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徐水良文集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徐水良

   
   


   
   2010-1-29

   
   

   
   一、两出大戏

   
   最近三个月,某势力两出大戏演砸了。这两出大戏,一出就是筹备了约两年的第二正义党大戏;一出,也是筹备了约两年的08宪章大戏。
   
   某势力的导演和演员们,非常生气,他们推卸自己的责任,把自己演戏演砸了的过错,很大程度上推倒在下这个旁观的业余戏评员身上,对在下极度痛恨。他们在公开场合打不赢在下这个旁观戏评员,而且败得落花流水,便在私下里,有时也在网站上,不断向在下这个旁观戏评员身上泼脏水,把在下描绘成十恶不赦的偏执狂精神病患者,拣起他们特派员强加给在下的抓特务专业户帽子,强行戴到下头上。
   
   这两天,在下批驳“没有敌人”的说法,“没有敌人”派眼看大戏砸锅,几乎纷纷发了疯,对我恨得乱跳乱骂乱叫乱造谣乱抹黑,连在下转贴奥巴马总统的讲话,跟帖也全是与奥巴马讲话内容无关的一片乱叫乱骂的文字。
   
   他们不想想,在下是搞理论的,这个强加的抓特务专业户,至多也只是业余的。在下即使吃饱了撑得没事情做,如果不是他们逼的,也不至于丢下正事不做,专门搞业余。
   
   而且,抓特务是一个伟大的事业,如果某个人一辈子,能把抓特务当专业,把这个事情做好了,那就非常、非常地伟大。可惜在下至多只是业余,无法伟大。但无论如何,即使当抓特务专业户,一辈子抓特务,也很光荣。他们把抓特务专业户这顶帽子当作地富反坏右一类的黑帽子,抹黑搞臭在下,恐怕是吃错了药。
   
   这两出大戏是他们自己演砸的,输是他们自己搞输的。输得一败涂地,输得落花流水。在下旁观者,只是讲评讲评这些大戏而已。他们把气出到在下身上,把在下描绘成偏执狂神经病,那他们那么多人,几十数百人和庞大的后台势力,输在一个神经病手里,输得那么惨,恐怕面子上也太难看了吧?除非他们都是超级神经病,否则,怎么会沦落到被一个精神病人打得惨败?他们经过两年精心设计的计划,竟然被精神病人徐某人评垮了;他们长期精心准备的纲领性文件,被徐某人花一个小时,就批点批评得体无完肤;他们花一年多准备的《08宪章》,与徐某人执笔短时间准备的《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相比,立刻就被比得根本够不上档次。这未免太没有面子了。而这个徐某人竟然还是个偏执狂精神病人。更何况,你们有人数那么多,占了人数,金钱,媒体,后台和组织的绝对而又绝对的优势,几十几百几千几万比一,你们呀,钻地洞去吧!
   
   你们为自己的面子设想,其实应该把普通人、普通戏评员徐某人夸大得神通广大,才能掩盖你们自己的无能呀。
   
   人都是有头脑的。徐某人是不是你们全体动员,到处散布的那样一个样子,恐怕只能骗骗不了解情况的人。
   
   这些人对鄙人恨之入骨,拼命攻击,散布谣言,进行孤立,这毫不奇怪。不攻击,不孤立才奇怪。他们人那么多,远超过真反对派,一个人,如果被他们那么多人捧抬,那要么就是他们的人,要么就是用处不大,对他们没有威胁的人。
   
   看来鄙人对他们还是有点威胁,而且威胁得他们发狂,动员那么多人来造谣言搞抹黑,这恰恰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呢。
   

   
   二、奇谈怪论

   
   多少年来,在把鄙人封为抓特务专业户的同时,这些人又散布种种奇谈怪论,来搅混特务线人问题。还以此制造谈论这些问题的很多心理障碍,谁谈论这些问题,谁也是抓特务专业户。
   
   有人说,特务是少数。民运中有什么情报要刺探,要那么多特务线人做什么?
   
   实际上,波兰、东德、东欧、共产党在反对派中的线人,都达到约占反对派总人数的60%。
   
   连民主国家美国情报机构FBI,在美国共产党中安插的线人,后期也达到约占总人数60%的比例。
   
   这些,都根本不能以搞情报的观点来解释。
   
   我们已经一再说明,共产党在反对派中特务线人,主要不是为了情报,而是为了把反对派变成他们自己的队伍,牢牢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保证不出任何差错和乱子。
   
   在必要的时候,他们还要把反对派变成他们得心应手的工具,充当他们的重要帮手。例如,这十多年来,他们就是让花瓶民运鼓吹自由主义,为他们以自由主义为指导,进行的私有化大抢劫,充当吹鼓手和帮凶。
   
