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看更亚伯╱散文 ]
王先强著作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瘟疫大温床
·邓小平独孙从美国回中国做官
·习近平在重庆那边吹的风
·怎么正衣冠,如何治治病
·逃生无门
·方向盘上的一滴泪/散文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官课搬上天,民童入学难
·香港人在走曼德拉等人的路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一、富人家庭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二、寻常百姓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三、社会变更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四、错综复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五、一塌糊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六、各走各路
·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七、重大事件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八、游行示威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香港的乱
·烧香拜毛泽东神龛
·害人杀人又遭害遭杀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中共在审判中共
·台钟╱散文
·香港怎么动乱
·占中冲击中共
·习近平的头很痛
·百姓的冤,知多少
·一棵小草╱散文
·一棵小草╱散文
·遍地皆「獨」
·習近平要打仗
·習近平在找死
·金正恩的「殘暴」和殘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更亚伯╱散文

   
   
   
    看更亚伯,这是香港大多数大厦里都有的;我所住的那幢大厦,自然也少不了。
   

    我每带小东外出,都是升降机下到大堂打开机门的瞬间,他抢先出闸,然后跑到管理处外站定,甜甜美美的向里叫声:「亚伯!」以完成他的首要任务。
   
    正襟危坐的亚伯,也似乎立刻精神百倍,展露笑容,欠欠身,答道:「乖……」
   
    我随后步出,这时才到管理处,跟亚伯招呼上。
   
    至于从外面回来,小东必定也是抢先走进大堂,走到管理处外站定,同样的甜甜美美的叫:「亚伯!」
   
    这好像成了定例。
   
    也不只小东如此,而是大厦里所有小孩大抵都如此,有些还是老远老远的就叫,有些是连续不断的呱呱叫,大堂里因此而洋溢着一种欢乐气氛。
   
    亚伯也从来不让小孩子门失望;他不是称赞他们乖,就是问他们今天有甚么功课,或是今天吃了些甚么?
   
    看来,亚伯跟小孩子们有着广泛的联系,感情深厚。
   
    至于亚伯与大人们之间,关连似乎就更深一层。大人们不仅从亚伯那里可以得到一种和善的笑靥,听到一种亲切的问候,甚至可以享受到某种帮忙;例如,来电断了,所塞了,等等,亚伯在细心的听了你的投诉之后,会指点你怎么办,甚或在可能的范围内,他替你修妥。
   
    我常常看到亚伯跟不同的对象聊些不同的话题。天文、地理、政治、经济、文化艺术以致股经和马经,他谈来都头头是道,但绝不天花乱坠。他甚至对主妇们可以滔滔不绝的说出哪种菜是多少钱一斤,甚么菜配甚么肉加甚么酱料以甚么火候煮来最好吃,叫主妇们听得目瞠舌桥;但到一定程度,他又会适可而止。因此,大人们,无论男女,只要稍有余闲,都乐意站下来跟亚伯聊上几句,嘻哈一番。
   
    亚伯四方脸上,肌肉有点松弛,嵌着几道浅浅的沟纹,棕黄中透着粗糙,像一片丢荒的土地,但一对眼睛却是有神的,彷佛所有活力,都由那瞳孔中迸射出来似的。当他嘴巴紧闭,直瞪前方的时候,便是万物都无所回避,皆会现形于面前,但他笑起来,鱼尾皱纹却衬托出那眼睛的柔和,是一个无争的世界。无论炎炎盛夏,抑是澟凛严冬,也无论天黑风高,抑是雨纷扬,只要是他当值时间,我经过大堂时都会看见他紧守岗位;他用他那一对眼睛,扫瞄经过大堂的每一个人。陌生人进入大厦,休想从他眼底下遁形。
   
    有一次,我同小东从外面回来,亚伯却不在;小东连叫几声后,便四下里找;亚伯悠然的从楼梯上走下来,笑眯眯的。
   
    「哎呀,你到了哪里去……」小东嚷。
   
    亚伯摸摸小东的头,答:「我捉贼去……」
   
    「捉贼?」小东兴头来了,「哈哈,亚伯可以捉贼……爸爸,你看见过亚伯捉到的贼吗?」
   
    我知道,亚伯是上楼巡视去的,但说捉贼,也并不为过,因为亚伯凭着一对敏锐的眼睛,严侦楼上楼下每一疑人每一疑点,采取措施,阻止罪案发生,使到大厦里的治安保持良好,这换句话说,不就是等于捉了贼了么?
   
