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徐水良文集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张三一言的提出的问题很重要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问题)


   

徐水良


   

2010-01-11


   
   
   一般情况,民主的无神论者尊重有神论者。但西方宗教原教旨有神论者不可能尊重无神论。
   
   东方宗教,佛教、道教等一般容忍或尊重其它宗教,但西方宗教或其它信仰,从犹太教、到基督教,到伊斯兰教、到马列主义,一脉相承,不尊重异教徒,一刻不停诅咒异教徒,往往提倡消灭异教徒。马列主义和共产党的思想专制加政治专制,就是从西方宗教传统发展出来的。共产党人也是一种特殊的洋教徒,信奉马列主义的洋教徒。
   
   西方文艺复兴,尤其启蒙运动,提倡宽容,才产生了不少无神论者。启蒙运动的许多人,就是无神论者。以他们为主体,改造西方思想界,影响宗教界,改变中世纪宗教专制,才开始有自由民主宽容。启蒙运动以及继承启蒙精神的西方无神论者,除了后来继承西方有神论不宽容精神的马列主义,一般比较宽容。
   
   东方宗教一般比较宽容,没有西方宗教的偏狭和专制。倒是东方政治派别,儒家,尤其法家,不太宽容。法家几乎接近西方宗教那种不宽容的思想专制加政治专制精神。但儒家仍然允许儒释道并立,允许多元思想,多元信仰,多元文化并存,一般也只搞政治专制,不搞思想专制,除非该种思想或信仰,包括宗教,威胁政治专制,否则,儒家一般也不主动搞思想专制。
   
   中国人接受西方宗教的洋教徒,往往从圣经等经典学宗教,没有经过,甚至很不了解西方宗教变革的历史。到中国传教去的教士,宗教信仰也往往比较狂热。因此,中国的西方宗教信徒,往往是原教旨主义,非常不宽容。而且自以为高人一等,自以为自己是神或者阿拉的子民,别人不是,别人就比他们低一等,因此看不起不信他们那个宗教的,包括不宽容无神论。余杰、王怡、刘晓波,就是这种思想的典型代表。他们宣传宗教思想和排郭事件的那种高傲狂妄和专制的样子,很让人反感。不仅他们,而且中国信奉西方宗教的其它人的同类表现,这些年很让一般的中国人反感。
   
   因此,中国一些信奉西方宗教的洋教徒有神论者大力提倡信仰自由,往往是保护他们自己那个信仰的自由,一般不尊重别人的信仰自由,他们理所当然地攻击无神论者,不尊重无神论者和无神论者的信仰自由。不尊重无宗教信仰者的思想自由。
   
   
   

请有神论者尊重无神论者──有请封从德


   

张三一言


   
   
   我尊重所有宗教信仰,也请有宗教信仰者尊重无宗教信仰者。
   
   封从德是用不宽容的态度谈信仰,或者说是用选择性宽容谈信仰:宗教间可宽容,宗教外不可宽容。
   
   既然可以 “在各个宗教信仰的‘方言’中寻求‘雅言’”,可以不可以也用同样宽容的态度和宽容的逻辑在有宗教信仰和无宗教信仰之‘方言’中寻求‘雅言’?若只在各宗教间谈宽容追雅言,对无宗教信仰者就零宽容斥恶言,这不是普遍性宽容,这是选择性宽容,是伪宽容。其实,它与一宗教不宽容另一宗教的性质是完全相同的;是本宗教是唯一正确的,是唯一道路的翻版──有信仰是唯一正确的,是唯一道路。
   
   比喻都是跛脚的,封从德用登山来比喻有没有神,在封从德的“比喻境”中,只有登山的人。可以不可以有不登山的人?(不登山的人就是不去理会信仰的人)为甚么人人都必须要登山?为甚么人非得信仰不可?在封从德等有神论者心里,不登山的人是不存在的,或者是不被容许存在的。封从德的“山喻”预设了前提:有山、有登山之路、最重要的是预设了山顶有神。要人们在预设有神的前提下谈论有无宗教信仰的正确性、合理性,这是不公平的。
   
