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徐水良文集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对世界和中国前途的思考(一)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将被烧死的科学家在火刑架上说“地球仍然在转动!”
·总统宣誓,应该手扶宪法
·关于台湾两党问题答paul先生
·就帝国主义、中美及国际未来走向等问题答胡安宁
·北约应该绕过联合国打击叙利亚独裁者
·政治人物和政党应该注重道德
·对秦晖文章的几点初步评论
·大陆反对派务必吸取民进党的严重教训
·对方励之评傅高义的按语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简驳王希哲《评马勇文章精到和俗论的所在》
·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再驳梁不正
·三评谢燕益并按语
·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谈王希哲的丛林法则等等
·对张乐天《底层视角的现代史》的不同意见
·汉语汉字是优秀的语言和文字
·驳韩寒素质论
·不要把韩寒三篇文章看作仅仅是简单的三篇文章
·韩寒三篇文章是有官方背景的运作
·韩寒低素质,百姓中素质,英雄高素质
·推特上反驳胡平等重弹反对革命的滥调
·点评王建勋《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
·纠正一个错误说法
·对何清涟文章的批评
·中国要重生必须经过革命洗礼
·美国对台策略简析
·对余杰出国问题的另一种评论
·关于活埋200人问题
·再次重提韩三篇是某势力预先策划的行动
·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驳张维迎们的非道德论
·驳草虾:南京大屠杀无法从南京人记忆中抹杀
·再谈狭义民运圈不可能大团结
·民主从党内开始是专制思维
·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四个建国纲领汇编供对照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驳一种精神专制的谬论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目录:
   
   钱由:格老注意身体
   宝宝:格丘山的第一句话就直接否定了"没有敌人"论

   贝苏尼:敌友与爱恨
   
   
           钱由:格老注意身体
   
             2010-01-31
   
   
   别被一些人的“支持”搞昏了头,像老洪那样只会日语不会中文的,
   那是他的工作,你的身体搞垮了,他们是不负责任的。所以照顾自己
   身体要紧。网上的争论不必太认真,但是你现在已经到了进入角色的
   地步,这于你的健康很不利。我说这话是基于以下几点观察。这些变
   化你自己可能还无意识,我想大家都看到了。
   
   你以前的温文尔雅吟诗作像的兴致,整日推崇和实践的西方文化和苏
   联文化的执着精神,几天之内荡然无存,相反表现出来的就是丑陋的
   “酱缸”糟粕行为,与人斤斤计较,锱铢必究,容不得别人的反对,
   听不得别人的不敬之言,字字可寻处处可见。
   
   你在连篇累牍地把刘晓波描绘成普希金莱蒙莱托夫甘地曼德拉的同
   时,对中国的民众采取一百年前殖民主对殖民的不屑的态度,甚至唱
   和中共的腔调,这些都是极其自相矛盾的,你难道看不到?
   
   最近的网战,说明了你生活在一个民主社会中,可是思想还是停留在
   捷尔任斯基时代(要用邓法康生你可能会觉得太土太酱缸,就用点苏
   联同志的吧,多少有点大草原的浪漫气息),听到别人发表不同意见
   时,就质问对方的身份。首先在你生活的社会中,你就是和别人撞车
   了,你都没权利问人是干什么的,等着警察来处理。何况在这虚拟的
   网上世界,你还搞身份调查?如伯兄说的,就算查出来了,你能拿人
   怎么着呢?
   
   让人诧异的是你好像是没什么原则的,实用主义为大。例如在此之
   前,你曾经多少次跟老王挑衅,讽刺挖苦他,看看你的这以前的几句
   话:“王希哲的无耻与一般人的无耻不同的地方, 是别人的无耻只
   是脸皮厚, 而王希哲的无耻是理直气壮, 到了不知羞的境
   界。。。。至于他口口声声格丘山们代表的极端反共政治势力, 我
   倒是不像他那样羞羞答答, 不敢接这个帽子,但是这个帽子对我太
   小了。”。可是当你突然发现老王竟然趴在你身边和你向一个方向开
   枪,于是就有“司令是个有个性的男人。我还在对他慢慢的理解中,
   虽然我们见解不完全相同, 如果我要挑敌人,我喜欢这样的敌人胜
   于阴阳怪气的朋友”这样的评价出来。你不觉得有点突兀吗?
   
