讨论,想发在这里接受大家拍砖。
   
   ---------------------------------
   
   SZ及各位,
   
   多谢SZ温馨的文字。93年我回到过湾区一次(90年两次),SZ说的事情我还真的没有任何印象了,大概是见惯不惊吧。那时谈论中国固有传统,在中国知识圈遇到的不解态度,比SZ这么温和的人要激烈很多。我们很容易在既有轨道上按惯性前行,在文化上,大陆知识分子常见的惯性(或曰惰性)是党文化,与任何古老传统和宗教都抵触,都加以贬低。民运圈直到法轮功和地下教会的兴起,才开始稍有扭转。尤其是法轮功,铁的事实让人无可辩驳地看见,中国固有传统范畴形成的信仰群体,照样追求民主自由,而且可以相当雅致。法轮功之后我再与民运朋友谈及中国固有传统就容易很多了。其实,就我之所涉猎,中国固有文化与现代普世价值(多元、宽容、博爱、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抵触程度是最低的,中国的现代化转型,应该和可以从自身固有传统资源中汲取的精神资源也是最为丰富的,这个比较说来话长,这里不细论。
   
   旧年除夕夜,11位湾区朋友在方政和我的住处一起讨论宗教的共通性,本来是几位朋友极力推动的,但对我这个研究宗教的人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主要是基督教和法轮功的朋友,也涉及儒释道和伊斯兰。我自己的努力,是在各个宗教信仰的“方言”中寻求“雅言”。这本身也是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倾向。就精神与价值追求而言,如春秋战国共同发展出的“道”(儒墨道法阴阳兵农医各家无不言道),又如宋明以降逐步的“三教合一”(儒从孔荀变为孔孟为核心的宋明理学、道从在家火居的天师道变为出家的全真道、佛从出世离苦的原始佛教变为入世的大乘佛教,互相渗透与趋近),都是这种趋势,这后面就是中国特长的“天下”观与“大同”观。就是在语言上,也是“方言”与“雅言”(官话、普通话)并存,雅言逐步普及但同时保留方言的过程。我们这次讨论,就是寻求宗教的“雅言”。其实,任何宗教都有雅有俗。宗教比较的最大忌讳也是常常犯的忌讳,就是以己之雅比人之俗(这自然得出唯我独尊的结论)。如何从己之雅,推及识人之雅,我觉得这才是高明的方法。中国文化和西方现代理念,正有这种高明特质,这里也不细论。
   
   我因一些特别的机缘,在90年代初的几年遇到六大价值体系,包括释、道、儒、耶、回、印,都很深入地登堂入室,最后择善固执于儒道,但也很深地认同其它价值体系,吸取养料。因为这样的经历,我很敏感于现代人生的一个绝大困境:地理大发现以后,尤其是近现代交通与通讯的极度发达,现代人生很容易面临价值体系的超级市场而不知所措,很多人无从选择自己的精神食粮,直到饿死在这超级市场中。
   
   在这超级市场中,我仔细研究了各种“产品”后,得出这样意象:
   
   这好比登山,通往山顶的路不止一条,只有临近山顶,才能明白其实它们很多都能通向山顶。有些人顺一条路被带到半山腰,领路人自然要宣称这是“唯一的道路、真理与生命”,跟随者也自然需要这样的信仰才能坚定不移地向上攀登。这就是大多数宗教信徒的状态,尤其是新教徒刚刚向上攀登时的状态,这里面的“唯一”与排他性是很自然的需求,因此很容易以己之雅比人之俗这样才能巩固信心,但也是因为境界不够高而形成严重的局限,不知道也不愿意相信其它路也能登顶。而对于那些尚在山脚的人,走哪条路就是绝大的问题。科学理性的选择分两大类,如人工智能的算法就是如此,一是深度搜索,一是广度搜索,当然也可以二者混合,深度与广度结合。深度搜索好比一门深入,如许多宗教信徒那样,其优点是很快,缺点是好像打赌——遇到好的教派,自然很好;遇到邪门,就万劫不复。广度搜索则慢很多,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按庄子的说法,知恒无涯而人生有涯,以有涯之生去追求无涯的知识(这里当然是指关乎我们生命价值的“终极真理”的知识),那就很危险了,会在价值体系的超级市场不知所措,直到饿死也无从选择。于是有人就极为大胆其实是狂妄地宣称根本没有山顶(无神),仔细考察其逻辑,则完全不通——如果按归纳法,他们根本没有搜索遍这些道路,怎么可能归纳出“没有”的结论?若按演绎法,那他们就是闭着眼睛心中先相信“无神”再找出种种道路上的accidents来证明这个他们预先定下的“结论”。总之,无神论在认知方法上是荒谬的。无神论是另一种信仰,一种比有神论更为坚固但违背基本逻辑方法的信仰。(大多数自称无神论的人,其实是不可知论或怀疑论者。)那么,我们在山脚的时候该怎么办呢?我觉得很多古人比较有福气,那时他们没有太多选择,其它路根本没听说过,于是就一路上升,直到山顶。当然,也有很多被盲目地带到了山洞中或小山顶而走不出来。现代人在资讯极度发达的情况下又该怎么办呢?我觉得先用广度与深度结合、再一门深入的办法比较合适:先对各教都稍微了解一下,进去试一试,然后选择对自己合适的路奋力向上。其实,几条大路都有几千年的记录证明它们都很好,只要当下(here and now)对己合适,就是上帝给你安排的道路,找到了就不必犹豫。当然,走上之后,也要小心那些领路人,他们当中也有不少假冒伪劣,当心他们将你引入歧途——如何判别呢?主要是当心原教旨主义和极端主义的说辞(如911那些信徒,他们当然相信劫机撞楼的那一瞬间肯定上天堂,但很显然他们迷路了),如果那些教义与你的良知(上帝在你心中的声音)不合,就冷眼旁观一段时间,自然能够判别,因为原教旨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反人类的灾难性结果很快就会显露,他们的行为很明显违背经典。伊斯兰教因为现在许多地方政教合一,这个问题比较明显;但历史上的基督教政教合一时期在这方面可能更为严重,只是多元、宽容的理念在二次大战之后极好地调整了他们的态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