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苦禅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苦禅文集]->[维护共产党执政地位是虚,保护既得利益是实——论迫害刘晓波的文字狱]
吴苦禅文集
·“自觉接受媒体监督”:是大白天的梦话,还是暗夜里的鬼话?
·《议报》:批评时政的沙龙,表达民意的平台
·我要再次为平均主义鸣冤叫屈
·茅于轼先生为富人说话不合时宜
·加工资的策略:只做不说和只说不做——与老婆子讨论加工资的问题
·住房、医疗、教育问题的正本清源:社会保障产品与公共产品
·我国城市住房问题的实质及其解决的思路
·住房问题:治标不治本还是标本兼治?
·房改新政要走出保障性住房只能是非商品房的误区
·教育改革应该从教育技术的改革走向教育体制的改革
·我与《民主论坛》
·自由啊,你的旗帜虽破,却仍在风中飘扬!——谨以此文纪念六四十八周年
·“熊的帮忙”——严正学案出庭作证受阻记
·严正学面容清癯,精神不减当初——即将被遣送衢州十里坪劳改农场
·朋友们,小心上圈套!——我愿意为李建强律师说几句迟到的公道话
·台州各县农民代表按手印联名上书为严正学蒙受不白之冤鸣不平
·严正学夫人朱春柳突然失踪,目前仍杳无音信
·朱春柳探监回来说严正学对不发《绝命书》等很不满意对“搜集资料”一说仍耿耿于怀
·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2008年
·广义效用论与当代中国的民主进程——中国当代民主进程的逻辑(价值论部分)
·公平优先、效率开路、兼顾平均
·政府机关和垄断企事业单位规避劳动合同法意欲何为?
·中国的腐败为什么会进入不可治理状态?——兼与孙立平教授商榷
·走出“烂田翻稻臼”的上访困境,走上宪政民主之路——从郭晏溱负冤告状十年的悲惨经历所想到的
·那边大选揭晓,这边哑巴吃黄连
·彭宇赔偿案的撤诉调解:是皆大欢喜的“双赢”,还是贴金“和谐”的政治秀?
·“爱国”:缘何允许爱?缘何胆敢爱?如何去爱?——兼怀八九爱国民主运动十九周年
·在抗震救灾中:最大获益者是谁?损失最大的又是谁?
·以宗教信仰看待天灾,用宗教情怀抗震救灾——兼论信仰与理性、宗教与人生的关系
·地震“天谴论”不是诅咒,而是警示!——为朱学勤再辩
·人性的光辉照耀在我们头顶——谨以此短文纪念六四惨案十九周年
·2008奥运:是政治赌注和强心针,还是开启社会和解之门的钥匙?
·湖州和安吉的国保是饭桶?——论维护公民权利和“敲饭碗”
·你越怕鬼,就越容易闹鬼!——论北京奥运前的俄狄浦斯效应
·瓮安等暴力事件的警示:不要制造陈胜吴广 !
·从宏观经济解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近景——推荐关注中国民主进程的朋友阅读郎咸平和水皮的文章
·“十月镇压”和奥运后的维权
·零八宪章发布前夕:12月8号夜晚的北京与临海
·对0八宪章签名的打压还在继续
·以金钱求稳定者,其稳定必因金钱而崩溃
· 红色大佬们究竟要干什么?
·“阳光工资”害怕阳光
·暂时得了安宁的人们,订购一本严正学的《阴阳陌路》吧!
·我也对博讯和新世纪新闻网提点意见
·严正学狱中患严重心血管疾病,医生开出高危病情告知书
·两会前夕台州林大刚赴京上访在杭州被堵截
·台州赴京访民林大刚被遣返以后遭非法关押
·温岭冤民郭晏溱:赴京上访遣返途中一路被关押
·一个双重受害者:来自黑监狱的控诉
·范子良再次遭拘禁,电脑被抄走!
·奥运在即急于封杀不同声音,湖州国保竟出此黔驴之技
·爬云峰
2009年
·集中关押的浙江“八九”民运政治犯—— 谨以此文向“六四”二十周年献祭
·“犯人也是人,不是畜牲!”——回忆浙江八九民运政治犯狱中集体捍卫人格尊严的斗争
·狱中诗纪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迷阵——狱中反思纪零
·我终于明白了他们为什么对一篇文章如此害怕——评江棋生《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兼评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湖州异议人士范子良又被抄家,两台电脑被搬走
·有中国特色经济危机:奢侈品行业兴盛与普通消费品行业衰退并存
·在这人治的社会,我们好比走在大街上的牲口
·就解决六四受害人的经济权利问题致中央政府的公开信
·关于公开信的三点说明
·浙江民主人士关于执政当局逮捕刘晓波的四点声明
·城墙上的夏夜
·林大刚先生何罪之有?