   封从德说“有人就极为大胆其实是狂妄地宣称根本没有山顶(无神)”。请封从德公平和平等地对待无宗教信仰者。请问,为甚么你宣称山顶有神就不是“极为大胆其实是狂妄”!?你说,按照归纳法,根本没有搜索遍登山道路,就不能归纳出“没有神”的结论。那么,你们有神论者同样也是没有搜索遍登山道路,为甚么又可以得出“有神”的结论?用同样的逻辑为甚么得出“无神”结论就是荒谬狂妄,得出“有神”就是真理?有神论者不也是找出种种道路上另类的accidents来证明这个你们预先定下的“结论”吗?你的“山喻”逻辑是有山就有顶有顶就有神,那么在大平原大盆地大沙漠里没有山,就没有神了,起码说明这个世界有一部分地方是没有神;我现在在新加坡,绝大部分地区无山,有也是很少很低,是不是新加坡是无神或少神或只有低能神之地?你能接受这些“无山喻”吗?
   
   我长期在“杂教区”居住,各种宗教信仰者、不信教者大都相安无事,没有见过像回教徒和中国一些新洋教徒那样强烈排它性的。倒是现在见到一些中国的新洋教徒很歧视不信其教或不信教的人。一些人甚至假借天主神喻排斥异己,遂令中国基督教或多或少带有狼奶味。过去唯一伟光正是马列斯毛,现在唯一伟光正是我信的教,或者放宽一些,唯一伟光正的是有信仰者,不属伟光正者就是牛鬼蛇神,是要被专政的阶级敌人。伟光正所指的内容变了,但是所用的思维逻辑则同一。
   
   我极之赞赏封从德医院的比喻,我从来不反对别人信仰宗教,当然包括封从德先生所信的教。我鼓励我的子孙信教(回教除外),他们有信民间道教的、信佛教的、信基督教的、信天主教的;我的家人,我的亲戚没有人排斥我这个不信教的。我也期望教徒们尊重不信教的人。如此而已。相信同时推崇自由民主的中国新教徒不难做到。
   
   曾经有人反驳我说,我的无宗教信仰就是一种宗教信仰:信仰无神教。对这些哲理性的东西,我无所谓。那就算我有一这么一种宗教信仰就是了。我也想过我到底相信甚么。我确认的做人原则,也就算是信仰罢:泥水佬做门,过得自己也过得别人;还有在离开人世之前一刻,若能自信在一生中曾为他们带来一些或多或少的好处,就心安理得了离开了。
   
   
   附:
   

封从德:宗教:方言与雅言,登山与医院


   
   
   这是几天前的一个电邮讨论,想发在这里接受大家拍砖。
   
   ---------------------------------
   
   SZ及各位,
   
   多谢SZ温馨的文字。93年我回到过湾区一次(90年两次),SZ说的事情我还真的没有任何印象了,大概是见惯不惊吧。那时谈论中国固有传统,在中国知识圈遇到的不解态度,比SZ这么温和的人要激烈很多。我们很容易在既有轨道上按惯性前行,在文化上,大陆知识分子常见的惯性(或曰惰性)是党文化,与任何古老传统和宗教都抵触,都加以贬低。民运圈直到法轮功和地下教会的兴起,才开始稍有扭转。尤其是法轮功,铁的事实让人无可辩驳地看见,中国固有传统范畴形成的信仰群体,照样追求民主自由,而且可以相当雅致。法轮功之后我再与民运朋友谈及中国固有传统就容易很多了。其实,就我之所涉猎,中国固有文化与现代普世价值(多元、宽容、博爱、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抵触程度是最低的,中国的现代化转型,应该和可以从自身固有传统资源中汲取的精神资源也是最为丰富的,这个比较说来话长,这里不细论。
   
   旧年除夕夜,11位湾区朋友在方政和我的住处一起讨论宗教的共通性,本来是几位朋友极力推动的,但对我这个研究宗教的人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主要是基督教和法轮功的朋友,也涉及儒释道和伊斯兰。我自己的努力,是在各个宗教信仰的“方言”中寻求“雅言”。这本身也是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倾向。就精神与价值追求而言,如春秋战国共同发展出的“道”(儒墨道法阴阳兵农医各家无不言道),又如宋明以降逐步的“三教合一”(儒从孔荀变为孔孟为核心的宋明理学、道从在家火居的天师道变为出家的全真道、佛从出世离苦的原始佛教变为入世的大乘佛教,互相渗透与趋近),都是这种趋势,这后面就是中国特长的“天下”观与“大同”观。就是在语言上,也是“方言”与“雅言”(官话、普通话)并存,雅言逐步普及但同时保留方言的过程。我们这次讨论,就是寻求宗教的“雅言”。其实,任何宗教都有雅有俗。宗教比较的最大忌讳也是常常犯的忌讳,就是以己之雅比人之俗(这自然得出唯我独尊的结论)。如何从己之雅,推及识人之雅,我觉得这才是高明的方法。中国文化和西方现代理念,正有这种高明特质,这里也不细论。
   