   有人说,民运领袖、反对派领袖不能批评,不能贬。这毫无道理。反对派领袖决没有超越他人不受批评不受贬的特权。相反,反对派领袖比一般民众更需要批评和监督。如果他们做得不好,就必须被贬。
   
   有人说,在监狱里的民运领袖不能批评。
   
   问题是,在监狱里的民运领袖向监狱外面写东西,发表谬论,企图在重大原则问题,甚至牵涉反对派最低底线的反对中共斗争大方向问题上,误导反对派和全国民众,要大家误认为没有敌人,否定反对派大方向所必须反对的敌人,把他们当作朋友,挑起极其重大的原则争论。
   
   原则问题必须搞清楚,也不能不搞清楚,而不管主张者在哪里。用被监禁者的口说出来,本身就是封批评者口,并扩大影响的把戏。这种小把戏竟然也能骗过那么多人!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悲哀的现状。
   
   有人说:凡是被判刑的,特别是被判长刑期的,绝不可能是敌人。如果是敌人,他们“再书呆子气,还不至于判那么长徒刑(就算每天在监狱中给大肉大鱼吃)就答应出卖灵魂,给共产党卖命吧。所以这个逻辑是无法成立的。”
   
   这简直可笑透顶。他们没有一点这方面的知识,连什么常识都不懂,就凭想当然发议论、作结论。
   
   建议他们去读读有关情报方面、尤其是中共特情方面的书,再来发议论。
   
   不要说一二年、三四年徒刑,十年八年徒刑,或者更多,这多少年徒刑,算什么?情报机构,尤其是中共情报机构,为了捧抬或者保护他们的线人,还有判无期的,判死缓的。也有判死刑,换个名字,到别的城市或农村,改变身份,重新生活的。你怎么知道这些判有期、无期,死缓的人一定在监狱?判死刑的人一定进坟墓?
   
   即使特别情况中共把他们线人真判刑,如潘汉年,也并不表示他们非特务。
   
   很多情况,你根本搞不清楚。国民党撤退时,中共为了保护他们在国民党中的特务,甚至让这些特务屠杀在押的共产党政治犯。
   
   很多年纪那么一大把的人,还是那么幼稚,在这方面什么知识也没有,就凭自己想当然大发议论,确实让人感到好笑,也感到悲哀。
   
   所以,即使在监狱,或者名义上在监狱的,只要必须,对他们的观点,必须放在与他人平等的地位上,接受讨论。我们必须坚持人人平等的原则,任何人,无论是他个人,还是他的思想,都必须与别人平等,既不能享有例外特权,也不能被歧视。
   

   
   三、刘晓波之谜

   我一开始知道刘晓波的名字,是在镇江江苏二监监狱中服刑时。我看他批判名人的劲头和三百年殖民地之类的惊人言论,给我的感觉,好像是一个不惜一切要出名的愤青。
   
   再后来就是64,我在监狱,但知道他竹筒倒豆子的“优秀表现”,为中共天安门没死一个人的谎言背书等等。是1989年64中少有的“转化好”的典型之一。
   
   再后来,就是我出狱后,让我惊讶的1996年他们的“双十宣言”。
   
   1998年我出国后不久,开始了揭露正义党特务党的工作。在这中间,我的研究发现,凡是在中共监狱中竹筒倒豆子,被中共认为表现特别好的人,没有发现有不当线人的。迄今依然没有发现。这些人出狱后,往往一反常态,特别勇敢,特别大胆地批判中共。
   
   但在监狱中表现坚强的,却相反,没有发现有人当线人的。
   
   后来,1999年,我和朋友追溯研究中共情报机构一个重大战略步骤时,发现与刘晓波有关联。回想他在监狱中的表现,开始认真注意刘晓波,但希望他是竹筒倒豆子中的一个例外。
   
   2001年,有个朋友对我特别推荐刘晓波,我回答:他看起来很大胆,很勇敢,但是,你想想,这同他在监狱里竹筒倒豆子的表现相比,你不感到奇怪吗?他可是竹筒倒豆子的那些人中,表现特别典型、特别符合规律的一个呀!
   
   我那个朋友很聪明,听我一说,马上就明白了。我们两个详细讨论研究了刘,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和估计。但是,这只能作参考。以后,我们开始特别观察他。看他是不是竹筒倒豆子的人士中的一个例外,我们也希望他是一个例外。迄今仍然在观察。并且在没有100%的实证以前,仍然希望他是例外的一个。
   
   可惜,很遗憾。后来许多问题,我不得不公开批评刘。我是公开批评他的人中,很早的一个,早于高寒。
   
   刘晓波之谜,谜底迄今仍然没有解开,虽然谜底正逐步在被解开。
   

此文于2010年01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