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牟传珩: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牟传珩:“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牟传珩:中国需要一场揭露性的舆论风暴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牟传珩:年关聚焦农民工“堵车讨薪事件”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打出城管威风”联想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牟传珩:网络时代的中国农民宣言——“我的土地我做主”
·牟传珩:奥运前北京发起人权反批评
·牟传珩:“街头政治”与公民参与——《解放日报》社论联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


    来源:民主中国
    2010年1月12日,谷歌宣布:除非中国政府允许它在中国境内提供一个不经审查的搜索引擎,否则将关闭在中国的业务。此消息一出,赢得不少大陆网民,对谷歌向红色中国的互联网封堵政策说“不”,向Google中国办事处“非法献上鲜花”,并由此导致维基百科一个划时代新词条的诞生:非法献花2010年1月13日,Google在官方博客表示,Google考虑关闭“谷歌中国”网站以及其在中国所设的办事处,理由为无法将搜索内容审查继续下去。当天上午,不少人来到Google中国办事处,并献上鲜花。Google中国办事处所在地的清华科技园的保安表示:“向Google献花,必须事先向有关部门申请,获得审批后方可进行,否则属于非法献花。” (博讯 boxun.com)
   
   

    当下 “非法献花”一词蹿红整个网络,成为国内各大论坛贴吧的热点。更耐人寻味的是,将“非法”和“献花”两个字组合在一起,恰恰表征着中国特色价值观的何等扭曲。如今仍有不少网民再度奔赴谷歌中国总部声援,人流不绝。现场的“祭品”除了献花、蜡烛和酒,还有英文原本的乔治奥威尔名著《1984》。
   
    网络安全专家拉法尔•罗霍辛斯基表示,谷歌和中国政府即将进行的最后摊牌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互联网的发展。他认为,如果中国政府决定禁止谷歌在中国境内为网站制作索引,可能会致使全球的互联网四分五裂。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打压和封锁,不仅使上亿网民无法自由获取信息,也影响了国际企业投资者在中国的市场和信心。
   
    中国用户献花致敬,力挺谷歌,直接导致本月14日中共官方作出回应称,外国公司要服从政府对互联网的控制。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王晨也在一份声明中说,所有在中国经营的互联网公司有责任“引导公众舆论”。 有报道称,中共中宣部14日下令各平面媒体不得对谷歌退出中国事件进行深度报道,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则发出通知,要求各新闻网站,删除中国网民向谷歌中国总部献花的图片和文章。据凤凰网转载通信产业网的报道,谷歌中国全体员工于15日上午召开大会,谷歌首席执行官施密特称与中国政府谈判失败,谷歌中国正式解散。
   
    中国互联网监控进一步加剧
   
    最近,中共意识形态官员李长春多次强调加强网络管理,坚持正确舆论导向,争夺网络舆论阵地,燃起要打一场网络封堵战的硝烟。专门研究中国互联网问题的香港大学新闻学助理教授Rebecca MacKinnon表示:“对于互联网控制,中共当局会越来越趋严峻,他们会从根本上加强审查机制。”
   
    近来,北京加强网络管理,直接导致有超过700家网站被关闭,其中很多网站提供免费电影、电视剧和音乐的下载。每日至少有25万人造访纪录的“BT中国联盟”就是其中一个被关闭的网站。BT中国联盟创办人黄希威表示不只是电影和视频网站受到影响,所有个人拥有的网站都将逐步退出这个舞台,所有通向未来的途径已被封锁。此据纽约时报去年12月18日报导,这些措施也似乎是被设计来强化对异议人士的控制,而这些控制原本就已经是很严格了。早在去年中共政法系统的年度会议上,公安部就提出2010年将整合各种资源加强网上管控,将网警力量向县级公安机关延伸,并把网上巡控触角朝向QQ群、微博客等“管理薄弱的空间”延伸。公安部长孟建柱提出,要用六张网:街道防控网、社区防控网、单位内部防控网、视频监控网、区域警务协作网和“虚拟社会”防控网来来打互联网争夺战,“实现对动态社会的全方位、全天候、无缝隙、立体化覆盖”。这是继金盾、绿坝、蓝盾,“五毛党”及数十万网特等之后,中共又一大行动。
   
    今年1月11日,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发布《世界自由2010》报告,对全球193个国家的自由度进行评分,中国是47个被评为“不自由”国家之一。据美国之音报道,“自由之家” 的亚洲部研究员萨拉-库克说:“中国政府对互联网进行多方位的监控,但中国网民通过代理服务器等方式试图冲破政府的限制。过去一年,中国政府在社交网站脸谱和推特上封锁有关六四,新疆骚乱等敏感信息,政府还要求网站域名要挂靠单位才能登记注册,还实行网络博客实名登记,这些措施都是在限制公民的新闻自由。”
   
    “保网运动”在大陆诞生
   
    南方新闻网有一篇文章“谷歌中国,你被谁抛弃?到底谁是最后的赢家?”此据社引述一位北京宣传部官员的话说:“这次整顿互联网是提高到亡党亡国的高度,一个谷歌简直是螳臂当车。这次整顿互联网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把谷歌这种在中国有巨大影响力的搜索引擎完全地管理起来。”
   