    我笑了笑,说:「当然见过的,亚伯还捉过许多个贼呢!」
   
    小东乐了,缠着亚伯嚷:「下次捉贼时打电话叫我,我也要下来同你一起捉贼……」
   
    「好好好……」亚伯连声应道。
   
    这时的亚伯也彷佛乐不可支。
   
    上个礼拜,刮了一场风暴,大多数人都躲在家中,足不出户,唯有亚伯不仅照常当值,还格外忙碌──不断上下巡视,留心窗门,观察些微变化。在风和雨最猛烈的时刻,他冒着被卷倒甚至被刮到楼外的危险,到天台上去清理水渠口,全身湿透,回到管理处里来,像落汤鸡般的打抖。有人问亚伯为甚么要搞到这般狼狈。亚伯说不上去不行,如果水渠口塞了,水会漫入大厦,那就会浸了升降机,侵了住宅,那个损失就可大了。问的人没了话,只是两手搓着,脸上感激的笑着。
   
    小东他妈知道了亚伯的窘境,立刻煲了一碗汤,叫小东送下去。不久,小东原汤捧回,说有许多人送食的,亚伯都不肯要,他说谢谢你。
   
    小东他妈咕哝道:「这个亚伯尽忠职守,把幢大厦管理得井井有条,给我们创造了一个难得的安居环境……难为他连一碗汤都不喝!」
   
    小东妈有她的人情味,可在我看来,亚伯或许也有人家的操守呢!
   
    不过,在这么一个行业,接受些小恩小惠,似乎是司空见惯的,并不足为人言;可亚伯做到连一碗汤都不喝,又足见其情操之高了。
   
    后来,我知晓了,亚伯原来还是内地的大学生呢,怪不得他渊才博学,样样皆能。
   
    再览赏亚伯那丢荒土地般的脸庞时,我忽而发觉那其中蕴藏着沧桑和凄凉,显现出岁月的无情和世态的冷酷,叫人叹息。想来,亚伯所走过的道路必定崎岖曲折,荆棘戴途,因而使得他备受凌辱,身心受创;但他那一举手一投足,似乎又宣示支着他的是某种坚强的信念和一副铮铮铁骨,他永不会倔服于艰难和邪恶。他不脱老实人的本色,他的眉宇间隐隐透露出的,是一种待人的坦诚。也许正是如此,所以他在这个似乎被人鄙视、唾弃的岗位上,却可以表现得不亢不卑,大方得体,散发出他的光和热。
   
    一个冬天的夜半,我顶着刺骨的北风,从外面回来,进入大堂后,还驱不掉身上的寒气。这时候,我看见亚伯像一尊石像般的坐在管理处里,一头花白头发,彷佛一堆凝霜似的。我忽心生恻隐,很想去抱一床棉被来,盖住亚伯,让亚伯暖和暖和。正想着,亚伯已经跟我打招呼,说冷得很,要我快上楼去。
   
    我倒不想走,站下来,道:「亚伯,更深夜静的,你找张卧椅,躺下打个盹吧,不要老是这么坐着。衣服够不够?我上面有大衣……」
   
    亚伯笑笑,没有动。
   
    我平时回到家里,总不免想着日间的扰攘,心中惴惴不安。有时我凭窗远眺,只见天地间昏昏沉沉,点缀着几片点点闪闪的亮光,也分不清是天上繁星,抑是凡间灯火,更不知那当中潜藏着些甚么,幽幽冥冥,彷佛噩梦境界;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终辨清了影影绰绰的、幢幢大厦的轮廓,一片的沉寂,人们是都进入梦乡了。正在此时,却又看出那无数大厦上空,若隐若现的坐着无数个偌大的看更亚伯,正坚守岗位,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前方。这看更亚伯跟楼下的看更亚伯一模一样。恍惚间,我又想到楼下的亚伯上去了;有着这亚伯的当值和守护,我心又似乎有一半的安然了,可以上床去睡下。
   
    到了圣诞节的时候,小东要送一张给亚伯,问我亚伯叫甚么名字?我说「亚伯」两字就够亲热的,就是最好的,不要问名字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