   看你的这几天表现,感触良多,尤其是觉得人老了,改变自己很困
   难。象我似的,周围到处是计算器,可我去哪儿还是喜欢带着我的算
   盘,喜欢二一添作五的韵味。所以我常看你我这样的喜欢民主的,就
   像看一位对西餐向往已久的食客第一次进了西餐店,用洋文招呼了一
   杯开胃酒后,喝着喝着就觉得滋味不对了,于是怀中掏出二锅头猪头
   肉,未几,便大汗淋漓跣足开怀,令邻座唏嘘不已。习惯了大半辈子
   嗜好,要改还是有点难度的。
   
   
   
      宝宝:格丘山的第一句话就直接否定了"没有敌人"论
   
              2010-01-31
   
   所跟帖:格丘山:宝宝,鄙人理解刘的“没有敌人”,从来没有说我
   信仰没有敌人
   
   
   宝宝:你的第一句话恰好是对刘晓波没有敌人说法的否定;
   
   格丘山你反问我:"没有敌人,哪些围攻哪里来的?"
   
   ——那么请问:刘晓波都被抓判刑了,他没有敌人,那些对他的迫害
   又哪里来得呢?!
   
   所以你不可能理解刘晓波"我们没有敌人"这句话,你既然不信它,
   就不可能理解它(不理解先信是常见的,理解了某事的正确性却不肯
   信,这个很荒唐)。
   
   事实上我对刘晓波那句话还要多点理解,因为我们基督徒应当爱自己
   的敌人。。。刘晓波明显也吸收了我们的信仰,可惜他没有正确理解
   神的话语,反而因掺杂了人的"和平奖"偶像而走道了否定撒旦存在
   的荒谬之中。
   
   我没有批评你的"敌人"忘记了"没有敌人"的说法,那是因为他们
   根本不信那种说法,而你则在为之辩护。另外我们相信民主不能解决
   中国的问题(需要建立对神的信仰),但这和你所谓"中国人素质不
   配搞民主"显然是两码事。
   
   即使你把"拒绝神"硬说成一种"素质",也只能用来说明中国人包
   括你自己灵魂难以得到解救,却不能说不信神就不配享用人世间的某
   种好东西。我们基督徒从来不如此歧视那些未信之人。
   
   
   
           贝苏尼:敌友与爱恨
   
             2010-01-31
   
   
   据说,刘晓波在法庭上所作的最后陈述中再次强调他二十多年来的观
   点——“没有敌人”。这下子可不得了了喽,网友们顿时分成两派,
   吵得不亦乐乎。
   
   反刘派不必说,俺看拥刘派所拥护的多是“爱”而不是“没有敌人”
   这个陈述本身,大有“爱”屋及乌的味道。大伙儿为啥不在“没有敌
   人”上大作文章涅?——因为敌人之有无是个客观的事实,无法选
   择;而爱和恨则是主观的态度,是可以选择的。耶稣主张“爱你的仇
   敌”,却不说“没有仇敌”,就是这个道理。
   
   以爱心待人虽然与“四处树敌”相反,并不能排除祸从天降的可能
   性。譬如《悲惨世界》里的米利埃主教好心收留出狱后走投无路的冉
   阿让,后者不但不感恩图报,反而偷了主教的银器逃跑。警察很快就
   抓住了形迹可疑的冉阿让,将他押送回主教的住处。不料主教竟然说
   银器是送他的,让冉阿让免于再次回监狱。冉阿让大受感动,从此洗
   心革面学做好人。这里主教的爱心可以“化敌为友”,并不能取消冉
   阿让恩将仇报与他为敌的事实。
   
   因此,“没有敌人”和未经协商的“宪章”一样,都不过是诗意的空
   话。若要消解“仇恨哲学”,与其宣布“没有敌人”不如弘扬爱心,
   先从爱能爱的人们做起。譬如同为草民“屁民”的网民,在争论的时
   候多一点谅解,少点火药味,少抓几个“特务”“五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