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徐水良文集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目录:
   
   钱由:格老注意身体
   宝宝:格丘山的第一句话就直接否定了"没有敌人"论

   贝苏尼:敌友与爱恨
   
   
           钱由:格老注意身体
   
             2010-01-31
   
   
   别被一些人的“支持”搞昏了头,像老洪那样只会日语不会中文的,
   那是他的工作,你的身体搞垮了,他们是不负责任的。所以照顾自己
   身体要紧。网上的争论不必太认真,但是你现在已经到了进入角色的
   地步,这于你的健康很不利。我说这话是基于以下几点观察。这些变
   化你自己可能还无意识,我想大家都看到了。
   
   你以前的温文尔雅吟诗作像的兴致,整日推崇和实践的西方文化和苏
   联文化的执着精神,几天之内荡然无存,相反表现出来的就是丑陋的
   “酱缸”糟粕行为,与人斤斤计较,锱铢必究,容不得别人的反对,
   听不得别人的不敬之言,字字可寻处处可见。
   
   你在连篇累牍地把刘晓波描绘成普希金莱蒙莱托夫甘地曼德拉的同
   时,对中国的民众采取一百年前殖民主对殖民的不屑的态度,甚至唱
   和中共的腔调,这些都是极其自相矛盾的,你难道看不到?
   
   最近的网战,说明了你生活在一个民主社会中,可是思想还是停留在
   捷尔任斯基时代(要用邓法康生你可能会觉得太土太酱缸,就用点苏
   联同志的吧,多少有点大草原的浪漫气息),听到别人发表不同意见
   时,就质问对方的身份。首先在你生活的社会中,你就是和别人撞车
   了,你都没权利问人是干什么的,等着警察来处理。何况在这虚拟的
   网上世界,你还搞身份调查?如伯兄说的,就算查出来了,你能拿人
   怎么着呢?
   
   让人诧异的是你好像是没什么原则的,实用主义为大。例如在此之
   前,你曾经多少次跟老王挑衅,讽刺挖苦他,看看你的这以前的几句
   话:“王希哲的无耻与一般人的无耻不同的地方, 是别人的无耻只
   是脸皮厚, 而王希哲的无耻是理直气壮, 到了不知羞的境
   界。。。。至于他口口声声格丘山们代表的极端反共政治势力, 我
   倒是不像他那样羞羞答答, 不敢接这个帽子,但是这个帽子对我太
   小了。”。可是当你突然发现老王竟然趴在你身边和你向一个方向开
   枪,于是就有“司令是个有个性的男人。我还在对他慢慢的理解中,
   虽然我们见解不完全相同, 如果我要挑敌人,我喜欢这样的敌人胜
   于阴阳怪气的朋友”这样的评价出来。你不觉得有点突兀吗?
   
   看你的这几天表现,感触良多,尤其是觉得人老了,改变自己很困
   难。象我似的,周围到处是计算器,可我去哪儿还是喜欢带着我的算
   盘,喜欢二一添作五的韵味。所以我常看你我这样的喜欢民主的,就
   像看一位对西餐向往已久的食客第一次进了西餐店,用洋文招呼了一
   杯开胃酒后,喝着喝着就觉得滋味不对了,于是怀中掏出二锅头猪头
   肉,未几,便大汗淋漓跣足开怀,令邻座唏嘘不已。习惯了大半辈子
   嗜好,要改还是有点难度的。
   
   
   
      宝宝:格丘山的第一句话就直接否定了"没有敌人"论
   
              2010-01-31
   
   所跟帖:格丘山:宝宝,鄙人理解刘的“没有敌人”,从来没有说我
   信仰没有敌人
   
   
   宝宝:你的第一句话恰好是对刘晓波没有敌人说法的否定;
   
   格丘山你反问我:"没有敌人,哪些围攻哪里来的?"
   
   ——那么请问:刘晓波都被抓判刑了,他没有敌人,那些对他的迫害
   又哪里来得呢?!
   
   所以你不可能理解刘晓波"我们没有敌人"这句话,你既然不信它,
   就不可能理解它(不理解先信是常见的,理解了某事的正确性却不肯
   信,这个很荒唐)。
   
   事实上我对刘晓波那句话还要多点理解,因为我们基督徒应当爱自己
   的敌人。。。刘晓波明显也吸收了我们的信仰,可惜他没有正确理解
   神的话语,反而因掺杂了人的"和平奖"偶像而走道了否定撒旦存在
   的荒谬之中。
   
   我没有批评你的"敌人"忘记了"没有敌人"的说法,那是因为他们
   根本不信那种说法,而你则在为之辩护。另外我们相信民主不能解决
   中国的问题(需要建立对神的信仰),但这和你所谓"中国人素质不
   配搞民主"显然是两码事。
   
   即使你把"拒绝神"硬说成一种"素质",也只能用来说明中国人包
   括你自己灵魂难以得到解救,却不能说不信神就不配享用人世间的某
   种好东西。我们基督徒从来不如此歧视那些未信之人。
   
   
   
           贝苏尼:敌友与爱恨
   
             2010-01-31
   
   
   据说,刘晓波在法庭上所作的最后陈述中再次强调他二十多年来的观
   点——“没有敌人”。这下子可不得了了喽,网友们顿时分成两派,
   吵得不亦乐乎。
   
   反刘派不必说,俺看拥刘派所拥护的多是“爱”而不是“没有敌人”
   这个陈述本身,大有“爱”屋及乌的味道。大伙儿为啥不在“没有敌
   人”上大作文章涅?——因为敌人之有无是个客观的事实,无法选
   择;而爱和恨则是主观的态度,是可以选择的。耶稣主张“爱你的仇
   敌”,却不说“没有仇敌”,就是这个道理。
   
   以爱心待人虽然与“四处树敌”相反,并不能排除祸从天降的可能
   性。譬如《悲惨世界》里的米利埃主教好心收留出狱后走投无路的冉
   阿让,后者不但不感恩图报,反而偷了主教的银器逃跑。警察很快就
   抓住了形迹可疑的冉阿让,将他押送回主教的住处。不料主教竟然说
   银器是送他的,让冉阿让免于再次回监狱。冉阿让大受感动,从此洗
   心革面学做好人。这里主教的爱心可以“化敌为友”,并不能取消冉
   阿让恩将仇报与他为敌的事实。
   
   因此,“没有敌人”和未经协商的“宪章”一样,都不过是诗意的空
   话。若要消解“仇恨哲学”,与其宣布“没有敌人”不如弘扬爱心,
   先从爱能爱的人们做起。譬如同为草民“屁民”的网民,在争论的时
   候多一点谅解,少点火药味,少抓几个“特务”“五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