·维权的成本与收益
·中国大陆为什么出不了经济学大师?——也谈诺贝尔经济学奖与中国经济学家
·己丑重阳登高有怀
2010年
·维护共产党执政地位是虚,保护既得利益是实——论迫害刘晓波的文字狱
·未来十年宿命:是革命,还是平稳转型?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为什么没有敌人?
·未来几年:我们可以看到的精彩大戏是什么?——论经济增长、经济危机与民主化转型的关系
·一场商业革命正在我们身边悄悄地发生
·从六四惨案到杀童惨案
·正义舆不应对论此保持沉默!
·六三之夜,奇怪的偷儿
·营救力虹的几点建议
·和谐社会有禁书,不知道是否有禁屁?
·论威权统治者的两种类型及其在民主转型中的行为方式
·政治改革的成本收益分析:一个理论模型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中国百年民运史的里程碑和转折点
2011年
·我也说几句民粹主义和暴民问题
·讣告:六四受难者、民主人士黄志道去世
·读苏雪林给蔡元培的信有感
·民主、共和、宪政的历史纠结与正本清源
· 仿陆游示儿
2012年
·这究竟是我个人的悲哀,还是我们中国人的悲哀?
·社会心态的背后是人生观
·革命是今后的大概率事件——再论未来十年宿命
·往事历历已成碑——祭浙江民主运动的标志性人物王东海(上)
·往事历历已成碑——祭浙江民主运动的标志性人物王东海(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护共产党执政地位是虚,保护既得利益是实——论迫害刘晓波的文字狱

   刘晓波因起草和发起零八宪章运动而遭文字狱开庭审判前后这几天,正在为生存而累得喘不过气来的我同全国其他异议人士一样,也受到了加强监控的待遇。12月24、25号这两天,我在外地接到了当地国保的电话,希望我对刘晓波的事情不要管。我知道他们又接到了上锋的指示,对我加强了控制。凑巧这段时间我正好不在家,在外地同样为生计苦苦挣扎的儿子因为媳妇生病,要我去给他烧饭。临海的国保虽然知道我这个连吃饭都成问题的人跑不到哪里去,但在开庭“审判”刘晓波这个非常时期,毕竟放不下心。24号他们说要登门造访,可能确实不知道我已经外出,由于上头有布置,想上门探探情况,看看我这条涸辙之鲋是否还在干水洼地里扇尾巴喘气,我如实告诉他们在外地帮儿子谋生。25号他们又发短信给我,问我到底在哪里?我对他们说,上头也太为难你们了!请你们放心,我这个在和谐社会里连吃饭问题都解决不了的老头儿还能跑到哪里去呢?他们说刘晓波被判了11年,这些事情希望你不要管。我回答说,我正忙着呢,要管也得等回临海有空闲以后吧?我心里在想,政府坚持不承认我们这些因言论问题坐过牢的异议分子坐牢以前在原单位的劳动积累,坚持剥夺我们晚年养老的权利,这确实是非常精明(但决非高明)的举措——说心里话,如果我有退休费,23号那天早就跑到北京去看“审判”刘晓波这出滑稽剧去了——作为零八宪章的签署人之一,刘晓波的事情我不是不想管,而是没能耐管。
   不过,我虽然没能耐管这件事情,但是就这件事情谈谈自己看法的能耐还是有的。我想在此文中谈谈当局迫害刘晓波的目的问题,既跟不同观点的异议朋友们商榷,也供迫害刘晓波文字狱的制造者们参考。
   当局迫害刘晓波的目的是什么?普遍的看法是为了维持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我的看法不然。共产党如果真的要维持自己的执政地位,那就应该学学台湾蒋经国时期的国民党,主动开放言禁和报禁,并且逐步开放党禁,以便将来象现在台湾的国民党那样,在政治竞争中靠选票继续执政。在这个全球化、信息化和多元化的时代,思想文化要竞争,经济发展要竞争,政治领域的问题也要通过竞争去解决,竞争不仅是一种推动,也是一种制约,一个得民心的政党是决不会害怕竞争的,这是当今时代人人皆知的共识。企图以文字狱的恐怖堵住老百姓的嘴巴,不让人说话,这是一种南辕北辙的愚蠢行为,智者不取也,清白者不与也。其实,他们维持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是假,想无限期地维持自己和家族的权位,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避免自己的腐败行为和其他犯罪行为因社会和平转型以后的言论自由和权力约束而遭揭露和清算是真。
