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鸡的风波╱散文 ]
王先强著作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鸡的风波╱散文

    一天黄昏,对上屋子的伯母,忽然间震耳欲聋的叫骂起来,且是冲着我的家,彷佛立心要摧毁我家的围墙,以图一快似的。这连珠炮般的骂声,吓得我半呆,捏着心听了老半天,却听不出有甚么完整的句子,不明骂的甚么,到了最后,才悟了出来,原来是她家里丢了一只母鸡──她肯定这母鸡是我母亲偷了。
   
    这大概是伯伯的主意,叫她出头来骂的,因为一向以来,操纵她的是伯伯。
   
    我母亲偷鸡,想来是杀了来吃,或是拿了去卖,换钱来用,但一段时间以来,我不曾吃过鸡肉,也不曾看见母亲趁墟赶集,所以似乎不存在「杀」,也不存在「卖」,因此,我实在没有凭据可以证明我母亲偷了鸡。

   
    我母亲自然也听到了伯母的骂。她露出半丝苦笑,说:「由她骂去,我没有偷……」说着,便躲进又小又黑的房里去做晚饭了。
   
    大约是我母亲没有回应,伯母便更认定是骂对了,于是,以后的几个黄昏,她就更用气用功的、更认真不停的骂,一次比一次的骂得恶毒,且特意的走到我屋前屋后屋左屋右,环绕着我的屋子骂;这么下来,每个黄昏的那么的时间,我的家便陷入重重包围之中,遭受灾难性的折腾。我抬头望庭院里的天,竟然也阴晦低沉得可怖,简直就要压到我头上来了;这天气也变得坏!
   
    有人走来支持我母亲,说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为了家庭,应义无反顾的予以反击,不能沉默着等待死亡了。
   
    我母亲想想也觉得有理,便真的反击了。当伯母开骂时,我母亲便也骂,对着骂,骂着骂着就只有进,没有退,一时间骂来骂往,甚么「鸡骨卡喉,不得好死」,「专讲鬼话,黑心烂肺」,甚么「死瘟」「三煞」等等,铺天盖地而来,不亦乐乎。
   
    战打起来就没完没了,吵吵嚷嚷了许多个黄昏。
   
    村中的人,也渐渐的分化成了许多派,一派支持我母亲,一派拥护伯母,另外一些就保持中立或偏左偏右,不一而足;派内多议论,派外闹独立,宗旨主张,纷繁杂乱。
   
    也很难怪的。乡村之中,除了田园猪牛之外,鸡也是受到器重的一种东西;此等田园猪牛和鸡等,别人是绝对不得侵犯或伤害的。与此同时,村人的思维又非常简单,不会想到鸡的丢失,可能是鸡自己不小心,掉到茅坑里,给溺死了,或是山里的狐狸,捉了鸡去,做了点心了,而是只要不见了鸡,便马上断定是与别人有关,是别人偷了,是别人侵犯到家里来了。这自然是大大的原则问题,是不得了的,于是,为保卫家园尊严,大骂特骂自不能免,分帮立派更势在必然,发展下去,以致刀来枪往,流血牺牲,都在所不计的。乡村中如此这般的纷争,真个一言难尽。
   
    鸡的风波越闹越大,几百人的一个村,早晚都不得安宁。我家和那个伯母家更结成对头冤家,虽鸡狗相闻,却死不相往来。
   
    这「鸡的风波」,甚至连那阴沉的天气,深深的烙印在我脑海里。这使得我后来离家远行,「鸡的风波」仍始终伴随左右,直至三十多个春秋后,我重回故园。
   
    那天,脚踏故土,有明亮的阳光,扑面而来的风也暖和得多,感觉到清爽;虽然如此,我脑际间却不断的闪动着「鸡的风波」的画面,心境总免不了沉重。进了村,我看到了许多新脸孔,而当年因「鸡的风波」组帮建派的,却没有遇上几个,而且即使遇上了,也没有谁提起「鸡的风波」的事;我回到我的家,我母亲早已去世,长眠在地下三十年了,接待我的是我的侄子,他当然更不知道甚么「鸡的风波」;我喝了一杯开水,看看四周,再抬头望庭院里的天,也不见乌云。我开始有莫大的、不可名状的感触。
   
    那一位骂人的伯母,也已归西,倒是伯伯还健在;想来,伯伯该是残存的、与「鸡的风波」有直接的、主要关系的唯一的人了。我抛开早年的抱怨,上去探望他。他九十岁,看上去已不太像常人,而只似个古董玩物。我问他还记不记得我,他颤巍巍的瞄了我一大会儿,又呆头呆脑的想了一大会儿,才木木讷讷的说似乎是记得的,但又语无伦次,没有一句完整的句子。这使得我脑际间又出现了那个他控制着并支持的、大骂特骂我母亲而没有甚么完整句子的伯母,只是今天看来,他肯定已经没有余力摧我家的围墙了。我终于忍不住而提起「鸡的风波」,问他后来有没有帮伯母弄清楚那只母鸡到底去了哪里,抑是母鸡原本就在自家的鸡笼里,只是自己没有看清楚而已?他骤然间脸肌僵硬,两眼发直,像要做甚么严峻的演说,要发表宏文伟论,以指责我家似的,但终又说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看他年老可怜,我掏出二百块钱来,送给他;二百块在乡下大抵可买十只鸡,我这便是送了十只鸡给他。他颤抖抖的没有接,还是在想演说。
   
    我走出来,站在村头。我看见村人骑了电单车在村径上飞驰,远远那边还有一辆一辆的汽车;村里正传出美妙的音乐声,那自然是收音机、音响或电视机播送出来的流行曲……这一切似乎与鸡毫无关连。
   
    我终于想,鸡的问题还是个大大的原则问题吗?一只鸡丢失了,值得兴师动众么?
   
    回头去看历尽了漫漫岁月的「鸡的风波」,心头诸味杂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