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雪番
[主页]->[人生感怀]->[雪番]->[晚霞或许炫目,然而绝不是风景]
雪番
·裤衩里的焦虑
·被时代的悲哀——飙车随感
· 当贪官成为理想时
·写在辉煌
·正义的权利——我看张剑抗暴
·陨灭——星光大道看星光
·自焚所思
·人民这个鬼东东
·如果没此“现实”,世界如何联想
·末世随感
·没有底线人人都在危险之中
·晚霞或许炫目,然而绝不是风景
·刁民的兴起
·一首不能不唱的红歌
·苦难——忽悠,愚民的枷锁
·不看春晚
·关于自由的独白
·尊严的故事
·岁月
·又一个专制魔王
·我的地盘我做主
·别迷恋哥 哥只是个传说
·三言两语谈专制
·异议——民主不可或缺的生态
·我们离一只蟑螂有多远呢
·谈友谊
·杂思
·献爱心还是被打劫
·那个叫祖国的家伙死了
·“钱云会事件”的警报
·药家鑫为什么会杀人
·谈感恩
·娱乐至死里的信息
·媚权与媚众
·谁杀了药家鑫
·和人大副委员长合影——比附里的牵扯
·中国人为什么没尊严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晚霞或许炫目,然而绝不是风景

    某山寨寨主倡导的红歌先声多人,搞得朝堂总裁们也坐不住了,紧锣密鼓地跟进,昔日峥嵘岁月国共相残的掌故在ccav上连番累犊出镜,红色江山是血染的,命堆的真是一点不假。特别是红太阳又冉冉升起,太祖的湖南腔在人间复活,大有跃出阴曹,指点阳世江山,再主乾坤沉浮之势。
   
    夕阳的返照都是风景吗?想起一位网友的留言:“别用用心的谎言背后都有邪恶的目的!”我说句中性的:所有的政治操弄都是自己的利益的贩卖。毛太祖依然在广场,有其尸骸为证,而跃出地府状以及红色掌故的频出,与屁民欢呼的希望绝对没有关系。
   
    民国时期有个大文豪林语堂有段精彩的论断:“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 本身是最底阶层, 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 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这是个引子,再谈谈合理性,皇权时代统治者的合理性是君权神授,上天的旨意;现代社会则是代表公民的利益,只有代表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才具有执政的合理性,人之共识。没有合理性就是街上敲诈勒索,拳头大有理,流氓都是非法的。

   
    曾经盛极一时的什么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千百万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可劲儿的折腾至少三十年,人民没吃少穿,更有3860万农民在和平年代中饿毙,5%与95%人民与敌人的划分,动态变幻的暴力红线,威慑着一切异议、反抗的力量,时时刻刻的肉体消灭,人间成为了地狱。
   
    太祖折腾死了,于是搞经济,前三十年从人民手中强行收缴的财富,土地及一切资源过渡到了红色权贵儿孙们的手里,而曾捧到天上做工务农的人民俱成了贱民。04%的官权太子党占据国家70%的财富总量;人民住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权力世袭;官员裸身为官,其妻儿散播国外,高税收、高房价、暴力拆迁打劫着民财,官权犯法,公民自焚。自号人民新中国,在教育、医疗文教、卫生的投入GDP的比例不及非洲非人民的贫困国家,一个新中国的国民平均收入只是被撵到台湾而后实现民主的国民政府的台湾公民的收入的15分之一,国富民穷,强权丛林,公器私属,官权暴虐,官民矛盾尖锐,是所谓人民的天朝。
   
   
    太祖生前最热衷的是万岁,将官僚阶层踩在脚下,为的是一己独裁的畅行。民众大鸣大放,大字报的自由,都是同类相残,都指向对最高统治者的效忠,对一党小集团的利益的维护,否则,就是敌人,即使你贵为什么领导阶级,从精神到肉体,必须予以消灭,绝不容情。
   
    一个领袖,一个政党,一种思想,绝对服从,真正的人民其实只有拥有绝对话语权的独裁者一人能够担纲,没有个体的尊重与权利的落实,群体就是一个抽空虚拟,毫无意义。在独裁者的世界里,异议是监督改造,是监狱关押,是投入男劳轮奸,是割喉而死;一边独裁者骄奢淫逸上位于极权的巅峰,一边是民众贫窘于无权、无助的谷底,谎言弥天则真相隐没,被卖了还帮助数钱的脑残愚民便无穷迭出。
   
    三十年后的今天,权力由集中变成碎片,每一碎片都是帝王,无数的碎片构成无数个帝王,危害一方,无药可解。然专制依旧,精神控制依旧,言论控制依旧,专制洗脑依旧。谎言弥天,愈加精致。底层民众近况艰难,困境又疑惑,无力求得真知,便遥望昔日,曾虚有而实无的当家做主随血痕褪去渐幻化为一道风景,让脑残屁民仰望,这就是政权残存的合理性。权贵们争先恐后与独裁者死尸扎堆无非是榨取犹存的油腥——一干愚民们单相思的怀念。求得合理性的苟延,那管现在过去早已南辕北辙,全不靠谱。
   
   
    西南的寨主——极具权力底蕴的准独裁者捷足先登:打黑与肃贪。文革似的运动搞法,法治伦为帮佣,极权使除贪打黑得以雷厉风行,愚民们欢呼:人民的独裁者又还魂人间。
   
    明眼人道出:权力体系的内斗而已。坊间秩序有所改善,黑恶势力有所遏制不过昙花再现。
   
    三十年的经济改革使文革式的人比法大,罪名先定,缘罪取证,运动式的暴政早被历史所抛弃,然关于个人是法,雷厉风行无疑是极度权力,专制极权的卷土重来。
   
   
    数千年皇权历史让人相信,集权者靠不住,千古英主不过唐太忠一人。王朝沦落,轮流坐庄,血腥轮回正是皇权专制的不二符咒,风吹雨打之时,英雄也风化剥离,铅华蜕尽,春梦了无痕。
   
    近日ccav的长恨悲歌的玄宗大爷如此,早年睿智与晚年昏聩反衬着人性的弱点,人治如何靠得住。再有凯歌寨主昔日之龃龉频频现身于网络,打黑还是更黑,不过山寨觊觎朝堂而已,不敢屁民鸟事!
   
   
    其实好的体制早已约定俗成,在普世价值、民主体制深入人心并在全球普及的今天,我们无需苦虑只要拿来便可坐享民主早已熟透的红利。
   
    农业社会的专制形态到工业社会的民主形态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演进,特色、代表的潜台词:一小撮既得利者团伙的利益的决不放弃。李庄案的缘名寻罪证实法治的缺席,现出无法无天文革重来的高危,若国家主席不能自保继续现世,普通屁民一定危在旦夕。
   
    在主义、法律沦丧,唯金钱独雄的现实,罹难的难逃格局中的弱者,如此而已。以一切通吃的极度权力的人治轮回不过是久违农业社会回光返照的一抹,照不透地表,暖不至人群,力不达人心,更惶及公民的福祉。没有法制,就不会有真正的社会公平,贫窘重复,暴力与灾难轮回。
   
    唯有当权力可以被监控,统治者才能谦卑,唯有当法律能够被信仰,才有公民生命财产的保障。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宪政民主就是自己靠自己因为主权在民,权力被关进了笼子。
   
   
    当下一哄而起的红色,是尸横遍野,千万生灵涂炭的专制暴的政权轮替,比及宪政民主政党的公平竞争,政权的和平交接,天上地下,绝无比拟。
   
    晚霞或许炫目,然而绝不是风景。
   
   

此文于2010年09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