   零八宪章其实还没有超出言事上书的框架,迫害刘晓波分明是一桩因言事上书招致的文字狱。有人说,搞文字狱是为了维持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我认为这种说法并不准确。试问:胡耀邦担任总书记时期中国是否共产党执政?赵紫阳担任总书记时期中国是否共产党执政?我相信谁也否定不了。试问:胡耀邦时期是否会出现这样的文字狱?赵紫阳时期是否会出现这样的文字狱?我相信,那个时期,文字狱虽然不能说不可能出现,但那时冤假错案和文字狱纷纷被平反的事实足以说明,在共产党执政下,如果有一个开明的最高领导人,也是可以避免文字狱的,只有在毛泽东那样的暴君统治时期,中国才会出现连言事上书也要坐牢甚至杀头的文字狱。
   迫害刘晓波真的是为了维持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吗?什么叫“共产党执政”?究竟什么是共产党?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弄清楚。共产党是怎样的政党?这既可以从规范的角度看,也可以从实证的角度看。如果从规范的角度看,你可以按照马克思的设想把它美化成代表工人阶级来领导农民、小商小贩等一切受苦受难的底层大众走向世界大同的救星,也可以把它妖魔化成劫掠私有财产甚至共产共妻、杀人不眨眼的红色恐怖组织。如果从实证的角度看,世界历史上有毛泽东领导的曾经在三年大饥荒中饿死几千万中国人的共产党,有斯大林领导的光是在二战中就在卡廷森林杀死一万多名反法西斯的波兰军官并且隐瞒半个世纪之久的布尔什维克共产党,有1970年代在波尔布特领导下象屠宰牲口一样大批屠杀柬埔寨人民的红色高棉共产党,也有在考茨基领导下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主张通过合法的议会道路取得政权的第二国际“修正主义”共产党,还有前苏联和东欧和平转型以后转向社会民主主义的共产党,此外还有当今欧美宪政民主国家同样高举人权和社会福利大旗的共产党。如果现在的中共能够转变成社会民主主义的政党在中国继续长期执政,我看也非常不错。遗憾的是,大陆没有蒋经国,即使有,他也发挥不了作用,因为既得利益太强大了。

   当今那些文字狱的制造者其实并不在乎执政的是共产党还是别的什么党,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的权位和利益。我相信,假设贪污腐败到此为止,并且从今以后不再发生六四屠杀和镇压法轮功之类的大规模政治迫害事件,那么只要再过10年,最多20年,那时凭借政治权力鲸吞的公私财产因无法清算而变成了个人的“合法财产”,六四屠杀者和迫害法轮功的高级罪犯也全部寿终正寝了,迫害刘晓波文字狱的制造者们保准不再把“提出‘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等多项主张”当作“煽动颠覆现政权”了,那时候他们不仅不会反对,甚至完全有可能反过来充当“煽动颠覆现政权”的急先锋,因为凭借他们亿万富翁的经济实力,即使自己不在议会或政府中担任要职,也完全可以控制整个国家,这只要看看叶利钦时期俄罗斯的那些“诺民”们,就可以相信我之所言不虚。“诺民”是俄文Номeнkрaтuрa(诺民克拉图拉)的头两个音节,这是苏联后期开始流行的一个术语,指列入上级任命的官员花名册的各级官员,特别是高级官员。据1999年所作的一项统计,叶利钦当总统时期有75%以上的政治精英和61%的商业精英来自“诺民克拉图拉”。这部分人在总统周围占75%,政府中占74.3%,政党领袖中占57.1%。这些人是叶利钦政权的支柱,他们帮助叶利钦摧毁了苏联时期的制度,成为既得利益者。
   由此可见,当今这些文字狱的制造者们,他们其实并不反对民主化这个最终目标,他们只不过是希望借助文字狱的恐怖推迟中国的民主进程而已。这些文字狱的制造者确实要扼杀政治竞争,坚持一党专政,但这是虚的,这不过是他们号召权势阶层团结一致共同对付平民大众尤其是弱势群体的口号。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真正要坚持的,不是什么共产党的领导,而是他们自己的领导,是他们自己和家族的既得利益,是要保证他们利用权力侵吞的巨额资产和种种犯罪行为在民主进程中免遭清算。
   (2010年元旦)
   (首发于《民主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