   我因一些特别的机缘,在90年代初的几年遇到六大价值体系,包括释、道、儒、耶、回、印,都很深入地登堂入室,最后择善固执于儒道,但也很深地认同其它价值体系,吸取养料。因为这样的经历,我很敏感于现代人生的一个绝大困境:地理大发现以后,尤其是近现代交通与通讯的极度发达,现代人生很容易面临价值体系的超级市场而不知所措,很多人无从选择自己的精神食粮,直到饿死在这超级市场中。
   
   在这超级市场中,我仔细研究了各种“产品”后,得出这样意象:
   
   这好比登山,通往山顶的路不止一条,只有临近山顶,才能明白其实它们很多都能通向山顶。有些人顺一条路被带到半山腰,领路人自然要宣称这是“唯一的道路、真理与生命”,跟随者也自然需要这样的信仰才能坚定不移地向上攀登。这就是大多数宗教信徒的状态,尤其是新教徒刚刚向上攀登时的状态,这里面的“唯一”与排他性是很自然的需求,因此很容易以己之雅比人之俗这样才能巩固信心,但也是因为境界不够高而形成严重的局限,不知道也不愿意相信其它路也能登顶。而对于那些尚在山脚的人,走哪条路就是绝大的问题。科学理性的选择分两大类,如人工智能的算法就是如此,一是深度搜索,一是广度搜索,当然也可以二者混合,深度与广度结合。深度搜索好比一门深入,如许多宗教信徒那样,其优点是很快,缺点是好像打赌——遇到好的教派,自然很好;遇到邪门,就万劫不复。广度搜索则慢很多,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按庄子的说法,知恒无涯而人生有涯,以有涯之生去追求无涯的知识(这里当然是指关乎我们生命价值的“终极真理”的知识),那就很危险了,会在价值体系的超级市场不知所措,直到饿死也无从选择。于是有人就极为大胆其实是狂妄地宣称根本没有山顶(无神),仔细考察其逻辑,则完全不通——如果按归纳法,他们根本没有搜索遍这些道路,怎么可能归纳出“没有”的结论?若按演绎法,那他们就是闭着眼睛心中先相信“无神”再找出种种道路上的accidents来证明这个他们预先定下的“结论”。总之,无神论在认知方法上是荒谬的。无神论是另一种信仰,一种比有神论更为坚固但违背基本逻辑方法的信仰。(大多数自称无神论的人,其实是不可知论或怀疑论者。)那么,我们在山脚的时候该怎么办呢?我觉得很多古人比较有福气,那时他们没有太多选择,其它路根本没听说过,于是就一路上升,直到山顶。当然,也有很多被盲目地带到了山洞中或小山顶而走不出来。现代人在资讯极度发达的情况下又该怎么办呢?我觉得先用广度与深度结合、再一门深入的办法比较合适:先对各教都稍微了解一下,进去试一试,然后选择对自己合适的路奋力向上。其实,几条大路都有几千年的记录证明它们都很好,只要当下(here and now)对己合适,就是上帝给你安排的道路,找到了就不必犹豫。当然,走上之后,也要小心那些领路人,他们当中也有不少假冒伪劣,当心他们将你引入歧途——如何判别呢?主要是当心原教旨主义和极端主义的说辞(如911那些信徒,他们当然相信劫机撞楼的那一瞬间肯定上天堂,但很显然他们迷路了),如果那些教义与你的良知(上帝在你心中的声音)不合,就冷眼旁观一段时间,自然能够判别,因为原教旨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反人类的灾难性结果很快就会显露,他们的行为很明显违背经典。伊斯兰教因为现在许多地方政教合一,这个问题比较明显;但历史上的基督教政教合一时期在这方面可能更为严重,只是多元、宽容的理念在二次大战之后极好地调整了他们的态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