    看来经济上进一步发展,政治上更加强硬的北京当局,的确要从根本上控制大众透过互联网发表以及接受讯息的渠道,雄心勃勃地要打赢互联网上的封堵战争。
   
    然而,北京防火墙自去年遭遇“绿坝”过滤软件失败之后,现在又遇到谷歌的挑战这个更大难题挑战,其执法正当性已遭到民众的广泛质疑。 甚至连官方报纸《人民日报》旗下英文版《环球时报》星期四(14日)都发出敦促政府尊重互联网信息的自由流通,并警告说,谷歌退出中国将是中国的重大损失。1月16日,南方都市报更是刊登评论文章《墙,无处不在》,提及在纪念柏林墙倒塌20年时,媒体发出了"我们需要一个没有墙的世界"的呼喊。一些网络维权人士也纷纷发起“保网维权”,运动发起人巴忠魏为此发表了“保网运动宣言”,内容包括谴责大陆当局阉割网络信息、限制言论自由等,他呼吁广大网民加入并宣传该运动,拒绝接受当局对信息的封锁,这标志着中国民间“保网运动”从此在大陆诞生,虽然还仅是开始,但意义重大。而谷歌在1月7日宣布要设立一项新的奖“打破边界奖”,“旨在鼓励政治参与,信息交换自由和全球民主运动。”这两个运动不是孤立的。这它表明,自由的人民与自由世界,永远是连结在一起的,他们将共同寻找破解封堵战争的新的突破口。
   
    记得,《时代》周刊曾把美国总统布什、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和湖锦涛等26人列为2006年度人物候选人,但他们最终还是被代表网民概念的“你”所击败。我称这个“你”的概念,为“网络公民的点击效应”。今天来自于五湖四海的网络公民,正在用手指点击的力度,控制着全球媒体的神经,建立并塑造着一种“新数字时代的民主社会”,而每一个在网者,都在从机构向个人过渡,成为“新数字时代民主社会”战胜网络封堵的爆破手。这种网络自由观就是不分阶级、民族、等级的人人自主。毫无疑问,包括中国1亿多网民在内的全球网民的“网络公民的点击效应”,已经成为突破北京网络封堵的不可战胜的力量。如果中国一定要逆全球化逻辑背道而行,利用网络实名制,借维护“公众利益和国家利益”之名,行压制网络言论空间、限制公民权利自由之实,那只能重演“柏林墙”被追求自由的脚步踏倒的历史性悲剧。
   
    互联网上 本能地生成自由精神
   
    回首中国过去的一年,网络公民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地从幕后走到了前台,不仅是平民百姓,而且是各类精英都加入了博客的行列,从文字网站到视频网站,从网络民意到电子商务,令人眼花缭乱,一发而不可收拾,逐渐形成了新兴的社会主流力量,致使那些党报官刊所坚守的“喉舌”阵地,一个一个地沦陷,眼下已是四面楚歌。
   
    在全球网络世界可以按同一点击方法接受公平服务的观念中,已完成了以下两大技术转折:一是电脑从权利垄断控制式主机,转变为可以享有同样条件服务的个体电脑;一是网络由贵族化使用,向平民化使用转变。这在价值观上就是分权与平等的意义。今天世界上的所有电脑只需自愿与低廉的付费,都可以借助电缆和卫星技术,打破信息垄断,表达个人权利,本能地生成自由精神。这种信息技术所导致的网络软力量的崛起,正在支撑着中国民主化发展的脊梁,而来自于四面八方的网络自由与民主价值观,已经把中国传统、封闭、守旧的统治方式逼向了死角。
   
    如今,中国社会的每一根神经都联通着全球化网络世界;我们的所有办公室都离不开电脑键盘;大陆网民人数更是迅猛增长。在这个时代,所有网民都自觉不自觉地成为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力量,使传统统治的强权控制,黑箱作业难能维系,靠抓捕几个网络异见人士或设几道网络防堵围墙或逼退谷歌,丝毫也阻挡不了网络化时代自由力量到来的脚步。中国网络自由化时代大变革已经没有了退路。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封堵战
   
    美国《华盛顿邮报》1月14日社论《Google大战中国》文章风靡世界。1月21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关于网络自由的政策演讲中对中国发出警告,她说从事网络攻击的国家将面临后果和国际社会的谴责。2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反击美国的指责“违背事实、损害中美关系”,中国坚决反对美国影射中国限制互联网自由的指责。 同一天,中国人民网发表立场强硬的署评,称“不能为美国的互联网外交所迷惑,必须通过有效的技术手段,抵御美国在虚拟空间发起的全面渗透和侵入。”如此同时,香港《苹果日报》评论说华盛顿已把网络自由列为美国的外交策略,视网络为意识形态工具,要求极权国家解禁。这个策略针对了敢于批评中国政府的普通网民,鼓励从网络自由开始,推动中国改变。该报认为“互联网世界已成为这两国攫取利益,并上演‘意识形态攻防战’的无形战场”。由此可见,由谷歌事件引发的中美两国网络意识形态大战正在不断升级。
   
    如今,网络媒体的迅速崛起,完全解放了民众参与媒体的语话表达权,彻底打破了传统主流媒体信息与语话垄断。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信息与语话发布的中心。来自四面八方的多元信息与语话中心的传播,早已突破了政府语话与信息的垄断控制。 在今天这样的全球网络普及时代,即一种不得不开放、不自由的信息传播时代,使得数以几亿计的智慧个体,普遍的、互动的得以会聚、合和,共同创造着谁也无法抵抗的全球信息透明现实。由此以来,不可避免地将带来专权时代的结束,今后不管谷歌是否退出中国,但北京注定要输掉互联网上的封堵战争。
   
    在互联网世界,中国并非孤岛。网络平台上,无论信息多么复杂,网民声音多么嘈乱,都是真实的、互动的,这是人类文明的必然,是北京管不了的,也是不应该管的。大陆网民因谷歌首次对北京的互联网封堵政策说了声“不”,而在中国互联网论坛上,迅速发起对谷歌将离去的悼念,这表示官方网络封堵政策的确不得人心;而网民不约而同地到谷歌中国办事处“非法献上鲜花”,更是对北京意识形态控制的一记响亮的耳光。这表明“不是谷歌退出中国,而是中国退出了世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