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小龙女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
   

   王昌龄的这首《出塞》在中国可谓妇孺皆知,流传千年而不衰。诗中怀念的龙城飞将就是汉代赫赫有名的飞将军——李广。非唯王昌龄,历代的文人多有诗作赞颂、怀念这位李将军,甚至每到边疆起战事时,人们都会不由的想起他,禁不住叹道:“若飞将军在就好了。”他俨然成了古人心目中震撼外敌的军神。但真实的历史却并非如此,李广不但战功并不显赫,甚至在他一生最重要的几次战役中屡遭败绩,最终因失期未致而含恨自杀。
   
   李广是将门之后,家族以善射闻名。汉文帝时,匈奴进犯,李广响应国家的号召加入到抵御外敌的军队中。由于英勇善战,屡立战功,李广被封为中郎。他曾经跟随汉文帝出行,冲锋陷阵,抵御敌军,徒手格杀猛兽,勇冠三军,连汉文帝都叹道:“如果你生在高祖争天下之时,就算是受封万户侯又有什么难的!”
   
   汉景帝时,中央为了削弱地方诸侯的势力,开始削藩,招致了吴楚七国的叛乱,史称“七国之乱”。李广跟随着大将军周亚夫平定叛乱。在梁国的昌邑李广斩将夺旗,威震敌胆,梁王非常的欣赏他,就私下赐给了他将军印绶,这可是违背汉律的行为。也因此李广虽然立了大功,却没有得到赏赐。
   
   之后,李广先后出任了边境各郡的郡守,皆以力战闻名,在当时汉朝对匈奴采取守势的年代里,李广的军队最让匈奴头痛,不过由于只能防御作战,李广始终无法象古来的名将那样成就一番大功业。
   
   不过历史没有让李广等太久,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执掌了汉朝的大权,他就是汉武帝刘彻——一个发誓要洗雪耻辱,击败匈奴的少年英主。武帝独掌朝政之后,立即将威名远扬的李广从护卫宫廷的禁军将领调任边关,年近半百的李广终于可以率领军队主动出击了。但可惜的是,他第一次出征就以惨败而告终。
   
   公元前129年,李广率军出雁门,匈奴单于知道他的部队来了,就集结了优势兵力把他团团围住,李广苦战多日,终因寡不敌众,全军覆没,连自己也被俘虏了。但是匈奴似乎有点小看了这位老将,一个没留神,李广将一个匈奴小将打下马来,抢了他的弓箭、马匹,飞马逃奔汉营。匈奴人紧追不舍,李广也不慌乱,用缴获的弓箭射杀匈奴人。只见弓弦响处,追兵纷纷落马,李广才得以逃回汉营。由于伤亡太大,自己又曾被俘虏,他被判为死刑,好在当时可以用钱赎罪,李广交了罚金,被废为庶人。
   
   几年后,朝廷再次起用李广,让他出任边境地区右北平的太守。匈奴听说李广驻守右北平,都不敢来进犯,并畏惧的称他为“飞将军”。
   
   公元前123年,李广再次得到出征的机会,可是这一回他又比较倒霉,其他将领大都立了战功,可他却没有碰到什么敌人,无功而返。两年后,李广又一次跟随着大将军卫青出征,这一回他遇到了匈奴人的主力,可是他的友军张骞却没有能够按时到达,他的四千骑兵被匈奴的四万大军重重围困,战士们用弓箭射杀了大量的敌军,但是敌我相差过于悬殊,战士们的箭就快要射完了,汉军几乎陷入了绝境,但李广并没有慌乱,他让士兵们围成一个圆阵,将弓拉满不急于发射,而他则专挑敌军中的将领射杀,一连数箭,射死了匈奴军多位副将,一下子震住了敌人,稳定了军心。士兵见主帅如此镇定,也忘记了害怕。双方血战了两日,终于等到了张骞的援军,李广遂死里逃生。尽管,这一战是因为张骞的失期所造成,可李广也因为伤亡惨重而未得到任何封赏。
   
   时间长了,连汉武帝、卫青等西汉决策层也认为李广是个时运不济的人,加之年岁已大,就没有在之后出击匈奴的战役中征召过他。可一心想建功立业的李广却一次又一次的上书朝廷,希望带兵出征。没有办法,武帝最终同意了李广的请求。
   
   公元前119年,年逾花甲的李广被封为前将军,最后一次踏上了征程。这一回,他作为前锋主力遇到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匈奴单于的主力。这本是一个可以一战成名的机会,但汉军统帅卫青却突然将李广的军队调到右翼,而让中将军公孙敖和自己一起迎击匈奴单于。原来,卫青在出征前,接到汉武帝的密旨,让他一定不要让时运不济又年老体衰的李广与单于对战,另外,卫青也有自己的私心,好友公孙敖因犯法失去了侯爵,他希望公孙敖能在和单于的对战中立功,重新封侯。但这可害了李广,由于临时的调动,让他走了不熟悉的道路,以致仗都打完了,他的部队才姗姗来迟。为了向朝廷上报失期的情况,卫青让自己的长史拿着酒肉犒赏李广的军队,并让李广到他的幕府去说明情况。可一肚子火的李广却没理会他。卫青毕竟是三军统帅,他又一次让长史去召李广,这一回言词十分严厉。
   
   倔强的老将军绝望了,他知道他再也不会有机会了,他流着泪对下属说:“失期不致,这完全是我的责任,与你们无关。我自与匈奴作战以来,大小七十余战。如今有机会跟随大将军出征,本想与匈奴单于决一死战,可大将军偏要我迂回绕道,以致迷路失期,这难道不是天意吗?我已经六十多岁了,不能让那些小吏们审讯我!”说罢,老将军横刀自杀。当此之时,军中将士无不流泪,而得知李将军死讯的人,无论与他是否熟识,都悲痛流涕,一代名将就这样凄惨的死去了。
   
   昔年戎虏犯榆关,一败龙城匹马还。
   侯印不闻封李广,他人丘垄似天山。
   ——唐温庭筠《伤温德彝》
   
   李广的经历无疑是一场悲剧,他的悲惨不在于没有机会,而在于有了机会却无法把握,并且导致这种结局的原因也不是因为他能力的不足。我们感叹项羽,起码还可以找一找他自身的缺陷;感叹关羽,还可以指责孙权的背信弃义;感叹岳飞,可以指责宋高宗和秦桧的歹毒;感叹袁崇焕,可以归咎于崇祯皇帝的刚愎自用和愚蠢。但李广的悲剧,我们能归罪于谁呢?古来名将不能成就大功,无非是君主昏聩,奸臣当道,国力不足等原因,可李广所处的时代却不存在这些情况,他遇到的君主汉武帝是中国历史上少见的雄主,当权的卫青、霍去病等人又都是不世出的大将,国家政治重心也是放在开拓疆土上的,可以说这是一个将军梦寐以求的时代,可偏偏在这样一个时代,有口皆碑的名将李广却一败再败,徒劳无功,最后落的一个引咎自杀的下场,确实不能不让人扼腕叹息。也正是如此,历代的文人常为他鸣不平,越是找不到原因,越怀念他,越想讴歌,终使他的大名流传后世,成为了古来名将的代表人物之一。
   
   骄虏初南下,烟尘暗国中。独召李将军,夜开甘泉宫。
   一身许明主,万里总元戎。霜甲卧不暖,夜半闻边风。
   胡天早飞雪,荒徼多转蓬。寒云覆水重,秋气连海空。
   金鞍谁家子,上马鸣角弓。自是幽并客,非论爱立功。
   ——唐 薛奇童《塞下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